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成全文化先修課:跳脫內心的不安全感

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我們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系統,因此當我們想要成全,往往卻創造出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1,5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 | 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周巽正牧師

常看見各領域傑出、偉大的人信主後在教會聚會。不過我也在思考:為什麼教會無法孕育改變世界的人。

每週我們有兩小時的聚會,加上小組聚集,難道這樣就能塑造偉大的領袖嗎?在聖經中,談到五重執事最終的目的,就是裝備聖徒,各盡其職。那麼,要如營造成全的文化?如何實際裝備每個人走在自己的呼召?

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我們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系統,因此當我們想要成全,往往卻創造出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成全的文化從心開始

成全的文化是從心裡塑造。如果你沒辦法相信自己是偉大的,就沒辦法相信別人是偉大的,以至周遭人的偉大會威脅到你的不安全感。以弗所書第二章18-19節:「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這樣,你們不再做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在我們還沒來到父面前時,都是外人和客旅,充滿孤兒的靈。大多時候,若是沒有處理孤兒的心,在成全的過程中,你會漸漸開始掌控、打壓要成全的對象,因為對方逐漸威脅到你。

這種外人和客旅的思維存在於每個人生命中。華人甚至有「留一手」文化,深怕傾囊相授後,對方就會把自己撇在一邊,形成不安全感。然而,使徒性教會要帶出來的,就是讓我們因著主耶穌基督被聖靈所感,一同來到父面前,因為只有父才能幫助我們脫離客旅和外人的思維。

在神的家中,我們想要也希望能成全人。但是大家需要明白的是,你只能在周圍創造出內在已經有的控制人的系統,因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正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光景。

Photo by Bruce Mars on unsplash
不正確的成全就會淪為掌控和壓制

我們需要了解這種外人和客旅的心態。當你沒有成全他人時,他們就是外人和客旅,不過,當你邀請人們進入你的圈子,代表:我們想要在這家中賦予你權力。你猜怎麼樣?身為一個領袖,你開始感覺到威脅和不安全感,這種感覺反而讓你覺得自己是個圈外人。如果我們的成全是客旅和外人心態的成全,到頭來就是掌控、壓制,就是不成全;破壞我們口裡想要營造的文化,因為這個文化從來沒有發生過。

經歷天父的愛,無法立刻就能跳脫客旅和外人的思維。我有三個孩子:Abby、Zack和Riley,這三個孩子都能來到我的面前。但是他們之間還是有比較和競爭,也希望能得到父母的注意力,我最小的孩子Riley總是想盡辦法藉著打哥哥姊姊的小報告來獲得注意力。他讓我想起幼年的自己,從小在團體當中,身為年紀最小的我也總是做一些讓自己獲得關注的事情,因為我不只希望能成為大家的一份子,我更希望成為團體最核心的人、最高層的人物,這就是真實的情況。

選擇成為你願意成為的人,就是一次次訓練品格的機會

很多人知道我的使命宣言,不論是夢想管理者,很渴望成全他人(empower others to be powerful),可是當我成全他人時,我最先遇見的挑戰就是自己的心。如果要建立成全的文化,我們首先就要面對外人和客旅思維所造成的不安全感。因為當你感受到威脅時,你會變成連自己也不認識的人,在不知不覺中,透過一些言語,小動作表達出來。因為在成全的過程,你也很在意自己,在意這份尊榮該歸給誰。

神真的教導我,人們或許不會記得某些你說過的話,但他們永遠會記得你讓他們有什麼感覺,而這一切都關乎我們的心。

在面對心裡的掙扎時,我們需要選擇不跟著自己的感覺——就是那些嫉妒、論斷的聲音。這就是天國文化的核心信念,我們的人生應該要是原則導向,如果我們的人生是情感導向,就會活在軟弱的光景中。因此當我們選擇面對這個問題,就是訓練品格的機會。在自己心裡不想要,卻做正確的選擇,就是塑造品格的肌肉。其實掙扎的感覺不會馬上離開,但就像重量訓練一樣,在多次的拉扯下,你學會「選擇」成為你願意成為的人。

我開始了解到,神真的教導我,人們或許不會記得某些你說過的話,但他們永遠會記得你讓他們有什麼感覺。你可以說一些恰當的話,例如「我愛你」、「這真是太棒了」、「去吧」等等。但還有更深層的,一切都關乎於我們的心。我們可以聲稱人們配得,但當你真的走過,你會發現這真的會考驗你的心,唯有通過這個考驗才能鍛鍊我們的品格。

如果我們的心態不調整,成全只不過是一個口號,使徒性教會也淪為隨口說說。

使徒行傳繼續進行,我們卻再也沒聽到關於巴拿巴的故事。然而我希望教會能成為巴拿巴的家。當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會為他的身份而慶賀。

Photo by Adria Crehuet on unsplash.
保羅寫新約,巴拿巴興起大能領袖

在使徒行傳中有個名叫巴拿巴的使徒,他的真名應該是約瑟,但是大家稱他為巴拿巴,意思是勸慰子。他是個能鼓勵人進入命定的人。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看見保羅有突破性的翻轉,他了解自己先知性的命定,並嘗試藉著與其他使徒連結讓自己的命定成真,然而卻都被拒絕。

