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名人案例

他是周巽光牧師和周巽正牧師減重成功的推手──肥胖症專科宋晏仁醫師。畢業於美國康乃爾大學免疫毒理學的宋晏仁,過去二十餘年來並非臨床醫生,而一直擔任政務與教育研究人員。直到十年前……

1,79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編輯室整理了四位各界的知名人士經歷,來窺探健康整全的秘訣。

宋晏仁

52歲決定當醫師,致力幫助病人「減藥」

他是周巽光牧師和周巽正牧師減重成功的推手──肥胖症專科宋晏仁醫師。

畢業於美國康乃爾大學免疫毒理學的宋晏仁,過去二十餘年來並非臨床醫生,而一直擔任政務與教育研究人員。直到十年前,某次參加和信醫院舉辦之醫療服務工作坊,受到無疆界醫師的行醫經驗大感動,宋晏仁當場宣示海外行醫是下半生的心之所嚮,加上家中父母年紀日漸衰弱,常常問他醫療資訊卻幫不上忙,慚愧家中他重回臨床的決心。

以宋晏仁的資歷,明明有錢多、壓力低一點的位置可以做,卻還是從住院醫生開始,每個人都覺得他傻了。說來諷刺的是,那時的宋晏仁雖然在新陳代謝科看診,自己卻是個十足的胖子,直到某次田徑老將紀政前來看診,啟發了他有效的往減肥之路大大前進。

原來紀政年過六十後,身體代謝變慢,血糖飆高,服用藥物時卻不斷有噁心感。宋晏仁便以醫學佐證,為紀政提出了「如果不吃藥,只有減重」的目標。其實該怎麼減起初也沒有答案,沒想到紀政發揮了運動員精神,還真的在3個月回診時,瘦了8公斤,糖化血色素大幅下降,檢測報告證實了減重對疾病的可能性與有效性!當健保規定一個科別最多開九種藥,有些病人被交代其他科別幫忙開,宋晏仁會說:「你根本不需要吃這顆藥,我幫你把藥拿掉。」宋晏仁最大的目標就是使病人不再倚靠藥物生活。例如治療糖尿病,他認為並非得拼命補充胰島素,強壓更多糖分到細胞裡,重點應在於「減醣」讓一島素不需要那麼多的劑量。

其實,當年的宋晏仁每年健康檢查結果出現紅字,就設法節食,但幾天後又故態復萌,曾跑健身房找教練尋求幫助,由於體重過重,膝蓋不夠力承受,竟在蹬腿時軟骨破裂,從此視為禁地。

他長期觀察減重者,九成以上都會復胖,過去他依臨床指引照本宣科,也沒哪個患者有真的認真減重成功。宋晏仁發現,普遍認為「少吃多動」的減重策略,問題就在於只偏重卡路里,但其實不同的食物組成,也對身體有不同的效益。一天2000大卡的「扣打」,果都光喝5杯可樂就超過了。宋晏仁運用專業和自己的身體上實驗,研發了一套211餐盤減重法,即蔬菜占一半份量,蛋白質和全穀類則各4分之1。如今宋晏仁也早已甩肉二十公斤,外貌和肢體動作都輕盈的不得了,還維持超過五年,沒有再復胖。

對宋晏仁而言,減重成功的原因除了飲食控制和運動之外,還有堅信「這真是可行的,而且聖經上說了,『我的身體是神的殿,怎麼能不保養顧惜?』」以前的宋晏仁很少照鏡子,因為總帶著不願意面對現實的老態,如今挺拔自信,步履輕盈。「要傾聽身體的聲音,如果讓身體懈怠,整天處於老態,就真的會越來越老。」宋晏仁說。

.

.

.

李智凱

從2016奧運落馬到取得2020奧運門票

還記得《翻滾吧!男孩》中的菜市場凱嗎?六歲開始就在和工作上班的媽媽一起賣菜並靠著他的體操動作吸引顧客注意。於2016入選里約奧運,成為2000雪梨奧運後,台灣第一位登上奧運殿堂的體操選手,以大量高難度的「湯瑪士迴旋」完成的鞍馬動作聞名。但李智凱從小在單純的環境成長,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克服一件事──怯場。

2014-2016里約奧運前,李智凱一直維持國內一條龍,國外一條蟲的狀態,也一次次打擊著自己的信心,每次在賽事現場都感到自顧不暇。 2016的里約奧運時,李智凱又因為內心的不穩定而落馬了:「從上台前我的腦海裡就一片空白,直到摔下來才醒來。」啟蒙教練林育信:「都帶你來國際殿堂,還克服不了你自己心裡的恐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投入那麼多,完全是沒有抗壓力沒辦法成功的」、「陪你出來玩(而已),我是不要啦。」後來李智凱在受訪時,有點難過地說:「我們也很想做到很好啊,很想表現阿,可是已經發生這種事,我們其實自己內心一定很難過,然後有時候林老師又在旁邊,唸一下講一下的時候,我心裡挫敗感其實很大。」

