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 危機中的盼望》第一章 在絕望世界中滿懷盼望

即便身陷無可救藥的環境裡,都還是要確保自己能夠持續剛強下去,因為這不僅能使我們常在神同在的平靜安穩裡,也會讓我們有本事可以去幫助其他在我們個人能力範圍所及的人。

2,0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面對不確定的世代  不再懼怕  並勇敢釋放出神的良善

比爾.強生 Bill Johnson 著

耶穌直言末後的日子將會充滿戰爭、饑荒、地震和其他的災禍,祂這麼說的用意並非要使跟隨祂的人感到洩氣,祂只不過是在告訴這群末日軍隊,在他們受差時將會面臨到什麼樣的景況。你可能很訝異,這本書不是應該要講盼望嗎,怎麼會才一翻開就講末日,但是我相信我們就是必須這麼看這件事。所謂的盼望並非努力讓自己感覺良好,盼望是我們不論面對到生命中的任何狀況,都可以緊緊抓住的實體。

我們受造都有神的心意與應許,也有責任效仿耶穌的榜樣,去彰顯和描繪出天父的心。耶穌說凡信祂的人,要做比祂更大的事。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些更大的,因為我往父那裡去。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定成全,使父在子的身上得著榮耀。(約翰福音十四章12-13節)

我們經常會沒注意到這個應許中的一個重要部分:這個應許之所以要能發生,是因為耶穌要往父那裡去。而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問的,耶穌去父那裡與這個看似根本做不到的任務究竟有何干?耶穌回到天父的右手邊會如何影響到我們能否按照祂的標準去完成父要我們做的事,或甚至要做比祂更大的事?針對這點耶穌做了這樣的解釋,祂說如果祂不離開,那麼聖靈就不會被差來(見約翰福音十六章7節)。三位一體中的第三位—聖靈,就是那看似不可能的應許能夠實際完成的必備要角。

在耶穌講完自己將要到父那裡去後,祂還應許無論我們求什麼,都必蒙應允。不過當大家在現今的世界裡碰到這麼極致的一個應許時,可能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隨著自己經歷到多少的神蹟來擅自降低標準,藉此讓自己好過一些。我不知道各位的立場為何,但至少我能替自己這麼說:「我不在乎自己心裡是否好受,我只一心渴望要使神得榮耀,也願我自己能夠越來越像耶穌。」就是這麼單純的一個想法,但要做到卻一點都不容易。

讓我們一起好好地看看「無論求甚麼」這個說法,我們可以先不要去想在祂應許裡頭,完全超越我們所求所想的那個瘋狂部分,不過絕對不容忘記的是的這個字,若是換個說法就是禱告。當耶穌吩咐我們要禱告「在地如在天」,這是關於禱告的第一個誡命(馬太福音六章9-10節);同時也是在說,神的國就是如此運行的。

我們也曉得,不論是耶穌還是聖靈,祂們都在天父面前為我們代求。

照樣,聖靈也在我們的軟弱上幫助我們。原來我們不曉得應當怎樣禱告,但聖靈親自用不可言喻的歎息,替我們祈求。(羅馬書八章26節)

誰能定我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死了,而且復活了,現今在 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羅馬書八章34節)

在這叫人驚訝的兩個祝福之間,有另外一個很常被提出來的應許:「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章28節)如果有耶穌和聖靈常常在為我們代求的話,那也難怪萬事都會互相效力了。禱告能夠帶出最大的影響力,如果連聖子與聖靈都在持續為我們祈求的話,這就說明了代求是我們最大的呼召。

耶穌的一生之所以能夠持守聖潔並活出大能,祂的禱告生活絕對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祂總是會花時間與父獨處,這點在四福音書裡隨處可見。

當我們在讀約翰福音的十四到十六章時一樣明明可見,耶穌一生總是渴望能夠透過自己的言行舉止來使父得著榮耀。因此耶穌說祂只說自己聽見父在說的,也只做自己看見父所在做的事。祂甚至直接說無論我們禱告求什麼,祂都會應允我們,好叫父能因此而得榮耀,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透過盼望,持續剛強

即便身陷無可救藥的環境裡,都還是要確保自己能夠持續剛強下去,因為這不僅能使我們常在神同在的平靜安穩裡,也會讓我們有本事可以去幫助其他在我們個人能力範圍所及的人。就某種程度來說,這是我們虧欠世人的:在動盪的世代裡,我們有義務提供一艘能夠賦予人穩定力量的方舟。

有許多的美好品德都可以幫助我們在困難時刻帶出影響力;但是我個人最常仰賴的還是盼望,畢竟一個人能夠帶給人多少盼望,就決定了他有多大的影響力。

人們在急難臨頭時對於盼望會更加地渴望,要是有誰能夠帶給人盼望,大家肯定就會一窩蜂地往他那裡衝。未信者往往在罪中不會感到不安,而是要等到生命經歷到動盪,才會不得不去面對自己的種種脆弱,並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為何。剛強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他人的緣故。另外也請務必清楚知道,不論是盼望或是絕望的感染力都非常地大,而要帶給身邊的人哪一項是我們可以做的選擇。

我很喜歡把盼望定義為:歡喜地期盼美好事將要發生,這與一般大家所說的盼望很不一樣。有人可能會說:「我真的很期待那件事會發生。」但這麼講其實與許願或是做夢沒有兩樣,也不敢保證一定會發生。聖經裡所談到的盼望,實在與一般大眾所想的差得天南地北。然而不論你盼望的是什麼,那件事就會照著你所期待的發生。

我也明白有些人可能外表看起來充滿盼望,但實際生活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換句話說,他們的盼望並沒有根基,不過是在幻想,也很努力地不要受到現實所影響。但是即便如此,也改變不了神國的真實,而且神國的真實絕對超越任何存在於地上的現實。這類聖經中的盼望是建立在那既不會動搖也無法摧毀的根基:神的應許和祂的屬性上。

透過平安,持續剛強

耶穌為了讓你和我能夠跟上祂的腳步,祂還給了我們另外一個好處:平安。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裡不要難過,也不要恐懼。(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

這份平安也與大家的認知不大一樣;世人定義只要沒有了某樣東西就是平安:例如沒有戰爭、沒有喧囂煩擾、沒有衝突的時候。但是耶穌所賜的平安卻是有形有體的,祂是那位和平君王,只要有祂在就有平安。

若想要真正從這份平安裡得著益處,就必須按照祂所說的去行,也不能動不動就擔心或害怕。每當我們感到害怕或是擔心,其實是我們容讓自己去這麼做,是我們讓焦慮有機可趁,並忘記了和平之子其實從未離開,也不會隨便撇下我們。然而為此感到羞愧或是罪疚其實一點幫助都沒有,但是負責管好自己的心就是邁向自由的第一大步。

 


《危機中的盼望》HOPE IN ANY CRISIS

>異象工場官方商城 

>有聲書&電子書 (Pubu)

● 書籍簡介

仰望十架的盼望,不憑眼見的信心
我的人生,戰勝一切危機,時刻大放異彩! 
 