聖經記載,只有巴拿巴相信保羅。他為保羅擔保,讓保羅能與使徒連結。從使徒行傳第九章到第十三章,聖經多次提到巴拿巴和掃羅,就好像巴拿巴帶領、投資掃羅。之後,神開始在保羅身上工作,保羅開始長大成熟,變得更有恩膏,恩寵甚至也比巴拿巴更多。這時,聖經開始改變提及兩人的順序,從「巴拿巴和保羅」轉變為「保羅和巴拿巴」。對很多人來說,誰的名字在前面很重要,不過巴拿巴完全可以接受,甚至開心地慶賀保羅的成功。

當兩人要回去造訪他們首次建造的教會時。巴拿巴提議邀請自己的親戚——馬可同行,然而在先前的旅程,馬可中途悖逆,保羅並不想再給馬可機會,而這見事件對兩人來說是很大的衝突。巴拿巴想再給馬可一次機會,帶著馬可同行,然而保羅卻不願意。

使徒行傳繼續進行,因為作者路加跟著保羅走,我們也就再也沒聽到關於巴拿巴的故事。但我們能看到的是,巴拿巴相信馬可所帶來的影響。即便在馬可重大失敗後,他持續支持馬可。在保羅生命的最後這樣說:「把馬可帶到我這裡來,他對事工有益。」保羅寫了三分之一的新約,馬可則寫了馬可福音,巴拿巴沒有在新約寫下任何一個章節,但是他興起大能的領袖。

Photo by Kal Visuals on usplash.

我希望教會能夠成為巴拿巴的家。當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會為他的身份而慶賀。當我們開始相信他們,投資他們,我們已經對付自己的心;當神的手和恩寵臨到他們的生命,我們不會介意誰的名字在前面。

我邀請你把心向神敞開,求神幫助我們面對內心的問題,幫助我們解決孤兒的心所帶來的不安全感,解決外人和客旅的思維,那種感覺讓我們對抗我們口裡所宣告、相信和投資的一切。我們承認自己仍舊在意誰得到最多的關注,仍舊在意誰的名字在前面。「主,但是我們選擇不要貶低人,我們選擇仍然相信人,選擇投資,成全人。主幫助我們鍛鍊自己的品格,幫助我們面對嫉妒和不安全感。主,感謝你的恩典和憐憫,奉耶穌的名禱告,阿門。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26-29,2017.8;再次編輯於2023.4】

 

1,5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創辦人的話 | 天國領袖的養成

所謂天國的領袖,是像耶穌一樣,知道自己位居高位的時候,卻願意跪下來為門徒洗腳……

5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口述: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副執行長 晏信中牧師

整理:Asia for JESUS編輯部

 

過去近兩年,除了Asia for JESUS因為疫情而開始在媒體上轉型,特會與課程發展了線上版本,歷經實驗,再升級;我所服事的教會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季節,原本的部門重新改組之外,也興起了一些新團隊,我所參與的「創意藝術媒體處」與其中的「雲端教會」就是全新的項目。

我們的異象和核心價值都一樣,但人沒有同步更新,就會很難走下去,我就在當中歷經了失望、破碎、再重新對齊。

全職服事的這二十年,我發現無論是世界還是教會的領袖養成的第一步,是要先知道自己是誰;第二步是藉由環境來印證;第三步會是不要害怕去冒險;而第四步是站在更高的角度,也就是天國的角度來看全盤。如同大衛能夠站出來擊敗歌利亞,是因為過去他曾擊敗過獅子和熊。

在談如何領導之前,看的不是怎麼帶人,而是怎麼帶領自己,要能夠攻克己心;當我們朝著標竿走,神也會調動萬有來訓練、裝備我們,使我們成長,勝過環境。而在領導別人之前,要先能讓自己也甘心樂意,自己要先買單,才能去說服別人。

當你在組織裡「有一定高度」的時候,面對他人的請益,要知道「我們無法為任何人的生命負完全的責任」,但我們要勇敢,當我們講到作為遮蓋,不是給一個絕對的答案,因為我們不是耶穌,而是幫助人在面對挑戰的時候,能夠越來越像耶穌。

無論你是誰,你都是領袖,因為人的受造奇妙可畏,並且有治理這地的權柄。所謂天國的領袖,是像耶穌一樣,知道自己位居高位的時候,卻願意跪下來為門徒洗腳。

天國領袖的領導力,不是威權式的呼喊,而是單單向著標竿直跑,用生命作見證,是當我們往前走時,就激發了別人,別人看見我們生命裡面有活水、有生命,進而引導出人們自發性的跟隨。我看見一個必定發生的事,就是只要有一人突破,就一定會有另一(群)人跟著突破。

教會也要走回神的心意,一間健康的教會是神說了算,是成全人走進他生命的命定,賦予他擅長和合適的位置。當大家都被激發想要越來越像耶穌的時候,群體效應產生了,就是甘心樂意的補足了別人,一起見證榮耀的發生。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 第42期P2)

