專題|預備下一代興起(下)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通常只會想著別人可以為我做什麼?長大後,我們想的是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一直到更長大成熟,我們開始會想自己能夠為別人做什麼?但我相信神呼召我們,應該是要想得更遠。」Sidney Mohede牧師說。

9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Build to Last永遠要想著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

Sidney Mohede牧師

來自印尼雅加達十分具有影響力的JPCC教會,同時也是JPCC敬拜團主要負責人的Sidney Mohede牧師,曾與Asia for JESUS團隊分享到,這幾年來,他的焦點一直擺在如何建立團隊,因為對他而言,他想的從來不是個人的事工,而是地方教會與團隊;他關心的不是「我」,而是「我們」可以一起做什麼?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通常只會想著別人可以為我做什麼?長大後,我們想的是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一直到更長大成熟,我們開始會想自己能夠為別人做什麼?但我相信神呼召我們,應該是要想得更遠。」Sidney牧師通常會教導同工,不要只停留在可以為別人做什麼的想法中,而是要進一步思索,可以一起和他人完成什麼?當這樣想的時候,他相信會有更多神蹟奇事發生。

因此雖然團隊有多達300多人,但是每個月都會有一次的聚會,不談任何的事工,只是一起團契並且敬拜,然後彼此分享、彼此建造,讓「關係」成為他們團隊的核心價值,Sidney牧師稱這樣的團隊關係為「Build to Last」,因為他們渴望的是能夠一代延續著一代,「我們永遠要想著下一代或下下一代。」

同時他也分享了9個他認為十分重要的原則,這些原則來自他服事的經驗,也是他渴望使團隊能夠不斷傳承、延續的重要核心思想:

一、不要小看你做為榜樣所能夠帶出的影響力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Your Example

如同馬太福音第5章所寫:「你們是地上的鹽、是世上的光,光與鹽。」Sidney牧師指出,神的意思並不是說「你要成為」,彷彿有一天夠好了、做完一切的工之後,就能夠成為光與鹽;聖經說「你是」,代表現在你就是光與鹽。因此不要小看自己在團隊中的影響力,因為人們會因為領袖真實活出來的生命而願意跟隨你,而不是單只是因為領袖所說的話語。「如果我一邊服事,同時在社群網路上講很多抱怨的話,我們其實是在給下一代樹立壞榜樣,這會讓他們對於服事神很困惑。」

二、永遠不要停止學習 Never Stop Learning

如果渴望團隊能夠永續經營,唯有當身為領袖仍願意不斷學習,這才有可能發生。而在Sidney牧師成長的年代,功夫電影曾相當流行,從這些電影中,他發現了一個模式:師父們在訓練徒弟時常常會留一手,以防有一天徒弟變壞。這個觀察讓Sidney牧師對傳承有了新的體會,假設一個師父會10招,卻只傳授給徒弟9招,有一天徒弟變成師父,他教下一代時只傳授了8招,每一代的師父都留了一手,到最後一代可能再沒有任何招式可以教的了。因此他教導團隊,不僅不要停止學習,並且更要去教導你所學習的,與別人分享你所知道的。

三、莫忘初衷 Never Lose Sight of “Why We Do What We do?”

莫忘初衷這四個字,對Sidney牧師個人來說也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要忘記為什麼你現在正在做這些事,為什麼我們當初要成立這個團隊?目的是甚麼?我們是為什麼而做?」

身為教會領袖,如果有一天突然發現做這一切事工不是因著愛耶穌,也許是為了餵養家庭、或者只是需要工作等其他理由,也許就需要重新審視內心的核心價值和排序,重新點燃心中最初願意服事的火焰。

四、愛一個人,而不是因為他的才能 Love People, Not Just Their Talent

「在一個團隊中我們看彼此不應該只是工人而已,而是要將對方當成自己弟兄姊妹或朋友看待。」在Sidney牧師的敬拜團中,他們把這點視為使命,因此當有同工遇到生命問題,他們不會認定這個人從此不能留在團隊中,而是會問說:「我可以怎麼幫你?」而這樣的思維,也在團隊中帶下很不一樣的氛圍。

五、我們的服事是為了建造人,而不是用人來建造我們的服事 Use Your Ministry to Build People, Not Use People to Build Your Ministry

Sidney牧師認為既然是團隊的領袖,就更需要花時間和同工團契、分享生命,因為服事最終的目的,不是要打造多麼偉大的事工或教會,而是服事身邊的人。他說,在外面的事工往往會反映出對內同工們怎麼看待彼此,如果在團隊中無法彼此相愛,又怎麼夠期待同工在外面能夠愛人呢?

六、成全他人以傳承文化 Empower Others to Carry the Culture

這裡的關鍵字是「成全」或是「賦予權力」,Sidney牧師分享到,這代表著領袖把同樣的權力賦予同工,讓他可以做同樣的事。對很多基督徒領袖、團隊或教會而言,要成全交棒給下一代年輕人,告訴他們「你可以的」,也許並不容易,然而這樣的想法,對今天這個世代卻非常重要。

在分享的同時,Sidney牧師的團隊正在為下一張專輯忙碌,「昨天他們就拍照和把他們的群組對話給我看,我要說的就只是,『非常好,繼續!』我不需要他們把細節一一都給我看,我給予他們權力,並且相信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身為一個父親,我對孩子也是一樣的,因為我希望他們可以成長,代表我需要給予他們權力,讓他們學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成全」並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然而如果能夠成全下一代,將教會或是團隊中文化持續傳承,直到下一代認定這也是他們的文化;當這個文化變成他們自己的,他們就可以繼續傳承下去。

七、鼓勵 Encourage

「如果你希望打造一個永續的團隊,那就要學習不斷鼓勵人。」Sidney牧師說,這樣的想法也許不太符合華人的文化──華人的文化中通常習慣批評更甚於鼓勵──但身為基督徒應該只有一種文化,就是屬天的文化(Heavenly Culture)。鼓勵是需要刻意操練的,因為批評的話往往很容易說出口,但是要講正面的話語,就需要刻意的練習。然而鼓勵也是最簡單、卻最重要的方式,可以投資在團隊中的,同時也會澆灌同工裡面的恩賜。

八、在不同季節設下目標然後勇敢冒險 Intentionally Set Goals and Take Risks in Every Season

2016年中,JPCC Youth 推出一張《You in Me》專輯,這是由JPCC敬拜團的新生代所主導、製作的專輯,「當我成全下一代去做這張專輯時,其實我也是在冒險,因為他們當中很多人沒有錄過音,但最後他們的製作水準卻遠超過我們的期待。所以我們要學習去冒險,有句話 說:『人生從跨出舒適圈開始(Life begins outside of your comfort zone)。』」

九、沒有異象民就放肆 Where There is No Vision, the People Perish

「沒有異象,民就滅亡,所以要確定你是有異象的。」Sidney牧師認為這對於團隊的傳承是非常重要的,他鼓勵每位領袖都可以問自己,5年之內想要達成什麼目標?然後可以問團隊,10年後渴望看見什麼成就?當有了答案之後,就應該要勇敢地去冒險。如果教會與團隊都能夠這樣去做,Sidney牧師深深相信,不僅能夠延續到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將能夠不止息的傳承下去。

在神眼中我與年輕人相差無幾

腓力 ‧ 曼都法牧師

「你怎麼定義年輕?又要多年長才能夠足以擔任一間教會的主任牧師或是一間機構的負責人?」印尼泗水沙崙玫瑰教會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牧師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因為在他眼中,年輕人是值得信任的,年輕人也可以充滿智慧並且是有成熟度的,可惜不僅是社會上,有時候在教會中,人們往往會看重年紀而不願意倚重年輕人。