面對危機四伏的時刻,何等有幸能夠活得大放異彩
災難既是無法避免,我們也無人能夠決定大難什麼時候臨頭,你和我唯一能選擇的,就是面臨到這樣的時刻究竟當如何自處。到底是要任由恐懼或黑暗吞噬我們呢,還是要在黑暗肆虐的時刻裡帶著盼望興起發光?
 
同時擁有牧師和暢銷書作家身份的比爾.強生藉由《危機中的盼望》一書讓身為信徒的你能夠看見那強而有力的屬天保護。
 
在書中你將會讀到:
.天國的解決辦法能夠在艱難時刻帶給人盼望
 .如何在眾人皆醉時成為獨醒的那人,並在人心惶惶的時候帶給人平安
.如何拿起經文所賦予的權柄禱告,並在神的保守下享受安息
 
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握有世人所在尋求的解答,危機就是我們可以幫助人們看見神究竟是多麽良善的大好機會。
 
● 聯名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周神助、周巽光、周巽正、林進吉、柳子駿
晏信中、夏昊霝、黃國倫、張光偉、張靜蓉
喬美倫、萬力豪、廖文華、劉群茂、駱世雄
 
 

2,0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特會報導|天國文化特別聚會-常常喜樂 不住禱告 凡事謝恩 走向「在地如在天」的關鍵時刻

2020天國文化特別聚會,由伯特利教會使徒性治理團隊資深領袖比爾‧強生牧師主講,吸引近1500人次參與。Asia for JESUS執行長周巽光牧師特別談起舉辦初衷,是十二年前他生日當天,意外讀到比爾牧師所寫的《行在神蹟中》…

1,54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短摘整理 | 賴若函、何恕瑜、孫以琳  綜合整理 | 林鈰崡 照片提供 | 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2020天國文化特別聚會,由伯特利教會使徒性治理團隊資深領袖比爾‧強生牧師主講,吸引近1500人次參與。Asia for JESUS執行長周巽光牧師特別談起舉辦初衷,是十二年前他生日當天,意外讀到比爾牧師所寫的《行在神蹟中》,受到極深的震撼,開始想把「天國文化」帶進華人教會。兩年的努力後,神為台灣開門,如今,已是比爾牧師連續第十一年來台分享,也看見當年周巽光牧師期待的「每個基督徒活出超自然生活、遠離宗教和律法主義、下一代可以在健康的文化中成長」,都走在實踐的路上。

 

成為被應許擁有的一群人 用聖靈的寶劍敵擋仇敵的火箭

比爾牧師在聚會一開始,首先帶領會眾讀主禱文,並一一點出經文的含意。「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代表神的旨意在地上還沒有完全成就;「把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在天上,沒有主禱文所敘述的任何缺乏,沒有惡者、缺乏、疾病,他鼓勵大家要「具體對焦的禱告,因為我們的禱告是要讓神國度的真實,來形塑我們所在的世界!」牧師強調,領受主禱文的使命,回應的主權在於每個人。「神為祂兒子預備的是新婦,是在自由意志中選擇順服、在生活中彰顯神的屬性,是自願敬拜愛慕神、乘載神的心意和使命。」

比爾牧師也鼓勵大家,當感到焦慮、疲乏時,主動向神呼求,持續用信心活出豐盛的生命。「我們都喜歡看事情的結果,但神喜歡的是這段旅程的過程。」牧師提到,許多基督徒窮盡一生活在沒有成就的應許中,其實是因為不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責任,進而帶下神成就的應許。「在與黑暗權勢的戰役中,大部分的戰役,都在我們平日的思維中。」牧師提醒會眾,抓住應許、憑信心敵擋仇敵的火箭,如果魔鬼的謊言穿過「信德的藤牌」射中你,那就用聖靈的寶劍化為小刀,把謊言從身體裡挖出來,「藉著神過去對你說的話,再次更新你的心!」

 

城牆是神蓋的 城門是我們的回應

常常喜樂 不住禱告 凡事謝恩

比爾牧師分享,某個週日清晨,他被神搖醒,神對他說:「一個有城牆的城卻沒有城門,不安全」。他默想這句話的意義,想起聖經中談到「你必稱你的牆為拯救,稱你的門為讚美。(以賽亞書60:18)」理解到在舊約時代,城牆的高度與厚度代表著這個國家強盛的程度。當城門敞開或有破損,就像對著敵人說,「嘿!你可以從大門進來!」牧師說:「城牆就像拯救,是神為我們付上的代價;城門就像讚美,是我們的回應。」他也點出,基督徒對於負面情緒也無法免疫,但要記得關鍵鑰匙-讚美。如同當年他的父親病重臥床,縱使心中困惑、遺憾、負面情緒不斷,他仍然選擇獻上讚美的祭─讚美神是良善的、是醫治者(即使父親並未得著醫治)。因為他知道,這是最珍貴的獻祭,是有一天當我們在沒有疾病的天上時、再也無法獻給神的。

 

四個核心信念 進入天國的真實

聚會最後一場,比爾牧師從四個核心信念與帶出的行為模式,與會眾分享「天國文化的根基」。

信念一:神是良善的

信念二: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信念三:耶穌的寶血已為我們買贖了一切

信念四:我們每一位都是偉大且重要的

牧師指出,這些如果只是頭腦中的知識,卻不是內在的信念,也沒有影響行為模式,反而會帶出抵抗聖靈的力量。「求神賜下智慧與啟示,讓我們明白世界如何運作,我們可以支取什麼,我們作夢的方式改變、我們開始勇敢冒險,我們服事的心態也會改變,成就神的工作在我們身上。」

在這次的聚會中,比爾‧強生牧師帶領會眾重新對焦於神,鼓勵弟兄姊妹將生命中的大小事都帶到神面前,以單純的心來回應祂,相信這就是神的兒女走向「在地如在天」的關鍵時刻!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37期P.38-39)

1,54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書摘 | 《命定時刻》(上冊) 第八章統管:約翰‧雷克

所以,我們要尋求神的恩賜,然後當你看見神的手,在稍微抬頭往上看──你會發現祂的臉其實離我們不遠。

1,32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到了那年年底,我相信我是有史以來最渴慕神的人⋯⋯那是我魂裡的飢渴和愛慕,祈求要比以前更多認識神⋯⋯我的魂渴望更多進入神裡面,進入祂的愛、祂的同在和能力。」──約翰‧雷克

就某方面而言,約翰‧雷克對我的生命產生的影響比歷史上任何其他人物更大。他對神的國度和勝過黑暗權勢的權柄人生的理解,無人可及。我總覺得他比同時代的人超前了一百年。

使徒呼召

約翰‧雷克(1870-1935)是一位大有能力的使徒,為神大大使用,尤其是在醫治領域。他的好幾位家人在約翰杜威(John Alexander Dowie)的事奉中得到醫治,自此之後他才開始認識神的醫治。雷克在為隨時可能撒手人寰的妻子禱告後,妻子完全得醫治,消息一傳出,他的醫治事工於焉開始。雖然看見很多人得醫治,甚至有死人復活,但他在1907年經歷到一股「電流」,領受聖靈的洗之後,將他帶進更大的能力和恩膏中。這事之後,他蒙召前往非洲,很短的時間內就得到極大的成功。他也開始為他的使徒呼召建立非常重要的根基和結構,同時也施行更大、更奇特的神蹟和奇事。後來他回到北美建立了醫治祈禱院(Healing Room),這服事一直延續到今天。他不斷強調要完全被聖靈掌管,以權柄勝過疾病。

