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智慧的合夥關係

當你願意連結於神,就可以盡情發揮祂放在你裡面的熱情,負擔、夢想跟感動,除去一切恐懼跟不安,並永遠記住:神定意要你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1,6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執行長周巽光牧師

編輯整理: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編輯部

Kris Vallotton牧師曾說:「我們知道沒有耶穌,什麼都不能做。但問題是有祂,我們也沒做什麼。」

耶穌說信祂的人要做比他更大的事情,舉凡醫病、趕鬼、行神蹟奇事、釋放天國大能,大多基督徒有好的神學與教導,卻沒有將神允許跟授權給我們的權柄與能力付諸行動。一方面是我們裡面的膽怯跟不安全感,另一方面仇敵魔鬼也會盡可能打壓我們,使我們覺得自己不夠格。

耶穌所展現的允許文化,結合了天國的尊榮、恩典、寬廣與安息,這個文化的根基在於:神信任你。祂對你的信任勝過你信任你自己。

「天國又像一個人要出外遠行,就叫自己的僕人來,把產業交給他們。他按照各人的才幹,一個給三萬個銀幣,一個給一萬二千個銀幣,一個給六千個銀幣,然後就遠行去了。…過了很久,那些僕人的主人回來了,要和他們算帳。」(馬太福音25:14-15、19)

Photo by fauxels on Pixel.

經文關鍵在於「過了很久」,表示主人沒有在僕人身邊一直盯著他們看,而是允許他們自由的去運用他們所被賦予的。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他叫了自己的十個僕人來,給他們一千銀幣,說:你們拿去作生意,等到我回來。」(路加福音19:13)主人並沒有說要做什麼生意,也沒有說他什麼時候會回來,緊接著15節:「他得了王位回來,就吩咐把那些領了錢的僕人召來,要知道他們作生意賺了多少。」

你覺得神是micro-manage(微觀管理),還是macro manage(宏觀管理)?

微觀管理者是透過對被管理者的密切觀察跟操控,使被管理者達成管理者所指定的工作,身為領袖,你期待看見你帶領的人感到釋放,被信任,可以勇敢做夢跟嘗試,還是總是戰戰兢兢,害怕犯錯。

允許文化使人可以做偉大的夢,讓他們去試,讓我們去成全,一起看神如何完成祂放在每個人生命當中不同的使命跟旨意。

允許文化的六大原則

一、神不會允許我們牴觸祂的屬性跟真理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因為你忘掉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記你的子孫。」(何西阿書4:6)

如果我們不認識神的真理、不知道祂的法則與秩序,就如同拒絕了神,因此用心讀經靈修,裝備自己,對我們的生命而言非常重要。

二、教會的異象在個人夢想之前

每當有人願意委身在教會,並衷心於團隊的異象,即便他們還不夠成熟、能力不足,仍要選擇成全跟相信他們,因為他們的夢想非但不會造成分裂,還會強化全體的目的。

成全他人是值得冒險的,因為人在被成全後,所能提升的高度,總是遠超過我們原先所抱有的期待,甚至有些人就是需要先被他人信任,他們便能發揮自己真正的潛能。

三、一個人什麼都還沒有做之前,要先予以信任。

耶穌在門徒還沒有任何表現,也沒有實際演練過的前提下,就將傳福音、行神蹟奇事、帶下天國等重責大任託付在他們手中。

四、不要隨便懷疑

充分的溝通,彼此坦承,勇敢的面質,除非有明確的證據,不然總要相信人,從信任同工的思維來生活,而不是從不信任的角度來管理。即便事後證明同工做錯,也要藉由相信他們已經誠心悔改,給予對方成長跟改變的空間。

五、用對對方最有益的方式進行管教,而不是思考如何為自己保全面子

神說,我所愛的我必管教,管教的用意,並不是為了讓自己覺得好過,或是抒發裡面的情緒,又或者要伸張正義。管教時必須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什麼樣的修剪是適合他的,管教完後也不要再計算人的惡,要忘記背後,對他們的未來充滿盼望。

六、責任可以自由下放,權柄則需要謹慎評估

只要人願意,都可以加入到團隊中、可以交派責任給他,讓所有人一起承擔神家中的責任。但領袖的權柄是需要經過考驗跟證明的。

我們是神的商業夥伴

每一件事情都有它的風險,但我們的道路絕對不會比神的道路好,伯特利教會說過一句話,意思是:「耶穌的文化能夠帶出彼得,也能夠帶出猶大。」如果為了提防猶大,而不用天國的方式,那我們不僅帶不出彼得,更不會給保羅機會。如果我們沒有先相信,成全那些不配的人,就不可能經歷到神所渴望的結果,你需要冒這個險,這就是天國文化。

過去教會不斷專注在人的敗壞跟軟弱,這一類的教導已經深根在我們的世界中,連同我們都是這樣看待自己,但神信任你是因為你的身分,因著耶穌基督為我們所成就的,每當天父看著我們,他看見的是在我們裡面的耶穌。

神擁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他要做什麼不需要經過你我的同意,然而這位神卻非常看重我們的參與,邀請我們一起與祂同工,成為祂的商業夥伴。

多數基督徒可以接受神想要與我們同工,卻不明白神也願意與我們的想法同工,我們認為與神同工,就是要做神要做的事,我的想法不重要,但這個信念大大侷限了我們對神的看見。

隨著孩子的成長,會逐漸發展出自己強烈的渴望,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這原本就是健康正常的過程,屬靈生命的成長,跟與天父的關係也是如此。基督徒卻總把與神美好的關係,跟神是良善天父的體驗,轉變成獨裁統治,好像祂是一位專制的父親,試圖控制我們的一舉一動,這是對全然降服的誤解。

神掌權卻不掌控,因為控制別人的需要跟慾望,是來自於恐懼。但愛既完全,就除去所有的懼怕,而愛就是神。恐懼不是天國的貨幣,更不是神的屬性,把我們與神綁在一起的,不是恐懼,而是愛與信任。

Photo by Ann H on Canva.

