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在異中求同,持續向上建造(專訪周巽正牧師)

講者: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副執行長周巽正

整理: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2020年成為台北靈糧堂的主任牧師前,我其實更善於作為一位「配搭者」,我很習慣也很享受擔任這樣的角色,像是配搭父親周神助、哥哥周巽光牧師、生命培訓學院喬美崙老師、台北靈糧堂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等人的異象。雖然也曾經牧養過具有「統帥」優勢的弟兄姊妹,但我很清楚我不是這類型的人。隨著時間過去,我從帶領青年,到這兩年牧養整個台北靈糧堂的核心團隊,我才47歲就要帶領一群年紀比我要大、平均六十歲以上的團隊,「我如何看待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領袖」就還蠻關鍵的。

華人文化中和長輩一起共事,身為後輩總會有幾分膽怯或退縮,但神有一次透過先知對我說:「你是父老!」開啟了我的眼界,因為華人的文化是「只要父還在,子就永遠是子」,但原來我不只被呼召做領袖,還要成為屬靈的父老。經過一段時間我才明白神的心意,以前我們談父與子兩代同行,現在神邀請我們兩個為父的世代帶著子一起同行!

領導力其來有自,認識神所造的自己是關鍵

經過多年的服事,我覺得我比較像是「成全型」的領袖,不是「一山不容二虎」或是「強者過人才配得」,而是「亦師亦友的陪伴」。

「從基督裡的身分中認識自己是天父的兒子。」是身為領袖的第一個基本認知;我們需要的一切都在神完全的愛裡;我們也要興起來回應祂放在我們裡面的呼召。能力比別人強的人,可能會落入必須確保自己一直比別人強的壓力之中,我其實一直沒有想要當主任牧師,只是跟隨神的帶領,直到認出這是祂在我身上的揀選。我認為配搭也是一種領導力,那些在屬靈裡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甚至老么,也都是非常優秀的,在屬於他們的領域發光著。

要帶領一間將近70年歷史的教會,在傳統vs創新、世代傳承的議題上,有很長一段路要學習與磨練。身為一名領袖,艱難與挑戰是一定會有的,但我們永遠都要回答自己一個問題:「對我來說,最核心的呼召是什麼?」

過去的人生旅途中,我也曾對全職服事的呼召有很大的搖動。出於對職場的負擔,我和朋友一起開始了一個職場轉化的媒體事工,也和牧師提希望能有兩年的時間傾力去建立公司,之後再回來全職。沒想到不平安的感覺卻很深刻,神讓我知道我完成階段性任務後就要辭去這個職位,回到教會專心服事。由於有明確的目標,就能使力在正確的位置。

後來,濯亞國際學院的學生事務開跑時,我的心態就不像以前那樣搖擺不定。查驗的方式也有所改變,我會在每一次的報告後,再主權交還給區牧師,我跟他說:「如果你從主那邊有任何不平安,你只要跟我說stop,不需要給我任何理由。」

謙卑聆聽與接納的文化

近年來,我有一個核心信念是I could be wrong(我有可能是錯的)。人與人在一起,無論輩分、經歷如何,若是抱持著「你說的我都知道,不用再說了,我不想聽!」的想法,就真的會沒什麼好談的了。

「要學習聆聽,如此我才能夠學習。」這是每次開會前我會做的預備,預備要去被影響,而不是去影響別人。在教會中實踐下來發現,無論是與長執同工開會,還是和年輕一輩的領袖商討,我總能在彼此的互動之中聽見新的智慧與養分,是過去我所不知道的,有時原本我的決定就被推翻了也是有,但我感謝神。

 

不先商議,所謀無效;謀士眾多,所謀乃成。(箴言15:22)

謀士多,人便安居。(箴言11:14)

 

一個人有自信與勇氣很好,不求需要有很多人為他背書,但要是有人對他的想法有不一樣看法和論點,應該要去感謝他們。我蠻常對同工說:「好家在!原來還有這個我不知道。」有限的知識和見識很有可能讓自己和團隊落入險境,也因此領袖身邊的同工是非常重要的。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16-17)

29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