富者更富

如前所述,雷克在領受聖靈的洗之前,他已經有兩次使死人復活的經歷。他在神蹟的領域看見極大突破。他在屬神的事上非常富有,而且還領受了周遭所有人所說的聖靈的洗。很多人無法經歷屬天的相遇是因為他們自滿於好的神學。雷克卻非如此,他知道在主裡還有更多。而他一生中聖靈的能力在他生命中運行可能比周遭百分之九十九認基督為主的人更多。但他卻還是渴慕更多,渴慕在聖靈的事上變得更加富足,帶領他走進超乎尋常的突破。

雷克領受聖靈的洗的方式是像電流一樣射穿他的身體,這樣的相遇方式很難忘記!當一個人有這樣的經歷,無論一生中是發生一次或一千次,他都有責任要成為好管家──負責將神所分賜給他的一切釋放到地上。這樣的經歷要付上代價,因它們的目的不是為了讓尋求的人「覺得興奮」,而是要帶領我們進入神的深處,永不再退後。這些經歷讓我們更加愛戀行做奇妙萬事的那一位。

神要將這種非比尋常、與神相遇的經歷賜給每一個人,但並非每一個人都已預備好將在與神相遇中所賜給我們的好好行出來。若是與神相遇的經歷無法賦予我們能力,我們會變得剛硬,不在乎要在地上發揮轉化的影響力。神蹟的領域是神的賞賜,當我們回應祂,我們在地上就會成為無法阻擋的一股力量;當我們不回應祂,我們就變成像曠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樣,對每天降下嗎哪的神蹟不再感到稀奇。他們因為抱怨環境,想回去埃及做奴隸,他們的讚美衣變成了沉重之靈。神賜給他們、要讓他們珍惜行作奇妙事的那位神的東西起了反作用,他們反而輕視神蹟。神的榮耀和神蹟的領域是信徒所能擁有最令人興奮的領域,但它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所以,我們要尋求神的恩賜,然後當你看見神的手,在稍微抬頭往上看──你會發現祂的臉其實離我們不遠。

就某方面而言,雷克的故事說明了敬虔管家之職分。他擁有恩膏──聖靈的同在在他身上──他擁有獨特的恩賜,神透過他行出超自然的事,帶領許多人進入神國。但雷克在主裡的突破開始讓他更多渴慕神,然後他對「更多」的渴慕變成更多尋求神的面,而不是領受神的恩賜。它成為尋求神自己。雷克的屬靈飢渴事實上對他的身體有害:嚴重損害他的正常生活功能,直到他的渴慕完全被神所滿足。當神在史波肯遇見雷克,雷克生命中聖靈的能力已經很強烈了,神賜給他的能力是用來形塑周遭的文化,使史波肯成為世界上最健康的城市。靈性富有的人變得屬靈上更加富足!

我聽過人家說我們不是要尋求神的手,我們是要尋求神的面。我喜歡這種說法,但它不完全正確。耶穌從不責備或糾正任何尋求恩賜的人,包括醫治或神蹟。同樣的原則適用在我們身上。保羅也吩咐我們要切慕恩賜!所以,我們要尋求神的恩賜,然後當你看見神的手,在稍微抬頭往上看──你會發現祂的臉其實離我們不遠。

宣教角色

我喜歡看見人投入世界宣教。內人和我自婚前就支持宣教,一直喜樂的持續到現在。我們也在全世界各地參與過無數次短宣。離開熟悉環境去尋找神要賜給你的,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

慕迪和約翰‧雷克的事奉是在他們到其他國家服事時爆發。對雷克而言,那是非洲。離開舒適圈有時會幫助我們找到自己在主裡所攜帶的恩賜。

原始的信心

門徒丟下一切跟隨耶穌。(例如馬可福音十章28-30節。)但他們學到只要跟著耶穌,所有的事情都被照顧好了。他們從魚嘴巴中拿出他們所需要的銀錢(參考馬太福音十七章24-27節),他們看見食物倍增(例如馬可福音六章33-44節)。他們學會如何一無所有,卻樣樣都有。路加是個富人,他丟下一切跟隨耶穌。有時在不可能的環境中學習信靠神會讓我們擁有屬靈「房地產」,活出我們人生的呼召。

將所有的一切給出去不一定是跟隨耶穌的先決條件,但一個完全信靠祂的人生對每一位認基督為主的人都很重要。神造我們的方式讓我們不能單單只是安靜等候耶穌再來。耶穌不是完成所有的事,讓我們無事可做。相信神對我們應該是常態,對神有信心是我們在基督裡性情的一部分。這個性情必須表現出來,因它是我們真實的所是──我們是信徒(一群相信的人)。

完全充滿

約翰‧雷克是一個充滿神能力的人,他看見非比尋常的神蹟,生活在聖靈領域,其生命的超自然工作影響了文化的形成。他說出以下的這段話,會讓你感到稀奇。

這個世界所見過、領受聖靈的洗之生命最大的表彰,不在於使徒的講道;不在於他們手中所行出來神奇妙的彰顯;而在於教會所表現出來的無私。請好好想一想!從五旬節那天開始在耶路撒冷有三千名領受了聖靈的洗的基督徒,他們愛鄰舍的兒女如同自己的兒女⋯⋯這樣的彰顯比醫治更大,比歸信基督更大,比領受聖靈的洗更大,比說方言更大。這是很多人傳講過、卻未曾擁有過的哥林多前書十三章的愛的彰顯。(367)

「其中最大的是愛」,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結尾所說的這句話意義深遠。這是聖經的宣告,因此我們知道它是真理。但當這句話是由一個展現出非凡的屬靈能力,經常看見聖經的神蹟奇事發生,經歷過我們大多數人所渴慕的每一種彰顯和祝福的人所說出,它就一定是真理。我們再說一次:神一切的彰顯,其中最大的是愛!

閱讀心得

約翰‧雷克的見證對我的激勵和挑戰超過所有其他人。我渴望跳進他的領會和見證的深淵,直到我的所思和所見不再一樣。我保證這樣會用掉我很多時間,但我們必須切記,雷克的屬靈突破、事奉和彰顯是在他極度渴慕神的時候出現。如他所說:「我相信我是有史以來最渴慕神的人。」他要追求的是「更多」,而不是聚會結束時的一個有趣經歷。他渴望活出第一世紀使徒們的生活樣式,渴望到都會心痛。沒有任何其他事物可以滿足他。他知道他們的經歷是召喚他經歷自己的突破的見證,他的經歷現在對我們說話──呼召我們、邀請我們在主裡進入一個極少人知道的地方。雷克讓我們看見它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進去的地方。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49-51】

1,32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書摘 | 《先知學校》 第四章 先知的眼光

我們用來看未來的鏡片必須乾淨、沒有瑕疵和扭曲,這一點十分重要。先見的鏡片若有瑕疵就會影響他看未來事件的眼光,造成偏見,這一點不難了解。

77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中人瘦骨嶙峋,雙肩下垂,發黃稀疏的髮絲垂落,滿臉皺紋。她空洞的眼神看著鏡中的自己,衣服掛在她瘦弱的身軀上,手腳瘦得像竹竿一樣。她在鏡前蜷曲發抖,心中不斷出現自我挫敗的念頭。她渴望從俘虜她的捆綁中得自由,但她對人生的眼光蒙蔽了她的雙眼,她老覺得自己太胖。她得了厭食症,她所相信的謊言影響了她對自己的看法。