除了能力和技巧,心理素質絕對也是成事的關鍵因素之一。出國比賽就是要背負責任,還要面對高水準的各國選手及場邊的群眾,一旦心理恐懼,就容易失誤,無法展現自身實力,直到李智凱能夠掌握比賽的節奏。

教練林育信觀察到「他練習的態度認真,國際賽事上卻可能不夠靈活。」因此改變了李智凱訓練的模式。從被動給菜單改為自主練習,讓李智凱給自己開課表,自己去想哪些部分需要加強,再來找教練。而為了幫助他克服上場恐懼,林育信也找來全中心的人,在練習場邊觀看,模擬大賽的情景。李志凱則透過諮商,發現過去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一心想要贏某人,卻忘記在比賽場上,若「自己都沒做好,要拿甚麼跟人比?」幾經嘗試,慢慢找到穩定內心的方法,比賽前聽音樂,心情跟著節奏,能夠慢慢放下緊張,賽前10分鐘再開始回想動作組合,讓上場前的自己不再極度緊繃。「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式,我以前就是求祖宗保佑。」林育信說。

隨著一次次的國際實戰經驗累積,李智凱接連奪下世大運鞍馬金牌和亞運金牌、世體錦標銅牌,最近更在2020年東京奧運奪得台灣史上第一面奧運體操獎牌銀

.

.

.

小賈斯汀 Justin Drew Bieber

還記得多年前那位聲音稚嫩、青澀可愛的寶貝男孩嗎?在網路上發表音樂作品被發掘而爆紅的小賈斯汀,第一張專輯《我的全世界2.0 (My World)》,首次亮相,就於美國告示板熱門專輯200排行榜占據榜首,成為登陸該排行榜最為年輕的獨唱男歌手,刷新了1963年Stevie Wonder的紀錄。爆紅的小賈斯汀名利雙收,即使不斷推出新作品,唱作俱佳,在光十色的演藝圈獲得各種所想要的風光,年少得志難免為所欲為,身為公眾人物的他,縱使才華洋溢,私生活的亂象──召妓吸毒、濫用藥物、打架鬧事、飆車酒駕、種族歧視…生活過得非常糜爛。種種脫序行為和崩壞的價值觀,充斥在各大媒體新聞版面,美國社會大眾難以容忍到甚至發起連署,要求政府收回小賈斯汀的綠卡,驅逐他返回加拿大,形象到谷底。

後來,小賈斯汀被憂鬱症纏身,淡出演藝圈。2017年,所表現不佳的狀態被爆出是因為憂鬱症和萊姆病纏身折磨的關係,也導致那兩三年中他的表現狀態被誤解。所幸當他再次復出時,已受洗成為基督徒,並且向大眾為自己曾犯下的荒唐行為道歉。至今,他仍經常在社群上分享見證,表達信仰是如何幫助他脫離那些不堪、痛苦的過往,感謝上帝使他成為新造的人。2018年和美國模特兒海莉·鮑德溫訂婚,同年在教會結婚。除了公開表明信仰在雙方情感中幫助很大之外,朋友們也說小賈斯汀不同於過往,雖然仍然偶有低潮的時候,也都因為基督住在他裡面,能夠被正確的處理、面對。

2020年,小賈斯汀發布了他的個人紀錄片《Justin Bieber: Seasons》,首支預告開頭就出現了新聞畫面,正是小賈斯汀在 2017 年突然宣布「不來亞洲了!無預警取消所有巡演」的媒體報導,小賈斯汀透過紀錄片向粉絲告白他這些年缺席於歌壇的原因。透過小賈週邊的工作人員、友人到妻子海莉鮑德溫(Hailey Baldwin),這位男歌手將訴說當時他之所以決定要斷絕自己最愛的音樂事業,是因為他的身心靈都處於在非常艱難的狀態之下,他總感覺自己的軀體像空殼一般空虛,乃至他的如獲新生,能重振旗鼓的原因。

「我們需要反省過往,但不要讓昔日的羞恥,毀掉現在的你。」是今年七月,小賈斯汀在社群網站上寫下的體會。他再次反省過往,並鼓勵粉絲將生命交托上帝。

.

.

.

趙治德

說到藝術家型人格,生性浪漫、追由理想、想像力豐富,有些多愁善感、憂鬱…都很正常。約書亞樂團的團長趙治德,曾公開分享過他的心路歷程,這些特質在他創作路上都是「優點」,但在人際關係上卻反而成了「缺點」。

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父母的關愛沒有少,卻在小學低年級就因為自我形象差而失眠;在學校,不知道怎麼與同儕相處,主因他喜歡安靜和小眾的話題。看似享受孤僻,心裡還是感到孤獨。高中時沒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學校,失去了動力的趙治德,看不慣弟弟為何隔年可以考上,甚至跟父母請訴休學。還好,了無生趣的日子裡還有音樂陪伴。媽媽在趙治德小時候就發現其對音樂的敏銳,送他去山葉鋼琴學習,雖然不喜歡照本宣科的按譜練習,對音樂就是有另一份說不上來的熱情,「我的第一首創作是在考卷背面。」