腓力牧師特別舉聖經中記載著,在神眼中「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如果用這樣的方式來計算,即使是20年的差距,在神的眼中,可能只有半小時而已。因此無論是20歲、40歲或是60歲,在神眼中其實都是在「同一天」,「年輕人們,不要看你們自己年輕就是次等的。」在腓力牧師的想法中,他相信年輕人需要學習尊榮上一代,並且向上一代學習,無論是他們大有能力的一面、或是曾經走過的錯路,這些寶貴的生命經驗都是值得學習的。但是不要因為年輕,就認為自己沒有辦法做上一代所在做的事情;就好像保羅教導提摩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摩太前書四:12),年輕人不要自認沒有辦法承接上一代所做的事,因為「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13)。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牧養眾多會友、本身也有3個子女的腓力牧師也說,身為教會中的長輩,他看見許多20初頭的年輕人正在教會中興起,甚至開始在許多事工中佔有一席之地,而他願意成為為他們預備的舞台的人,「我知道在神眼中,我其實和他們相差無幾。所以我必須預備他們,即使他們將來因為站在我肩膀上而做了更大的事,我也永遠不會成為他們的絆腳石使他們洩氣。」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7-20】

9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只要單純相信並順服 學習跨出信心的第一步

記得在高中時,有一天在跟教會朋友聊天,聊到以後的夢想,對方問我有什麼夢想希望以後能夠實現?我說我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無論是全職或半職的方式都可以,我想要打鼓服事神;因為我非常清楚打鼓是神賜給我的恩賜,我想要用神所給我的恩賜來回饋神,服事祂!

92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洪德耀

得在高中時,有一天在跟教會朋友聊天,聊到以後的夢想,對方問我有什麼夢想希望以後能夠實現?我說我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無論是全職或半職的方式都可以,我想要打鼓服事神;因為我非常清楚打鼓是神賜給我的恩賜,我想要用神所給我的恩賜來回饋神,服事祂!

第一次看到爵士鼓這樣樂器,是在某年的聖誕節。那時我跟媽媽走在街上,被遠方傳來的音樂給吸引,於是就走過去,發現是我以前在香港去的教會正在街頭佈道。那時音樂聲中最吸引我的聲音就是鼓,我記得那當下覺得鼓是最大聲、也是最明顯,顆粒狀似的,並有節奏性的一樣樂器。而當天我媽媽被教會的人按手禱告,她感覺到被禱告時,有一股暖流在她的喉嚨流動,禱告完後她的喉嚨痛就好了,之後我就跟著媽媽去了這間教會。

一開始進到教會時,在敬拜讚美當中最吸引我的樂器,依然是爵士鼓。在教會聚會結束之後,我就跑去碰台上的爵士鼓,有一次被當時敬拜團的鼓手看到,他就來教了我兩招,但是當下他也只教了我幾個基本節奏而已。等到我重新再碰爵士鼓,已經是高中搬回台灣的時候了。當時我在教會認識到一群也喜愛玩音樂的朋友,因此我們就常聚在一起玩音樂,後來也組了一個團。也因為這樣的機會,讓我有機會再次碰爵士鼓。我記得非常清楚,我時常在放學後在家裡聽著CD,然後自己試著抓CD裡面的鼓是怎麼打的,然後就在椅子上Air Drumming(模擬實際在打鼓的樣子空打),試著把聽到的節奏打出來。也因此,我從許多不同的CD當中學到了不同種類的節奏型態跟過門,更多打開了我爵士鼓的「資料庫」。過一陣子之後,教會師母也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敬拜團,我當下馬上就答應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加入教會的敬拜團。

隨著退伍後面臨到找工作的階段,當時其實不知道除了打鼓以外自己還能做什麼,或者說,也不知道自己還會想做什麼,但因為害怕音樂無法當飯吃,而自己也給自己找工作的壓力,當下就還是找了一份正職的工作。在工作一年多後,有一段時期,因為不適應的關係,時常一邊騎車時想著:到底什麼事情我去做是會覺得有意義的?也是我想去、並有熱情去做的?那一陣子想來想去,其實心裡早就已知道那個答案,只是當時的我還不敢去面對罷了。

在上班期間我還是有組樂團,有一次我們團員在聊天時,BASS手就問我實際想做的事情是什麼,當下我就回答:音樂。剛好那陣子也想轉換工作,在聊天的過程當中心裡就有個心聲,決定要去試看看。在那過後我就做了這個決定:辭職,然後去做音樂相關的工作。同時也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如果這一年裡做的順利,當然感謝主,但如果不順利,也感謝主,至少我試過了,不會等到以後老了才來後悔當初沒有去嘗試過。

開始踏入音樂這個領域後,我真的感覺到神的帶領跟開路。辭職後的一個多月,約書亞樂團的BASS手(同時也是當時跟我一起組樂團的BASS手)來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約書亞樂團,他們正好缺一位鼓手。當下我其實心裡有一點不可置信,心想「這也太巧了吧?我夢想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而現在剛好就被邀請進入『約書亞』?這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之後我回去思考並禱告,同時也跟我當時去的教會的輔導說。約略一個禮拜過後,我便答應了,隨後也跟團長周巽光牧師碰面聊聊,順利的加入了約書亞。

進入約書亞樂團對我來說,是進入音樂圈一項很大的鼓勵,它代表著我在音樂圈工作的開始,也是很大的支持。我非常感謝主,這樣那麼快並清楚的回應我,心裡更是確定這就是神要我去做的事情,對我的呼召。

當然神的帶領,不止於此。在約書亞服事的同時,開始也有其他演出的案子機會,同時我也有在教爵士鼓,隨著時間的累積,我的學生也慢慢的增長。一直到現在我仍然在從事音樂相關工作,我想我這一生都會一直用音樂服事神、服事人,進而影響這世界更多的人。

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裡去...

馬太福音十四:28~29

回顧自己的過往到現在,實在心裡充滿感恩,感謝神在我身邊擺下的人,賜給我的機會,並支持鼓勵我的人。我也很感謝神透過我自己的這個經歷讓我學習到要用信心跨出那一步,當你跨出那信心的一步時,神一定會帶領你的。就像當時耶穌在水面上呼召彼得從水面上走過去,彼得當下就立刻下水從水面上走過去,我想當下彼得的心是沒有疑惑的,所以當彼得踏下那信心的一步時,神蹟奇事就發生了,他行走在水面上。只要單純相信並順服神所命定我們去做的事,神必會引領我們的。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56-57】

92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預備下一代興起(上)

面對這一個充滿變化的時代,我們該怎麼預備新一代的領袖興起,幫助他們生命成熟,能夠發揮神擺在他們裡面特質,影響我們的社會與國家呢?有什麼樣核心價值,是無論環境如何變遷我們都應該持有,並且可以幫助我們興起下一代的呢?

1,04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個時代,無論在教會中、或是在職場,神都會興起不同樣的人,成為大有能力與影響力的人。那麼,面對這一個充滿變化的時代,我們該怎麼預備新一代的領袖興起,幫助他們生命成熟,能夠發揮神擺在他們裡面特質,影響我們的社會與國家呢?有什麼樣核心價值,是無論環境如何變遷我們都應該持有,並且可以幫助我們興起下一代的呢?