我們用來看未來的鏡片必須乾淨、沒有瑕疵和扭曲,這一點十分重要。先見的鏡片若有瑕疵就會影響他看未來事件的眼光,造成偏見,這一點不難了解。

我們看事情的方式非常重要。在舊約中先知有時被稱為「先見」,因為他們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參考撒母耳記上九章9節)。他們的先知性事奉是憑著他們可以看見那看不見的事情,然後將他們所看見將來要發生的事情說出來。雖然我們不常稱呼新約先知為「先見」,但這個名詞還是跟他們有關。「先見」確實描述我們恩賜的運作方式,和我們如何知道未來的事情。在事情發生前,我們就能真正「看見」它發生。

當然,我們用來看未來的鏡片必須乾淨、沒有瑕疵和扭曲,這一點十分重要。先見的鏡片若有瑕疵就會影響他看未來事件的眼光,造成偏見,這一點不難了解。換言之,看事情的眼光若有一點扭曲,對先知的預言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我們來看剛剛我提到那個有厭食症的女人,這位年輕女子用「謊言的鏡片」看她自己,欺騙嚴重扭曲了她的眼光,讓她過一個謊言人生。

對先見而言(或任何其他人),核心價值是決定我們對人生看法的鏡片。有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像破碎的鏡片,看待人生的眼光扭曲,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前面的事情。有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就像是說話帶著口音一樣,每個人說話都有口音,雖然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直到我們遇見口音與我們不同的人。(當然,我們都會認為是別人有口音。)我們大部分人不了解的是,我們看事情也有口音。這個視覺的口音是一個處理事情的鏡片,形塑我們對世界、對神和對我們自己的看法。我們通常喜歡看見我們預備看見、想要看見和期待看見的事情。

我以前相信預言應該完全是從神來的,但現在我不再相信這種說法。請不要把這本書丟進垃圾桶,容我先解釋一下。我當然不認為我們應該捏造預言或在神賜給我們的預言上加油添醋,但事實上我們的先知預言不可能完全沒有「口音」。我們的經驗、種族、信仰體系等,製造了我們的口音。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有口音,因為它們就是我們根深蒂固的一部分。神大有智慧,事實上是祂在透過我們說話時,製造了我們的口音,讓我們成為先知話語的一部分。神特別選擇透過特定有色的鏡片來看這個世界的人來對某些特定的人說話,因為他們需要從有那樣生命經歷和味道的人那裡聽到預言。

想一想先知耶利米、但以理和以利亞三個人多麼不同,一個是哭泣的先知,一個是智者謀士,一個是有著戰士的性格。他們並不一定破碎,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使他們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領域事奉特別有成效。

破損的鏡片

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

打個比方,鏡片有不同的顏色,生活有不同的味道,是件正常的事,但當先知的鏡片破碎、弄髒了或壓壞了,就會有問題。耶穌說:「所以,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聽;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路加福音八章18節)。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本章一開始我提到那個有厭食症的可憐女孩照鏡子時看到的是一個胖女孩,因為她沒有質問她是如何去看自己的身體。但既然先知是蒙召的先見,他們必須質問他們是如何去看事情,否則扭曲的觀點一定會影響和污染他們所發的預言。耶穌這樣解釋: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馬太福音六章22∼23節)

上面的經文中「昏花」的希臘文是poneros,意思可以是「犯罪」和「惡者」,或者是「勞苦、忌妒、有害、惡毒、邪惡、無用」。核心價值就像生命的教練一樣,它們可以為我們解釋或重新解釋我們世界所發生的事件。你能想像有一個生命教練的名字叫無用、邪惡或嫉妒,日日夜夜影響著你,主導你看人、事和神的方式?得到厭食症的人是一個用「不好的鏡片」或有一個無用的生命教練(仇敵)的最好例子,他扭曲事實,使無辜人成為受害者。

不好的翻譯

核心價值為我們的生命塗上色彩,加上味道,給我們一個美麗、有價值和獨特的口音。但我們用我們美麗的口音要說什麼,卻取決於我們不同的核心價值。我們基本的核心價值成為我們決定何為實際、真實和正確,何為虛假、錯誤和邪惡的原則。

我想用一個很多年前我在墨西哥的經歷來稍作解釋。我和比爾.強生一起主領一場好幾千人的佈道會,第一和第二個晚上是比爾講道,最後一個晚上是我講道,我們看見很多的果實和無數的神蹟。我很高興在最後一場聚會講道,這樣我可以讓整場佈道會結束在高潮。但是我的墨西哥翻譯同工卻有不同的想法。當天晚上我的主題是基督要改變你,使你從罪人變成聖徒。問題是我的翻譯同工成長在一個相信只有基督徒死後才能被稱為聖徒的教會,他無法理解還活著的信徒怎能被叫做聖徒,所以他根據他的核心價值來重新翻譯我的信息。

我聽不懂西班牙文,所以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情況。但我有注意到比爾講道時,大家的反應非常熱烈,但現在聽到我的信息卻似乎很冷淡、死氣沉沉,所以離開講台時我心裡非常困惑。

基本核心價值就像一位翻譯同工,如果他們是乾淨、清潔、正確的,你聽到的是真實的生命信息,你看見的是真實。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心裡覺得奇怪,無法理解是怎麼回事,也覺得沮喪。我坐在前排聽幾位會講英文和西班牙文的墨西哥牧師分享,其中有一位跑到我旁邊解釋整個情況。我的墨西哥翻譯曲解了我的信息,讓大家以為他們是被罪捆綁,毫無盼望。

基本核心價值就像一位翻譯同工,如果他們是乾淨、清潔、正確的,你聽到的是真實的生命信息,你看見的是真實。但如果你的翻譯同工有偏見,你所會看見和相信的真實其實是被扭曲的真理。耶穌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八章32節)。這裡「真理」的意思是「真實」。很多先知生活在「虛擬真實」中,感覺是真的,看起來是真的,但卻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幻覺。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46-48】

77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特會報導 | 拜訪伯特利教會 見證神同在

p42文|東方月

Bethel church,伯特利教會,位於美國加州雷汀(Redding)市。這間教會在全球以宣導天國文化以及無數神跡的運行而備受關注。比爾‧強生(Bill Johnson)牧師形容他們自己的教會:我們所做的一切,要麼燃起復興,要麼被復興燃燒。教會17年來運作著一間超自然事工學校,每年有約兩千名學生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
第一次聽說比爾牧師並參加他的聚會是在幾年前台灣的天國文化特會。他的著作《與神面對面》,《與神築夢》等,在一個層面打開了屬靈的新眼界。然而對我而言,光有神蹟遠遠不能滿足,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同樣是信耶穌,教會與教會如此不同。又換言之,在人們遠遠地觀望神蹟奇事並提出種種論調的今天,這個教會的這一群人究竟經歷了什麼,能始終走著一條不同尋常的天路?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教會呢?
2013年,湊了個五一,幾個同樣懷揣渴望的同工晝夜趕路,來到了雷丁。
順便一提,雷丁這個小城(鎮?),出發前曾請我的美國朋友查詢航班,無果。結論是連美國人都不知道這小地方。我們在旅館住下,登記的前臺好奇地問:「你們…來我們這小地方做什麼呀?」、「我們說:教會!」她即刻一臉把握道:「我就知道!來這裡的都是去伯特利教會!」
就是這樣一個無波無瀾的小鎮,一個普普通通的教會,伯特利,在比爾牧師接任他父親任職以來,漸漸越來越接近「天堂」的光景。
究竟是什麼吸引了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是來看什麼?