敏感加上憂鬱的趙治德,也曾尋求心理學書籍的幫助,從中更多了解自己。第一次對信仰有實感,則在教會的營會中,原本做下決定,沒遇見神就要離開神,沒想到就被神觸摸,感覺生命開始有改變。高三那年加入敬拜團,原創詩歌比賽,全創作「在祢手中」被賞識,是正式製作的第一首歌,也大受教會界的歡迎。只是從自卑到驕傲,當時的自信是建立在別人的肯定之上。

後來對於創作為何要被改這件事感到很被冒犯,長期感到不被理解,最終決定退團。直到有天上帝對趙治德說了一句:「他不知道」意思是,人們的不理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樣會傷害到你。很多人沒有想那麼多,他們只是在做工作該做的事罷了。使趙治德從憂鬱中完全走出來,不再憂鬱。「我喜歡看心理學,但上帝對我說話更直接。」

對敏感的人來說,快樂不自然,憂鬱才是。現在的趙治德,認為全世界最棒的神蹟就是「我享受最普通的生活。就算交一首歌給公司被打回來,也是開心的。」

參考來源:

https://www.fiftyplus.com.tw/articles/14616 50+FiftyPlus

https://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4321&page=3 Chee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YftcZch1k&t=385s 台港調查

https://ct.org.tw/html/news/3-3.php?cat=11&article=1377453 基督教論壇報

https://www.juksy.com/ JUSKY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4%BE%E6%96%AF%E6%B1%80%C2%B7%E6%AF%94%E4%BC%AF  維基百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jpr-y4Oqg 真情部落格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22-25)

 

1,79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選擇笑著面對生命難關-吳瑋萍

吳瑋萍從小一直很健康,個性活潑,喜歡表演,甚具演員的天份,曾加入實驗劇團受訓與演出。11年前,突然的高燒不止,進醫院急診,毫無預警被宣判罹患「急性淋巴型白血病」,打亂了當時所有的計畫……

1,26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今年41歲,外表卻讓人直呼是大學生的吳瑋萍,神采奕奕地穿著白素T現身採訪現場。訪前短暫閒聊到,「光哥曾經讓我在這裡(Asia for JESUS)待過一陣子,那時候大病初癒,我在這幫忙打雜甚麼的。」吳瑋萍笑稱自己總喜歡追求好玩的事,不有趣就不會想做!曾任佳音電台主持,出版業兒童教案設計與編輯、台北靈糧堂實習傳道。

吳瑋萍從小一直很健康,個性活潑,喜歡表演,甚具演員的天份,曾加入實驗劇團受訓與演出。11年前,突然的高燒不止,進醫院急診,毫無預警被宣判罹患「急性淋巴型白血病」,打亂了當時所有的計畫。

個性好強的吳瑋萍,除了震驚之外,心中掛念著即將到來的非洲短宣之行,以及數個熱血的學生營會,一心期待著這個精采的暑假,在等待病房的過程中不斷用「小組長模式」對自己說:「沒事沒事的,不用怕!」

靠著諧星精神勇敢抗癌

診斷隔天,隨即開始了漫長的「化療之旅」,由於化學藥物的副作用,身體特別虛弱,也開始大量掉髮,原想倔強的避掉「剃髮」這關的吳瑋萍,到了最後關頭才妥協。「剃髮那天我終於承認了自己的情緒,向神狠狠地坦承所有的害怕,而在釋放情緒的過程裡,我感受神的同在與安慰,我知道祂會陪伴我。」那天吳瑋萍告訴自己:「就試試看吧,應該蠻好玩的。」

化療的過程需要有人在旁照料與攙扶,樂觀的瑋萍因不想讓「輪班」來的照護者擔心,常必須展現好的那一面,晚上實則難以入睡,「我跟神哭,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但每次悲傷之後,她都會重新再做一次決定,「想過之後,我覺得難過是一天,喜樂是一天,你一直悲傷,病症就會變好、變簡單嗎?那我不如開心一點。」

每天都要和針頭見面、施打藥劑的吳瑋萍,也不是說選擇樂觀就能樂觀,還好有一個愛鬧的妹妹,總想要逗姊姊開心。有時瑋萍病懨懨的,可能妹妹就拿著相機就湊過來:「我們來拍照吧~」瑋萍就會自然地打起精神面對鏡頭,或是在日常生活中見縫插針的搞笑,看到家人朋友開心,自己也快樂。有些人甚至是學生會問,「為什麼妳會生這個病?」她不隱藏心中的真實感受,跟他們承認治療真的很痛苦,但無論如何,都相信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是神看得起我,才允許這一切發生。」

(圖:瑋萍和妹妹佩錚,剃髮化療時的瑋萍)

誠實來到上帝面前,再一次相信祂

聊到抗癌中最難過的事,吳瑋萍說,治療過程中,有檢查出體內有兩對染色體天生沒有長好,要降低化療結束後復發的危險,最好的方法就是「骨髓移植」。在骨隨移植前,必須要接受高劑量的「殲滅化療」,婦產科醫生便詢問吳瑋萍的意願,評估要不要做「凍卵手術」,以後有意要懷孕的話就可以作為備案。沒想到檢查結果是生理機制早已在長期注射藥物的情況下被破壞,卵巢已經纖維化了,這意味著連取出卵子的機會都沒有了。瑋萍的心碎了,一直以來想要組織家庭,生養小孩的期盼就像被判了死刑,無法實現。