「我必須修習政治學與戰爭學,我們的後代才能在民主之上修習數學、哲學;我們的後代必須修習數學、哲學、地理學、博物學、造船學、航海學、商學及農學,以讓他們的後代得以在科學之上學習繪畫、詩歌、音樂、建築、雕刻、繡織和瓷藝。(I must study politics and war, that our sons may have liberty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Our sons ought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geography, natural history and naval architecture, navigation, commerce and agriculture in order to give their children a right to study painting, poetry, music, architecture, statuary, tapestry and porcelain. )」─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

別讓資源問題成為發揮熱情的攔阻

周巽光牧師

巽光牧師曾數度在講道中引用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的這段名言,他認為,因著上一代牧者而領受到豐盛的產業,他會希望下一代可以有更多不同的發展。就如同這段引言所描述,第一代也許是打下基礎,第二代就可以多一點,但可能還是很基礎的建造,但是這樣到了再下一代,就可以有許多充滿創造力、非常多元化的發展機會;因此不論我們身處在哪一個階段,能夠為下一代所做的,就是看見他們的潛力,並且將舞台預備給他們,「你要做的就是去成全,預備這個舞台給他們,要知道說我今天能夠有慷慨的基礎,是因為不但有我這一代的資源,我還有上一代的資源和產業,我之所以豐盛是因為有上一代,然後不斷累積這個產業。」

抱持著為下一代預備舞台的信念,巽光牧師明白更需要花時間與所帶的領袖在一起,了解他們的夢想與負擔,幫助他們挖掘熱情所在,再慢慢將責任放給他們。但是同時間,他也看重這些領袖是否足夠有肩膀,承擔他們所說的夢想或是目標。而這就是門訓的過程,目的是幫助年輕人的生命能更加成熟,並且有覺悟去付上代價讓事情成就。

然而每一個同工、團員的特質都不同,都需要因材施教、用不同的方式牧養;不只幫助他們找到神放在生命中的感動,更要幫助他們可以將這份感動具體地付諸實行,巽光牧師強調:「我想法是,你不單只是把異象落實在單一教會中,更要可以持續祝福眾教會;如果你有這樣的決心,甚至有願意承擔責任的心,我會盡可能地去成全你。」當同工懷抱著夢想與決心來時,他盼望自己能成為他們的資源和支柱,幫助同工們去嘗試、並在過程中一步步修正方向,以至於將來能站到對的位置上,成為地方教會、甚至眾教會的祝福,發揮更多的影響力。

放眼少年人使他們還年幼時就能被栽培

柳子駿牧師

談到預備年輕一代,子駿牧師特別想起大衛受膏的故事,並且分享到,應當放眼於現在10多歲的青少年,從他們還年少時開始栽培,預備其生命,使他們能真實經歷神,並且成長成熟,就好像當年大衛在年少時期就蒙神揀選一樣。

也許看著現在的國、高中生,很難想像他們日後成為領袖的模樣,甚至可能他們自己都無法想像,然而子駿牧師深知,當初連他都不認為自己可以承接責任時,他的父親或教會中的長者,也是憑著信心願意將責任交在他們身上,因此他告訴自己也要改變看青年人的眼光,去看見埋藏在他們身上的寶藏,因為每個時代,神一定都會興起合適的領袖。「我心裡覺得,我們一定要為他們這一代來禱告,一直觀看神的作為,等候上帝的手,因為每個年代神都在尋找領袖⋯我覺得神也在找每個世代的那個人,我的想法就是,要觀看神的作為,盡我所能為他們預備一個好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承接。」

裝備青年人的競爭力使他們在社會上握有話語權

張光偉牧師

光偉牧師從開始事奉以來,一直都是牧養年輕人,升任主任牧師之後,他將整個青年事工交給太太負責,但是讓底下的一群同工自行討論要做什麼規劃、如何執行,同時他也安排其中幾位同工,每個月和他一起輪流講道。他認為越早讓同工操練講台分享越好,因為技巧是磨練出來的,把該犯的錯都犯過,將來一定會越講越好。同時他也承襲父親的作風,在事前他會先看過同工的講章大綱,但是輪到當天同工講道時,他反而不會留在現場,讓同工感覺到被信任,能夠自由發揮、放膽地去做。「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讓他們知道,我是幫他們搭台的,我是給他們一個舞台,我的目標是讓他們成功,而不是成就我的事工。」光偉牧師這麼形容。

當談到如何預備更年輕一代的學生時,光偉牧師十分有想法,他並不特別多著墨於屬靈層面的預備,因為在他的觀念中,無論是讀經、禱告或是與聖靈親近,都該是每位基督徒的基本功;在他的觀念中,反而認為教會應該要起來,裝備年輕人的實力,使他們能在學校、或在社會中有實質影響力。因此他在教會中推動英語遊學團,由傳道人帶學生去到菲律賓宿霧,在全英文環境之下學英文,而因為由傳道人領軍,因此屬靈生命仍能夠被餵養;同時他也推動讓教會中已經是CEO或是商業人士,親自傳授經驗,教導年經人學習去面對以及解決問題,「我們要做的是讓下一代的年輕人,10歲也好,20歲也好,是他們的專業能力被提升。所以除了屬靈上面,我們也要教導他們怎麼在教會外面成為成功的人。」

光偉牧師相信,現在年輕人雖然在複雜的環境中成長,但是他們卻會更加聰明,因此教會更可以主動從他們年幼時,就裝備他們,使他們內在有神的話語作為生命基礎,外在更有與社會競爭的能力,將來在社會上才夠有話語權,真正為神發光發熱,「既然他們活在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不如就由教會帶領他們走入這個時代。」

Sidney牧師經常會挑戰他的團隊要跳出框架,不要再想著過去寫得哪些歌最受歡迎,或哪張專輯是做過最好的一張專輯,因神使萬事都更新,因此不要再想著過去的成功,而是要放眼現在的季節,然後學習冒險。

承接與傳承 其實就是經營一個家庭的關係

廖文華牧師

「我覺得我的年紀很像是一個橋樑的世代,就是有比我年長的上一代,也有比我年輕的下一代。」2017年正式成為台北真道教會主任牧師的廖文華,以「橋樑」來比喻他自己所處的階段;教會已經有40年的歷史,重視聖靈的工作、敬拜讚美、宣教等等,該如何在這些美好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建造,並且持續地突破、更新,將來將這些產業再傳承下一代,他認為是現階段所必須學習的重要課題。

在傳承的課題上,文華牧師特別以父母親做為比喻,他分享到,在服事的不同階段,他與同工們可能領受了特定的使命,並且致力於完成它,因此他們可能在各地甚至國外辦佈道會,或辦各式各樣的特會,或做許多的牧養工作。然而就像父母親不能夠永遠只忙於事業,更需要看重孩子的課業、品格,需要經營家庭生活,身為牧者,他永遠必須記得回過頭來,關心他的屬靈孩子,與他們有真正團契、交心的時間。

「我們營造的氛圍,首先,我是open office。」為了讓屬靈的孩子們明白,當他們有需要的時候,教會中的屬靈父母都在,文華牧師將辦公室大門敞開,任何人有需要的時候,都能夠敲敲門找他談一談。另外每個月他也邀請不同部門的同工一起吃飯,剛開始這些同工們都很緊張,以為吃飯同時也需要開會或是討論事工,但是在文華哥的心中,將這段吃飯時間定義為建立關係的時間,不談工作、不討論事工,一邊吃飯一邊聊家庭、婚姻等生活中的大小事,結束後再為同工們做祝福禱告。「他們就很訝異,因為真的什麼正經事都沒有談。」但是文華牧師認為,這就是團契的生活,他希望同工們都能夠享受在關係中。

除了全職同工以外,文華牧師說他也禱告,並且找到了一些他感覺到神有特別的心意在他們身上的年輕人,定期地與他們,關心他們的生命。就在2017年年初,他找到了10位願意在接下來這一年當中辦佈道會的年輕人,有些人想去街頭佈道、有些人想要做校園佈道、有的則希望做音樂佈道,當他們一一分享完這些夢想,他就為他們禱告,事後更成立群組,聽這群孩子談關於佈道這個夢想的後續發展,是否已經完成神給他們的呼召和託付。