我把接下來在伯特利的幾天時間裡,看到聽到感受到的其中一小部分,做一點分享。

1.We heard…&hellip 他們如此說
與每一位伯特利的領袖見面,短短地聊天,都能有收穫。以下是一部分,先來聽聽他們說的。
CHRIS GORE :「我不會讓自己的處境成為認識神的攔阻。」
【醫治事工負責人】
他主持著教會的THE HEALING ROOM,每週六,教會會友和各處前來的信徒,會有一個專門的房間,以敬拜、藝術、彼此禱告等各種方式,迎接醫治的發生。CHRIS從澳洲來到伯特利教會七年間,親自服事了成千的人得醫治,有時一場下來,教會廁所來根本不及打掃,因為腫瘤們直接被人紛紛從體內排了出來。
他們也服事了許多少年兒童,包括殘障的孩子,那些坐在輪椅上的,不能自理的,腦癱、蒙古症的孩子,他眼看著許多孩子活生生地站起來。然而,他平靜地與我們敘述了他自己的故事:他有一個女兒,生來就是腦癱,已經十多歲了。而他的女兒,從未得醫治,至今仍然坐在輪椅上。
「醫治沒有臨到我,但是不等於我要因著自己的處境來認識神。我所做的一件事,就是用更新的心意去認識上帝。心意不是以眼前的一切來決定的,是以你對上帝的認識來決定的。我堅持不讓苦毒和對主的埋怨來佔據我的心,不讓懷疑和嫉妒來干擾我的服事。我不會允許自己說為什麼別人都得了,我自己卻沒有?我仍以對神的信心來走前面的路。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現在是什麼樣子,最重要的是我們在上帝的眼中應該是什麼樣子,我們怎樣在神的心意中認識自己,神說你是誰,以及你能做什麼。」
DAWNA :「內心醫治的關鍵在對天父的認識中除去謊言。」
【SOZO內在醫治釋放創辦人,負責人】
DAWNA與我們交談直入主題,介紹這個名字特別的SOZO是什麼。他們的服事是在一個小房間,一對一,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左右一場,收費。高效,專業的內在釋放,針對的是情緒、內心方面的醫治。這個方面最關鍵的切入點,對DAWNA來說,通常是一個:你怎樣來認識天父的形象?五花八門的回答,帶輔導者進入下一步:挖出過去埋在生命中謊言的種子,以真理消滅它。
「所有的內心病症,都來自魔鬼的謊言。」她如此說。而讓人改變不難,答案就是重新認識真理。
PAUL MANWARING:「猶大總是會有,而我們要做的是尊榮彼此。」
【伯特利教會「全球產業」監督】
PAUL曾經多年是一位監獄的典獄長,而今在這裡做著「釋放」人的工作。從某個角度,這兩種工作是相似的,都是對準「罪」。
PAUL是個外表嚴謹內心有趣的人。當我們說我們的名字是小羊,little lamb。他問道:「那marry(瑪麗亞)在哪裡?」幸虧小學英語課唱過著名的美國童謠「marry had a little lamb(瑪麗有只小羊羔)」,不然就接不上他開的玩笑了。但他順勢說:「人們都愛說瑪利亞和馬大的區別,我們這些服事的人是誰,瑪利亞還是馬大?對我來說,沒有這樣的區分,我是marry on mission(服事中的瑪利亞)」。
至於教會的管理,他告訴我們:「尊榮每一個人,是每一個人的職責。」耶穌有12門徒,就在猶大要出賣他的時刻,耶穌表現的依舊是尊榮他們每一個包括猶大。教會可以制定各種管理和措施,來防止猶大,但就會失去另外的11個。猶大永遠都會有的,但是我們要做的,是盡耕耘的本分讓稗子與麥子一起成長,到時間讓主來剔除。這樣就能建立一個彼此信任的教會。他正在寫一本關於榮耀的書。
KRIS VALLOTTON:「上帝最看重的,是人。」
【伯特利教會主要牧者之一,超自然學校共同創辦人】
主日那天,KRIS牧師講到了列王紀中以利沙的服事經歷,其中一段是先知被一個婦人服事,繼而又服事婦人和她病死的兒子。作為先知,一個服事者,事實上,這麼多年來,以利沙是在被他所服事的物件——這個婦人教會他什麼叫做「家」。先知獨來獨往,服事完了就離去了。但是,正是這個婦人,為他在家中安置了房間,在家中請他服事,最後兒子病死,仍要請他來到家中。以利沙差派助手,拿自己的手杖前去,都沒用,上帝再次要先知學習親自來到家中,口對口,眼對眼,俯伏在他身上,將他救活。我們的服事,不是到處給人發一通預言,走人。先知要學習的,是深入在每一個家中,在每一個個體,口對口,眼對眼,身體對身體,是將我們自己給了人。
這才是服事。不是先知的方法,不是屬靈的套路,而是——人。

