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愛到地老天荒

文│靈糧生命培訓學院院長 周巽正牧師
在我們「愛到地老天荒」的過程當中,會遇到許多攔阻。由於在關係當中經歷到挫折、失望跟傷害,你的愛會退縮跟減少,甚至你會無法繼續愛下去。從小到大,是不是有些跟你很親的朋友, 現在卻漸漸失去聯絡? 在這種時候, 為了保護自己,我們的反應常是跟這個人切割關係,但其實你也把你自己的一部分切割出去了。當你受到傷害、委屈跟背叛的時候,如何能夠有力量繼續愛下去? 「愛到地老天荒」的秘訣, 就是活出「七十個七次饒恕」的人生。
馬太福音18章,彼得問耶穌:「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
彼得可能期待耶穌會覺得七次很不錯,然後告訴他其實是九次,只要他再更努力一點,就可以達到天國的標準。對彼得而言,他心中的饒恕是可以努力撐出來的,背後的態度其實是不舒服、不想做,不願意。但是耶穌回答他:「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
從七次到四百九十次,是完全不同的層次。會做到四百九十次的事情,已經是一種習慣,甚至是你喜歡去做的事。
饒恕,是從心裡開始。我們很容易試圖從理性或意志力做到饒恕,因為知道我們應該要饒恕,因此就做了饒恕的禱告,但是當你看到對方、或者對方再次得罪你,你會發現心中的怒氣仍然存在。為甚麼?因為真正的饒恕,是從心裡開始。
我跟我太太結婚十週年,我可以告訴你:在婚姻當中,你就需要對同一個人饒恕四百九十次──而且更多。在婚姻當中,有許多次我們會被冒犯、會心灰意冷,要如何讓饒恕成為你生命當中的習慣與喜悅,而不是對方需要做甚麼才配得你的饒恕?
在馬太福音18章,耶穌用欠債的比喻來談饒恕。當我們在關係當中受到傷害,耶穌的比喻是:好像這個人從你身上奪走了一些寶貴的東西,可能是自信、安全感、對人的信任與敞開,如果是感情的話,甚至可能是奪走你的貞潔。你以為你只是跟這個人切割關係,但是你其實也在切割你的心,你的心充滿了自卑與不安,你的心不再一樣了。你的心一次次地受傷,一次次地被奪走一部分,你的心也隨之越來越小,到最後你的界線同心圈裏面只剩下你一個人,所有人都被留在外圍。你的心看起來是安全了,但你也好孤單,因為沒有人能夠與你分享你的心。
神是一位愛你並且想要擁抱你的父親,當我們呼喊Abba,神就樂意保守我們不陷入患難、不受疾病攻擊、平安喜樂就湧流進我們的心
愛到地老天荒的秘訣:算帳
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做了饒恕的禱告,卻沒有帶出深刻的果效?因為我們常常根本不知道我們要饒恕什麼。我們常會因為不想再痛一次,因此拒絕再次回憶那些傷痛。但是當你要豁免債務的時候,你要清楚的知道對方欠你什麼、欠到什麼程度,所以必須要算帳。
假設今天我朋友拿走我的皮夾,用了裡面的三千元。隔天他來向我坦白並道歉,我原諒了他。但是他忘記告訴我,他不只用了裡面的鈔票,也用我的信用卡刷了一萬。下個月我收到帳單時,我的饒恕就不夠了,因為我原本的饒恕值那三千,沒有更多。你需要知道你要饒恕的是什麼。當聖靈要醫治你的心的時候,祂會先讓你回想過去發生的事,你以為是二次傷害,但其實祂是在幫助你算帳。
接下來,這個欠王一千萬兩銀子的僕人被豁免了,但他出去之後,卻抓著一個欠他十兩銀子的同伴,逼他還錢。王豁免這一千萬兩的態度,好像那是十兩;但這個僕人看待這十兩,好像一千萬兩一樣。
傷害的大小跟程度,甚至傷害是否造成或存在,其實是非常主觀的。關於你在人際關係當中經歷的傷害,其實你也有責任,因為通常是你對事件的判斷跟結論傷害了你。
我還念國中的時候,我的父母帶著全家到美國洛杉磯進修一年。要回來之前,他們在禱告中感覺神有特別的帶領,因此問我跟光光哥要不要留在美國念書。當時我單純覺得留下來好了,於是我跟光光哥就到東岸的紐澤西,跟一個從未謀面的阿姨一起住。我媽媽跟我們一有個念頭進入我裡面:從今天開始,我是沒有爸爸媽媽的,我是寄人籬下的,我是被遺棄的。我當然知道他們沒有遺棄我,但感覺就是非常的主觀,我因為我的解讀而受傷,跟我父母的行為與想法沒有直接關係。
怎麼讓我們的心可以再一次敞開?當你要處理傷口的時候,你需要先消毒。心裡的傷口也是如此,你需要處理的是苦毒,它會攔阻你進入神為你預備的豐盛生命,難以一路愛到底。
心中的毒素一:受害者心態
我們的心可能有幾種毒素,第一是受害者心態。有這種心態的人,常常不斷重複自己的傷痛,為要享受眾人給予的安慰及關注。有些人緊緊抓住受害者心態,因為他們就有權力可以向對方報復,不斷在心中恨對方……受害者心態會讓你無法經歷從神而來的醫治。你需要放下,神才能觸摸你的心。
心中的毒素二:認為「都是神的錯」
當我們經歷傷痛,基督徒的第一反應常常是來到神面前問:為什麼神祢允許這件事發生在我生命當中?你可能不敢直接說是神造成的,但其實你的態度就是向神興師問罪。約翰福音10:10說:「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譯: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但當我們把矛頭指向神,我們就是把祂當作是盜賊,要祂為仇敵帶來的偷竊、殺害、毀壞負責。這個扭曲的思想,導致當耶穌在你的心門外叩門、要來醫治的時候,你卻把祂的手推開。沒有醫生能夠在三公尺外「發功」醫治你。假如神要醫治你、祂要觸摸你的心,就必須要靠近你。
神不是盜賊,祂是公義的法官。在算帳與豁免之前,你需要讓神來「賠償」你。
為什麼饒恕可以成為一個習慣,甚至是一種享受?因為你可以來到神面前,對祂說:「父啊,我已經沒有自信心了;父啊,因著那個傷痛,我已經失去我的安全感……」你說,我現在失去了這個,我需要這個。你的父會說:他奪走你一千萬兩,是不是?孩子,一千萬兩在這裡。他奪走五百兩嗎?五百兩在這裡。如果你把神當作盜賊在興師問罪,你不會得到你需要的;但是不管你的需要多大,你只要來到父神的面前,就可以領受你需要的一切,而這份愛可以讓你一路愛到底。無論你在原生家庭當中經歷到什麼,無論盜賊偷竊、殺害、毀壞了什麼,你的父神都賠得起!祂會充沛地愛你,愛到你恢復自信、安全感,還有對人的信任。我們的人際關係一定會有挫敗,我們一定會經歷傷痛,但是當我們來到天父面前,領受那一份愛的時候,你需要的一切、你被奪走的一切,祂都能夠償還給你。神不是盜賊,祂是公義的法官。在算帳與豁免之前,你需要讓神來「賠償」你。

