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會報導 | 拜訪伯特利教會 見證神同在

p42文|東方月

Bethel church,伯特利教會,位於美國加州雷汀(Redding)市。這間教會在全球以宣導天國文化以及無數神跡的運行而備受關注。比爾‧強生(Bill Johnson)牧師形容他們自己的教會:我們所做的一切,要麼燃起復興,要麼被復興燃燒。教會17年來運作著一間超自然事工學校,每年有約兩千名學生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
第一次聽說比爾牧師並參加他的聚會是在幾年前台灣的天國文化特會。他的著作《與神面對面》,《與神築夢》等,在一個層面打開了屬靈的新眼界。然而對我而言,光有神蹟遠遠不能滿足,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同樣是信耶穌,教會與教會如此不同。又換言之,在人們遠遠地觀望神蹟奇事並提出種種論調的今天,這個教會的這一群人究竟經歷了什麼,能始終走著一條不同尋常的天路?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教會呢?
2013年,湊了個五一,幾個同樣懷揣渴望的同工晝夜趕路,來到了雷丁。
順便一提,雷丁這個小城(鎮?),出發前曾請我的美國朋友查詢航班,無果。結論是連美國人都不知道這小地方。我們在旅館住下,登記的前臺好奇地問:「你們…來我們這小地方做什麼呀?」、「我們說:教會!」她即刻一臉把握道:「我就知道!來這裡的都是去伯特利教會!」
就是這樣一個無波無瀾的小鎮,一個普普通通的教會,伯特利,在比爾牧師接任他父親任職以來,漸漸越來越接近「天堂」的光景。
究竟是什麼吸引了人們來到這裡?我們是來看什麼?

我把接下來在伯特利的幾天時間裡,看到聽到感受到的其中一小部分,做一點分享。

1.We heard…&hellip 他們如此說
與每一位伯特利的領袖見面,短短地聊天,都能有收穫。以下是一部分,先來聽聽他們說的。
CHRIS GORE :「我不會讓自己的處境成為認識神的攔阻。」
【醫治事工負責人】
他主持著教會的THE HEALING ROOM,每週六,教會會友和各處前來的信徒,會有一個專門的房間,以敬拜、藝術、彼此禱告等各種方式,迎接醫治的發生。CHRIS從澳洲來到伯特利教會七年間,親自服事了成千的人得醫治,有時一場下來,教會廁所來根本不及打掃,因為腫瘤們直接被人紛紛從體內排了出來。
他們也服事了許多少年兒童,包括殘障的孩子,那些坐在輪椅上的,不能自理的,腦癱、蒙古症的孩子,他眼看著許多孩子活生生地站起來。然而,他平靜地與我們敘述了他自己的故事:他有一個女兒,生來就是腦癱,已經十多歲了。而他的女兒,從未得醫治,至今仍然坐在輪椅上。
「醫治沒有臨到我,但是不等於我要因著自己的處境來認識神。我所做的一件事,就是用更新的心意去認識上帝。心意不是以眼前的一切來決定的,是以你對上帝的認識來決定的。我堅持不讓苦毒和對主的埋怨來佔據我的心,不讓懷疑和嫉妒來干擾我的服事。我不會允許自己說為什麼別人都得了,我自己卻沒有?我仍以對神的信心來走前面的路。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現在是什麼樣子,最重要的是我們在上帝的眼中應該是什麼樣子,我們怎樣在神的心意中認識自己,神說你是誰,以及你能做什麼。」
DAWNA :「內心醫治的關鍵在對天父的認識中除去謊言。」
【SOZO內在醫治釋放創辦人,負責人】
DAWNA與我們交談直入主題,介紹這個名字特別的SOZO是什麼。他們的服事是在一個小房間,一對一,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左右一場,收費。高效,專業的內在釋放,針對的是情緒、內心方面的醫治。這個方面最關鍵的切入點,對DAWNA來說,通常是一個:你怎樣來認識天父的形象?五花八門的回答,帶輔導者進入下一步:挖出過去埋在生命中謊言的種子,以真理消滅它。
「所有的內心病症,都來自魔鬼的謊言。」她如此說。而讓人改變不難,答案就是重新認識真理。
PAUL MANWARING:「猶大總是會有,而我們要做的是尊榮彼此。」
【伯特利教會「全球產業」監督】
PAUL曾經多年是一位監獄的典獄長,而今在這裡做著「釋放」人的工作。從某個角度,這兩種工作是相似的,都是對準「罪」。
PAUL是個外表嚴謹內心有趣的人。當我們說我們的名字是小羊,little lamb。他問道:「那marry(瑪麗亞)在哪裡?」幸虧小學英語課唱過著名的美國童謠「marry had a little lamb(瑪麗有只小羊羔)」,不然就接不上他開的玩笑了。但他順勢說:「人們都愛說瑪利亞和馬大的區別,我們這些服事的人是誰,瑪利亞還是馬大?對我來說,沒有這樣的區分,我是marry on mission(服事中的瑪利亞)」。
至於教會的管理,他告訴我們:「尊榮每一個人,是每一個人的職責。」耶穌有12門徒,就在猶大要出賣他的時刻,耶穌表現的依舊是尊榮他們每一個包括猶大。教會可以制定各種管理和措施,來防止猶大,但就會失去另外的11個。猶大永遠都會有的,但是我們要做的,是盡耕耘的本分讓稗子與麥子一起成長,到時間讓主來剔除。這樣就能建立一個彼此信任的教會。他正在寫一本關於榮耀的書。
KRIS VALLOTTON:「上帝最看重的,是人。」
【伯特利教會主要牧者之一,超自然學校共同創辦人】
主日那天,KRIS牧師講到了列王紀中以利沙的服事經歷,其中一段是先知被一個婦人服事,繼而又服事婦人和她病死的兒子。作為先知,一個服事者,事實上,這麼多年來,以利沙是在被他所服事的物件——這個婦人教會他什麼叫做「家」。先知獨來獨往,服事完了就離去了。但是,正是這個婦人,為他在家中安置了房間,在家中請他服事,最後兒子病死,仍要請他來到家中。以利沙差派助手,拿自己的手杖前去,都沒用,上帝再次要先知學習親自來到家中,口對口,眼對眼,俯伏在他身上,將他救活。我們的服事,不是到處給人發一通預言,走人。先知要學習的,是深入在每一個家中,在每一個個體,口對口,眼對眼,身體對身體,是將我們自己給了人。
這才是服事。不是先知的方法,不是屬靈的套路,而是——人。