瑋萍對神生氣,也對醫生生氣:「為甚麼一開始不先凍卵再化療?」醫生只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保住性命是最要緊的事,只要人還活著,就有希望。當時的瑋萍也完全無法禱告,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才有辦法再次面對神,「才31歲就像個更年期的婦人,祢太不夠意思了吧!」之後也降服於這個結果,「即使無解,我還是願意選擇相信祢、跟隨祢。」她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且神絕對有祂美好的心意。

 

死裡復活,因為我好想…

說到最感恩的事,莫過於治療期間,最靠近死亡其中三個星期。那段時間瑋萍總是感到不明原因的缺氧,要不是無法入睡,就是陷入昏迷,醫院的底線是,再查不出來,遲早必須要氣切。有天晚上,瑋萍難過地一邊啜泣,一邊跟上帝禱告:「我想要繼續活著,想要繼續愛,想要看妹妹結婚,想要看她生孩子,想要……」願望許著許著,竟然就安然的睡著了。早上睜開眼發現自己還活著,甚感驚訝,醫生也竟然順利的找到原因和解藥。原來是因為化學藥劑導致瑋萍的身體過於「酸」,每天吞七顆小蘇打錠,兩三天之後就沒有再呼吸困難了。醫院的「夥伴」(醫生與護理人員)和所有朋友聽到瑋萍描述那晚的禱告,都覺得不可思議,照道理來說,被主接走還比較輕鬆,想要繼續活下去的想法根本就是一個奇蹟,感謝主順利化解了危機。

如今抗癌第11年的瑋萍,平靜的吐露內心的想法,現在雖然單身未婚,但有更多時間關懷學生,做想要做的事,也很幸福。視網膜因為被病毒刮花,目前的技術還沒能置換人工視網膜,但是她已經能和自己的身體共存,在身體可以負荷的範圍內鍛鍊自己,現在每天慢跑五公里,體力有很大的恢復。不再像過去年輕氣盛,健壯如牛時那樣逞強的做任何事,而是更重視顧惜與保養自己的身體。去年幫自己報名了三場馬拉松比賽,跑累了就用走的完成全程。跑步對瑋萍來說算是一種整理思緒的式,有調劑身心之效;也開始168斷食,身體指數變得更健康,外在和內在狀態都越來越好。「我很感恩,以前我喜歡的事,現在還可以做!」

(圖:參加馬拉松比賽的瑋萍)

讓心沉澱,笑看人生

看見妹妹在婚姻中育有一女,工作家庭兩頭燒,忙得團團轉,自己有餘裕能幫忙的時候,瑋萍也體會,每個人都不一樣,重點是你選擇如何看待你的人生。「現在的我比以前更能放寬心看待許多事,也更能夠讓自己『獨處,沉澱』;神也擴張了我的境界,讓我涉及的學生年齡層更廣了。以前帶學生偏好國中生,現在我可以和小學生分享聖經故事,也可以跟大學生聊天!自己也受到許多啟發。」採訪後隔天,瑋萍啟程一個人的「前往蘭嶼」避靜之旅。論靈魂體,瑋萍都處在一個相對穩定、喜樂的狀態,那些生命中種種看似苦澀的事件,使她蛻變成更加茁壯的生命,有許多人因這位女子的見證備受激勵、經歷蒙福。

 

瑋萍來到Asia for JESUS和我們分享他的生命故事。(攝影 / 剪接:Asia for JESUS影像團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19-21)

1,26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靈魂體 我都要緊緊依靠祢-胡曉菁

「我們被公司設定成清新健康美少女,但我私下根本是個不良少女…」,電話那頭的曉菁一語道破地說。媒體報導「因為不敵嘲笑而罹患憂鬱症與暴食症退團」,其實只是壓垮她的其中一根稻草……

1,13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1987年,台灣政府宣布解嚴,社會氛圍走向開放、經濟也更多成長,對市井小民來說,只要努力工作、揮灑汗水,即能擁有好品質的生活。飛碟唱片趁勢推出了清新健康少女組合-星星月亮太陽,<向清新的台灣說早安>、<我有自己的路走>等家喻戶曉的歌曲,曲風充滿著希望與朝氣,深受社會大眾喜愛。沒想到一年後,「星星」胡曉菁退團,唱片公司也接著宣布團體解散,團員各自單飛。這次我們邀請到「星星」胡曉菁接受我們的專訪,解剖自己像拼圖般,破碎後又一片一片拚湊起來的心路歷程。

「我們被公司設定成清新健康美少女,但我私下根本是個不良少女…」,電話那頭的曉菁一語道破地說。媒體報導「因為不敵嘲笑而罹患憂鬱症與暴食症退團」,其實只是壓垮她的其中一根稻草。當時身心靈的狀態非常不好的曉菁,即使看醫生吃藥,暫時壓制住症狀,還能憑著自身才幹轉至幕後工作,但生命根源的問題尚未處理,仍無法真正的發揮她的特質與優勢。