面對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文華牧師相信神會用很多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呼召年輕人興起,然而很重要的是,上一代是否願意經營與年輕人之間的關係,是否願意偶爾暫停手中的事業和事工,與經營「家人」之間關係。「給他們精心的時刻,給他們肯定的言語,然後送給他們禮物,對這些孩子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有些時候有服務的行動,有時候是肢體的接觸,去拍拍他們去擁抱他們,告訴他們說我真的非常以你為榮,我覺得經營這個家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4-17】

1,04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專題|被成全與成全

當我們著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渴望預備、成全並興起他們時,必須先回過頭,從過去的軌跡中探索關於「成全」真正的意義以及對人生命的影響力。

1,16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們著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渴望預備、成全並興起他們時,必須先回過頭,從過去的軌跡中探索關於「成全」真正的意義以及對人生命的影響力。

完全地放手是最美的成全

張光偉牧師

新店行道會的主任牧師張光偉,2016年從父親張茂松牧師手中接下棒子,開始牧養教會;從過去負責青年人的事工,到現在承接起一間大型教會,光偉牧師回想起來,最初父親的「放手」即是最大的成全,再他接下來的事奉中,有著深遠的影響與幫助。

「張牧師在帶青年人,他是完全的『放』,意思就是讓我們去嘗試,」光偉牧師這樣形容當他開始負責青年事工時,父親張茂松牧師給予他和同工很大的彈性與空間去發揮,「他從來不會來問說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的目標是什麼?所以當時我們在做的時候就很自由。」

甚至,連青年事工的預算都是獨立出來的,因此無論要辦營會、辦活動甚至外請講員,只要預算允許,他們都可以自由地安排與規劃。張茂松牧師給予了極大的信任,這對當時的光偉牧師和同工而言是十分大的祝福,也讓教會的青年事工得以發展的「很好玩」、「吸引年輕人」。

在上一代的基礎上再建造吸取40年經驗

「當然青年人要做一件事情,青年人也要讓成年人感覺到安全。」備受成全與信任的同時,光偉牧師反而十分看重教會中年輕人的態度,他認為青年人不要抱持著要推翻過往的制度或是要來改革的心,「我們是要來支持教會的異象,不是走自己的異象。」他堅持青年人需要讓教會感覺到,他們是與成年人越走越近的,並且要能夠融入教會,因為青年事工的蓬勃發展,目的是讓教會青年化、有新血進去,而不是因此從心態上變成好像有兩間教會存在。

因此即使有學生表達說無法參加周六的青年崇拜,光偉牧師也會鼓勵他們可以參加星期天的聚會,「我不限制年輕人一定要留在哪一場聚會,我只堅持『你要聚會』。」他甚至鼓勵年輕人勇於與教會中的長輩連結,學習長輩的生命態度與身量,讓世代之間可以建立更多的交流與信任。

這樣的堅持,也反應在他從父親手中接下整間教會的過程。光偉牧師認為兩代之間是否具備同樣的異象,是彼此連結最重要的關鍵,從過去在父親的遮蓋之下服事年輕人,光偉牧師一直認為他是要來完成教會主任牧師所領受的異象,而非自己的,「如果一進來我就說,聽著,我要變,現在是新的世代了,全部翻轉。那我們就沒有看重、沒有尊榮過去40年所做出來的事情。」

在接棒的過程中,光偉牧師說他曾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有一個師父在這邊,他有40年的經驗,我要不要去問他?還是我要說:不,我都不需要?」因此直到現在,即使已經可以做主管理教會的一切事務,光偉牧師還是會問父親:「你覺得如何?」

「我是要根基在上一個世代的基礎上再建造。」即便是接棒以後,他也堅持要走在教會原本已經領受到的異象中,不輕易改弦易轍,只是可能透過不同的包裝形式呈現,但他深深相信,讓原有的DNA能夠延續,是尊榮文化的精神最佳的體現方式,唯有先尊榮上一代所建立的一切基礎,才能夠在下一代有更豐盛的建造,當兩個世代在彼此尊榮的精神中互相連結在一起,教會將更加興盛、更加不一樣。

上一代最美好的祝福:給予空間、樂於投資

周巽光牧師

從25歲開始服事年輕人,到成為青年牧區的區牧長,巽光牧師時常爭取更多的機會與資源,渴望投資青年事工中,而在過程中,他認為最大的祝福,就是從上一代的牧者身上,感受到他們願意看重、並且投資在年輕人中;不硬性的規定他們一定要符合框架標準,而是給予他們很大的發揮空間。

因著這些自由度,他與同工得以將許多的點子付諸實行,一步步規劃、打造出一個能夠吸引年輕人的青年牧區,甚至得以發展許多大型活動、外展事工,並且開拓許多新的青年事工據點。

巽光牧師也強調,並非「放手」才是讓青年事工能夠發展的唯一方式,每個教會都可以摸索出屬於自己風格的「成全」方法。「靈糧堂是這樣子,不代表其他教會也是這樣子。我們教會的領袖是非常寬廣為父的心腸,讓我們有這樣子的彈性。這不代表其他教會,也一定要用同樣的方式才行的通。」

從周神助牧師到現任的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巽光牧師說,在互動的過程中,他時常感受到的是,他們非常尊重不同世代有不同的文化,而也因著過去是在彈性和自由度中被成全,他也渴望將同樣的DNA延續到下一代的領袖身上。

無論何時都「在場」就是最大的支持

柳子駿牧師

「上一代給我的成全是,好像就是給我機會吧,讓我去試,做年輕人的工作,好像給我一張白色畫紙作畫。」對子駿牧師而言,會接下青年事工的事奉,是他人生規劃中的意外發展,因為當時的教會急需有人承接青年事工,於是他決定回應這個需要。而當接手後,對於青年事工該怎麼安排、規劃,是父親也是主任牧師的柳健台牧師,幾乎全權交由子駿牧師與同工負責,讓他們在這張白色畫紙上自由揮灑。

對他而言,當時父親給予他最大的祝福就是「在場」:「我記得我的爸爸是只要有時間,他一定會坐在台下聽我講道。他就跟著年輕人一起聚會⋯⋯主任牧師不是非得一定要來參加青年人的聚會,但他只要能來,就一定會來坐在下面,有時候他不能來,他還會講說是因為什麼事情,所以他不能來。」

單單是「在場」這件事,對子駿牧師而言,就是一種成全,偶爾當他講完道,柳健台牧師也就會來跟他討論哪裡講的好、或是哪裡需要調整,給他幾句建議。雖然有時被糾正的感受並不那麼好受,但是事後想想子駿牧師就能明白,這是父親表達支持的一種方式。

接棒是:從上一代手中接過貴重寶物

「我覺得教會是上帝託付給我們的羊群,我感覺也好像是很珍貴的一籃雞蛋,所以這些都很寶貴,它更不是一個事工或職務而已。」

接棒成為主任牧師後,當子駿牧師回頭看這段過程,很像是上一代交付了一樣寶貴的東西到你手上,就好像媽媽將一籃雞蛋交到孩子手上,孩子總不會摔了就走,而在這一個交付、一個接收的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其實是雙方彼此信任的心。「下一代一定要夠尊榮上一代,他一定要感覺的到,我不是從你手中奪去一個東西,我是很需要你,我們有一個很寶貴的歷程,就是我們兩個同時扶著這一籃蛋的歷程。」