2.We visited… BILL JOHNSON牧師
去之前還剩幾天,都還不知道比爾牧師到底在不在。就算在,能會上面的機會也不敢奢望。但上帝所預備的,誰能阻止呢?一切都超乎所求所想的奇妙。最後我們不僅被邀請參加了比爾牧師主持的同工領袖會議,更被牧師助理JUDY排好了單獨會面時間。
一進書房,比爾牧師一口把我們四個人的名字一一報出。驚!而他自己坦言,他並不是這樣一個人,但他不知為何就是把這四個中國人記住了,就在上午開會簡短的自我介紹中,他記住了我們每一個人。
牧師喜歡吃辣。他和其他主要領袖一樣,都不曾來過中國,卻在香港、台灣這些地區嚐到了中國美食。他秀了他ipad上的川菜照片,看來實在是重口味!大概也正如此,他的屬靈胃口,也總是大大張開的。同樣在他的ipad上,他給我們看教會聚會的錄影,有許多次,正在他們聚會之間,神奇的金粉從天而降,煙雲籠罩在整個會場,久久不散。
早十年前,我就聽過這樣的事,沒想到就是在這裡發生。這意味著什麼呢?或許你我都會問。金粉也好,煙雲也罷,或是伯特利每週都在經歷的各種醫治和神蹟,這一切讓我想到的,是約翰福音中每一次提到「神蹟」所用的一個詞:sign記號。神蹟的意義不僅是神蹟的本身,它是一個記號,一個神同在的記號:神與伯特利人同在。
牧師,究竟是什麼吸引神造訪伯特利?你們的秘密是什麼?
這個問題,比爾牧師一定被問起無數次。當我們同樣好奇地看著他,他低沉慈藹的聲音頓了頓,很認真的低聲說:「我不知道……真的,上帝知道。我不知道。」美國《MINISTRY TODAY》雜誌出版人STEVE STRANG訪問比爾強生牧師撰文道:
我一生都在聽說復興。從五旬節運動起,到後來靈恩更新的五十年來,許多早期的事工領袖都已被耗盡或是離去。教會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復興。今天聖經所講的醫治與神跡都依然是真實的,不幸的是,復興這個詞漸成為那種有電視轉播的激動人心的大型聚會的同義詞。究竟有沒有一種復興,是新鮮的、真正的、並且持久的?答案是yes。在加州雷汀市,復興已持續16年以上。
BILL牧師的事工是新鮮、振奮的,不像我在這三十年來在這個運動中所見的那類天花亂墜的宣傳。他避免公眾宣傳,因為他明白俗世的媒體無法理解神的事,而這類宣傳帶出的復興形象常常導致負面的結果。
所以,BILL牧師多年來只安靜地呆在他的雷丁教會裡,就像他之前他父親所做的那樣,建造起一個扎扎實實的教會,在那裡教導會眾相信這位超自然的神。結果是:每一周,伯特利的會眾都興奮地彼此分享在街頭、超市經歷的各種神跡與醫治、釋放與歸信。……(譯自《MINISTYR TODAY》,摘要)我想,這就是我所理解到的伯特利一部分的秘密吧:單純的動機,單純的追求。不是為了炮製某種規模和榮耀,也不是為了追求神奇。比爾牧師非常相信思想改變的大能。他的教導總是在聖經的話語上扎扎實實,讓人深入地更新改變思想,並以被更新過的屬天思想,來經歷到屬天的奇妙,讓人活出天國的光景。

