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書摘 | 《先知學校》 第四章 先知的眼光

中人瘦骨嶙峋,雙肩下垂,發黃稀疏的髮絲垂落,滿臉皺紋。她空洞的眼神看著鏡中的自己,衣服掛在她瘦弱的身軀上,手腳瘦得像竹竿一樣。她在鏡前蜷曲發抖,心中不斷出現自我挫敗的念頭。她渴望從俘虜她的捆綁中得自由,但她對人生的眼光蒙蔽了她的雙眼,她老覺得自己太胖。她得了厭食症,她所相信的謊言影響了她對自己的看法。

我們用來看未來的鏡片必須乾淨、沒有瑕疵和扭曲,這一點十分重要。先見的鏡片若有瑕疵就會影響他看未來事件的眼光,造成偏見,這一點不難了解。

我們看事情的方式非常重要。在舊約中先知有時被稱為「先見」,因為他們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參考撒母耳記上九章9節)。他們的先知性事奉是憑著他們可以看見那看不見的事情,然後將他們所看見將來要發生的事情說出來。雖然我們不常稱呼新約先知為「先見」,但這個名詞還是跟他們有關。「先見」確實描述我們恩賜的運作方式,和我們如何知道未來的事情。在事情發生前,我們就能真正「看見」它發生。

當然,我們用來看未來的鏡片必須乾淨、沒有瑕疵和扭曲,這一點十分重要。先見的鏡片若有瑕疵就會影響他看未來事件的眼光,造成偏見,這一點不難了解。換言之,看事情的眼光若有一點扭曲,對先知的預言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我們來看剛剛我提到那個有厭食症的女人,這位年輕女子用「謊言的鏡片」看她自己,欺騙嚴重扭曲了她的眼光,讓她過一個謊言人生。

對先見而言(或任何其他人),核心價值是決定我們對人生看法的鏡片。有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像破碎的鏡片,看待人生的眼光扭曲,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前面的事情。有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就像是說話帶著口音一樣,每個人說話都有口音,雖然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直到我們遇見口音與我們不同的人。(當然,我們都會認為是別人有口音。)我們大部分人不了解的是,我們看事情也有口音。這個視覺的口音是一個處理事情的鏡片,形塑我們對世界、對神和對我們自己的看法。我們通常喜歡看見我們預備看見、想要看見和期待看見的事情。

我以前相信預言應該完全是從神來的,但現在我不再相信這種說法。請不要把這本書丟進垃圾桶,容我先解釋一下。我當然不認為我們應該捏造預言或在神賜給我們的預言上加油添醋,但事實上我們的先知預言不可能完全沒有「口音」。我們的經驗、種族、信仰體系等,製造了我們的口音。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有口音,因為它們就是我們根深蒂固的一部分。神大有智慧,事實上是祂在透過我們說話時,製造了我們的口音,讓我們成為先知話語的一部分。神特別選擇透過特定有色的鏡片來看這個世界的人來對某些特定的人說話,因為他們需要從有那樣生命經歷和味道的人那裡聽到預言。

想一想先知耶利米、但以理和以利亞三個人多麼不同,一個是哭泣的先知,一個是智者謀士,一個是有著戰士的性格。他們並不一定破碎,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使他們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領域事奉特別有成效。

破損的鏡片

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

打個比方,鏡片有不同的顏色,生活有不同的味道,是件正常的事,但當先知的鏡片破碎、弄髒了或壓壞了,就會有問題。耶穌說:「所以,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聽;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路加福音八章18節)。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本章一開始我提到那個有厭食症的可憐女孩照鏡子時看到的是一個胖女孩,因為她沒有質問她是如何去看自己的身體。但既然先知是蒙召的先見,他們必須質問他們是如何去看事情,否則扭曲的觀點一定會影響和污染他們所發的預言。耶穌這樣解釋: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馬太福音六章22∼23節)

上面的經文中「昏花」的希臘文是poneros,意思可以是「犯罪」和「惡者」,或者是「勞苦、忌妒、有害、惡毒、邪惡、無用」。核心價值就像生命的教練一樣,它們可以為我們解釋或重新解釋我們世界所發生的事件。你能想像有一個生命教練的名字叫無用、邪惡或嫉妒,日日夜夜影響著你,主導你看人、事和神的方式?得到厭食症的人是一個用「不好的鏡片」或有一個無用的生命教練(仇敵)的最好例子,他扭曲事實,使無辜人成為受害者。

不好的翻譯

核心價值為我們的生命塗上色彩,加上味道,給我們一個美麗、有價值和獨特的口音。但我們用我們美麗的口音要說什麼,卻取決於我們不同的核心價值。我們基本的核心價值成為我們決定何為實際、真實和正確,何為虛假、錯誤和邪惡的原則。

我想用一個很多年前我在墨西哥的經歷來稍作解釋。我和比爾.強生一起主領一場好幾千人的佈道會,第一和第二個晚上是比爾講道,最後一個晚上是我講道,我們看見很多的果實和無數的神蹟。我很高興在最後一場聚會講道,這樣我可以讓整場佈道會結束在高潮。但是我的墨西哥翻譯同工卻有不同的想法。當天晚上我的主題是基督要改變你,使你從罪人變成聖徒。問題是我的翻譯同工成長在一個相信只有基督徒死後才能被稱為聖徒的教會,他無法理解還活著的信徒怎能被叫做聖徒,所以他根據他的核心價值來重新翻譯我的信息。

我聽不懂西班牙文,所以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情況。但我有注意到比爾講道時,大家的反應非常熱烈,但現在聽到我的信息卻似乎很冷淡、死氣沉沉,所以離開講台時我心裡非常困惑。

基本核心價值就像一位翻譯同工,如果他們是乾淨、清潔、正確的,你聽到的是真實的生命信息,你看見的是真實。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心裡覺得奇怪,無法理解是怎麼回事,也覺得沮喪。我坐在前排聽幾位會講英文和西班牙文的墨西哥牧師分享,其中有一位跑到我旁邊解釋整個情況。我的墨西哥翻譯曲解了我的信息,讓大家以為他們是被罪捆綁,毫無盼望。

基本核心價值就像一位翻譯同工,如果他們是乾淨、清潔、正確的,你聽到的是真實的生命信息,你看見的是真實。但如果你的翻譯同工有偏見,你所會看見和相信的真實其實是被扭曲的真理。耶穌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八章32節)。這裡「真理」的意思是「真實」。很多先知生活在「虛擬真實」中,感覺是真的,看起來是真的,但卻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幻覺。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46-48】

83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