現在看著教會中年輕的同工和會友,子駿牧師也常常將責任一點、一點的交給他們,「我在跟他們相處的過程當中,我覺得也是我一直望著他們,我就愛他們、很喜歡他們現在所做的這些,當他們在牧養的時候,我很放心把羊群交在他們手上。」從上一代身上所感受到的愛、信任與成全,子駿牧師也用同樣的眼光望著下一代,希望有更多的同工,因著感受到被信任,更加樂意與教會走在一起。

「在一起」就是預備年輕人最直接的方法

成全年輕人,並不只是單單把事工交給年輕人去做,在子駿牧師心目中,因著父親過去藉由「在場」所帶來的支持,讓他決定也要時常跟年輕人「在一起」,不僅是事工上的合作,他更重視花時間和年輕人相處、了解他們的心。「我會覺得成全他們是我常常跟他們在一起⋯就跟著這群年輕人一起生活、分享或是逛夜市吃飯。在過程中,就會慢慢發現有哪些人跟我走在一起,有一樣異象、也愛上帝,那我就會常常把我心裡想的東西告訴他們。」

藉由花時間相處,漸漸地年輕人的DNA會和牧者越來越像,面對教會中這群年輕了15歲、甚至20歲的年輕人,子駿牧師堅持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是一起打拼;而現在教會開拓了分堂,子駿牧師也親自帶著年輕人一起做,讓他們也感受到牧者的「在場」。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2-13】

1,16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下一代領袖銜接計畫

當時的青年領袖,紛紛從上一代手中接棒,或成為主任牧師,或承接了更重大的責任,如廖文華牧師、柳子駿牧師、張光偉牧師⋯等。如今這一群承接了上一代的產業與祝福,得以開始發揮更大影響力的領袖,也必須開始做好預備,讓下一代可以成長擁有成熟的生命,將來能夠為神所使用,並且承接更豐盛的產業。

8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十六:6-7

撒母耳記上第十六章,記載了大衛在青少年時期受膏的故事,當時曾有一段小插曲:當撒母耳踏進耶西的家中,一眼就相中了以利押。從經文記載中,我們也許可以推測,以利押相貌堂堂,同時身為哥哥,看上去必定較為成熟穩重。正常情況下,如果你正在尋找的是一個王國未來的接班人,理所當然會優先考慮以利押,然而神卻不是這麼看的,當耶西七個較年長的兒子都來到撒母耳面前,卻沒有一個是神所屬意的人選;神將祂百姓的未來,託付給了那個在兄弟中年紀最小、當時不過10多歲少年大衛。

你的接班人現在在哪裡呢?

將時空拉回我們所處的時代,任何一家企業、一間公司乃至一間地方教會,都需要尋找合適的接班人,並且趁早開始預備他們、使他們生命態度成熟,將來可以承接並繼續管理現有的產業,甚至可以做比現在更大的事。然而問題是,這些未來的接班人,現在在哪裡呢?

距離現在大約10-15年前,在台灣北中南東部,興起了許多教會中的新生代青年領袖,帶動了當時一波的青年復興,並且蓬勃發展持續了許久。在那段時間,每年的寒暑假,必定有許多透過不同教會、或不同單位所舉辦的大型營會、特會、短宣、中宣等等,許多學生在其中火熱的回應神,並且更進一步將福音帶入校園中;直到成為社青,他們一邊在職場中努力著,一邊仍然持續在教會中服事。

在這一波青年復興運動蓬勃發展的期間,「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誕生了,開始了許多青年、以及國度性的事工,並陸續跨教會地與許多青年領袖、青年牧者連結。而這些年過去,當時的青年領袖,紛紛從上一代手中接棒,或成為主任牧師,或承接了更重大的責任,如廖文華牧師、柳子駿牧師、張光偉牧師⋯等。如今這一群承接了上一代的產業與祝福,得以開始發揮更大影響力的領袖,也必須開始做好預備,讓下一代可以成長擁有成熟的生命,將來能夠為神所使用,並且承接更豐盛的產業。

拿掉框架讓年輕人活出生命的獨特與創意

「新一代智慧型手機發表會展開,鏡頭再升級」、「電子競技加入國際主流體育賽事行列」、「人工智慧與人類對弈」、「通訊軟體更新,訊息已讀完即銷毀,讓父母看不見」⋯每一天我們會透過網路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消息,而這些新消息的內容,往往會告訴我們,科技的進步又往前了一步,時代的變化又再加快了一些。而這些「改變」正快速席捲我們的生活、改變我們的思維和步調,在這個世代中生活的青少年,他們相對知道得更多、想得更多,提出的問題也更多了,教會中的青年事工與牧養所面臨的挑戰,也越來越多樣。

從25歲開始全職做青年事工,至今已10多個年頭,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區牧長周巽光牧師觀察到,近幾年來的青年事工,比起以往多出許多了挑戰,「20年前可能年輕人還是比較單純,因為那時候他們面對的就是升學壓力,很單純的就是讀書升學,但現在因為教育走多元化,加上媒體、手機很多這些訊息,再加上社群網站等等,資訊太爆炸,很多反而變得非常複雜。」過去在牧養時,輔導或小組長的教導很容易為年輕人所接受,然而現在因為獲得資訊的管道多,學生們開始有許多自己的想法和解讀,溝通的方式也跟著必須需改變。

面對青少年思考方式及態度的改變,巽光牧師認為,在天國文化的氛圍中,教會也可以開始學習看見每個人的獨特,並用不一樣的方式對待所牧養的門徒。「自從天國文化的這些信息以後,就變得比較自由,比較尊重他們(年輕人)能夠有一些自我意志和思想,讓他們自己去思想,而不是要求每一個人都要一樣的反應。」讓每個年輕人可以擁有很多獨特、創意的想法,從牧養的角度來看,確實會成為很大的挑戰,因為代表著不能夠用同樣的框架,要求每個人都成為一樣的樣式,而是需要因材施教,使每個人生命中的獨特都能夠發揮出來。

善用新媒體以年輕人的語言走進他們的世界

「我們的思考邏輯是,一定要常常的變化,讓自己充滿很多新鮮感,以至於可以吸引到年輕人的目光。」台北復興堂的柳子駿牧師,2016年底從父親手中接下了牧養教會的重任,但仍持續牧養年輕人。他觀察到因多媒體盛行,短片以及大量圖片訊息成為傳遞資訊的管道,青少年注意力的時間因此變得更短,也需要更大量的刺激,然而面對這些改變,他反而認為自己也需要不斷變化,勇於嘗試年輕人習慣的溝通管道,找到他們的語言,才能夠走進他們的世界中。

「信息是不變的,但是我們有很多的作法可以一直換。」因此如果看子駿牧師的Facebook,常會看見各種有趣的po文、圖片,底下也時常有年輕人熱烈的回應,但有時他也會發布聖經經節、靈修讀經的感想、所領受到的啟示或是正面的例句。「一陣子我就會希望上面(facebook)有一些不一樣的分享。我一直在看,到底現在聖靈的工作在這些年輕人身上是什麼?神怎麼樣透過這些對他們生命說話?」陪伴年輕人是子駿牧師不變的心志,但是學習、嘗試年輕人所用的語言,則是他樂於改變並且願意接受的挑戰。

也許我們認為現在的年輕人,與10、20年前相比,在心態、價值觀、行為上已經有相當大的改變,但是隨著整個社會氛圍改變的速度仍然不斷加快,也許再3年、再5年,再下一個世代青少年,他們身上將會有更多令人驚訝的改變,而我們需要學習的是保持彈性,不斷翻新自己的思維,並學習青少年們溝通的方式及語言;但不需要改變的,則是持續走在天國文化中,學習看重年輕人生命中的獨特,並且透過陪伴,幫助他們在神的眼光中找到自己。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9-11】