5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 | 杖與劍的結盟

從我自己的經歷中卻發覺,了解杖與劍的結盟是一回事,要活出來卻非常難。

1,54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信息分享 | Asia for JESUS執行長 周巽光牧師
編輯整理 | Asia for JESUS 新聞編輯團隊

 

我們正活在一個跨時代的時刻,當疫情過後,若不轉型升級做出改變,不但會失去影響力,可能連生存都有困難。傳統教會聚眾、牧養和管理的思維也是一樣,若不更新突破,大膽的開發新皮袋,發展停滯、甚至是被淘汰也只是剛好而已。

沒有人會拿一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補上的會把衣服扯破,裂的地方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會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如果這樣,皮袋就會脹破,酒就漏出來,皮袋也損壞了。人總是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這樣,兩樣都可以保全。」(太九:16-17)

之前我讀這段經文,一直專注在新皮袋上。然而在馬太福音中,卻記載了一句其他福音書上所沒有的話:「這樣,兩樣都可以保全。」沒想到當我高舉新皮袋時,神的心意卻是兩者都要保住。意思是說,當我們渴望領受新酒時,神並沒有要廢除舊皮袋,因為陳年好酒也得要有地方裝;我們需要同步領受一個新的皮袋,這樣舊的酒和新的酒,都可以保存,因為有些酒是越陳越棒!

舉例來說,當實體聚會和小組恢復時,必須堅定的相信實體聚會的屬靈價值,這是我們優良的傳統和產業。新皮袋的形成,也幫助我們承接得起聖靈新鮮的工作。這些新的管道、平台和經營方式,在恢復實體聚會後,聚會、牧養和新媒體可以相輔相成,能夠祝福到列國的華人。就像當年約瑟打開糧倉,不只餵飽埃及人,更是成了全地的拯救和祝福。

得勝的祕訣:杖與劍的結盟

「這樣,兩樣都能保全。」這句話深深地抓住了我的心。是否有可能,舊皮袋代表上一代、新皮袋代表下一代?

1999年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青年事工,開始了Jesus Culture這個復興運動,負責人Banning Liebscher(班寧‧利普哲)牧師某次受邀參加一個青年領袖的會議,有Lou Engle(盧·恩格爾)、Cindy Jacobs(翟辛蒂),和三十多位年輕人,一起尋求如何點燃全美校園的禱告運動。接到邀請後Banning牧師做了個夢,夢中他和妻子站在會場,已經有一群年輕人坐在當中。他注意到幾件事:
一、在場的年輕領袖至少有一百位。
二、這些領袖大約十幾、二十幾歲。
三、Lou Engle、Cindy Jacobs都尚未到會場。

在等待會議時,一位約二十歲初的主席上台詢問是否有人要分享見證,但這些年輕人卻開始互相譏諷、彼此叫罵。Banning牧師的直覺告訴他,現場會這麼混亂,是因為父母都不在場。他和太太失望的正準備離開,主席就跑向他們對他們說:「請你們不要離開,我們需要你們。」Banning牧師轉身對他說:「假如這件事沒有父母(上一代)出席的話,我們沒時間奉陪!」

這個夢讓Banning牧師知道他確實該去這個聚集。到了現場就如他夢中所見的場景,這群年輕領袖都對神都很渴慕、很火熱。晚上的聚會,由Cindy Jacobs先上台分享,提到目前在美國教會長大的年輕人滿十七歲以後,還留在教會的僅僅一成,換句話說,有90%的年輕人長大後便離開教會,這真的非常令人驚訝又心痛!於是她問大家:「教會要如何做才能留住年輕人?」然而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年輕人所回應的,全是對長輩、對於上一代的不滿,每一個發言都是針對上一代該如何改變;像是:音樂應該要改、敬拜時燈光要調暗、要多重視年輕人……等等,你一言我一語的強烈批評,讓Banning牧師感到非常難過,也領悟到為何他會做那個夢。這些年輕的與會者都是全心愛主、事奉神的優秀領袖,然而他們的反應,卻是完全顯現出兩代之間的矛盾還有不和的思維。

隔天Banning牧師分享了自己的見證,在伯特利教會長大的他,負責的青年事工非常興旺,以至於成立了Jesus Culture這個影響全美和世界的年輕人復興運動。但過沒多久他就找Kris Vallotton牧師(克里斯‧韋羅頓)談他想出去開拓教會。但在這十年中,Kris牧師卻要Banning牧師好好地跟著上一代一起配搭服事。後來Banning牧師才領受到出埃及記第17章中,打敗仇敵亞瑪利人的關鍵。在這場戰役中,神啟示了祂的其中一個名字:耶和華尼西─神是我們得勝的旌旗。那個故事顯示得勝的祕訣就在上一代摩西的杖與下一代約書亞的劍結盟,明白神的心意就是要不同世代結盟,各就其位,相輔相成。而當Banning牧師分享時,聖靈就大大的降臨,運行在那些年輕人身上,全場年輕人開始為先前對長輩所持的態度而悔改,他們謙卑下來,對上一代展現出尊榮。

其實這正是神所渴望看見的,也是我在傳遞天國文化時,渴望不同的世代都可以領受的。做了青年事工二十多年,我深信年輕一代需要了解屬靈遮蓋、順服權柄和尊榮文化的重要性。而上一代,也需要學習尊榮和成全下一代,學會適時的放手。不然即便有復興,也無法持續。然而從我自己的經歷中卻發覺,了解杖與劍的結盟是一回事,要活出來卻非常難。