兩個與神同工的故事

約書亞

「耶利哥的城門因以色列人就關得嚴緊,無人出入。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約書亞記6:1-5)

神給約書亞指示告訴他,要如何攻打耶利哥城,接著看約書亞是怎麼跟以色列人說:「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不可呼喊,不可出聲,連一句話也不可出你們的口,等到我吩咐你們呼喊的日子,那時才可以呼喊。」(約書亞記6:10)

約書亞要百姓不作聲,是出自於自己的想法,因為他親眼見證了以色列人最後一次開口說話的結果,就是沒有辦法進入迦南地,回到曠野四十年。所以他明白神的原則,知道口舌是有權柄的,生死在舌頭的全下,一旦以色列人在過程中抱怨,或說出膽怯、負面的話,他們在打的這一場屬靈的仗就會受到影響,所以他貢獻了自己的想法來為整件事效力,神也大大的祝福他。

約沙法王

當三國聯軍要攻打以色列人,約沙法王禁食三天,神透過先知對他說:「猶大眾人、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約沙法王,你們請聽。耶和華對你們如此說: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明日你們要下去迎敵,他們是從洗斯坡上來,你們必在耶魯伊勒曠野前的谷口遇見他們。猶大和耶路撒冷人哪,這次你們不要爭戰,要擺陣站著,看耶和華為你們施行拯救。不要恐懼,也不要驚惶。明日當出去迎敵,因為耶和華與你們同在。」(歷代志下20:15-17)

「次日清早,眾人起來往提哥亞的曠野去。出去的時候,約沙法站著說: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要聽我說:信耶和華你們的神就必立穩;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約沙法既與民商議了,就設立歌唱的人,頌讚耶和華,使他們穿上聖潔的禮服,走在軍前讚美耶和華說:當稱謝耶和華,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眾人方唱歌讚美的時候,耶和華就派伏兵擊殺那來攻擊猶大人的亞捫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他們就被打敗了。」(歷代志下20:20-22)

神允許他們什麼都不必做,也能爭戰得勝,他們卻選擇在敵人的面前,以讚美來高舉神,活出君尊祭司的身分。

關鍵在於「活出你的身份」,我們每個人在基督裡都是獨一無二的,以色列百姓知道他們是君尊的祭司,跟其他國家的人不一樣,他們有萬軍之耶和華,於是當他們讚美敬拜,神就顯現在他們中間。

生命方程式:神現在說什麼(僕人)+我的身分(神兒女)+祂的原則(成熟的兒子)=神成功的商業夥伴!

「你們若常在我裡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約翰福音15:7)

你們若住在我的裡面,我的話也留在你的裡面,這是全然降服;無論你們想要什麼,祈求,我就給你們成就,這是什麼允許文化。當你全然降服,你就會被神的屬性跟原則影響,而當你被影響,身為神兒女的自由就會彰顯,你與神的關係不再是出於恐懼,而是被愛驅使,你就能以勇敢跟信心去實現激盪在你內心的渴望跟想法。

當你願意連結於神,就可以盡情發揮祂放在你裡面的熱情,負擔、夢想跟感動,除去一切恐懼跟不安,並永遠記住:神定意要你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Photo by Designecologist on Pixel.

 

1,64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成全文化先修課:跳脫內心的不安全感

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我們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系統,因此當我們想要成全,往往卻創造出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1,5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 | 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周巽正牧師

常看見各領域傑出、偉大的人信主後在教會聚會。不過我也在思考:為什麼教會無法孕育改變世界的人。

每週我們有兩小時的聚會,加上小組聚集,難道這樣就能塑造偉大的領袖嗎?在聖經中,談到五重執事最終的目的,就是裝備聖徒,各盡其職。那麼,要如營造成全的文化?如何實際裝備每個人走在自己的呼召?

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我們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系統,因此當我們想要成全,往往卻創造出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成全的文化從心開始

成全的文化是從心裡塑造。如果你沒辦法相信自己是偉大的,就沒辦法相信別人是偉大的,以至周遭人的偉大會威脅到你的不安全感。以弗所書第二章18-19節:「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這樣,你們不再做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在我們還沒來到父面前時,都是外人和客旅,充滿孤兒的靈。大多時候,若是沒有處理孤兒的心,在成全的過程中,你會漸漸開始掌控、打壓要成全的對象,因為對方逐漸威脅到你。

這種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華人甚至有「留一手」文化,深怕傾囊相授後,對方就會把自己撇在一邊,形成不安全感。然而,使徒性教會要帶出來的,就是讓我們因著主耶穌基督被聖靈所感,一同來到父面前,因為只有父才能幫助我們脫離客旅和外人的思維。

在神的家中,我們想要也希望能成全人。但是大家需要明白的是,你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Photo by Bruce Mars on unsplash
不正確的成全就會淪為掌控和壓制

我們需要了解這種外人和客旅的心態。當你沒有成全他人時,他們就是外人和客旅,不過,當你邀請人們進入你的圈子,代表:我們想要在這家中賦予你權力。你猜怎麼樣?身為一個領袖,你開始感覺到威脅和不安全感,這種感覺反而讓你覺得自己是個圈外人。如果我們的成全是客旅和外人心態的成全,到頭來就是掌控、壓制,就是不成全;破壞我們口裡想要營造的文化,因為這個文化從來沒有發生過。

經歷天父的愛,無法立刻就能跳脫客旅和外人的思維。我有三個孩子:Abby、Zack和Riley,這三個孩子都能來到我的面前。但是他們之間還是有比較和競爭,也希望能得到父母的注意力,我最小的孩子Riley總是想盡辦法藉著打哥哥姊姊的小報告來獲得注意力。他讓我想起幼年的自己,從小在團體當中,身為年紀最小的我也總是做一些讓自己獲得關注的事情,因為我不只希望能成為大家的一份子,我更希望成為團體最核心的人、最高層的人物,這就是真實的情況。

選擇成為你願意成為的人,就是一次次訓練品格的機會

很多人知道我的使命宣言,不論是夢想管理者,很渴望成全他人(empower others to be powerful),可是當我成全他人時,我最先遇見的挑戰就是自己的心。如果要建立成全的文化,我們首先就要面對外人和客旅思維所造成的不安全感。因為當你感受到威脅時,你會變成連自己也不認識的人,在不知不覺中,透過一些言語,小動作表達出來。因為在成全的過程,你也很在意自己,在意這份尊榮該歸給誰。

神真的教導我,人們或許不會記得某些你說過的話,但他們永遠會記得你讓他們有什麼感覺,而這一切都關乎我們的心。

在面對心裡的掙扎時,我們需要選擇不跟著自己的感覺——就是那些嫉妒、論斷的聲音。這就是天國文化的核心信念,我們的人生應該要是原則導向,如果我們的人生是情感導向,就會活在軟弱的光景中。因此當我們選擇面對這個問題,就是訓練品格的機會。在自己心裡不想要,卻做正確的選擇,就是塑造品格的肌肉。其實掙扎的感覺不會馬上離開,但就像重量訓練一樣,在多次的拉扯下,你學會「選擇」成為你願意成為的人。

我開始了解到,神真的教導我,人們或許不會記得某些你說過的話,但他們永遠會記得你讓他們有什麼感覺。你可以說一些恰當的話,例如「我愛你」、「這真是太棒了」、「去吧」等等。但還有更深層的,一切都關乎於我們的心。我們可以聲稱人們配得,但當你真的走過,你會發現這真的會考驗你的心,唯有通過這個考驗才能鍛鍊我們的品格。

如果我們的心態不調整,成全只不過是一個口號,使徒性教會也淪為隨口說說。

使徒行傳繼續進行,我們卻再也沒聽到關於巴拿巴的故事。然而我希望教會能成為巴拿巴的家。當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會為他的身份而慶賀。

Photo by Adria Crehuet on unsplash.
保羅寫新約,巴拿巴興起大能領袖

在使徒行傳中有個名叫巴拿巴的使徒,他的真名應該是約瑟,但是大家稱他為巴拿巴,意思是勸慰子。他是個能鼓勵人進入命定的人。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看見保羅有突破性的翻轉,他了解自己先知性的命定,並嘗試藉著與其他使徒連結讓自己的命定成真,然而卻都被拒絕。