8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下一代領袖銜接計畫─前言

這個銜接計畫其實是個長遠的,且須不斷變動的計畫,也因此,上一代應該孰悉變動,並隨時調整自己的方式,去尋找孩提時的約瑟、大衛和撒姆耳,這便是本期亞洲復興誌最中心的主旨。

1,01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他們是生命對於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他們通過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卻不是你的想法,因為他們自己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屬於明天,屬於你做夢也無法達到的明天。」

「∼紀伯倫(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

紀伯倫的詩如同鐘槌,將我們老舊沉重的鐘鏗鏗敲響,有時我們都忘了以上帝的法則來培育孩子。當我們說要傳承給下一代,我們的牧養模式其實已經從過去律法、宗教的靈,轉變為天國文化;當我們談論要興起下一代時,這裡的下一代,其實已經從「青少年」更往下延伸至國小,甚至是學齡前的孩子。這樣的體認來自於,第一,上一代的青年領袖已經邁入壯年,並且也都成家生子;第二,天國文化談論的是「文化」,是一個基督徒從出生到死亡就都應該浸泡其中、耳濡目染的文化,所以越小的孩子越早接受天國文化的思想會最好。這種變動的過程其實不容易、也不舒服,並且上一代還要順應時代變遷下所產生的新的青少年文化,以他們較為孰悉的方式和他們傳講屬天啟示,並帶領他們成為禾場的宣教士。

於是我們看見上一代正竭盡所能地為著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打造著以天國文化為基礎的銜接計畫,所以廖文華牧師創辦了服務弱勢與中途學生的夢想之家,他秉持OPENOFFICE的精神和教會青年打成一片;JPCC敬拜團的Sidney牧師,他總是關心「我們」可以一起做甚麼,並且幫下下一代的年輕敬拜團出專輯,放手讓他們主領敬拜;我們也看見在家自學的陳慧潔,小二起在家自學,八歲跟著牧師父親為獨居老人送餐,投入社會公益,十四歲起就應邀到各大學演講,分享生命故事;而周巽正牧師則體認到生命與適性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創辦了「濯亞國際學院」,期待孩子可以在天國文化之中學習與成長。

這個銜接計畫其實是個長遠的,且須不斷變動的計畫,也因此,上一代應該孰悉變動,並隨時調整自己的方式,去尋找孩提時的約瑟、大衛和撒姆耳,這便是本期亞洲復興誌最中心的主旨。也唯有如此,下一代才能學會尊榮並虛心學習,讓自己成為最鋒利的箭,好搭載上一代的弓上,往前恣意飛翔。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8-9】

1,01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創辦人的話|新青年領袖的銜接計畫

2016年時,神用極大的催促告訴我,「2017若不做下一代,台灣將會失去下一代!」我心裡納悶,我不是一直在做下一代嗎?我已經興起許多自己教會及外教會30歲的年輕牧者領袖,他們也真的是很優秀…

7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晏信中牧師 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

Asia for JESUS是從青年運動起家的,10 年前,我們都在各自的國家、城市、教會經歷神所賜下一波波的復興浪潮,看見幾萬人聚集在佈道會中,也經歷一次超過千人的收割!

如今當我們的核心牧者團隊都超過40歲,正值人生的強壯時期,神卻提醒我們放慢速度來成全下一代,因為沒有延續到下一代的復興就不能被稱為真正的復興!

如果你有帶過門徒、做過門徒訓練就一定知道這個步驟:1。教導,2。做給門徒看,3。討論,4。帶著門徒一起做,5。討論,6。讓門徒獨立做並從旁觀察,7。教導與討論。

這其中最困難的步驟其實就是在旁邊看,然後讓門徒獨立做,若門徒夠成熟,那還比較輕省,但若門徒年輕氣盛,當他們一開始被賦予權柄開始承擔大任,往往可能會做出我們不想看到的過程及結果,但我們又決定不能插手,那才叫做對領導者的考驗!

2016年時,神用極大的催促告訴我,「2017若不做下一代,台灣將會失去下一代!」我心裡納悶,我不是一直在做下一代嗎?我已經興起許多自己教會及外教會30歲的年輕牧者領袖,他們也真的是很優秀,我也常常挑旺20幾歲的學生及小社青為神火熱,甚至就連3-6歲的幼兒事工、及7-12歲的兒童主日學都是我在負責,在醫治佈道會上,我更放手讓孩子直接發知識的言語,並且經歷神藉由他們的口醫治病人!我覺得復興已經到下一代了,但神再次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你要成為號角,呼召你的世代興起來帶領下一個世代。我才明白,這不是關乎我自己一間教會的事,神在說的是關乎整個世代的事,我需要讓我的世代不再是停留在自己所經歷的復興當中,而是要帶著下一代一同經歷神國的豐盛,他們配得我們這樣付上代價,因為下一世代所要面對的是末世重要的關鍵!所以已經不是談論一間教會的大小,而是看見一個世代的需要,以及為他們的崛起做預備!

今年才藝品格營剛好是第十屆,我們將搬回東海大學,以至於可以容納3000個學員,我們渴望有超過1000個非基督徒在我們中間,為了得著他們,所有的內容及卡司全部升等,只願為神多得下個世代的靈魂;另外在7月17~20、22日每天晚上,天國文化裝備課程系列裡的根基課程,<啟動天國人生>全新改版,全新內容、嶄新開課,相信將會祝福許多正在放暑假的學生,對神更加認識並委身於地方教會,同時這個課程也將在後半年會巡迴台灣五大城市!

8月22~24日的青年覺醒特會,我們期待對象不再只是針對學生,而是要提升到對社青;因為我們渴望不只是在校園充滿宣教士,在職場的七座山上也要充滿卓越的社青,帶來整體國家性的翻轉,因此聚會中不只會有牧者們的挑旺,更將會加上各行各業卓越的佼佼者們,一同傾囊相授,我們渴望新的世代被興起,勇闖迦南地!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2】

7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編輯室報告|一代不留一手計畫

在天國文化的基礎下,營造在地如在天的氛圍,這是終極目標。但是過程中的最大變數永遠是人。我們不像耶穌,可以那樣無私、有那麼多的愛,毫無保留的把身上所有的寶藏與恩膏都傳遞給下一代,但慶幸的是,我們已經走在竭力像祂、以及繼續透過天國文化調整我們思想文化的路上。

6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 徐振傑 Asia for JESUS主編

我自己還是學生,或者剛出社會時,的確時常會有「大人們思想好古板」、「我們的方法比他們好多了」、「要 是我是老闆一定不會那麼做」之類的念頭產生;然而當自己在社會工作多年、成為主管,甚至有了孩子之後,我的想法上也有了另一番轉變。

如果你看武俠小說、或者許多拜師學藝、師傅想找接班人等相關的電影,一定可以理出個公式:師傅發現可造之材的徒弟,雖然暗自竊喜但是仍然要扳起臉孔的訓練徒弟,縱使徒弟已經做得很好但絕對不可以讚美他,甚至還要有點變態的加倍折磨他以防徒弟覺得自己很厲害翅膀硬了就飛走了。教徒弟武功絕對要稍微留一手以免他太早變成武林盟主,除非等到自己快死了才能把絕世武功的最後一招的使用手冊給徒弟。不過也因為快死了所以說不出話來也爬不起來演練一遍給徒弟聽,只能說聲「武林天下與全人類的興亡大任就交給你了」之後就上天堂去了。