破碎與暴力的成長環境直到…

胡曉菁生長在暴力與破碎的家庭,即便身為第二代基督徒、家族曾經接待過宣教士,看似敬虔但事實卻與神相隔遙遠,生命也未曾經歷改變。曉菁坦言,自己小時候每週都去教會禮拜,對聖經故事很熟悉,卻和這位救贖主之間沒有真正的關係。她的父親出自軍人家庭,家境優渥,經常在外拈花惹草;母親雖顧家,卻多半用「打」來教養自己和妹妹,並總是對家庭十分節儉,對曉菁來說,人在家中卻不見得感受得到愛,反而經常看見母親的胳臂往外伸──為孤兒寡母慷慨奉獻、流淚禱告、探訪關懷。後來母親再嫁,從小照顧她的奶奶因為不捨,灌輸給胡曉菁錯誤的想法,加深了對父母親扭曲的認知。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父母他們不是不願意做一個好丈夫、好太太、好父親和好母親,只是他們無能為力,無法從神領受愛,更別說是用神的方式來愛人,因此對彼此造成傷害。」曉菁述說自己當年翹家、打架、多次被學校留級等荒誕的少女時代,後來就算因為有好歌喉和甜美的長相被唱片公司相中、組團、發行專輯,仍然無法掩藏她心靈的自卑。

(圖:胡曉菁,少女組合-星星月亮太陽形象照)

為了心裡有平安,算命、問卦等各種民間信仰曉菁都拜訪過,卻吸引到邪靈更多的攪擾。「那個狀態下,呈現出來比方說腳本寫忠孝東路,我講出來的卻是建國南路,偶爾凸槌還好,常常發生就不好了,也因此廠商越來越不敢跟我合作,」最嚴重的一次失誤,是在一次選美比賽上語無倫次的表現,當時已無經紀約的曉菁便正式告別了娛樂圈。

「神從來不挪移我的惡劣環境,反而藉著這些困難讓我明白,自己會有各種反應的背後原因。我必須向神禱告,求祂改變我,我心裡面才有力量,祂的寶血使我一天新似一天,有一個新的樣式。」那段流離失所的時光,上帝感動了一些牧者主動找上曉菁,並溫暖地給予關懷和陪伴,甚至帶領她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曉菁這才知道自已不只是憂鬱症纏身,還有很深的靈裡被邪靈綑綁的問題,必須靠屬靈的方式才能解決。這段期間她開始和神建立真實的關係,一步步回顧過去的事件,抽絲剝繭,一點一滴經歷蛻變。例如神給她心思意念,把過去在演藝圈的海報與紀念丟掉,在靈裡才真正告別娛樂圈。

從高收入的明星,到在基督教機構工作,每個月僅領一萬多元的薪水,曉菁的物欲調降到最低,沒想到褪去穿華服的簡單生活只是個開始。就像當時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神沒有讓他們直接進入迦南美地,而是允許他們待在曠野很長一段時間,在那裏沒有任何東西,唯獨可以倚靠神。

(圖:在台南恩典之家教會牧會的胡曉菁。)

時刻尋求主,靈裡得力量

進入神學院讀書的曉菁,每天早上醒來都有極度想死的念頭,必須在心中呼求耶穌的名,求主拯救自己,才有力量面對一天的生活。每天下課,別的神學生都是一家人或者有同伴一起用餐,曉菁總是自己一個人,無論在何處做何事,她常常唱一首詩歌「主領我,在青草地安歇在溪水旁,黃昏時主與我一路同行,牧場上主的羊都得飽足心快暢,我是主的羊。」從《我是主羊》這首詩歌中,感受神的陪伴。

「我後來才知道,我曾經參加了各樣的醫治特會,神沒有醫治我的原因,因為如果那時候祂醫治我,但我的內在生命沒有改變,我一定很快就回演藝圈了。演藝圈沒有不好,很多人被呼召進去,只是神對我有更上好的計畫。我奉勸所有人,對神凡事感恩,因為神永遠不會搞錯,祂的籌算高過我們。」曉菁堅定的說。

32歲那年,曾有一段短暫的婚姻,沒有準備當媽卻懷孕了。因著教會牧者的禱告、上帝的保守,女兒「郭主兒」順利出生,但曉菁平時的生活忙碌不已,靈魂體仍經常在崩潰(burn out)邊緣徘徊。

某一次晚天,曉菁以工作勞累為由,將女兒託給會友照顧。精疲力竭回到家後,曉菁又燃起了想死的念頭,沒想到腦海冒出一句話:「主兒怎麼辦?」霎時體會「帶孩子自殺的父母的心情」,不是不愛孩子,而是太愛了,不願他們留在世上受苦。這時候教會牧師打來及時的電話:「不管怎樣,妳明天爬也要爬來教會!」隔天曉菁就乖乖坐計程車去教會,疲累的她在聚會中「俯伏」,牧師讓教會的弟兄姊妹圍繞著曉菁唱《因祂活著》。那天以後,曉菁就好像被充飽氣的氣球一樣,經歷死裡復活的大能。「我有比過去更聰明的頭腦,更清醒的邏輯去鋪排該做的事,我創業,做到有別的公司請我去接手他們的高階管理職。直到神給我下個階段的任務──辭去台北的工作,到台南服事需要的人。」