聖經記載,只有巴拿巴相信保羅。他為保羅擔保,讓保羅能與使徒連結。從使徒行傳第九章到第十三章,聖經多次提到巴拿巴和掃羅,就好像巴拿巴帶領、投資掃羅。之後,神開始在保羅身上工作,保羅開始長大成熟,變得更有恩膏,恩寵甚至也比巴拿巴更多。這時,聖經開始改變提及兩人的順序,從「巴拿巴和保羅」轉變為「保羅和巴拿巴」。對很多人來說,誰的名字在前面很重要,不過巴拿巴完全可以接受,甚至開心地慶賀保羅的成功。

當兩人要回去造訪他們首次建造的教會時。巴拿巴提議邀請自己的親戚——馬可同行,然而在先前的旅程,馬可中途悖逆,保羅並不想再給馬可機會,而這見事件對兩人來說是很大的衝突。巴拿巴想再給馬可一次機會,帶著馬可同行,然而保羅卻不願意。

使徒行傳繼續進行,因為作者路加跟著保羅走,我們也就再也沒聽到關於巴拿巴的故事。但我們能看到的是,巴拿巴相信馬可所帶來的影響。即便在馬可重大失敗後,他持續支持馬可。在保羅生命的最後這樣說:「把馬可帶到我這裡來,他對事工有益。」保羅寫了三分之一的新約,馬可則寫了馬可福音,巴拿巴沒有在新約寫下任何一個章節,但是他興起大能的領袖。

Photo by Kal Visuals on usplash.

我希望教會能夠成為巴拿巴的家。當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會為他的身份而慶賀。當我們開始相信他們,投資他們,我們已經對付自己的心;當神的手和恩寵臨到他們的生命,我們不會介意誰的名字在前面。

我邀請你把心向神敞開,求神幫助我們面對內心的問題,幫助我們解決孤兒的心所帶來的不安全感,解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那種感覺讓我們對抗我們口裡所宣告、相信和投資的一切。我們承認自己仍舊在意誰得到最多的關注,仍舊在意誰的名字在前面。「主,但是我們選擇不要貶低人,我們選擇仍然相信人,選擇投資,成全人。主幫助我們鍛鍊自己的品格,幫助我們面對嫉妒和不安全感。主,感謝你的恩典和憐憫,奉耶穌的名禱告,阿門。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26-29,2017.8;再次編輯於2023.4】

 

1,5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 | 英雄跟我們想的不同 The Apostolic Traits

倘若我們要成為”Heart after God’s”的人,我們的心要緊緊地跟隨主,但最近當我重讀這段經節時,我發現經文下半部「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更深刻的打中我的心。

6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分享 | 連加恩醫生

編輯整理 | 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過去我曾提醒自己:「現在你因為做很多善事而得到很多鼓勵、肯定、掌聲、宣傳……眾人都給你拍拍手。讓我提醒你,假設有一天你繼續做上帝要你做的事,但得到的剛好跟今天完全相反,是唾棄、拒絕、不理解、否定,甚至是毀壞你的名聲,我鼓勵你,繼續認真的走下去。」

聖經當中提到大衛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Heart after God’s) 。「既廢了掃羅,就選立大衛作他們的王,又為他作見證說: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使徒行傳十三22)

整本聖經當中只有大衛一個人,得到了上帝這樣的稱讚。倘若我們要成為”Heart after God’s”的人,我們的心要緊緊地跟隨主,但最近當我重讀這段經節時,我發現經文下半部「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更深刻的打中我的心。

英文版聖經中是這樣寫:

“I have found David the son of Jesse, a man after my own heart;

he will do everything I want him to do.” (Acts 13:22)

 

上帝描述大衛用的是未來式,祂的意思是:我看到這個人,我看見他的心,我認識他心底的渴慕,我知道他會做每一件我要他去做的事。

我們來探討一下這件事,教會根據這句話的情境,可以有幾種排列組合:

1.”He will not do anything I want him to do.”

上帝要你做的,你通通不會去做。這種人大概佔0.01,也就是你牧養一間萬人的大教會,你可以在當中找到一位這樣的會友。

2.”He will not do everything I want him to do”

上帝要我們所做的事情,我們不見得都會去做。我們大部分是屬於這類的人。

3.”He will do everything I want him to do.”

我叫他做的,他通通都會去做。也就是大衛,是萬中選一的基督徒。

 

使徒的第一個特質:順服。

順服 Obey:是一種内在的素質,只要主有吩咐,你都渴望可以明白並且辦到,即使指令還沒來,你渴望照著主的帶領走的心,已經讓天堂感動。

 

我們可以時常檢視自己:當上帝讀我的心時,我裡面有沒有一個yes可以讓天堂感動?為什麼順服是使徒的特質之一?我們要來看順服跟使徒的關係。

使徒的原文意思是被差遣的:

  • 他們需要執行從天上來明確、特別的指令
  • 任務極艱難,遇到的阻力非常大
  • 這任務沒有執行帶來的後果極大

 

「我將到大馬色,正走的時候,約在晌午,忽然從天上發大光,四面照著我。我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我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我回答說:主啊,你是誰?他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與我同行的人看見了那光,卻沒有聽明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使徒行傳廿十二6-9)

講到順服,我們常常跟威權綁在一起,但今天我要講的是一個心理狀態,跟長輩、上級、權柄等都沒有關係。當保羅遇見上帝,他只問了兩個問題,第一:「主啊祢是誰」,第二個問題:「我當作什麼。」

當你遇見神,站立在神的施恩寶座前,你問「當作什麼」的時候,後面是句點,但是即使在教會,當我們還沒遇見神時,通常問主我當作什麼時後面是加逗點的,我們可能會說:「主啊當作什麼才可以蒙福?才可以脫離痛苦?」

而句點的意思是說:主祢講什麼,我通通都做。即使祢所要我做的事情會破碎我的夢想,我最在乎的事情也許就再也做不到了,但都沒關係。

photo by Raymond Chiu on Unsplash.