2.We visited… BILL JOHNSON牧師
去之前還剩幾天,都還不知道比爾牧師到底在不在。就算在,能會上面的機會也不敢奢望。但上帝所預備的,誰能阻止呢?一切都超乎所求所想的奇妙。最後我們不僅被邀請參加了比爾牧師主持的同工領袖會議,更被牧師助理JUDY排好了單獨會面時間。
一進書房,比爾牧師一口把我們四個人的名字一一報出。驚!而他自己坦言,他並不是這樣一個人,但他不知為何就是把這四個中國人記住了,就在上午開會簡短的自我介紹中,他記住了我們每一個人。
牧師喜歡吃辣。他和其他主要領袖一樣,都不曾來過中國,卻在香港、台灣這些地區嚐到了中國美食。他秀了他ipad上的川菜照片,看來實在是重口味!大概也正如此,他的屬靈胃口,也總是大大張開的。同樣在他的ipad上,他給我們看教會聚會的錄影,有許多次,正在他們聚會之間,神奇的金粉從天而降,煙雲籠罩在整個會場,久久不散。
早十年前,我就聽過這樣的事,沒想到就是在這裡發生。這意味著什麼呢?或許你我都會問。金粉也好,煙雲也罷,或是伯特利每週都在經歷的各種醫治和神蹟,這一切讓我想到的,是約翰福音中每一次提到「神蹟」所用的一個詞:sign記號。神蹟的意義不僅是神蹟的本身,它是一個記號,一個神同在的記號:神與伯特利人同在。
牧師,究竟是什麼吸引神造訪伯特利?你們的秘密是什麼?
這個問題,比爾牧師一定被問起無數次。當我們同樣好奇地看著他,他低沉慈藹的聲音頓了頓,很認真的低聲說:「我不知道……真的,上帝知道。我不知道。」美國《MINISTRY TODAY》雜誌出版人STEVE STRANG訪問比爾強生牧師撰文道:
我一生都在聽說復興。從五旬節運動起,到後來靈恩更新的五十年來,許多早期的事工領袖都已被耗盡或是離去。教會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復興。今天聖經所講的醫治與神跡都依然是真實的,不幸的是,復興這個詞漸成為那種有電視轉播的激動人心的大型聚會的同義詞。究竟有沒有一種復興,是新鮮的、真正的、並且持久的?答案是yes。在加州雷汀市,復興已持續16年以上。
BILL牧師的事工是新鮮、振奮的,不像我在這三十年來在這個運動中所見的那類天花亂墜的宣傳。他避免公眾宣傳,因為他明白俗世的媒體無法理解神的事,而這類宣傳帶出的復興形象常常導致負面的結果。
所以,BILL牧師多年來只安靜地呆在他的雷丁教會裡,就像他之前他父親所做的那樣,建造起一個扎扎實實的教會,在那裡教導會眾相信這位超自然的神。結果是:每一周,伯特利的會眾都興奮地彼此分享在街頭、超市經歷的各種神跡與醫治、釋放與歸信。……(譯自《MINISTYR TODAY》,摘要)我想,這就是我所理解到的伯特利一部分的秘密吧:單純的動機,單純的追求。不是為了炮製某種規模和榮耀,也不是為了追求神奇。比爾牧師非常相信思想改變的大能。他的教導總是在聖經的話語上扎扎實實,讓人深入地更新改變思想,並以被更新過的屬天思想,來經歷到屬天的奇妙,讓人活出天國的光景。

比爾牧師的另一個秘密, 在他的「夜晚」。在《MINISTRY TODAY》中他說到,他常常在夜深人靜獨處的時刻,有對神同在的不止息的渴求。當我們與他交談說到羡慕他們神同在的經歷時,他笑微微地說一句:We want more!

這是他帶著全教會一直不斷的追求:我們要更多!
一種對認識神似乎不止息的渴望,一顆對神的同在饑渴到似乎永不知足的心,促使他無論已經有多少,都還想要更多。這是何等的屬靈胃口!不為別的,就為了:我還想更認識神,更多一點!
今天,教會,無論是會眾還是領袖,對屬靈事物還有這樣單純的熱忱嗎?太多教會在自己的經歷中淺嘗輒止,以為神的工作或許不過如此,或說對我而言不過如此。我們不會花更大的代價,更不會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中,允許自己始終像一個沙漠中徒步的人那樣處於饑渴。
比爾牧師有一句話:「領袖,要習慣待在『不舒適』之中。」
這句話很震撼。牧師自己正是這樣的領袖。在人前一切的勇敢與能力,來自單獨在神面前時付上代價的尋求。
一個教會能走多高,領袖願意去追尋多少,教會就能經歷多少。領袖是付代價的人,而這個代價,帶出我們所渴望的復興。
比爾牧師在上個月教會的一篇信息中說:神是隱藏的,必須在內室尋求。領袖在人後有多少的對神呼求,在人前就有多少的敢於冒險。他說的冒險,是指帶領全會眾一起去經歷追求神的奇妙。
不限制地追求神的同在,還要更多——這是我對比爾牧師很深的感觸。
一些尋求主的人,方能吸引另一些尋求主的人。我們正是為此而去。而我們,能帶一些什麼回來呢?

3.We learned… 領袖團隊
此行,一為個人生命,二為教會生命。
早先閱讀,就得知伯特利有起碼三位強人,各自著書,獨當一面,又共掌大局。心中頗覺神奇,這樣的格式,天下教會少有。稀奇的不是格式,稀奇的是,為什麼他們能在一起,如此緊密,如此長久,如此和諧。
如同前面的問題一樣:秘訣,究竟伯特利有什麼秘訣?相互尊榮——這是每一個人都會告訴你的核心價值。
全球產業監督PAUL說:我一直思想【賽9:6-7】中說:政權必擔在他的肩上。我們通常把政權(government)一詞理解得有點接近管理機構的意思,但其實,除非我們把政權完全地與基督身體的每個部分整合,不然我們永遠活不出【弗1:10】所說的「照所安排的……在基督裡同歸於一。」
基督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這是政權。

BILL牧師在家族的傳承中擔任著教會的主要角色,但他不會將「政權」擔在一個人肩上。如今,從教會的每週宣傳冊上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四對夫婦的照片:Bill Johnson夫婦, 兒子Eric Johnson夫婦, Kris Vallotton夫婦,Danny Silk夫婦。
這四對領袖夫婦擔任著教會主要的帶領職責。而在他們麾下,各部門領袖和同工井然有序地運作於基督身體的各部分。
我們有幸被邀請參加上午9點到11點的事工領袖會議。

事先,悄悄地問一位同工,這個會是什麼樣的?他答:主要是見證。
結果,兩小時的會,有一個半小時,各部門都在分享這一周來各自部門經歷神的新鮮見證。會中不斷地被神的作為感歎、讚美,有人當場播放手機的一段錄影,也有人念一段剛收到的壞資訊,大家就當場為此禱告…。直到最後不到半小時,一些有事項要奏報的部門才最簡短地說幾句,彼此通氣。負責醫治事工的CHRIS說:「我們一直這樣,讓教會活在一種彼此激勵的氛圍中。」彼此激勵,彼此尊榮——比爾牧師意味深長地說:我聽過不少教會有人講過尊榮,人們以為他們已經懂了,但他們沒懂。直到你真的在實踐,從自己尊榮他人開始,在關係中一直實踐。這不是一個道理而已,或許你們要與我們呆在一起一段時間,感受日常相處,就會慢慢清楚我們彼此的關係。
「尊榮他人,這意味著,每一天,我將多少次地讓自己去死啊!」離開伯特利,車子開出教會的那時刻,我們從心底說出這句話。
阿門。沒有秘訣。捨己,成全基督的身體。簡單的道理都寫在聖經中。而誰捨命去做了,誰就有這樣令人羡慕的神同在的榮耀。