(圖:胡曉菁邀請到電影《盲人律師》導演到遠東科大分享。)

訪問的最後我們詢問「妳的靈魂,因著神不斷被更新,那身體和精神的狀況都好嗎?」曉菁說自己過去只要運動的念頭一發出,前腳剛起步,後腳就會聽見仇敵魔鬼的嘲笑,「我只能呼求耶穌的名幫助我。現在我是跑步、游泳交替,我的體能比很多同齡的人都好,不累不喘,因為我持續鍛鍊身體,才能健康的與神同行更遠更久。」

註:目前定居台南的胡曉菁,是「恩典之家」教會的主任傳道,並擔任遠東科技大學管理暨設計學院的副院長、流行音樂產業管理學系系主任,善用自己的恩賜(領導思維),連結南北資源,教授學生在流行產業界,公關行銷與管理等理論與實務經驗。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16-18)

1,13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靈魂體整全興盛的秘訣:禱告-韓泰鉉

因著對華人的負擔,他曾至中國服事13年,又再前往日本北海道、韓國首爾、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與城市宣教,20幾年不間斷,而神的帶領沒有停止。

1,9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現任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副院長的韓泰鉉牧師,畢業於英國三一神學院,並擁有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神學碩士及中國華東師範大學心理系博士學位,宣教足跡遍步歐洲、蘇俄、亞洲(中、港、台、日)及非洲,擁有30多年豐富的教牧經驗。

韓牧師來自韓國千年古都-清州,他有位熱愛禱告的母親,從小每個週末媽媽都會帶他去教會,信仰對他來說,比較像是無須選擇的理所當然。初次遇見神是在國一,在一場退休會中牧師講到:「耶穌為你死」的信息,他當場大受感動。那晚,他獨自漫步在結冰的漢江上思想信息,竟不自覺的雙膝跪下望著天空,由心發出:「神我相信祢,我要一生為祢而活!」

此後,他對神的話語開始有極大的渴慕,天天帶著聖經去學校,有空就讀。選大學科系時,他的心中冒出一個很特別的意念:「希望我死的時候可以很快樂,不後悔。」他明白自己賺再多的錢,也不會真正的快樂,便毅然決然選了低於自己分數非常多,且非以自身利益為優先考量的特殊教育學系,跌破眾人的眼鏡。

出身長老教會的他,在某一天領聖餐時竟然領受到「方言」的恩賜,之後在禱告山也經歷聖靈更多的澆灌。韓牧師逐步被神擴張,開始國度性的服事,先是加入萬國敬拜讚美團隊,並連續多年參與海外宣教,大學畢業後曾被派至香港服事當地的教會。後來他前往英國三一神學院讀書並拿到神學碩士,當時教授看他的論文寫得不錯,鼓勵他繼續深造攻讀博士學位,未來可以在大專院校講授神學,但經過禱告和印證,他確定這是進入全職宣教禾場的時刻了。

因著對華人的負擔,他曾至中國服事13年,又再前往日本北海道、韓國首爾、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與城市宣教,20幾年不間斷,而神的帶領沒有停止。「有一天我接到電話,是一位正在韓國服事的台灣籍牧者突然中風,迫切需要當地懂中文的牧者支援翻譯等工作,我就去協助他。感謝主,後來這位牧者得痊癒,也回到台灣。就在一次我到台灣看望他的時候,周神助牧師輾轉得知了我的事,便與我見面,並邀請我到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下稱生培)擔任老師。」

「以前我不知道,後來才發現原來我這麼喜歡台灣。」韓牧師喜歡台灣的山和溫泉(韓國沒有),喜歡可以每天和生培的學生見面,想要投入一切來了解、幫助他們,如今已邁入第六年。「原來過去三十年的時間,神都一直在預備我。現在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光。」韓牧師提到自己在大三(1989年)時曾來過台灣,記憶中曾為一位皮膚黑黑的男生禱告過,「他緊抓住我的手,好像希望我可以再繼續為他禱告,這個感覺到現在都還在。」

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使我們得恢復

談到靈、魂、體的時候,韓牧師認為就必須要提到「罪」。「罪是最大的問題,罪使我們與神隔絕,耶穌來就是要處理罪的問題。」當我們犯罪了,身體、靈魂的痛苦也會隨之而來越來越明顯。靈魂體是不可分離的,身體受影響,魂也受影響,當然靈也會(與神的關係疏遠),而不信耶穌的人就是跟神斷絕(沒有關係)了。因著耶穌基督的恩典,我們可以斷開罪的綑綁,得潔淨、得恢復、得自由,靈魂體的問題也會被超自然的解決。

對韓牧師來說,保持靈魂體全然健康最重要的祕訣,在於每天早晨單獨來到主的面前與祂見面、讀經、禱告,「這是我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刻。與祂對齊、讓祂帶領、得到祂的祝福,不論是上班、服事還是和家人在一起,都有喜樂和力量。」在面對壓力,覺得有重擔的時候,牧師表示其實他跟大家一樣,也會甚麼都不想做,「但我知道我需要禱告,禱告使我的靈魂體被恢復。」