 

使徒的第二個特質:韌性。

韌性 Resilience:一種内在的素質,面對困境之時,可以從上帝視角看風浪的能力。

 

大衛被掃羅追殺時曾有兩次機會可以殺掃羅。第一次在撒母耳記上24章,

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隨後大衛心中自責,因為割下掃羅的衣襟;對跟隨他的人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撒母耳記上24:1-6)

大衛向掃羅說完這話,掃羅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就放聲大哭,對大衛說: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你今日顯明是以善待我;因為耶和華將我交在你手裡,你卻沒有殺我。人若遇見仇敵,豈肯放他平安無事地去呢?願耶和華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報你。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裡。(撒母耳記上24:16-20)

第二次在26章,

亞比篩對大衛說:現在神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求你容我拿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大衛對亞比篩說:不可害死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撒母耳記上26:8-9)

掃羅對大衛說:我兒大衛,願你得福!你必做大事,也必得勝。於是大衛起行,掃羅回他的本處去了。(撒母耳記上26:25)

為什麼有人可以在被追殺得像一隻野狗躲在山洞裡,他的生命與跟隨他的人的生命都危急的時候,他還能看見這個追殺他的人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所以不能夠動他。

大概五年前,印尼的腓力牧師畫了一些畫在台北展出,其中一幅畫是一艘船在風浪中,門徒正在驚惶哀求說船快要沉下去,而耶穌行走在海面上,背對著我們 遠遠看著船上正在經歷風浪的門徒。

FEAR NOT, I AM HERE! 別怕,我在這!
限量藝術微噴數字版畫 畫布 70x112cm(圖片來源:正義畫廊)

腓力牧師描繪耶穌看著在風浪當中的門徒的三種心境:

  1. 耶穌的憤怒,當良善天父看著他的孩子在風浪中被折磨,他的心是憤怒的。
  2. 耶穌的憐憫跟愛,祂渴望成為他們的幫助。
  3. 耶穌的平靜安穩,祂就是平安。

我們每個人都一定會遇到人生的風浪,而一個使徒的特質,就是在你面對抵擋的勢力、人生的風暴時,你可以完全脫離現實。當大衛面對掃羅,明明只要一刀刺下去一切危難都會解決,但上帝卻不讓大衛出手解決他的困境。

你現在遇到的人生困境,是上帝的set up(設定),當你過了這關後,你就可以被提升進到下一個季節。你提升的季節來自於你人生的風浪,當風浪來臨時,就是你準備要得勝的時候。

大衛的關卡就是不能夠自己殺掃羅,神雖然膏立大衛做王,但神不需要他自己殺害前一個王來當王,而是觀看神的作為。在這之前,只有一次約拿單隱約地對大衛說:我父親掃羅知道你會當王。

直到大衛過了第一關沒有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的時候,掃羅第一次親口宣告出來說:「我知道你必做王。」

神的恩膏膏在掃羅身上,他是上帝的第一選擇,當第一個選擇因為犯罪離開神,上帝不即刻把他的恩膏跟選召收回來,當大衛這個第二選擇做了對的決定、對的回應,上帝讓掃羅親口說出這句話,這個恩膏就交換過來。

我們大部分人都是第二順位,我們身上的恩典很可能就是某個第一順位的人他失去了主的恩,所以神揀選我們。而第一個人是怎麼失去的呢?就是當第二個人通過測驗的時候。

為什麼上帝要讓這件事發生兩次?因為第一次掃羅說必做王,第二次不只當王,還要大大得勝,上帝讓那些恩典與權柄透過掃羅自己的宣告,釋放到大衛身上。

我們要培養自己在風浪當中用上帝的視角看事情,在任何抵擋、逼迫、困難當中都能認出神的美意本是好的,因此能夠說:「我要頌讚祢,我不用自己的方法跟血氣去爭取公義,因為我知道祢掌權在所有關乎我的事情上。」

 

大衛的韌性有什麼不同之處?
  • 他關切的不是如何脫離逆境,也並非如何能解決痛苦,而是不能去做神沒要我做的事情
  • 他面對敵人的態度讓他被提升
  • 他知道公義是來自神

 

使徒的第三個特質:獨立性。

獨立性(Independence):一種勝過孤寂的内在素質,即使順從神的帶領意味著與同儕產生隔閡、被誤解,仍深知與主同行不孤單。
photo by Wu Jianxiong o Unsplash.

大衛身邊的人是因為大衛才被牽連的,因著他也陷入生死的危險,然後他們要求把掃羅殺掉時,大衛卻說不行。當他說不行的時候,使他與所有跟隨他的人造成了多大的隔閡,大衛承擔了這份孤獨感。

當我們選擇要做一件上帝要我們做的事時,真正會得罪的不是教會外面的人,而是我們的同工、我們的家人。在不被理解甚至是被誤解的時候,要知道我們不孤單,因為神與我們同行。使徒行傳二十一章的保羅,同樣願意為了做神的工承擔孤寂。

「保羅既不聽勸 ,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便了。」(使徒行傳廿十一14)

他不顧眾人勸阻一個人走向耶路撒冷。獨立性是使徒的特質之一,因為從天上來的異象一次只給一個人,而那些沒有收到訊號的人,可能剛好是阻力。

我們都為了一個特別的任務蒙神呼召。神造訪我們、訓練我們,而我們要學習順服,即使面對抵擋與風浪,都要記得神永遠與你同在,祂在我們身旁為了是幫助我們能夠不斷被提升。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2期 P.24-27)

6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身為一名領袖的難處和處方

訪問了董家驊、夏昊霝、周巽正牧師,在他們個人擔任「領袖」角色的旅程中,有沒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當初很痛苦煎熬,但如今卻成為寶貴的生命養分,以至於可以更全面與健康的與身為領袖的自己自處?

63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們也訪問了三位牧者,在他們個人擔任「領袖」角色的旅程中,有沒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當初很痛苦煎熬,但如今卻成為寶貴的生命養分,以至於可以更全面與健康的與身為領袖的自己自處?

領袖不是一個完美的人——董家驊

「我覺得大概沒有一種領袖的樣貌是只有這樣的人可以做領袖,領導有不同的方式。但所有的領袖的共通性,我覺得就是『韌性』吧。因位領袖的壓力很大,他要承擔的和被帶領者很不同,也無法抱怨。我的體會是,韌性的來源首先是『在上帝面前我知道自己不能』,同時又知道『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凡事都能」。」

董家驊說,很多時候做領袖的困境是心中有一個領袖的偶包形象,沒有達到那樣的形象時,不只是要承擔外在結果,裡面還有羞愧、自我定罪、壓力、焦慮,這些都有可能會壓垮領袖。這也是上帝在培育摩西時很關鍵的事,每當遇到挑戰、生命的威脅、走不下去的時候,摩西最常的姿態就是「俯伏」,每當摩西俯伏的時候,上帝就出現了。

你必須做出的選擇——夏昊霝

十字架的道路就是捨去自己、成全別人。但我們常以為,我們得的報酬與獎賞是應該的,因為我們努力了。然而,夏昊霝牧師提醒我們,「這些其實都並不是理所當然。當你失去了呼吸,你才覺得呼吸很重要,我們應該感謝呼吸、感謝心跳、感謝神的給予。」

但是人的內心常常還是掙扎和盤算,某某人不知感恩,我還要對他這麼好嗎?還要拿我的資源幫助他嗎?「但,其實我也常常這樣對神啊。」夏昊霝坦承,每一次面對要不要學習耶穌樣式的時刻,都是一個要讓自己更像基督,或依然隨從自己心意的抉擇。這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但卻是你需要去做的選擇。

回到起初的愛——周巽正

「世界的變化快速,唯一不會改變的,是神自己和祂的話語。」人的法則方式,都不能給我們標準答案,「越服事越甘甜」這句話就算宣告了一百次也不會就成為事實,反而更多人是越服事越沮喪越燃燒殆盡。