比爾牧師的另一個秘密, 在他的「夜晚」。在《MINISTRY TODAY》中他說到,他常常在夜深人靜獨處的時刻,有對神同在的不止息的渴求。當我們與他交談說到羡慕他們神同在的經歷時,他笑微微地說一句:We want more!

這是他帶著全教會一直不斷的追求:我們要更多!
一種對認識神似乎不止息的渴望,一顆對神的同在饑渴到似乎永不知足的心,促使他無論已經有多少,都還想要更多。這是何等的屬靈胃口!不為別的,就為了:我還想更認識神,更多一點!
今天,教會,無論是會眾還是領袖,對屬靈事物還有這樣單純的熱忱嗎?太多教會在自己的經歷中淺嘗輒止,以為神的工作或許不過如此,或說對我而言不過如此。我們不會花更大的代價,更不會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中,允許自己始終像一個沙漠中徒步的人那樣處於饑渴。
比爾牧師有一句話:「領袖,要習慣待在『不舒適』之中。」
這句話很震撼。牧師自己正是這樣的領袖。在人前一切的勇敢與能力,來自單獨在神面前時付上代價的尋求。
一個教會能走多高,領袖願意去追尋多少,教會就能經歷多少。領袖是付代價的人,而這個代價,帶出我們所渴望的復興。
比爾牧師在上個月教會的一篇信息中說:神是隱藏的,必須在內室尋求。領袖在人後有多少的對神呼求,在人前就有多少的敢於冒險。他說的冒險,是指帶領全會眾一起去經歷追求神的奇妙。
不限制地追求神的同在,還要更多——這是我對比爾牧師很深的感觸。
一些尋求主的人,方能吸引另一些尋求主的人。我們正是為此而去。而我們,能帶一些什麼回來呢?

3.We learned… 領袖團隊
此行,一為個人生命,二為教會生命。
早先閱讀,就得知伯特利有起碼三位強人,各自著書,獨當一面,又共掌大局。心中頗覺神奇,這樣的格式,天下教會少有。稀奇的不是格式,稀奇的是,為什麼他們能在一起,如此緊密,如此長久,如此和諧。
如同前面的問題一樣:秘訣,究竟伯特利有什麼秘訣?相互尊榮——這是每一個人都會告訴你的核心價值。
全球產業監督PAUL說:我一直思想【賽9:6-7】中說:政權必擔在他的肩上。我們通常把政權(government)一詞理解得有點接近管理機構的意思,但其實,除非我們把政權完全地與基督身體的每個部分整合,不然我們永遠活不出【弗1:10】所說的「照所安排的……在基督裡同歸於一。」
基督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這是政權。