談到身體健康,要怎麼照顧自己呢?韓牧師表示:「我每週會去陽明山兩次,邊走路邊禱告。有時候時間上無法就去家後的小山。有時候我禁食禱告,有時候我會騎摩托車到很遠的地方,趁天還未亮4-5點的時候就啟程,看風景,爬山,也邊禱告,這使我身心靈都有被恢復的感覺。」

當聊到生活中有沒有特別困難的事?韓牧師坦言服事神三十年來,在中國的困難和攻擊比較大,另外隨著孩子陸續出生(韓牧師有五個孩子),需要尿布和奶粉,在財務方面的缺乏就感到特別擔憂和壓力。「其實有一年我就暫停了服事,去一間公司工作,後來還是回來全時間服事了。」

學生眼中的韓爸

在生培,有學生曾形容:「韓牧師是我見過最像耶穌的人!」有人則說:「光是看到韓爸走過來,被問一句:『你最近好嗎?』我眼淚就不受控的流下來了…」讓人好奇韓牧師的身上有甚麼恩膏,還是哪裡來的細膩觀察,總能察覺人的需要?韓牧師以腓力比書二章回應:「我們要學習耶穌的樣式,其中最重要的是『謙卑』。」縱使神創造宇宙萬物,坐在至高寶座,仍然放下身段地位、道成肉身,用最卑微的方式為我們而死。「我一直默想這段經文,在面對人生的抉擇時就變得很勇敢,我不要選擇最高的,我要跟人站在一起。」

韓牧師說:「和人在一起是很開心的事。每每帶著妻子和孩子到一個國家,就是再一次的歸零重來。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但我選擇放下自己,神就開始帶領。」他表示,「看見兄弟姊妹的痛苦、眼淚、傷害,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從聖靈來的感動,從神而來的愛像泉源湧出就會想要關心他們。看到很多人的生命被改變、恢復,我相信都是因為耶穌的愛。」

Asia for JESUS前往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採訪韓牧師。(攝影 / 剪接:Asia for JESUS影像團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13-15)

 

1,9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整全人生──前言

即使我們不完全,但仍然透過教導、資源,以及我們個人和神的關係,幫助我們越來越健康,人們也更能看見這個信仰所帶來的美好,成為真活石啊!

1,27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當我們經歷重生,體會耶穌無盡的愛和拯救,之後呢?有些人可能因為覺得自己拿到通往天堂的門票,就把耶穌放一邊,繼續過他的生活;也有另一些人,積極投入「服事」,成為生活中最優先、最多心力付出的事。我認為自己屬於後者,一開始因為在教會感到被愛,還能夠盡自己的恩賜才幹,回饋給神和人們而感到很充實,很喜樂!但時日久了,開始覺得自己似乎不再享受其中了?

例如:有些活動跟教會的常態活動撞期時,好像都只能犧牲;工作忙碌疲累,好不容易的週末假期,服事卻不能停;教會發起的出遊活動,其實只是變相在外地服事……久而久之,覺得自己最初的熱情慢慢被消磨掉,「難道這就是一個基督徒的生活樣貌?人生再也不自由了嗎?」 觀察到那些信主後生命得救,但沒有那麼「委身」在教會的人反而還比較快樂,因為他們不會有「自由人生」、「做自己」的罪惡感!

記得有一天晚上,一個人在房間敬拜時,突然好像聽見天父小聲卻溫柔地說:「你都沒有來親近我。」我還覺得莫名其妙,當時在有一份全職工作情況下,仍參加每週五天的晨禱;每週一晚上聖經學院的課程;每週三晚上的禱告殿聚集;週五晚上則有教會的禱告會(每個月還有一次半宵禱告會);每週六下午的國中小組,晚上的門徒訓練;更別說是每週日的服事,早上7點報到準備,聚會後和大專小組聚會。對了,還有每月一次的青年轉化禱告會、逢年過節舉辦Big day、跨年的兩天一夜退休會以及各種不定期的探訪活動。不是想要抱怨,但漸漸地開始覺得,我是在滿足教會牧者的期待,外人看我們教會的年輕人都說好興旺好棒!自己卻是不敢反應其實有點消化不了了。

「我不懂,甚麼叫做沒有親近祢?」神沒有回應,安靜下來思想,才明白神的意思,我雖然人在教會,或者我手在做著教會的事,我的心卻不在祂身上,那就沒有跟神有親密的關係呀,我有多久沒有跟神好好聊聊天了?那是我第一次深刻體會到屬靈的健康,不單單是按照教會的進度一天十章聖經,或是參加了多少的聚會、接了多少的服事就是屬靈或愛神了,其實神更在意的是我們有沒有真實的「與祂連結」。而那也不一定要在甚麼特定的地點或方法,只要你的心對神保持敞開,有可能是洗澡或是通勤的時候,都會有所領受或是產生對話。