我始終覺得,下一代會變成什麼模樣,永遠都是上一代的責任,說他們爛草莓、沒有抗壓性、太躁進、為了反對而反對、不尊重、態度不好等等,那都是因為師長,甚至是父母沒有好好地教育他們。縱使到了現代,青少年的自主意識抬頭、上一代也比較願意成全下一代,上下兩代之間有了比較多的對話與彈性,但許多時候在面對「彼此尊榮」、「以天父的愛成全下一代」、「給予高度的自由」、「在愛裡面質」等課題時,曾經是徒弟而如今變成師傅的上一代,好像莫名之間還是會依照上個師傅的教法,無意間又吝嗇、自私、留一手起來。

在天國文化的基礎下,營造在地如在天的氛圍,這是終極目標。但是過程中的最大變數永遠是人。我們不像耶穌,可以那樣無私、有那麼多的愛,毫無保留的把身上所有的寶藏與恩膏都傳遞給下一代,但慶幸的是,我們已經走在竭力像祂、以及繼續透過天國文化調整我們思想文化的路上。青年要銜接,上一代該傳承給他們的應該是傾聽、陪伴、讚美、放手、多點笑容,以及運用時下年輕人習慣的方式,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智慧與態度,都教給下一代。這樣才是真正的「上一代的地板,成為下一代的天花板」。

信中牧師特別強調,我們所講的下一代不應該只是青少年,而是降低年齡至國小的孩子身上。所以感謝神,今年開始,我也身體力行的前進到偏鄉的國小,教授他們攝影課程,目的除了培養他們的美感之外,也是希望攝影能成為他們翻轉自己,並翻轉世界的另一項工具。所以,起身行動吧!這一代的師傅們。應該是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去尋找自己的徒弟並傳授武功的時候了!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

6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特會回顧|2017才藝品格營─巴別塔之戰 黃金陣容迎接今年 一起贏得下一個十年

學生們從台灣各個縣市來到才藝品格營,因著遇見神經歷了生命的翻轉,甚至從心底湧出盼望,期待自己能夠有所改變;即使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達成,但是在父母眼中,當孩子的生命開始不一樣,絕對是有目共睹…

8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高品懿、林仕崡、陳珮瑜

 

透過互動讓彼此熟悉

營會中最重要的就是讓隊員之間彼此熟悉,因為在接下來的四天三夜中,小隊輔與小隊員們,將一起完成許多闖關任務。大會節目活動組往往絞盡腦汁,就是為了讓學員有著又好笑又難忘的體驗。

台最大的夏季國高營會-才藝品格營,已進入第十年!每年當大會同工看見孩子們在營會中被改變更新,都是莫大的鼓勵,也是讓團隊持續舉辦營會的原因!去年以中低收入戶及弱勢家庭身份參與才品的少年超過300名,也有第一次參與營會的教會帶領青少年加入,透過講員分享的信息,讓青少年重拾信心和盼望!
 

故事帶入品格 培育青少年生命

今年營會的主題「巴別塔之戰」,將極受學員歡迎的領袖訓練師(SHIFU)設定為反叛人物,延伸了去年的故事:

在氣候崩壞、物資缺乏的景況下,人們仰賴資源共應網互助生活著,卻仍不懂珍惜善用僅有的資源,各地紛爭不斷,訓練師們感到失望而憤怒,將資源暗地集結至「BABEL」塔裡,原想要代替人們來管理世界,但豐富的資源與權力,卻帶來了貪婪,使訓練師們逐漸失控。資源供應網的總指揮率領核心成員,並徵召來自各地自願前往的人,接受訓練與裝備,預備贏回世界的自由。今年營會以「寬容、忍耐、尊重」三個主要品格為信息主軸,期待學員在面對複雜多變的環境中,能用開闊的心胸,容忍他人所犯的錯誤,包容和接納每一個獨特的個體。同時能在困苦的環境中堅持不放棄,帶著勇往直前的意志力,能夠在個人生命和群體中,發揮堅毅的精神。也學習站在他人的角度為他人著想、感同身受。重視每個人生來不同的性格,並以正面積極和平等的態度,面對不同生活背景的人。

學員真實經歷瞭解天父的愛 明白自身價值

在去年(2016)才品第一天晚會後的小組時間,明正國中的郁忻分享到,隊輔當下就邀請每個人說出「最想對媽媽說的祝福的話」,並且當場直接打電話給每個隊員的媽媽,「輪到我的時候,我哭得很傷心,連話都說不清楚,…其實我自己平常和媽媽的關係真的很不好,我很懊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我就先和神說:『我把媽媽交給祢,我願意饒恕她,放下所有的一切和她重新開始。』當我說完後,心中好平安、也好有安全感!」

來自竹圍國中的盈瑄,因著參與了去年的才品,使她更認識神,除了與教會的弟兄姐妹關係更好,生命也變得更成熟了!「我曾在校隊中被霸凌,每次的練習時間,就是我痛苦的開始。我完全不敢講話、非常自卑,飽受攻擊和批評。但隨著時間過去,我反而開始變成霸凌者,在班上看見有同學被欺負,我也跟著嘲笑、霸凌那些同學。」盈瑄感動的表示,因為聽了講員大力士Jon的信息,讓她知道,不論她犯了多少罪,耶穌會用祂的寶血洗淨罪,並且祂會以永遠的愛來愛著她!「謝謝神,我不只是祂的朋友,也是祂寶貴的兒女,我永遠保有自己的價值,我的價值永不改變!」

「小時侯,爸爸除了打媽媽,還會拿刀子威脅她,我看了很傷心。」義方國中的楊同學慢慢的道出了她的心聲:「在小學二年級時爸媽離婚了,在他們最後一次的吵架中,我非常害怕,因為事情鬧得很大,除了警察還有黑道來到我們家。那時候我覺得爸爸不要我了,但我也不忍心繼續看著媽媽被打、被踹,或被提起來再往地上摔下去。」曾經有過輕生念頭的楊同學,因為聽了母親的話說:「自殺是不能上天堂的,因為這樣妳會把神賜給妳的生命丟了、輕看了。」一直到參加才品,她在營會中聽了講員的分享,「我真正知道天父爸爸其實很愛我,而且是用最適合我的方式來愛我,而我也知道-我很特別,我很棒!」

碰觸到青少年的內心深處

除了營會中每日的小隊時間以外,每晚的晚會,往往也是收割靈魂的絕佳良機,2016年的才藝品格營特別透過戲劇、講員生命故事的分享等方式,與孩子們談夢想、談兄弟義氣、也談自我認同,許多孩子因著心靈被觸摸,而願意對耶穌敞開心。

青少年生命的改變 家長都看得見

學生們從台灣各個縣市來到才藝品格營,因著遇見神經歷了生命的翻轉,甚至從心底湧出盼望,期待自己能夠有所改變;即使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達成,但是在父母眼中,當孩子的生命開始不一樣,絕對是有目共睹。開設茶餐廳的王莉菁,家中高二的兒子正處於對愛情懵懂卻充滿憧憬的年紀,去年是他第一次參加營會,在品格講座的時間,聽見張蒙恩牧師分享到關於兩性之間的話題,才了解到原來女生想的和男生不一樣,並且交往中原來有許多需要付出和留心的地方,不能夠隨便看待;王莉菁也發現,孩子從營會中回來,除了對於愛情有更成熟的體會,更重要的是他變得更認識自己,「我覺得孩子可以在營會裡面,享受在跟神、跟人還有跟自己和好的關係,我覺得這就很重要,小孩子可以透過營會發現自己的價值。」