BILL牧師在家族的傳承中擔任著教會的主要角色,但他不會將「政權」擔在一個人肩上。如今,從教會的每週宣傳冊上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四對夫婦的照片:Bill Johnson夫婦, 兒子Eric Johnson夫婦, Kris Vallotton夫婦,Danny Silk夫婦。
這四對領袖夫婦擔任著教會主要的帶領職責。而在他們麾下,各部門領袖和同工井然有序地運作於基督身體的各部分。
我們有幸被邀請參加上午9點到11點的事工領袖會議。

事先,悄悄地問一位同工,這個會是什麼樣的?他答:主要是見證。
結果,兩小時的會,有一個半小時,各部門都在分享這一周來各自部門經歷神的新鮮見證。會中不斷地被神的作為感歎、讚美,有人當場播放手機的一段錄影,也有人念一段剛收到的壞資訊,大家就當場為此禱告…。直到最後不到半小時,一些有事項要奏報的部門才最簡短地說幾句,彼此通氣。負責醫治事工的CHRIS說:「我們一直這樣,讓教會活在一種彼此激勵的氛圍中。」彼此激勵,彼此尊榮——比爾牧師意味深長地說:我聽過不少教會有人講過尊榮,人們以為他們已經懂了,但他們沒懂。直到你真的在實踐,從自己尊榮他人開始,在關係中一直實踐。這不是一個道理而已,或許你們要與我們呆在一起一段時間,感受日常相處,就會慢慢清楚我們彼此的關係。
「尊榮他人,這意味著,每一天,我將多少次地讓自己去死啊!」離開伯特利,車子開出教會的那時刻,我們從心底說出這句話。
阿門。沒有秘訣。捨己,成全基督的身體。簡單的道理都寫在聖經中。而誰捨命去做了,誰就有這樣令人羡慕的神同在的榮耀。