 
杖與劍同步升級的關鍵

我想分享自己在做兒子這件事上掙扎的原因:

1. 悖逆的靈
雖然我是哥哥,但卻比較像浪子故事裡的小兒子。從小就比較叛逆、很有自己的想法;小時候心裡常想:因為我是牧師的兒子,所以你們可以逼我做家庭禮拜、參加聚會或跟著出去服事,但無法逼我甘心樂意。就算長大後回到台灣,青年牧區的傳道人邀我去帶國、高中生,我都非常不樂意、也不想服事。以至於當我開始服事後,父親或領袖要我做什麼,我都非常超抗拒;因為從小到大,我內在的機制已經習慣悖逆而自然地反映出這樣的心態。我悖逆父親最大的一點,就是在男女交往的事上,導致我無法體會天父的愛和父親對我的關心,直到二十五歲時,在一連串遇見神的經歷中,被聖靈光照,才看到我裡面的悖逆,而真實的悔改在神面前。

2. 獨立的靈
我們多半認為上一代不了解我們、覺得我們不行,所以迫不急待地想要證明自己,什麼事都想自己來。然而獨立的靈卻是源自於驕傲。

你們年幼的,也要順服年長的。就是你們眾人也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五:5)

我們都想要獨力完成神所給我們的託付,我們會認為:「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可以做得比上一代更好。」特別是我剛開始全職服事時,有位我尊敬的牧者跟我說:「你父親和教會這些牧者長輩他們老了、太保守了、定型了、很難改變,你們的教會要突破很難,所以你自己要加油努力,能不能有突破和增長就要看你了。」這段話影響我很深,所以成為區牧長之後,表面上客氣,實際卻不想跟上一代互動。我覺得反正他們也不了解青年事工,那就不要管我,我自己會做給他們看。我誤以為這樣的獨立是成熟與能力的記號,事實上這卻成為我生命和服事的驕傲。

後來,當我開始學習尊榮文化和杖與劍結盟,我就操練委身與上一代連結。例如與他們開會時,學習做一個聆聽的兒子,也學習透過他們的觀點來看教會整體,而不是獨立的只想到自己的牧區和事工。當我與上一代連結時,真的感受到我的生命進入到他們超自然的產業和祝福中。這些屬靈的父老們多年來所攻下的領域和所領受的突破,使我可以站在他們的肩膀和天花板上繼續建造和拓展神的國。最棒的是他們都還在我身邊,當我願意跟他們連結,神就使這天花板繼續不斷地提升。

3. 孤兒的靈
Bill Johnson(比爾‧強生)牧師說過:「這是一個充滿孤兒的星球,而我們都受到孤兒的靈所影響。」很多人活在恐懼中,沒有安全感,常常擔心資源有限,隨時會缺乏、用完。所以活在世上,我們總是要努力去追求和擁有許多東西,拼命保護和累積財富。但是這些事物卻還是無法帶來我們想要的安全感,因為我們仍舊認為我們是奴僕、是孤兒,是沒有人在乎的,隨時都會被犧牲、放棄。從我小時候父母忙於服事,一直到後來我跟弟弟獨自在國外生活,這種感覺一直存在於我的生命中,直到父親罹癌時那種感覺更是前所未有的強烈。開始全職服事後,當有人不了解我在青年牧區所做的,或質疑批評我們國度性的事工,我也會像孤兒一樣啟動內在的生存機制,變得像刺蝟一樣設法保護和武裝自己。我承認全職服事的前十年,我真的非常孤兒!

在一次教會的聖工會議中,長執對於青年牧區的事工提出了一些建議和看法,其實都是出於愛和關心,我卻覺得很受傷和憤怒,以至於我離開會議,寫了一封大逆不道的信給我父親,請他在會議中讀給大家聽,沒想到父親真的照做了,會議結束後當時的處長還來安慰我。現在想起來,在父親的身上我看到天父的愛,真的很多時候我就像小兒子一樣的悖逆和無理取鬧,可是天父卻還是這樣愛我、包容我的不成熟,甚至我真的常常不了解祂為什麼會這樣愛我,但在祂的愛裡,我的心開始得著醫治,被神恢復。

我相信杖與劍同步升級的關鍵在於:成全與尊榮,為父和做兒子。求聖靈光照我們裡面的悖逆、獨立和孤兒的心態,除去謊言所造成的堅固營壘和影響。為驕傲、受傷、苦毒、不信任而悔改,並且教導我們順服、尊榮、謙卑,與神、與父母、與領袖有心與心連結。

 

1,54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信息摘要 | 可以勇敢特會-不要忘記 我們的身分已經記在神裡面

