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選擇笑著面對生命難關-吳瑋萍

今年41歲,外表卻讓人直呼是大學生的吳瑋萍,神采奕奕地穿著白素T現身採訪現場。訪前短暫閒聊到,「光哥曾經讓我在這裡(Asia for JESUS)待過一陣子,那時候大病初癒,我在這幫忙打雜甚麼的。」吳瑋萍笑稱自己總喜歡追求好玩的事,不有趣就不會想做!曾任佳音電台主持,出版業兒童教案設計與編輯、台北靈糧堂實習傳道。

吳瑋萍從小一直很健康,個性活潑,喜歡表演,甚具演員的天份,曾加入實驗劇團受訓與演出。11年前,突然的高燒不止,進醫院急診,毫無預警被宣判罹患「急性淋巴型白血病」,打亂了當時所有的計畫。

個性好強的吳瑋萍,除了震驚之外,心中掛念著即將到來的非洲短宣之行,以及數個熱血的學生營會,一心期待著這個精采的暑假,在等待病房的過程中不斷用「小組長模式」對自己說:「沒事沒事的,不用怕!」

靠著諧星精神勇敢抗癌

診斷隔天,隨即開始了漫長的「化療之旅」,由於化學藥物的副作用,身體特別虛弱,也開始大量掉髮,原想倔強的避掉「剃髮」這關的吳瑋萍,到了最後關頭才妥協。「剃髮那天我終於承認了自己的情緒,向神狠狠地坦承所有的害怕,而在釋放情緒的過程裡,我感受神的同在與安慰,我知道祂會陪伴我。」那天吳瑋萍告訴自己:「就試試看吧,應該蠻好玩的。」

化療的過程需要有人在旁照料與攙扶,樂觀的瑋萍因不想讓「輪班」來的照護者擔心,常必須展現好的那一面,晚上實則難以入睡,「我跟神哭,到底要到什麼時候?」但每次悲傷之後,她都會重新再做一次決定,「想過之後,我覺得難過是一天,喜樂是一天,你一直悲傷,病症就會變好、變簡單嗎?那我不如開心一點。」

每天都要和針頭見面、施打藥劑的吳瑋萍,也不是說選擇樂觀就能樂觀,還好有一個愛鬧的妹妹,總想要逗姊姊開心。有時瑋萍病懨懨的,可能妹妹就拿著相機就湊過來:「我們來拍照吧~」瑋萍就會自然地打起精神面對鏡頭,或是在日常生活中見縫插針的搞笑,看到家人朋友開心,自己也快樂。有些人甚至是學生會問,「為什麼妳會生這個病?」她不隱藏心中的真實感受,跟他們承認治療真的很痛苦,但無論如何,都相信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是神看得起我,才允許這一切發生。」

(圖:瑋萍和妹妹佩錚,剃髮化療時的瑋萍)

誠實來到上帝面前,再一次相信祂

聊到抗癌中最難過的事,吳瑋萍說,治療過程中,有檢查出體內有兩對染色體天生沒有長好,要降低化療結束後復發的危險,最好的方法就是「骨髓移植」。在骨隨移植前,必須要接受高劑量的「殲滅化療」,婦產科醫生便詢問吳瑋萍的意願,評估要不要做「凍卵手術」,以後有意要懷孕的話就可以作為備案。沒想到檢查結果是生理機制早已在長期注射藥物的情況下被破壞,卵巢已經纖維化了,這意味著連取出卵子的機會都沒有了。瑋萍的心碎了,一直以來想要組織家庭,生養小孩的期盼就像被判了死刑,無法實現。

瑋萍對神生氣,也對醫生生氣:「為甚麼一開始不先凍卵再化療?」醫生只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保住性命是最要緊的事,只要人還活著,就有希望。當時的瑋萍也完全無法禱告,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才有辦法再次面對神,「才31歲就像個更年期的婦人,祢太不夠意思了吧!」之後也降服於這個結果,「即使無解,我還是願意選擇相信祢、跟隨祢。」她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且神絕對有祂美好的心意。

 

死裡復活,因為我好想…

說到最感恩的事,莫過於治療期間,最靠近死亡其中三個星期。那段時間瑋萍總是感到不明原因的缺氧,要不是無法入睡,就是陷入昏迷,醫院的底線是,再查不出來,遲早必須要氣切。有天晚上,瑋萍難過地一邊啜泣,一邊跟上帝禱告:「我想要繼續活著,想要繼續愛,想要看妹妹結婚,想要看她生孩子,想要……」願望許著許著,竟然就安然的睡著了。早上睜開眼發現自己還活著,甚感驚訝,醫生也竟然順利的找到原因和解藥。原來是因為化學藥劑導致瑋萍的身體過於「酸」,每天吞七顆小蘇打錠,兩三天之後就沒有再呼吸困難了。醫院的「夥伴」(醫生與護理人員)和所有朋友聽到瑋萍描述那晚的禱告,都覺得不可思議,照道理來說,被主接走還比較輕鬆,想要繼續活下去的想法根本就是一個奇蹟,感謝主順利化解了危機。

如今抗癌第11年的瑋萍,平靜的吐露內心的想法,現在雖然單身未婚,但有更多時間關懷學生,做想要做的事,也很幸福。視網膜因為被病毒刮花,目前的技術還沒能置換人工視網膜,但是她已經能和自己的身體共存,在身體可以負荷的範圍內鍛鍊自己,現在每天慢跑五公里,體力有很大的恢復。不再像過去年輕氣盛,健壯如牛時那樣逞強的做任何事,而是更重視顧惜與保養自己的身體。去年幫自己報名了三場馬拉松比賽,跑累了就用走的完成全程。跑步對瑋萍來說算是一種整理思緒的式,有調劑身心之效;也開始168斷食,身體指數變得更健康,外在和內在狀態都越來越好。「我很感恩,以前我喜歡的事,現在還可以做!」

(圖:參加馬拉松比賽的瑋萍)

讓心沉澱,笑看人生

看見妹妹在婚姻中育有一女,工作家庭兩頭燒,忙得團團轉,自己有餘裕能幫忙的時候,瑋萍也體會,每個人都不一樣,重點是你選擇如何看待你的人生。「現在的我比以前更能放寬心看待許多事,也更能夠讓自己『獨處,沉澱』;神也擴張了我的境界,讓我涉及的學生年齡層更廣了。以前帶學生偏好國中生,現在我可以和小學生分享聖經故事,也可以跟大學生聊天!自己也受到許多啟發。」採訪後隔天,瑋萍啟程一個人的「前往蘭嶼」避靜之旅。論靈魂體,瑋萍都處在一個相對穩定、喜樂的狀態,那些生命中種種看似苦澀的事件,使她蛻變成更加茁壯的生命,有許多人因這位女子的見證備受激勵、經歷蒙福。

 

瑋萍來到Asia for JESUS和我們分享他的生命故事。(攝影 / 剪接:Asia for JESUS影像團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19-21)

47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