是起初的愛讓我們想要回應,但在回應之後呢?當勞苦重擔消耗和麻痺了我們,我們也離開了神的家和起初的愛。「無論在教會或在機構和公司,做久了你一定會某種程度麻痺,會不會其實麻痺不是事工、工作的問題,而是你離開了起初的愛,忘記了起初的呼召?」周巽正反問。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10-17)

 

63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在異中求同,持續向上建造(專訪周巽正牧師)

我才47歲就要帶領一群年紀比我要大、平均六十歲以上的團隊,「我如何看待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領袖」就還蠻關鍵的……

92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副執行長周巽正

整理: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2020年成為台北靈糧堂的主任牧師前,我其實更善於作為一位「配搭者」,我很習慣也很享受擔任這樣的角色,像是配搭父親周神助、哥哥周巽光牧師、生命培訓學院喬美崙老師、台北靈糧堂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等人的異象。雖然也曾經牧養過具有「統帥」優勢的弟兄姊妹,但我很清楚我不是這類型的人。隨著時間過去,我從帶領青年,到這兩年牧養整個台北靈糧堂的核心團隊,我才47歲就要帶領一群年紀比我要大、平均六十歲以上的團隊,「我如何看待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領袖」就還蠻關鍵的。

華人文化中和長輩一起共事,身為後輩總會有幾分膽怯或退縮,但神有一次透過先知對我說:「你是父老!」開啟了我的眼界,因為華人的文化是「只要父還在,子就永遠是子」,但原來我不只被呼召做領袖,還要成為屬靈的父老。經過一段時間我才明白神的心意,以前我們談父與子兩代同行,現在神邀請我們兩個為父的世代帶著子一起同行!

領導力其來有自,認識神所造的自己是關鍵

經過多年的服事,我覺得我比較像是「成全型」的領袖,不是「一山不容二虎」或是「強者過人才配得」,而是「亦師亦友的陪伴」。

「從基督裡的身分中認識自己是天父的兒子。」是身為領袖的第一個基本認知;我們需要的一切都在神完全的愛裡;我們也要興起來回應祂放在我們裡面的呼召。能力比別人強的人,可能會落入必須確保自己一直比別人強的壓力之中,我其實一直沒有想要當主任牧師,只是跟隨神的帶領,直到認出這是祂在我身上的揀選。我認為配搭也是一種領導力,那些在屬靈裡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甚至老么,也都是非常優秀的,在屬於他們的領域發光著。

要帶領一間將近70年歷史的教會,在傳統vs創新、世代傳承的議題上,有很長一段路要學習與磨練。身為一名領袖,艱難與挑戰是一定會有的,但我們永遠都要回答自己一個問題:「對我來說,最核心的呼召是什麼?」

過去的人生旅途中,我也曾對全職服事的呼召有很大的搖動。出於對職場的負擔,我和朋友一起開始了一個職場轉化的媒體事工,也和牧師提希望能有兩年的時間傾力去建立公司,之後再回來全職。沒想到不平安的感覺卻很深刻,神讓我知道我完成階段性任務後就要辭去這個職位,回到教會專心服事。由於有明確的目標,就能使力在正確的位置。

後來,濯亞國際學院的學生事務開跑時,我的心態就不像以前那樣搖擺不定。查驗的方式也有所改變,我會在每一次的報告後,再主權交還給區牧師,我跟他說:「如果你從主那邊有任何不平安,你只要跟我說stop,不需要給我任何理由。」

謙卑聆聽與接納的文化

近年來,我有一個核心信念是I could be wrong(我有可能是錯的)。人與人在一起,無論輩分、經歷如何,若是抱持著「你說的我都知道,不用再說了,我不想聽!」的想法,就真的會沒什麼好談的了。

「要學習聆聽,如此我才能夠學習。」這是每次開會前我會做的預備,預備要去被影響,而不是去影響別人。在教會中實踐下來發現,無論是與長執同工開會,還是和年輕一輩的領袖商討,我總能在彼此的互動之中聽見新的智慧與養分,是過去我所不知道的,有時原本我的決定就被推翻了也是有,但我感謝神。

 

不先商議,所謀無效;謀士眾多,所謀乃成。(箴言15:22)

謀士多,人便安居。(箴言11:14)

 

一個人有自信與勇氣很好,不求需要有很多人為他背書,但要是有人對他的想法有不一樣看法和論點,應該要去感謝他們。我蠻常對同工說:「好家在!原來還有這個我不知道。」有限的知識和見識很有可能讓自己和團隊落入險境,也因此領袖身邊的同工是非常重要的。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16-17)

92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領袖觀點 | 領袖—看不見的更關鍵

擁有領袖的位份,意味著神要你做的是不尋常的事工,所以不能用維持現狀或是別人用過的老方法。況且如果要做的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那麼就不需要領袖的存在了。

90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 | 孔毅(iRAM之父、手機中文化之父、跨領域CEO導師、暢銷書作家)

時下流行的一些新興名詞像是「內捲」、「躺平」,大家應該不陌生吧!

針對這些名詞背後所指涉的現象,外界大多把矛頭指向員工和年輕人,殊不知,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出在:領袖沒有盡到責任。意思就是說,身為帶頭的領袖,並沒有把員工內心的激情激發出來。

如何成為一名好的領袖?

我對一個領袖的定義是:「一個可以影響別人去完成一件不尋常事工(即願景∕異象)的人。」而達到此一領導境界的關鍵在於,他們更懂得用「看不見」的方法做事。

領袖不同於一般人,他們常常用內心的「Why」來指引做事原則。而且那個「Why」會不斷問說:「我活在世界上的目的是什麼?」使其內心處在神聖不滿足的狀態。

這個狀態激發了創造的渴望,促使領袖勇於打破現狀、挑戰固有思維及傳統;也因為懂得傾聽內心聲音,使其不致落入慣性思維,並且會不斷尋求突破。

領袖要找來一起同工的人,當然是發自內心認同他的人(此即為看不見的方法)。或許被找的人自己並不清楚內心異象,但因為同樣處在神聖不滿足的狀態,所以一聽到領袖口中的異象,馬上就會深表認同。

先用看不見的方法「Why」找到對的人,接下來再去做「How」的事,也就是按才授職和分工授權,因此做出來的結果「What」,必定超乎所思所想。

 

***************

 

先來分享一個例子。

有位年輕牧者找我做一對一諮詢,垂頭喪氣的模樣宛如一隻戰敗的獅子,因為幾個月前,有六位跟他一起服事很久的同工相繼離開,而且是不歡而散。釐清原因之後發現,他是看哪個事工最迫切就優先找人,而且多以屬靈條件為評估,以為越屬靈就會越順服,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意料。

「我已經很清楚把目標告訴他們,但每個人做的結果都跟我講的有距離,一發現這樣的落差,我就馬上提出質疑並且糾正,起初他們還會接受我的意見,但過不久,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導致彼此間的衝突越來越大,最後一個一個離開,」年輕牧者語帶無奈。