周巽正牧師見證
我十四歲在美國東岸的那一年,是我人生當中最不願想起的回憶。在學校裡,我是全校唯一不會講英文的,也是唯一一個華人,四周都是講英文的白人。當時我的個子也很矮小。我每天上課都非常地戰戰競競,因為我每天都需要面對同學的捉弄。他們會把我的中英辭典搶走,在上面寫上所有的髒話,擦都擦不掉,然後丟來丟去,就是不讓我拿到。我當時英文還很破,沒有辭典,我甚麼都不能做。當國中生要捉弄別人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禁忌跟界線,而這是我每天都需要面對的現實。
我常常晚上一個人躲在棉被裡面哭,我也常問神說: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的事要發生在我生命裡面?我又沒有得罪他們,我只是要好好的學英文,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神沒有給我答案。我在學校經歷的這些事,我完全沒跟家人講,甚至連光光哥都沒有提。因著這一年的傷痛,我從非常有自信變成極度自卑、從很有安全感變成非常沒有安全感。唯一的好處是,我發憤圖強學英文,卯起來每天背二、三十個單字,期待著當我學好英文,他們就不會笑我了。
那一年結束之後,我跟光光哥搬回加州。我以為離開那個傷痛之地,傷痛就會離開我,但我卻沒有意識到:那一年的傷痛使我的心萎縮了,我活在傷痛當中,成為一個沒有自信、很自卑的人。我成功地改變我的回憶,把那一年的傷痛壓抑在我心深處,只記得那是我英文進步最快的一年,而且我的發音標準,我的表達也進步很多。但是那個傷痛還是沒有離開我。
直到有一天,我已經出來服事神之後,我禱告時聽到一首詩歌,歌詞提到:耶穌在受苦受難的時候,祂想到了你,祂想到了我。在那個當下,我問主:「主祢掛在十架上的時候,祢痛不痛?」主對我說:「很痛。」我又問祂另一個很愚蠢的問題:「那祢為什麼不要從十字架上下來?」祂的回答改變了我的生命
祂說:「我很想從十字架上下來,可是我看到在1987年,你一個人躲在棉被裡面哭。我看見你所經歷的羞辱和傷痛。我要來擔當你的羞辱,我要來背負你的傷痛,以至於過去這些人所帶來的偷竊、殺害、毀壞,可以因為父完全的愛得著醫治跟得著恢復。」
對我來說,那是隱藏在我心裡面很久的回憶。當祂講到1987年、1988年,我一個人躲在棉被裡面哭泣的時候,祂的愛進入我的心,使我的心恢復,甚至是已經發膿、惡臭的地方,都得到恢復、醫治跟安慰。我以為從來沒有人知道那一年發生的事,我以為沒有人知道我躲在棉被裡哭,我過去甚至認為是祂造成的,不斷問為什麼、為什麼。但是神對我說:「孩子,我在乎你。孩子,我愛你。你所失去的一切,在我這裡都可以得到。」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可以饒恕七十七個七次嗎?你知道在七十七個七次之後,還可以再一次七十七個七次的原因是什麼?因為你每一次的饒恕,都好像是第一次,好像是對方從沒做過一樣;因為天父都已經償還跟醫治。你可以想像十字架上的耶穌,連祂最親的人都背叛、遺棄了祂,但是祂還是充滿了愛。祂的心比這一切更大,祂的愛是一路愛到底,因為祂的心被父的愛充滿。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3期P.30-33】

3,42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