現為台北靈糧堂全職同工的林炯甫、張碧菁夫婦,有一個15歲的女兒,個性非常的內向,有時候夫妻倆想要邀女兒出去,她卻寧願待在家中,站在父母的立場難免會擔心,「其實我很清楚知道上帝在她裡面有一個寶貝,只是我作為媽媽,也不知道怎麼樣去啟動她裡面的寶貝。」張碧菁分享到。兩人送女兒連續參加了3屆才品,前兩年女兒的反應都當平淡,直到去年,女兒從營會回來後,竟然主動和母親分享,自己在營會中因著大力士Jon的分享而感動落淚,那一刻,張碧菁確信女兒真實經歷了上帝的愛。林炯甫補充說到,自從營會過後,女兒開始穩定委身在崇拜中,而且主動每天靈修20分鐘,即使面對最愛吃的食物也不為所動,就是要把神擺優先,「當她這樣穩定靈修和主日之後,整個個性還有脾氣都改變了,變得很活潑外向,而且也會邀約學校同學來參加聚會。」

今年女兒突破自己害羞的性格,在夫婦倆的鼓勵之下,主動邀約學校同學一起參加營會。看著女兒越來越有自信,張碧菁十分感動:「現在世代的青少年都非常多才多藝,其實他們的才藝、上帝給他們的恩賜已經非常非常豐富,我覺得最重要是,我期待看到我的孩子在生命當中可以找到自己…可以認識神,這位天父是創造他的天父。」兩人除了為著女兒的改變獻上感恩,也進一步期待,女兒的同學能夠在才藝品格營中遇見神,經歷生命的翻轉。

使用新世代語言 贏得下一個十年

舉辦了9年的才藝品格營,今年邁入黃金的第十屆,對於Asia for JESUS來說,是一個極具代表性的里程碑,許多同工跟著一同參與了好幾個年頭,進入全新的世代,前年開始在才品中安排藝人於晚會活動分享的晏信中牧師,在一次分享裡提到現在的影音、影像對孩子的影響力,已經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因此若要跟新的世代對話,我們需要使用這個世代的語言。今年的才藝教室除了特別邀請到世界街舞大賽得獎團隊TBC、富邦勇士隊…等豐富的師資外,更邀請到Sandy(吳姍儒)等藝人參與在晚會的節目中,與學員分享生命的價值與信仰的真實,配搭溫暖的戲劇及深刻的信息,期待這個專屬國、高中生的營會,能夠影響與得著更多的年青人!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41-43】

8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領袖觀點 | 戰士再起-除去華麗戰袍,重拾面對人生的勇氣與信心

有沒有一段時間,明明知道什麼事是對的、也知道該如何去解決,但倒頭來就是沒有力量達成,或著還被自己給搞砸了,總覺得做什麼都提不起勁,甚至註定失敗。今天,我想用列王紀下第五章,有一段關於驍勇善戰的將軍的故事,跟你分享如何讓自己重拾信心,勇敢面對未來。

3,4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台北復興堂 柳子駿牧師

去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擔任心理協談的工作,專門在協助許多人釐清生命問題,並找出力量解決。這些問題中,不外乎是感情交友、婚姻家庭、情緒困擾、親子衝突或生涯規劃等幾類,在這許多案主的生命故事中,最常聽到的一段經歷,往往就是:「本來明明就知道該怎麼做,但是最後就是沒有力量完成它,我是個失敗者。」

朋友,我不知道這會不會也是你曾經的故事,在過去的生命裡,有沒有一段時間,明明知道什麼事是對的、也知道該如何去解決,但倒頭來就是沒有力量達成,或著還被自己給搞砸了,總覺得做什麼都提不起勁,甚至註定失敗。今天,我想用列王紀下第五章,有一段關於驍勇善戰的將軍的故事,跟你分享如何讓自己重拾信心,勇敢面對未來。

乃縵大將軍是當時亞蘭王的手下大將,可說是眼前紅人,這位將軍的才勢、智慧、身手和兵法,我想肯定是當時的佼佼者,他為亞蘭人贏過無數場大小戰役,在人前可是擁有令人稱羨的官位,但聖經卻用「只是長了大痲瘋」來形容他。

多大的一個反差啊?!也就是他可以用戰袍遮住所有傷口,但回到家卻騙不了自己和周圍的家人。有很多人也同樣經歷這樣有苦難言的光景,在外面很風光,是校花或系籃帥哥,但私底下卻是個情緒常失控的人;也有很多人在職場是強勢的公司主管或上司,但在家裡卻是個失敗的丈夫或母親。同樣的,我們也身處在一個過度包裝的社會中,外表看到的都是繁華、時尚、購物、夜生活,但實際上卻隱藏著無數失序、崩壞的經濟和互信。

今天,從這個反差極大的乃縵將軍,如何重新再起的過程,一起學習三件事:

一、控制情緒,是神工作的開始。

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神的名。

王下五:10-11

當時以色列是亞蘭王的手下敗將,乃縵要不是因為久疾困擾,我想絕對不會去尋求一位戰敗國的先知來幫助他,又加上先知以利沙請他去約旦河裡沐浴七回,乃縵驕傲地覺得自己不堪受辱,一時忘了自己是來求醫的,竟然對以利沙生氣,並發怒離開。

其實我想,在河裡洗七次澡並沒有什麼魔力,全天下最能感動神的,就是人的自由意志降服在神的主權下。神一定知道,乃縵要面對的,一定不只是身上的白斑和膿瘡,更要面對的是生命及性格裡的惡 臭毒液。

看過太多人,想要高度,但沒有寬度;領導得了別人,但勒住不了自己的舌頭;在外面是個人見人愛的好人,在家裡卻是口出惡言的暴君。

如果想要被神用好用滿,一定先要學會控制脾氣,調整性格,才能真正得著全人的醫治。


二、不照你意,是神工作的法則。

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神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痲瘋。大馬色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裡沐浴不得潔淨嗎?於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

王下五:11-12

在這裡乃縵有三個非常有自信的把握,就是:
1.以利沙一定會出來見我。
2.以利沙一定會當著我的面求告耶和華。
3.以利沙一定會在我的患處搖手。

但最後結果,卻完全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個樣子!我們真的需要知道,神不照我們意思,祂才叫做「神」,我們以為現在最適合的,往往不是對我們將來最好的。

我在教會中有一個快七十歲的弟兄,我們為他們一家禱告了多年,但他卻一直遲遲不肯受洗,原因居然是擔心母親知道他信主會難過,想要等到九十幾歲的老母親過逝後再來受洗。但是誰都沒想到, 九十六歲的老母親,因著一間鄉下教會持續的關心,就在去年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不但比這位弟兄還先受洗,還催促我們弟兄快點受洗,成為了最好的助力。

「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林前二:9

不要總覺得神沒有聽你禱告,說不定,沒有照你禱告的成就,才是真正垂聽了你的禱告。


三、付上代價,讓神完成祂的計劃。

於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裡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王下五:14

約旦河主流位於撒馬利亞東方約50多公里,就算走到支流也需要20多公里。乃縵從亞蘭走到以利沙家,又從以利沙家走去約旦河,這段路正是考驗他的信心之旅,因為隨時都可以反悔回家,而沐浴七回,每一回都有可能半途而廢,不想再繼續。這 個將軍之所以最後能夠得醫治,是因為他堅持不放棄,戰勝了所有會讓他回頭的藉口。

今天想要告訴每一個年輕人,我們不是失敗者,更不是戰敗國,我們裡面其實住了一位比這世界更大的戰士,只不過惡者常用欺騙的伎倆要我們相信,我們不能了、我們無法成功了、我們達成不了目標 了。朋友,說不定,你只是要多一點對付自己的脾 氣個性、降服神的主權和計劃,並且克服懶散地付代價去跟隨,你會重新成為這時代的戰士,為主打美好的仗。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4-5】

3,4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