我提醒他,「同工應該順服的對象是神,若是要大家一味地順服你,最終只會形成內捲的組織。身為領袖,真正要做的是按才授職和分工授權。」所謂的按才授職,意思就是說,六個同工加上身為領袖的牧者,總共七人,依據神所給的恩賜和個性,大家各自為內心共同看不見的異象努力,也為自己訂立相應看得見的目標。

若是領袖把自身角度設定的目標,強加在六位同工身上,等同抹煞了他們各自的積極性和獨特性,同工們也會工作得很辛苦,這就是權威式領導;感召式領導是用看不見的願景和異象把大家連在一起,但又藉著按才受職,把人放在對的位置上,讓大家在認同你的異象同時,又可以發揮各自專長。

譬如說擅長與人互動的同工,就適合安排他做牧養事工。擅長行政庶務的同工,就可以安排他負責事務型的工作。有的喜歡做向外拓展,也有更適合做向內運營。而且因為已經認同異象,在朝向各自目標努力的過程中,如果同工做錯一些事情,領袖還是要放手,秉持著分工授權的精神,不要一看到錯誤就急著糾正。

一位稱職的領袖,不能只向團隊成員指出看得見的目標(What),更要告訴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的(Why)。因此我鼓勵那位年輕牧者不要氣餒,只要用看不見的方法找到一群認同他願景的同工,還是可以打造出一番新氣象。

還有就是,「未來面試新同工,要問他比較喜歡做什麼,藉此把他看不見的部分找出來。也不要一直講目標是什麼(What),而是要強調我們這組織為什麼存在(Why),引領每個人找到自身定位和目標,讓他感覺不是為你工作,而是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當各人都達成目標,這個異象也就跟著收成了。」

經過五十分鐘的談話,那位年輕牧者表示理解了,爾後依據我的建議去執行,也確實得到良好的果效。

大概四、五個月後,我收到來信:「孔老師真的很謝謝您,我用您的方法找到了六位同工,現在他們都找到各自的定位和目標,因為我把他們內心的熱情激發出來,同時也放對了位置,所以他們都非常努力。當他們各自做成目標,整個事工也就成就了,過程中我只需要用看不見的方法,也就是不斷強調願景的重要性,並為他們之間做一個協調。」

 

***************

 

分析上述案例可發現,年輕牧者以前採取的是看得見的方法(管控為主的傳統管理模式);經過一對一諮詢,他改用看不見的方法(why)-以內心的願景∕異象以招聚同工,再以看得見的(how)-按才授職和分工授權,最後(what)-終於做成了事工。

擁有領袖的位份,意味著神要你做的是不尋常的事工,所以不能用維持現狀或是別人用過的老方法。況且如果要做的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那麼就不需要領袖的存在了。

若讀者朋友想了解更多如何用異象來感召人心,我在《看不見的更關鍵:如何打通工作與生命的任督二脈》書中,一共談到30個關於工作扭轉的案例,以及將近20個講生命更新的案例。本書也是自我學習、自我操練的工具書,希望讀者藉著我在案例中設計的「情境體驗題」看到自己、藉著「觀念更新題」超越自己、藉著「反思學習題」找回自己。

古代人習武,若武功要達到極致,就必須打通任督二脈;當代人若想活出美滿的生活及豐盛的靈命,就要懂得藉操練以打通「工作」與「生命」的任督二脈。因此在書中最後兩章,提供了兩套操練工具:「獨立思考—終身學習的法寶」和「靜的力量—聽懂內心的聲音」,幫助大家透過 刻意練習, 逐步穿越表象的限制、進入內心,領受個人專屬的美好異象。

經過這樣的修練和晉升,說不定你會發現,原先的工作或生命瓶頸,因為改採看不見的方法之後,反而得到前所未有的突破!

 

點我前往《看不見得更關鍵》書籍資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4-5)

90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 | 若沒有危機處理

信心不是把頭埋在沙土裡就沒事,聖經裡的每一個英雄都在患難中生出,他們居安思危,知道生命裡會有煉淨的時刻,隨時準備著。

1,91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晏信中牧師

整理: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編輯部

過去幾年,不管是台灣還是全球都面對著前所未見的挑戰,天災人禍頻繁的發生,經濟通貨膨脹,甚至有很多經濟學家預告美國將會回到世界大戰之前的大蕭條。

只固守舊有經驗的企業若不願意轉型,很可能會面對被淘汰的危機,必須要有洞見,才有可能創造增益。普世的你我也都需要危機處理的智慧應對這個動盪不安的世界。而危機的時效性讓我們必須快速反應,領袖更需要將資源與資訊整合比對,才能做出對的決定。

iRAM之父、跨領域CEO導師和暢銷書作家的孔毅老師曾在《贏在扭轉力》一書中提到:「二十一世紀正式進入後資訊時代,環境變化快得令人目不暇給。在此之前,成功者多數贏在起點,所以不論是學歷、經驗、年資、知識、證照;今日,想在職場上出人頭地,不僅得重視IQ、EQ,還得重視XQ(變商,即應變能力;唯有練就過人的XQ才能擁有扭轉局勢的能力,唯有兼具IQ、EQ、XQ,才能在職場上站穩腳跟、出類拔萃。」

XQ就是你處理變動危機的能力,這是必須經過練習,循序漸進的操練,一個只會做事、一個只會做事而不多加思考的人通常不擅長處理危機。過去強調「贏在起跑點」,但在「十倍速」的現在,贏在起跑點根本不夠,因為我們的跑道不只是一直線,而是隨時有拐點,任何一個拐點都有可能被別人甩掉。你有XQ做出對的選擇、在別人說不可能的時候看見機會嗎?

大衛在面對攔阻時,他選擇到神面前尋求,因為他知道要靠天上的力量不是自己,以至於壯如哥利亞的巨人也能被一顆石頭給擊倒。不是有最寬闊的健壯的體格和最精良堅固的盔甲,而是平常的練功,時刻的禱告,默默累積實力,待一天時機成熟,面對患難就有挺身贏戰的勇氣和能力。

尼尼微城兩次的危機

神告訴先知約拿去尼尼微城宣告:「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想不到尼尼微人一聽便信服(believe God)神,這信息傳到尼尼微王中,他竟下了寶座,脫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

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說:『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嘗甚麼,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與牲畜都當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個人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丟棄手中的強暴。或者神轉意後悔,不發列怒,使我們不至滅亡,也未可知。』於是神查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約拿書3:4-10)

神並沒有開玩笑,尼尼微城原本的危機是40天後必定傾覆,是全然的死亡。但事情卻有一個大轉彎,套一句印尼的腓力牧師講過的一句話:「一個國家能在神的手中被翻轉就好像我們翻手這麼簡單。」他們選擇「自卑」在神面前,深深的悔改,又全城禁食。尼尼微王的危機處理就是神的心意。

這是第一次尼尼微城的危機,因著積極主動的處理,神沒有消滅他們。150年後,先知那鴻被神呼召做一樣的事,只是尼尼微人的第三、四代離棄了神,忘記了恩典。

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但他必以漲溢的洪水淹沒尼尼微、又驅逐仇敵進入黑暗。(那鴻書1:7-8)