在《可以勇敢》特會第一天下午,透過三位講員的分享-璽恩SiEn Venessa、蕭雅文師母、陳麗吉姐妹,帶出生命獨特的大能。

1,14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短摘整理 | 陳怡璇

在《可以勇敢》特會第一天下午,三個故事,帶出獨特的大能。

喜歡幫助人跳進冒險旅程的璽恩SiEn Venessa分享,華人傳統文化的「忍耐」,如何不健康的影響女性,忍耐到後來,甚至失去感覺。

「如果妳覺得在生活中一直在忍耐,要思想到底是環境出問題,還是妳怎麼了?」有一天她跟神抱怨,為什麼身邊有這麼多不成熟的人?神反問她:「成熟是什麼?」她回答:「不要帶給別人麻煩,做該做的事情、分擔別人的煩惱…」。當她講完後發現,自己對成熟有很多期待。在禱告時,她看到自己扛著一個大包裹,神對她說:「把這些東西交給我,我用自由跟妳交換。」

璽恩溫柔地跟姊妹說:「將妳被冒犯的心情寫下來,不要忽略它,為自己做一些事情。當妳學習跟神說的時候,妳會重新奪回生活的主權,經歷盼望跟喜樂。當我們學習面對我們的情緒,把它帶到神面前,丟掉一切的忍耐,生命也會越來越健康。」

 

喜歡挑戰自我極限、跳脫框架思考的蕭雅文師母分享,這次特會的主題是Empower(成全),她腦力激盪這個詞彙所隱藏的深意,成全隱含著「夢想」、「本質」兩個軸線。在「本質」下,富含著「自在」、「勇敢」,「當妳成為那個本質的自己時,妳會感很自在,當妳自在又感受到勇敢,妳準備『起飛」」。雅文師母說,和「夢想」不可分割的是「異象」、「堅持」,當自己走在這條路上,生命就會有一條「軌跡」,「軌跡」跟「起飛」合起來將有「續航力」。

雅文師母給Empower成全一個定義:「完全活出神所創造的妳,將產生永續的影響力。」

在「本質」這條軸線下,很像神的救贖。「行經死蔭幽谷,妳需要神的安慰。妳的本質被神恢復,妳可以與神同坐席。因為神親自安慰我們,以致於我們的靈魂恢復。靈魂甦醒跟恢復,使我們能進入命定。」

但我們人生真正的現實是,我們不曉得我們的身分?我們常糾結:我算什麼?我重要嗎?誰在乎我?我搞砸了嗎?雅文師母提醒姊妹,「魔鬼用一個念頭就可以全面攻佔我們。生命中的關鍵時刻是,被魔鬼攻擊時,不要忘記,我們的身分已經記在神裡面!」

 

Asia for JESUS團隊執行總監陳麗吉姐妹分享,過去,她覺得自己的職位是「代打者」,直到正視自己是神所託付的領袖。但隨後又開始思想:要怎麼成為一位值得被跟隨的領袖,反陷入「自我懷疑」、「自我證明」的生氣、憤怒中。她被這兩種心態糾結,不知道自己是誰。

當她閱讀《冒牌者症候群》一書,發現患有冒牌者症候群的人們,堅信自己的成功跟自己能力沒有關係,只是憑著運氣跟時機,才有這種成功。從書中的測驗,她發現自己有一半的症狀,以至於活在自我懷疑的光景中,神給她三個方法勝過:

(1)寫下自己的角色設定:找出自己是誰,請身邊的神隊友來形容妳的特質;

(2)用神的眼光詮釋:以神的眼光看自己的生命,一切都會不一樣;

(3)堅持走下去,不配的感覺不是事實:妳人生目前的獲得,都是妳付出的值得。

 

1,14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專題|預備下一代興起(下)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通常只會想著別人可以為我做什麼?長大後,我們想的是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一直到更長大成熟,我們開始會想自己能夠為別人做什麼?但我相信神呼召我們,應該是要想得更遠。」Sidney Mohede牧師說。

97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Build to Last永遠要想著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

Sidney Mohede牧師

來自印尼雅加達十分具有影響力的JPCC教會,同時也是JPCC敬拜團主要負責人的Sidney Mohede牧師,曾與Asia for JESUS團隊分享到,這幾年來,他的焦點一直擺在如何建立團隊,因為對他而言,他想的從來不是個人的事工,而是地方教會與團隊;他關心的不是「我」,而是「我們」可以一起做什麼?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通常只會想著別人可以為我做什麼?長大後,我們想的是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一直到更長大成熟,我們開始會想自己能夠為別人做什麼?但我相信神呼召我們,應該是要想得更遠。」Sidney牧師通常會教導同工,不要只停留在可以為別人做什麼的想法中,而是要進一步思索,可以一起和他人完成什麼?當這樣想的時候,他相信會有更多神蹟奇事發生。

因此雖然團隊有多達300多人,但是每個月都會有一次的聚會,不談任何的事工,只是一起團契並且敬拜,然後彼此分享、彼此建造,讓「關係」成為他們團隊的核心價值,Sidney牧師稱這樣的團隊關係為「Build to Last」,因為他們渴望的是能夠一代延續著一代,「我們永遠要想著下一代或下下一代。」

同時他也分享了9個他認為十分重要的原則,這些原則來自他服事的經驗,也是他渴望使團隊能夠不斷傳承、延續的重要核心思想:

一、不要小看你做為榜樣所能夠帶出的影響力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Your Example