4.We saw… 教會轉化城市
同工會只談見證不談事務,不等於教會不處理事務,不然,不會在我們踏入伯特利境界就感受到纖塵不染與井然有序。我們與不同的牧者約會,每一個時間點快到,我們還在左看右看作狀徘徊的時候,必定有人會忽然出現眼前,說:「你們要找的人,是我!」
可見在部門與部門的銜接過程中,滴水不漏。
這必定牽扯到大量細節化的日常溝通,雖然不在大會議中溝通,而他們必然有著彼此隨時通暢的管道。想到他們的理念:所謂行政,不體現在外表制度化紀律化的生硬的行政中,但,「政權必擔在他的肩上」,真正的紀律是內化在基督身體的每個肢體部分,共同擔當成為行政中的成分。
看不出管理,秩序卻無處不在。
在走廊的櫥窗裡,張貼著每個你可以在教會找得到他們的不同部門同工的名片。在伯特利,你看到的人都仿佛很自由、友好,卻充滿工作的熱忱和高效率的姿態。因為,神同在。每一天,神自己成為事奉的激勵和源頭。
我們到伯特利正好碰上洗禮。不知道他們多久一次,但這場大約二三十個人,大人小孩站一排在臺上,講自己為什麼要受洗。連最小的小孩都認真表白:「我的心是屬於耶穌的,我只愛耶穌!我要把自己全部給耶穌!」洗禮池在台一側,洗禮的同時全場跟著敬拜樂隊敬拜,長達兩小時。洗禮中一個受洗者從池子裡跳出來,忽然大叫:「我看見顏色啦!」原來,她是個色盲,這輩子沒見過顏色呢!哈哈,伯特利,奇蹟無處不在。
每週的Healing Room,Chris告訴我們,都有本地外地本國外國各種人前來,最近剛有一個懷孕婦女,腫瘤和嬰兒同時長大,聚會回家後,腫瘤活活地從體內排了出來。幾年前,比爾牧師有一次出去參加一個持續多日的禱告聚會,在那裡有一模一樣的話語從兩個不同的人前來告訴他:「神正在尋找一個完全屬於他的城市。一旦神找到這個城市,就會在全國引起多米諾效應。」比爾牧師聽見對方說:「這個城市,就是雷丁。」
短短兩三天每當我們走在雷丁街頭,走進商場,就感受到了這種不同。講兩個小故事。
那天正在到處找吃的,習慣了熱鬧的中國人徘徊在12萬人的小城街頭,有點不習慣這種安靜。這時在一個外賣店轉角,突然看見三個人站在一起,禱告嗎?定睛一看,真的在禱告!兩個年輕男女,按手在一個流浪漢模樣的中年人身上。過了一會兒,兩人告別離去,那剛被禱告的男人也走了出來。我們繼續沿街前行。這時,聽見那男人在後面和我們打招呼。「你們好!」他有些怯怯地招呼,我們說我們剛從中國來,他下一句話就是:「你們聽說過伯特利教會嗎?想不想聽聽一些發生在我身上奇妙的事情?」
接著他就講了他的事。他有許多不幸的遭遇,而一身的大病,在去了教會後如何完全醫治不用再手術了,神眷顧他養活他,等等。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說:「現在,我是一個傳福音的人。」
再次聽見這句話「我是個傳福音的人」,是在第二天,我們在公路邊一個星巴克門口坐著。一輛電動小輪椅優雅地開過來,一個白色的老奶奶笑盈盈地來了,白頭發,白衣服,牙齒沒了,下巴用托子固定著,但是她用儘量清晰的發音對我們說:「我能為你們禱告嗎?」
後來我們知道她一個人住在後面山上,老伴十年前去世,孩子們在外地,一些兒孫也都在伯特利教會服事。每天她都開動她的輪椅,輪椅上插了根小紅旗讓人能看到她,每天她都到山下的咖啡館來轉一圈,買杯咖啡,然後她要看看今天上帝為她預備了誰要她禱告。
聽說我們是從中國來的,她記憶的篇章被翻開了,她想起十多年前有一次禱告,看見一片疆土,她順著圖像在孫子的地圖冊找到這片地方,是中國,她還在地圖上畫了個圈。這回,她邀請我們去她家,幫她看看那個圈畫的是哪裡。
翻出一本厚厚的十幾年前的老地圖,我看見她畫圈的地方是中國北京,我告訴她,那是我們的首都。她並不清楚,她請我「如果去這個地方就請告訴那裡的人,我從那時起一直在為他們禱告!」,直到今天,十幾年了,老奶奶第一次碰見一群中國人出現在她家裡。
老奶奶叫PAT。已經老到哪都去不了,但有一天神和她說過一句話:「你不用出遠門,我會把人從遠方帶到你的家門口。」
這十幾年來,因為伯特利教會的影響,每年越來越多的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雷丁這個小地方。而她,今天就真的看見一群中國人,被上帝送到她的家門口。「我是一名傳福音的人。」老PAT說。
這就是雷汀,和生活在雷汀最最普通的百姓。但他們知道自己是誰。
老奶奶PAT在比爾牧師的父親做牧師時就已經是伯特利教會的會友了。多年前,她得過癌症,診斷書拿回家的那天,她禱告,神告訴她她能得醫治。她就一直好好地活到了今天。而比爾牧師的父親,得的是與她同樣的癌症,牧師卻因此歸了天家。這個故事,我在兩年前的一場聚會中就聽比爾牧師親口分享過。記得他告訴我們的是:不要讓自己的處境,成為繼續認識神、更多經歷神的懷疑。不要讓懷疑,毀壞了神可以彰顯在我們生命中的計畫。
我帶著比來時更多的期待踏上歸程。期待,不僅是更多想要瞭解這個接近天堂的群體,更是期待自己能更多認識神,期待我們的教會能更深地活在神的心意裡,把天的景象活到地上。
飛機上,我一直在看從伯特利拿來的雜誌《MINISTRY TODAY》。看到比爾牧師說:「要追求與神相遇,要培養對神同在的感覺。當沒有服事的時候,這要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神的同在,這是一種關係,不是一項服事。沒有人看著我們的時候我們所學習到的,將決定人人都看著我們的時候如何帶領眾人。我們服事,是出於上帝的接納,不是為著上帝的接納;我們服事,是源自神的恩惠,不是為著得到恩惠。我的日常生活看上去是這樣的:我在隱密處向神呼求,我在公開處為神冒險。(I cry out to God in private and take risk in public.)始終保持兩個態度:感謝他,並永遠對他饑渴。(Be thankful, stay hungry)
是的,主啊,我們想要更多。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4期P.42-49】

3,0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特會報導 |在禱告與等候中建立的天國文化

p38_2文|陳珮瑜 圖|Asia for JESUS

2015年5月,Asia for JESUS團隊與來自台灣、中國、北美等地眾牧者,一行60人浩浩蕩蕩前往位於美國加州雷汀市(Redding, California)的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進行為期8天參訪。行程包括Leader Advance Conference、Healing Room醫治事工、Prophetic team先知性團隊禱告服事,以及參觀兒童事工,並參加教會主日等,許多團員都從講員的分享中得著極大更新;而在每日的早、晚餐會中,團員更有機會互動、交談,彼此生命相互交流中,也得著更深的祝福。

天國文化:從禱告與堅持開始
參訪行程的最後三天,伯特利教會特別安排負責不同領域事工的牧者,面對面分享他們服事的歷程及收穫;現為主任牧師的Eric Johnson,特別與團員談及伯特利教會在經過多年的預備,以及付上長久堅持的代價,才發展出今日充滿天國文化的氛圍。Eric Johnson提到,伯特利教會擁有豐富的產業與歷史,許多現在仍在教會中的父執輩,在教會甚至已經長達50年之久;然而一切的轉變,卻是從大約60年前就開始。
「教會一直有一份呼召和先知性命定,就是接待列國,成為興旺的地方教會,這是我們裡面的DNA。」Eric Johnson說,現在的伯特利教會,在敬拜方面有十分深入的教導,並看重將敬拜獻上給神;但在他的祖父母牧會時期,要將這樣的觀念放入會友心中,卻需要付上相當的努力,甚至曾經引起部分會友的不滿。「現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事,卻在當時造成那麼多不愉快。」改變,往往會帶來很多不舒適,但Eric Johnson的祖父母卻仍致力於轉變教會的敬拜文化。
大約1970年代,Eric Johnson的祖父母仍負責牧養伯特利教會,而他的父親Bill Johnson牧師則帶著全家搬到Weaverville這個城市,並開始在分堂牧會。Eric Johnson說自己從小得以在敬拜文化中成長、也在冒險中長大,是因著他的父親Bill Johnson牧師不斷在教會中傳講關於將天堂帶到地上、追求突破、以及相信超自然醫治的信息,Bill Johnson牧師斷告訴不會友:「我們欠這個世界一次遇見神的機會」。然而即使聽著父親分享這些信息,Eric Johnson說他們卻從未親眼見證神蹟奇事。