他們完全無視那鴻,他們驕傲而且安全感滿滿,他們時常打勝仗,覺得為何要聽那鴻的話?現在不是很好嗎?後果就是全城被洪水傾覆。

時刻準備直到「那天」煉出真精金

我的外婆有一個束腰帶的習慣,在那個束帶裡總是放著現金和黃金,以備不時之需。當年中國在戰亂,她緊急帶著還在强褓裡的女兒(我母親)和外公一起上船,飄洋過海到台灣。而我的爺爺奶奶是武漢人,在坐火車回家的途中聽見共產黨發動攻擊的消息,便跳下火車、打電報,找支援取通行證,以至於順利離開中國。當年若外婆沒有那條隨時預備的條束帶,奶奶沒有當機立斷的勇氣,現在可能就沒有我了。

若有一天你聽見空襲警報響起,會如何面對呢?你認得那是什麼聲音嗎?你知道防空洞在哪裡嗎?你有準備急難包嗎?你的資產分配好了嗎?身上有通用國際的現金嗎?信心不是把頭埋在沙土裡就沒事,聖經裡的每一個英雄都在患難中生出,他們居安思危,知道生命裡會有煉淨的時刻,隨時準備著。

神會幫助有洞見的人,而不會幫助聽見了卻沒有反應的人。

泰雅族靈風吹起的五十年之祭,聖靈造訪我們,也感受到神的能力澆灌我們。我們不要只停留在聖靈的能力裡,而要停留在智慧,也就是實踐所聽見的。

1995年,四方傳出中國要攻打台灣,許多人開始逃離、移民,來自新竹尖石鄉天生聾啞的徐正路長老卻領受到:中國不會打來。神啟示他三件事發生時才會有戰亂:1當兩岸的領導人握手 2當台灣有一位女性總統 3當台灣發生能源危機

如今這三件事現在都發生了,兩年來也發生多起停電事故,他再次問神,我們應該要怎麼做呢?神告訴他兩岸的教會要一起往根源裡悔改,求神赦免,過聖潔的生活,神就會伸出全能的臂膀阻擋戰爭,留住神對台灣起初的心意。

所以我們有為國悔改禱告的40天禁食、也有為國禱告的嚴肅會。從個人悔改,到家族,再到國度的悔改。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我必睜眼看、側耳聽在此處所獻的禱告。(歷代至下7:14-15)

舊約時代的祭司一年之中,唯有一天必需要代表眾人為罪到神面前求神憐憫,心驚膽戰的祭司前幾天通常都睡不好,因為大祭司不只是帶著人民的罪到神的面前,同時也帶著自己的罪,他會深怕自己的罪沒一一想到並認罪而被擊殺,深怕忘記了哪一個就會被神擊殺。今天我們活在新約的恩典中,高唱「耶穌,最好的朋友」,卻只在有需要的時候才來求告神,但你看烏克蘭是一個有高比例基督徒的國家呢。

復興的來到取決於我們面對危機的處理方式,現在是集結的時刻,你的禱告決定了你的高度,當你為誰、為什麼禱告,神就把那個權柄交到你手中。你可能平常不愛禱告,但神提醒我們現在要有危機意識,在神面前自卑、搖動神的手。

基督徒最重要的預備就是「靈魂甦醒」,跟著主的腳蹤行。

你醒了嗎?跟上了嗎?

你可以開始在生活中回應,有危機意識的加入RPG(Revival Prayer Group),為自己禱告,家庭情感修復、跨越職場難題,並開始為台灣禱告。好消息(Good TV)正在號召十萬大軍,為了守護台灣、同心合一、承接使命、迎接復興,It’s our time!台灣需要你。耶利米書29:11,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點我一起加入十萬大軍RPG

 

1,91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創辦人的話 | 天國領袖的養成

所謂天國的領袖,是像耶穌一樣,知道自己位居高位的時候,卻願意跪下來為門徒洗腳……

5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口述: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副執行長 晏信中牧師

整理:Asia for JESUS編輯部

 

過去近兩年,除了Asia for JESUS因為疫情而開始在媒體上轉型,特會與課程發展了線上版本,歷經實驗,再升級;我所服事的教會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季節,原本的部門重新改組之外,也興起了一些新團隊,我所參與的「創意藝術媒體處」與其中的「雲端教會」就是全新的項目。

我們的異象和核心價值都一樣,但人沒有同步更新,就會很難走下去,我就在當中歷經了失望、破碎、再重新對齊。

全職服事的這二十年,我發現無論是世界還是教會的領袖養成的第一步,是要先知道自己是誰;第二步是藉由環境來印證;第三步會是不要害怕去冒險;而第四步是站在更高的角度,也就是天國的角度來看全盤。如同大衛能夠站出來擊敗歌利亞,是因為過去他曾擊敗過獅子和熊。

在談如何領導之前,看的不是怎麼帶人,而是怎麼帶領自己,要能夠攻克己心;當我們朝著標竿走,神也會調動萬有來訓練、裝備我們,使我們成長,勝過環境。而在領導別人之前,要先能讓自己也甘心樂意,自己要先買單,才能去說服別人。

當你在組織裡「有一定高度」的時候,面對他人的請益,要知道「我們無法為任何人的生命負完全的責任」,但我們要勇敢,當我們講到作為遮蓋,不是給一個絕對的答案,因為我們不是耶穌,而是幫助人在面對挑戰的時候,能夠越來越像耶穌。

無論你是誰,你都是領袖,因為人的受造奇妙可畏,並且有治理這地的權柄。所謂天國的領袖,是像耶穌一樣,知道自己位居高位的時候,卻願意跪下來為門徒洗腳。

天國領袖的領導力,不是威權式的呼喊,而是單單向著標竿直跑,用生命作見證,是當我們往前走時,就激發了別人,別人看見我們生命裡面有活水、有生命,進而引導出人們自發性的跟隨。我看見一個必定發生的事,就是只要有一人突破,就一定會有另一(群)人跟著突破。

教會也要走回神的心意,一間健康的教會是神說了算,是成全人走進他生命的命定,賦予他擅長和合適的位置。當大家都被激發想要越來越像耶穌的時候,群體效應產生了,就是甘心樂意的補足了別人,一起見證榮耀的發生。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2)

5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成為讓人想追隨的領袖

管理是你去管別人,領導是別人想要追隨你。所以我覺得主動追隨隱含的意識是,對方是不是也認同這件事、這件事對他來說也是重要的,這就是一個互相合作的狀態,而不是我請你去做什麼。

8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呂冠緯
好領袖是知道在什麼狀況,要用什麼方式來領導。-呂冠緯

首先要釐清管理者和領導者之間的差別。管理者比較是對事,領到導者是對人,當一個人被擺在組織架構比較高的管理位置,不必然他就是一個好的領導者,這是任何領導人都要先有的一個體悟,位置並不會讓你自動變成一個好的領導人。