後來,到了新的工作職場,也就是Asia for JESUS啦,發現這裡的人愛神的心不一定比較少,卻更加地真實、坦然,即使是不那麼「火熱」的一面,跟以前的感覺很不一樣。在這裡的同工不會硬著頭皮,像角落生物一樣總是暗自埋怨、跟神訴苦,再ㄍㄧㄥ著繼續做;或是直到超乎體力和心理負擔時,一次burn out。我想,這樣「敢承認」的自由,也是天國文化和健康生命的表現之一吧!雖然我無法表達完全,但神總透過各樣的事物互相效力。後來我們舉辦了「情感整全特會」,當中有很多關於「魂」的層面的分享,解開更多心中的結,或者更明白原來有些悶的感覺,很正常,也有可以被處理和解決的辦法,好像漸漸能抓到訣竅,內心很感謝神讓我們可以學習除了「屬靈」以外的知識,並且透過不斷地領受、承載、傳遞出美好的健康生命。對於從前,我相信沒有白走,因為在那段日子我其實也有非常多的收穫和經歷,對意志力不足的我來說,能走過那段日也挺不可思議,感謝牧者、同伴、天父的包容和一再的原諒。

即使我們不完全,但仍然透過教導、資源,以及我們個人和神的關係,幫助我們越來越健康,人們也更能看見這個信仰所帶來的美好,成為真活石啊!而上帝創造你我有靈、有魂、有體,肯定有祂美好的心意。

你是由靈、魂、體所組成的人類

這次亞洲復興誌的封面故事,就是要來談,一個整全的基督生活,會是甚麼樣子?意思是,你不只有靈需要被照顧而已。

如果錯誤診斷了,會生出錯誤的解決辦法,甚至把雪球越滾越大。舉例,有一個人感覺很累、很絕望。於是他決定整夜通宵禱告,求主把這個感覺拿走。問題沒有解決,反而感到更累。於是換成禁食,幾天之後,卻覺得人生又更絕望了。有人對他說:「那不然你加入敬拜小組、和肢體一起禁食會更有力量,直到有所突破。」如果真的是禱告不夠,你的禱告會有用的,但如果你是身體健康出狀況,只會感覺越來越糟。

靈:與神連結的部分(信心、盼望、真理、敬拜、禱告)

魂:意志思想、情感、連結感(自我的對話、如何消化資訊、冒險、藝術,會讓魂甦醒)

身體:生理需求(食物、水、運動、住所、睡眠等)

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副院長韓泰炫牧師,研究聖經長達二十多年,他說靈、魂、體很難分割,也無法分割,只是由不同角度看一個完整的人。

靈是與神的連結關係。不在乎神怎麼想的人,憑自己的魂與體行事,與神的關係卻非常薄弱,外在看來也許健康,卻不討神喜悅。有些品行、為人各方面都很好的信徒,卻可能長期或甚至從來沒有真正遇見神,廣義上來說就「不太屬靈」。靈也和環境有關,例如在充滿偶像崇拜、暴力傾向的家庭長大,空氣中肉眼看不見,卻一直在進行的「屬靈界的氛圍」會對人產生直接的影響,就是這麼真實。

伯特利教會的傑森·韋羅頓(Jason Vallotton)牧師則說,他曾經數算過自己有30-40個的靈魂需要,只要當其中的2、3個沒有被滿足,便會覺得不對勁。比如說,有一次他去超市買東西 ,一進門就瞥見一名穿著清涼的漂亮女子,「她讓我眼睛一亮!」當下他開始與自己對話:你需要甚麼?想要跟她上床嗎?不,我昨天才跟妻子有親密關係,所以並不是,我只是渴望「冒險的感覺」。尤其是過去一整個禮拜,都在不停的開會之後。所以「當天回家,我就馬上安排要去釣魚的時間!」

「體」的重要性,你看聖經就可以發現,耶穌被釘上十字架所經歷的過程有多痛苦所代表的意義,就會知道肉體是也是很實際、不可忽視的。

Asia for JESUS執行長周巽光牧師在這過去這兩年身體力行「健康」的生活目標,成功減重,這兩年甚至在他的信息中也傳講了許多與飲食、代謝、健康免疫力的內容。你知道這些也都和屬靈層面有關嗎?巽光牧師認為,被上帝精心創造的你和我,都有神所設定的機制在身體裡運作,神也要教導我們如何保養顧惜我們的身體,教導我們基督的身體(教會)得以健康的秘訣,幫助屬靈的生命更健康並長大成熟。

教會裡有同工才不過半百,就因著糖尿病而需要洗腎;有同工因為不理會血糖,退休後神經病變、全身疼痛;有同工因血糖破壞了他腦部的血管,得了巴金森症;有牧師不理會健檢報告,後來中風。其實很多原本都是可以預防的。但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何4:6)

接下來我們將跟你分享一些人的故事和他們所經歷的突破;同時,你可以練習從「自我察覺」開始,平常也可以持續檢視,早上醒來感覺怎麼樣?睡前感覺怎麼樣?甚至可以設定鬧鐘,以免忘記,趁這些「問題」還未長大時,就趕緊處裡,期盼你我都能察覺出我們裡面的光景,並找到對的來源充電!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9期P8-12)

1,27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