如同馬太福音第5章所寫:「你們是地上的鹽、是世上的光,光與鹽。」Sidney牧師指出,神的意思並不是說「你要成為」,彷彿有一天夠好了、做完一切的工之後,就能夠成為光與鹽;聖經說「你是」,代表現在你就是光與鹽。因此不要小看自己在團隊中的影響力,因為人們會因為領袖真實活出來的生命而願意跟隨你,而不是單只是因為領袖所說的話語。「如果我一邊服事,同時在社群網路上講很多抱怨的話,我們其實是在給下一代樹立壞榜樣,這會讓他們對於服事神很困惑。」

二、永遠不要停止學習 Never Stop Learning

如果渴望團隊能夠永續經營,唯有當身為領袖仍願意不斷學習,這才有可能發生。而在Sidney牧師成長的年代,功夫電影曾相當流行,從這些電影中,他發現了一個模式:師父們在訓練徒弟時常常會留一手,以防有一天徒弟變壞。這個觀察讓Sidney牧師對傳承有了新的體會,假設一個師父會10招,卻只傳授給徒弟9招,有一天徒弟變成師父,他教下一代時只傳授了8招,每一代的師父都留了一手,到最後一代可能再沒有任何招式可以教的了。因此他教導團隊,不僅不要停止學習,並且更要去教導你所學習的,與別人分享你所知道的。

三、莫忘初衷 Never Lose Sight of “Why We Do What We do?”

莫忘初衷這四個字,對Sidney牧師個人來說也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要忘記為什麼你現在正在做這些事,為什麼我們當初要成立這個團隊?目的是甚麼?我們是為什麼而做?」

身為教會領袖,如果有一天突然發現做這一切事工不是因著愛耶穌,也許是為了餵養家庭、或者只是需要工作等其他理由,也許就需要重新審視內心的核心價值和排序,重新點燃心中最初願意服事的火焰。

四、愛一個人,而不是因為他的才能 Love People, Not Just Their Talent

「在一個團隊中我們看彼此不應該只是工人而已,而是要將對方當成自己弟兄姊妹或朋友看待。」在Sidney牧師的敬拜團中,他們把這點視為使命,因此當有同工遇到生命問題,他們不會認定這個人從此不能留在團隊中,而是會問說:「我可以怎麼幫你?」而這樣的思維,也在團隊中帶下很不一樣的氛圍。

五、我們的服事是為了建造人,而不是用人來建造我們的服事 Use Your Ministry to Build People, Not Use People to Build Your Ministry

Sidney牧師認為既然是團隊的領袖,就更需要花時間和同工團契、分享生命,因為服事最終的目的,不是要打造多麼偉大的事工或教會,而是服事身邊的人。他說,在外面的事工往往會反映出對內同工們怎麼看待彼此,如果在團隊中無法彼此相愛,又怎麼夠期待同工在外面能夠愛人呢?

六、成全他人以傳承文化 Empower Others to Carry the Culture

這裡的關鍵字是「成全」或是「賦予權力」,Sidney牧師分享到,這代表著領袖把同樣的權力賦予同工,讓他可以做同樣的事。對很多基督徒領袖、團隊或教會而言,要成全交棒給下一代年輕人,告訴他們「你可以的」,也許並不容易,然而這樣的想法,對今天這個世代卻非常重要。

在分享的同時,Sidney牧師的團隊正在為下一張專輯忙碌,「昨天他們就拍照和把他們的群組對話給我看,我要說的就只是,『非常好,繼續!』我不需要他們把細節一一都給我看,我給予他們權力,並且相信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身為一個父親,我對孩子也是一樣的,因為我希望他們可以成長,代表我需要給予他們權力,讓他們學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成全」並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然而如果能夠成全下一代,將教會或是團隊中文化持續傳承,直到下一代認定這也是他們的文化;當這個文化變成他們自己的,他們就可以繼續傳承下去。

七、鼓勵 Encourage

「如果你希望打造一個永續的團隊,那就要學習不斷鼓勵人。」Sidney牧師說,這樣的想法也許不太符合華人的文化──華人的文化中通常習慣批評更甚於鼓勵──但身為基督徒應該只有一種文化,就是屬天的文化(Heavenly Culture)。鼓勵是需要刻意操練的,因為批評的話往往很容易說出口,但是要講正面的話語,就需要刻意的練習。然而鼓勵也是最簡單、卻最重要的方式,可以投資在團隊中的,同時也會澆灌同工裡面的恩賜。

八、在不同季節設下目標然後勇敢冒險 Intentionally Set Goals and Take Risks in Every Season

2016年中,JPCC Youth 推出一張《You in Me》專輯,這是由JPCC敬拜團的新生代所主導、製作的專輯,「當我成全下一代去做這張專輯時,其實我也是在冒險,因為他們當中很多人沒有錄過音,但最後他們的製作水準卻遠超過我們的期待。所以我們要學習去冒險,有句話 說:『人生從跨出舒適圈開始(Life begins outside of your comfort zone)。』」