重複分享見證 創造出新的文化
直到大約30年前,還年幼的Eric Johnson和父親一起去到城裡唯一一間腳踏車店,聽見老闆對父親提到自己的左手肘疑似因為關節炎非常疼痛,甚至影響到日常生活,因此準備把店面收掉了;他看著父親為老闆禱告,命令醫治發生,但當下其實沒有任何顯著的變化。過一陣子,當他們再去到腳踏車店,老闆卻告訴Bill Johnson牧師,自從被禱告過後,左手就再也不痛了;而那間腳踏車店直到現在仍在營業!
這個醫治見證深深烙印在Eric Johnson的心中,而Bill Johnson牧師則不斷重複在教會中傳講這個見證;但在往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教會沒有再發生任何新的神蹟奇事,Bill Johnson牧師卻未曾停止分享。而這樣的行動,卻在無形中開創新的文化,並改變人們的想法,讓人開始意識到與神冒險的可能性。Eric Johnson認為,伯特利教會改變的源頭,是建立在敬拜文化、信心與經歷神蹟奇事的基礎上;而從微小的神蹟奇事開始,越來越多人逐漸與神有新鮮的經歷。
2003年,Bill Johnson牧師所寫的《當神介入》這本書出版,到了2005年,伯特利教會的人數開始迅速增長,學校更每年開始招收到雙倍的學生;許多人開始想知道伯特利教會何以能進入天國文化的氛圍,Eric Johnson認為答案只有一個:「不要改變目標。」如果確定神給了你一個目標,就專注在其上不輕易更改。Eric Johnson的祖父母常常說:「我們為這個禱告了50年。」他們相信神的良善、要醫治每個人,而敬拜則是最重要的服事;他們的禱告成就了這個地方。

尊榮文化:擁抱人們生命最真實的一面
另一個伯特利教會十分重要的DNA,則是「尊榮文化」。Eric Johnson指出在這個文化中,「喜歡人」與「信任人」是十分重要的元素。大部分的人會因為別人做對了事情而喜歡或信任對方,但尊榮文化卻是在人還沒有做任何事之前,就先給予愛和信任,因而帶出真實的關係。
「你需要什麼樣的人在你的教會?是凡事表現都很好的人?還是真實、真誠的人?」Eric Johnson問過許多領袖這個問題。讓人做真實的自己,有時候情況可能會一團混亂,然而事實卻是,教會必須試著真正接納與擁抱每個人生命中最真實的一面,不再期待人人完美無缺,才能避免讓會友成為好的基督徒演員,卻無法成為真的基督徒。他也舉了一個例子:如果領袖呼召在情慾上軟弱的學生出來被禱告,而他們也回應了呼召並悔改,最後領袖卻將這些學生開除,這個行為所帶出來的影響,將讓教會中其他人認為「如果你誠實的話,會惹來麻煩。」然而這並不代表身為領袖必須容忍人們犯罪的行為,只是在面對會友真實的生命問題時,需要將「愛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Eric Johnson進一步與團員分享,當他在帶領超自然事奉學院的二年級學生時,原以為前一年在經過神許多奇妙的工作後,學生的生命應該更加成熟,卻沒想到仍是一團混亂!他才發現,原來學生也需要時間信任教會與領袖;他們害怕因為暴露生命的問題而被趕走,因此在一年級時,往往他們仍會藏起一些生命的軟弱,直到二年級,他們開始覺得能夠真實做自己,許多問題才浮現出來。但對Eric Johnson而言,他寧願學生是真實的,而非一群演員;因此他們不會驅逐這些學生,而是反過來告訴他們:「如果要我們幫助你們的話,你們就要有受教的心。」因為在尊榮文化中,「關係」更勝一切,並且目的是幫助人進入真正的自由。
持續堅持的熱情 帶下超自然神蹟
另外一場外展事工的分享會,一位外表看起來十分害羞的弟兄,卻在團員們心中均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這位男孩曾經在餐廳,有感動為一位受傷的服務生禱告,但對方表示自己正在工作中,於是他拿出一張紙巾,宣告神的醫治大能在其上,然後將紙巾交給服務生,一個星期後,當他又經過餐廳、遇見同一位服務生,對方很興奮的表示,他的傷已經痊癒了!神透過男孩行許多神蹟奇事,然而在這一切開始發生之前,他曾經在街頭為超過1,000位路人禱告,卻都毫無結果,但他仍持續堅持下去;是他裡面那顆熱情、持續委身的心,使他走在神的同在中,帶下不受時空限制的超自然醫治奇蹟。

團員分享:在天國文化的氛圍中 生命經歷突破
在台灣宣教超過四十年,同時設立安提阿事奉團、以及中國教會支持使團的巴柝聲牧師也在此行中,整趟行程下來對團員們照顧有加,展現出一顆為父的心。但最後他也分享,自己多麼希望在30年前,就能夠聽見關於天國文化的信息,在他的團隊中創造出同樣文化,以互相成全的心走在神道路上。他也說,當伯特利教會的牧者站在台上,提到他們曾聽見聖靈的聲音卻沒有照著行時,這樣的見證帶給他很大幫助,原來在天國文化中,身為牧者也可以分享自己不完美的一面。
同行的璽恩特別提到,有一天在聚會中,Bill牧師突然邀請大家互相分享自己的夢想,這個夢想不能與服事、異象、教會甚至是另外一半有關,同時他拿出自己的平板電腦,列出自己長達數頁的夢想清單。在場牧者團員們不約而同地陷入沉默。璽恩自己也說,原以為這題能輕鬆作答,沒想到當拿掉服事、教會和另一半之後,她也無法十分肯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Bill牧師於是鼓勵在座的眾牧者,要常常為自己夢想。
身處在伯特利教會這樣充滿神同在氛圍的地方,團員們更親身經歷超自然的醫治,無論是眼睛模糊、乾眼症、肩膀疼痛或是長短腳等,許多人都發現自己得著恢復。同時一邊聽許多牧師的教導、以及他們生命歷程分享,更讓團員的信心和眼界都有極大的突破,從內到外都經歷更新。然而這趟旅程所帶來的影響,不會隨著旅程劃下句點而終止,當各自回到所服事的教會、禾場,如何將這份的突破帶回原本的生活中,更是令人興奮、值得期待的一件事。就如同武昌教會青年牧區的周子甯傳道所分享,期待回去之後能夠展開新的生活方式,持續追求神同在,期待和上帝一起,打破宗教框架,活出真自由的生命!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4期P.38-41】

1,85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