4.We saw… 教會轉化城市
同工會只談見證不談事務,不等於教會不處理事務,不然,不會在我們踏入伯特利境界就感受到纖塵不染與井然有序。我們與不同的牧者約會,每一個時間點快到,我們還在左看右看作狀徘徊的時候,必定有人會忽然出現眼前,說:「你們要找的人,是我!」
可見在部門與部門的銜接過程中,滴水不漏。
這必定牽扯到大量細節化的日常溝通,雖然不在大會議中溝通,而他們必然有著彼此隨時通暢的管道。想到他們的理念:所謂行政,不體現在外表制度化紀律化的生硬的行政中,但,「政權必擔在他的肩上」,真正的紀律是內化在基督身體的每個肢體部分,共同擔當成為行政中的成分。
看不出管理,秩序卻無處不在。
在走廊的櫥窗裡,張貼著每個你可以在教會找得到他們的不同部門同工的名片。在伯特利,你看到的人都仿佛很自由、友好,卻充滿工作的熱忱和高效率的姿態。因為,神同在。每一天,神自己成為事奉的激勵和源頭。
我們到伯特利正好碰上洗禮。不知道他們多久一次,但這場大約二三十個人,大人小孩站一排在臺上,講自己為什麼要受洗。連最小的小孩都認真表白:「我的心是屬於耶穌的,我只愛耶穌!我要把自己全部給耶穌!」洗禮池在台一側,洗禮的同時全場跟著敬拜樂隊敬拜,長達兩小時。洗禮中一個受洗者從池子裡跳出來,忽然大叫:「我看見顏色啦!」原來,她是個色盲,這輩子沒見過顏色呢!哈哈,伯特利,奇蹟無處不在。
每週的Healing Room,Chris告訴我們,都有本地外地本國外國各種人前來,最近剛有一個懷孕婦女,腫瘤和嬰兒同時長大,聚會回家後,腫瘤活活地從體內排了出來。幾年前,比爾牧師有一次出去參加一個持續多日的禱告聚會,在那裡有一模一樣的話語從兩個不同的人前來告訴他:「神正在尋找一個完全屬於他的城市。一旦神找到這個城市,就會在全國引起多米諾效應。」比爾牧師聽見對方說:「這個城市,就是雷丁。」
短短兩三天每當我們走在雷丁街頭,走進商場,就感受到了這種不同。講兩個小故事。
那天正在到處找吃的,習慣了熱鬧的中國人徘徊在12萬人的小城街頭,有點不習慣這種安靜。這時在一個外賣店轉角,突然看見三個人站在一起,禱告嗎?定睛一看,真的在禱告!兩個年輕男女,按手在一個流浪漢模樣的中年人身上。過了一會兒,兩人告別離去,那剛被禱告的男人也走了出來。我們繼續沿街前行。這時,聽見那男人在後面和我們打招呼。「你們好!」他有些怯怯地招呼,我們說我們剛從中國來,他下一句話就是:「你們聽說過伯特利教會嗎?想不想聽聽一些發生在我身上奇妙的事情?」
接著他就講了他的事。他有許多不幸的遭遇,而一身的大病,在去了教會後如何完全醫治不用再手術了,神眷顧他養活他,等等。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說:「現在,我是一個傳福音的人。」
再次聽見這句話「我是個傳福音的人」,是在第二天,我們在公路邊一個星巴克門口坐著。一輛電動小輪椅優雅地開過來,一個白色的老奶奶笑盈盈地來了,白頭發,白衣服,牙齒沒了,下巴用托子固定著,但是她用儘量清晰的發音對我們說:「我能為你們禱告嗎?」
後來我們知道她一個人住在後面山上,老伴十年前去世,孩子們在外地,一些兒孫也都在伯特利教會服事。每天她都開動她的輪椅,輪椅上插了根小紅旗讓人能看到她,每天她都到山下的咖啡館來轉一圈,買杯咖啡,然後她要看看今天上帝為她預備了誰要她禱告。
聽說我們是從中國來的,她記憶的篇章被翻開了,她想起十多年前有一次禱告,看見一片疆土,她順著圖像在孫子的地圖冊找到這片地方,是中國,她還在地圖上畫了個圈。這回,她邀請我們去她家,幫她看看那個圈畫的是哪裡。
翻出一本厚厚的十幾年前的老地圖,我看見她畫圈的地方是中國北京,我告訴她,那是我們的首都。她並不清楚,她請我「如果去這個地方就請告訴那裡的人,我從那時起一直在為他們禱告!」,直到今天,十幾年了,老奶奶第一次碰見一群中國人出現在她家裡。
老奶奶叫PAT。已經老到哪都去不了,但有一天神和她說過一句話:「你不用出遠門,我會把人從遠方帶到你的家門口。」
這十幾年來,因為伯特利教會的影響,每年越來越多的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雷丁這個小地方。而她,今天就真的看見一群中國人,被上帝送到她的家門口。「我是一名傳福音的人。」老PAT說。
這就是雷汀,和生活在雷汀最最普通的百姓。但他們知道自己是誰。
老奶奶PAT在比爾牧師的父親做牧師時就已經是伯特利教會的會友了。多年前,她得過癌症,診斷書拿回家的那天,她禱告,神告訴她她能得醫治。她就一直好好地活到了今天。而比爾牧師的父親,得的是與她同樣的癌症,牧師卻因此歸了天家。這個故事,我在兩年前的一場聚會中就聽比爾牧師親口分享過。記得他告訴我們的是:不要讓自己的處境,成為繼續認識神、更多經歷神的懷疑。不要讓懷疑,毀壞了神可以彰顯在我們生命中的計畫。
我帶著比來時更多的期待踏上歸程。期待,不僅是更多想要瞭解這個接近天堂的群體,更是期待自己能更多認識神,期待我們的教會能更深地活在神的心意裡,把天的景象活到地上。
飛機上,我一直在看從伯特利拿來的雜誌《MINISTRY TODAY》。看到比爾牧師說:「要追求與神相遇,要培養對神同在的感覺。當沒有服事的時候,這要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神的同在,這是一種關係,不是一項服事。沒有人看著我們的時候我們所學習到的,將決定人人都看著我們的時候如何帶領眾人。我們服事,是出於上帝的接納,不是為著上帝的接納;我們服事,是源自神的恩惠,不是為著得到恩惠。我的日常生活看上去是這樣的:我在隱密處向神呼求,我在公開處為神冒險。(I cry out to God in private and take risk in public.)始終保持兩個態度:感謝他,並永遠對他饑渴。(Be thankful, stay hungry)
是的,主啊,我們想要更多。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4期P.42-49】

1,75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