九、沒有異象民就放肆 Where There is No Vision, the People Perish

「沒有異象,民就滅亡,所以要確定你是有異象的。」Sidney牧師認為這對於團隊的傳承是非常重要的,他鼓勵每位領袖都可以問自己,5年之內想要達成什麼目標?然後可以問團隊,10年後渴望看見什麼成就?當有了答案之後,就應該要勇敢地去冒險。如果教會與團隊都能夠這樣去做,Sidney牧師深深相信,不僅能夠延續到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將能夠不止息的傳承下去。

在神眼中我與年輕人相差無幾

腓力 ‧ 曼都法牧師

「你怎麼定義年輕?又要多年長才能夠足以擔任一間教會的主任牧師或是一間機構的負責人?」印尼泗水沙崙玫瑰教會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牧師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因為在他眼中,年輕人是值得信任的,年輕人也可以充滿智慧並且是有成熟度的,可惜不僅是社會上,有時候在教會中,人們往往會看重年紀而不願意倚重年輕人。

腓力牧師特別舉聖經中記載著,在神眼中「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如果用這樣的方式來計算,即使是20年的差距,在神的眼中,可能只有半小時而已。因此無論是20歲、40歲或是60歲,在神眼中其實都是在「同一天」,「年輕人們,不要看你們自己年輕就是次等的。」在腓力牧師的想法中,他相信年輕人需要學習尊榮上一代,並且向上一代學習,無論是他們大有能力的一面、或是曾經走過的錯路,這些寶貴的生命經驗都是值得學習的。但是不要因為年輕,就認為自己沒有辦法做上一代所在做的事情;就好像保羅教導提摩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摩太前書四:12),年輕人不要自認沒有辦法承接上一代所做的事,因為「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13)。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牧養眾多會友、本身也有3個子女的腓力牧師也說,身為教會中的長輩,他看見許多20初頭的年輕人正在教會中興起,甚至開始在許多事工中佔有一席之地,而他願意成為為他們預備的舞台的人,「我知道在神眼中,我其實和他們相差無幾。所以我必須預備他們,即使他們將來因為站在我肩膀上而做了更大的事,我也永遠不會成為他們的絆腳石使他們洩氣。」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7-20】

97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被成全與成全

當我們著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渴望預備、成全並興起他們時,必須先回過頭,從過去的軌跡中探索關於「成全」真正的意義以及對人生命的影響力。

1,17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們著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渴望預備、成全並興起他們時,必須先回過頭,從過去的軌跡中探索關於「成全」真正的意義以及對人生命的影響力。

完全地放手是最美的成全

張光偉牧師

新店行道會的主任牧師張光偉,2016年從父親張茂松牧師手中接下棒子,開始牧養教會;從過去負責青年人的事工,到現在承接起一間大型教會,光偉牧師回想起來,最初父親的「放手」即是最大的成全,再他接下來的事奉中,有著深遠的影響與幫助。

「張牧師在帶青年人,他是完全的『放』,意思就是讓我們去嘗試,」光偉牧師這樣形容當他開始負責青年事工時,父親張茂松牧師給予他和同工很大的彈性與空間去發揮,「他從來不會來問說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的目標是什麼?所以當時我們在做的時候就很自由。」

甚至,連青年事工的預算都是獨立出來的,因此無論要辦營會、辦活動甚至外請講員,只要預算允許,他們都可以自由地安排與規劃。張茂松牧師給予了極大的信任,這對當時的光偉牧師和同工而言是十分大的祝福,也讓教會的青年事工得以發展的「很好玩」、「吸引年輕人」。

在上一代的基礎上再建造吸取40年經驗

「當然青年人要做一件事情,青年人也要讓成年人感覺到安全。」備受成全與信任的同時,光偉牧師反而十分看重教會中年輕人的態度,他認為青年人不要抱持著要推翻過往的制度或是要來改革的心,「我們是要來支持教會的異象,不是走自己的異象。」他堅持青年人需要讓教會感覺到,他們是與成年人越走越近的,並且要能夠融入教會,因為青年事工的蓬勃發展,目的是讓教會青年化、有新血進去,而不是因此從心態上變成好像有兩間教會存在。

因此即使有學生表達說無法參加周六的青年崇拜,光偉牧師也會鼓勵他們可以參加星期天的聚會,「我不限制年輕人一定要留在哪一場聚會,我只堅持『你要聚會』。」他甚至鼓勵年輕人勇於與教會中的長輩連結,學習長輩的生命態度與身量,讓世代之間可以建立更多的交流與信任。

這樣的堅持,也反應在他從父親手中接下整間教會的過程。光偉牧師認為兩代之間是否具備同樣的異象,是彼此連結最重要的關鍵,從過去在父親的遮蓋之下服事年輕人,光偉牧師一直認為他是要來完成教會主任牧師所領受的異象,而非自己的,「如果一進來我就說,聽著,我要變,現在是新的世代了,全部翻轉。那我們就沒有看重、沒有尊榮過去40年所做出來的事情。」

在接棒的過程中,光偉牧師說他曾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有一個師父在這邊,他有40年的經驗,我要不要去問他?還是我要說:不,我都不需要?」因此直到現在,即使已經可以做主管理教會的一切事務,光偉牧師還是會問父親:「你覺得如何?」