我蠻認同牧師出身的領導力大師,約翰․麥克斯韋(John Calvin Maxwell)提出,別人想要跟隨的領導者,或身為一個好的領導者,所具備的五個層次的領導力:

第一個層次,你領導是因為你站在這個位置,這是最基礎的。要先搞清楚自己的責任是什麼。

第二個層次,領導者必須要善於建立合適的關係,別人會跟隨你是因為他真心想要、因為覺得你在乎他。但這也要小心注意,如果做得太多,變成只是在討好你所帶領的人。

第三個層次,因為你為組織以身作則。你若貢獻得多,別人就會意識到。他如果也想要有突破,就會來學習你、跟隨你。

第四個層次,因為你會栽培和幫助別人成長。那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我跟隨一個人,他有幫助我成長,雖然過程是很辛苦的,但最後可以看到我持續在進步,那我會想要跟隨這個人。

最後一個層次,知道在什麼狀況,要用什麼方式來領導。比方今天我要讓誰幫我多一點,今天要多一點讓你知道你必須要來跟隨,今天我花多一些時間栽培你,或是真的在很糟糕的時候,我必須要拿出我的身分或位置所賦予的權柄來做什麼。我覺得這是一個領導人要去靈活運用的。

另外我可以稍微講的是,以均一的價值觀來講,一個好的領導人的四個核心價值,我自己也大概是用這四個來建構組職文化跟自我要求:

1.要有誠信(Integrity)

2.能擁抱一定的多元性,心態夠寬廣(Diversity)

3.很有恆毅力(Grit),你一定會遇到挫折,如果今天不太有長期恆毅力的話就很容易半途而廢,以至於沒有什麼事情真的能被你領導和推動下去,人也會很快就放棄。

4.推論與成果導向(Reason and Result-Oriented):任何一個領導人者還是必須要帶動大家達到成果,要有成果導向。可是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人,人是渴望去理解,或者被理解的,所以如果過程中沒辦法做好的溝通、推論、創造理解,那就算達到成果,這個成果也很容易變成只是暫時的。

王亞灣
心情在事情之前-王亞灣

我知道世代之間的思維是不一樣的,比如我父親他們的團隊工作氣氛和現在七年級、八年級就不一樣。以我這個世代來看,我們很重視差異化和個別化,但以前可能更要求團隊的一致性和共同紀律,大公司也確實是需要。但是像我們這樣中小企業很重視個別化,要花費心思,去觀察到每個人的優點和個性,要知道如何跟這個人溝通。我自己是重視關係,會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去了解每個人的心情表達,以及面對挫折和困難的反應,找到和對方溝通的語言,像是有的人需要肯定和鼓勵,才會得到安全感;有的人是需要讓他冷靜,給他空間思考;有的人則是需要邊做邊討論。我自己在做新團隊時,會花很多時間在認識不同的人的特質,還有如何讓對方認識自己。

龔建嘉
具有合作意識而非個人強勢領導-龔建嘉

兩方面來說,第一,新創團隊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因此必須保有高度的彈性與自由度來解決問題是很重要的,這是新創的本質。第二,新創跟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更接近,所以每個時代都有它的新創。我覺得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有兩個特質:一是我們更覺得往內探究個人意志和需求是越來越重要的。在這個前提之下,能夠讓個人的成就被實踐很重要。過去不一樣,大家不會在意,我在公司裡就完成公司的事情就好了。

我們這一代的人大部分是在小康家庭長大,跟過去那種非常窮困、吃都吃不飽狀態下長大的小孩相比,我們成就感的來源不完全是被金錢驅動。在這兩個狀態下,領導者和過去的管理者是不一樣的。管理是你去管別人,領導是別人想要追隨你。所以我覺得主動追隨隱含的意識是,對方是不是也認同這件事、這件事對他來說也是重要的,這就是一個互相合作的狀態,而不是我請你去做什麼。

所以我覺得新創團隊的領導者需要有更多的合作意識,或是有更多不以個人的強勢來領導的狀態,是我們這個時代比較好的做法。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1期P14-15)

8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 | 勇敢活出專屬於妳的命定!

2020年的「可以勇敢特會」,主題是Empower,並非要把權力從男人身上奪回,而是按著聖經真理,而是真正認識神所賦予的美好,盼望姐妹都能活出專屬妳的命定並實踐心中的夢想。

1,41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2020年的「可以勇敢特會」,主題是Empower,並非要把權力從男人身上奪過來,而是按著聖經真理,而是真正認識神所賦予的美好,盼望姐妹都能活出專屬妳的命定並實踐心中的夢想。

 

汐止錫安教會基隆長安福音中心 林蕙萱師母
我成為一個領袖,我要把身邊人的事當作自己的!當Kris牧師教導我們,開始列隊友名單時,我也開始省思我自己是豬領袖還是神領袖?當一個女性領袖真的不簡單,我學習到,雖然我覺得我不是個好領袖,但我會成為領袖是來自神的揀選,我要認定自己的身分。在分組信息中,老師鼓勵我們晚餐時間就可以開始想要怎麼愛自己?不要吃到飽!要放慢腳步,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吃甚麼?愛惜自己的身體。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大竹教會 葉曉玲師母

在特會的先知性繪畫課程中,我畫了眼睛,講師希望我們找一個人分享自己的畫。當我看到一位姐妹時,我就想要把這幅畫送給她,把畫送給她之後,我才仔細看到她的眼睛,原來跟我的畫一模一樣!我覺得很奇妙,而這幅畫上有一句話:「和祢一樣微笑的眼睛」,「祢」是指耶穌,我也跟這姐妹分享,神要藉由她的眼睛,來向世人展現祂的微笑!她也送給我,她自己的畫,我在圖畫上看見笑臉,好像看見神看到我的笑容是這麼的可愛、喜悅,很開心在這課程中,得到喜樂和滿足。

 

竹南靈糧堂 蘇秀玲
當別人問我我的夢想是甚麼?我回答時都覺得虛虛的,即便有夢想我也覺得不可能做到。在這次特會中,當我跟神禱告,祂給我話語:「要勇敢做妳自己,跳脫自己的框架」,是非常大的幫助。在分組課程「走出你的丰采」中,學習調整我們身體的形象,其實我是一個極度自卑的人,走路都要彎腰駝背,抬不起頭的感覺,但是我從老師身上看到由內而外的神而來的自信,是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在路上。回去以後,我會用持續用一句話鼓勵我自己:「勇敢做神所賦予我們的。」

 

新竹城市之光聖教會 段雲荺

我常在生活中會遺失自己,而特會中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真實的自己、也找回自己。學習從神的眼光中尋找自己生命的軌跡,就可以讓神工作在我生命中,並帶領我起飛,也會期待與神有更緊密的合一,因為那是最美好的一件事。

 

台南福氣教會 郭于慈

每位講員的信息都非常吸引我、貼近我屬靈生命的狀態,使我在每堂課程中藉著神的話語再次經歷祂。而在先知性繪畫的課程,我畫了自己的畫像,當我看著自己的畫像就覺得很美好,因為上帝把我創造得非常美好!

1,41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