「我是要根基在上一個世代的基礎上再建造。」即便是接棒以後,他也堅持要走在教會原本已經領受到的異象中,不輕易改弦易轍,只是可能透過不同的包裝形式呈現,但他深深相信,讓原有的DNA能夠延續,是尊榮文化的精神最佳的體現方式,唯有先尊榮上一代所建立的一切基礎,才能夠在下一代有更豐盛的建造,當兩個世代在彼此尊榮的精神中互相連結在一起,教會將更加興盛、更加不一樣。

上一代最美好的祝福:給予空間、樂於投資

周巽光牧師

從25歲開始服事年輕人,到成為青年牧區的區牧長,巽光牧師時常爭取更多的機會與資源,渴望投資青年事工中,而在過程中,他認為最大的祝福,就是從上一代的牧者身上,感受到他們願意看重、並且投資在年輕人中;不硬性的規定他們一定要符合框架標準,而是給予他們很大的發揮空間。

因著這些自由度,他與同工得以將許多的點子付諸實行,一步步規劃、打造出一個能夠吸引年輕人的青年牧區,甚至得以發展許多大型活動、外展事工,並且開拓許多新的青年事工據點。

巽光牧師也強調,並非「放手」才是讓青年事工能夠發展的唯一方式,每個教會都可以摸索出屬於自己風格的「成全」方法。「靈糧堂是這樣子,不代表其他教會也是這樣子。我們教會的領袖是非常寬廣為父的心腸,讓我們有這樣子的彈性。這不代表其他教會,也一定要用同樣的方式才行的通。」

從周神助牧師到現任的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巽光牧師說,在互動的過程中,他時常感受到的是,他們非常尊重不同世代有不同的文化,而也因著過去是在彈性和自由度中被成全,他也渴望將同樣的DNA延續到下一代的領袖身上。

無論何時都「在場」就是最大的支持

柳子駿牧師

「上一代給我的成全是,好像就是給我機會吧,讓我去試,做年輕人的工作,好像給我一張白色畫紙作畫。」對子駿牧師而言,會接下青年事工的事奉,是他人生規劃中的意外發展,因為當時的教會急需有人承接青年事工,於是他決定回應這個需要。而當接手後,對於青年事工該怎麼安排、規劃,是父親也是主任牧師的柳健台牧師,幾乎全權交由子駿牧師與同工負責,讓他們在這張白色畫紙上自由揮灑。

對他而言,當時父親給予他最大的祝福就是「在場」:「我記得我的爸爸是只要有時間,他一定會坐在台下聽我講道。他就跟著年輕人一起聚會⋯⋯主任牧師不是非得一定要來參加青年人的聚會,但他只要能來,就一定會來坐在下面,有時候他不能來,他還會講說是因為什麼事情,所以他不能來。」

單單是「在場」這件事,對子駿牧師而言,就是一種成全,偶爾當他講完道,柳健台牧師也就會來跟他討論哪裡講的好、或是哪裡需要調整,給他幾句建議。雖然有時被糾正的感受並不那麼好受,但是事後想想子駿牧師就能明白,這是父親表達支持的一種方式。

接棒是:從上一代手中接過貴重寶物

「我覺得教會是上帝託付給我們的羊群,我感覺也好像是很珍貴的一籃雞蛋,所以這些都很寶貴,它更不是一個事工或職務而已。」

接棒成為主任牧師後,當子駿牧師回頭看這段過程,很像是上一代交付了一樣寶貴的東西到你手上,就好像媽媽將一籃雞蛋交到孩子手上,孩子總不會摔了就走,而在這一個交付、一個接收的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其實是雙方彼此信任的心。「下一代一定要夠尊榮上一代,他一定要感覺的到,我不是從你手中奪去一個東西,我是很需要你,我們有一個很寶貴的歷程,就是我們兩個同時扶著這一籃蛋的歷程。」

現在看著教會中年輕的同工和會友,子駿牧師也常常將責任一點、一點的交給他們,「我在跟他們相處的過程當中,我覺得也是我一直望著他們,我就愛他們、很喜歡他們現在所做的這些,當他們在牧養的時候,我很放心把羊群交在他們手上。」從上一代身上所感受到的愛、信任與成全,子駿牧師也用同樣的眼光望著下一代,希望有更多的同工,因著感受到被信任,更加樂意與教會走在一起。

「在一起」就是預備年輕人最直接的方法

成全年輕人,並不只是單單把事工交給年輕人去做,在子駿牧師心目中,因著父親過去藉由「在場」所帶來的支持,讓他決定也要時常跟年輕人「在一起」,不僅是事工上的合作,他更重視花時間和年輕人相處、了解他們的心。「我會覺得成全他們是我常常跟他們在一起⋯就跟著這群年輕人一起生活、分享或是逛夜市吃飯。在過程中,就會慢慢發現有哪些人跟我走在一起,有一樣異象、也愛上帝,那我就會常常把我心裡想的東西告訴他們。」

藉由花時間相處,漸漸地年輕人的DNA會和牧者越來越像,面對教會中這群年輕了15歲、甚至20歲的年輕人,子駿牧師堅持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是一起打拼;而現在教會開拓了分堂,子駿牧師也親自帶著年輕人一起做,讓他們也感受到牧者的「在場」。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12-13】

1,17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