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靈魂體 我都要緊緊依靠祢-胡曉菁

1987年,台灣政府宣布解嚴,社會氛圍走向開放、經濟也更多成長,對市井小民來說,只要努力工作、揮灑汗水,即能擁有好品質的生活。飛碟唱片趁勢推出了清新健康少女組合-星星月亮太陽,<向清新的台灣說早安>、<我有自己的路走>等家喻戶曉的歌曲,曲風充滿著希望與朝氣,深受社會大眾喜愛。沒想到一年後,「星星」胡曉菁退團,唱片公司也接著宣布團體解散,團員各自單飛。這次我們邀請到「星星」胡曉菁接受我們的專訪,解剖自己像拼圖般,破碎後又一片一片拚湊起來的心路歷程。

「我們被公司設定成清新健康美少女,但我私下根本是個不良少女…」,電話那頭的曉菁一語道破地說。媒體報導「因為不敵嘲笑而罹患憂鬱症與暴食症退團」,其實只是壓垮她的其中一根稻草。當時身心靈的狀態非常不好的曉菁,即使看醫生吃藥,暫時壓制住症狀,還能憑著自身才幹轉至幕後工作,但生命根源的問題尚未處理,仍無法真正的發揮她的特質與優勢。

破碎與暴力的成長環境直到…

胡曉菁生長在暴力與破碎的家庭,即便身為第二代基督徒、家族曾經接待過宣教士,看似敬虔但事實卻與神相隔遙遠,生命也未曾經歷改變。曉菁坦言,自己小時候每週都去教會禮拜,對聖經故事很熟悉,卻和這位救贖主之間沒有真正的關係。她的父親出自軍人家庭,家境優渥,經常在外拈花惹草;母親雖顧家,卻多半用「打」來教養自己和妹妹,並總是對家庭十分節儉,對曉菁來說,人在家中卻不見得感受得到愛,反而經常看見母親的胳臂往外伸──為孤兒寡母慷慨奉獻、流淚禱告、探訪關懷。後來母親再嫁,從小照顧她的奶奶因為不捨,灌輸給胡曉菁錯誤的想法,加深了對父母親扭曲的認知。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父母他們不是不願意做一個好丈夫、好太太、好父親和好母親,只是他們無能為力,無法從神領受愛,更別說是用神的方式來愛人,因此對彼此造成傷害。」曉菁述說自己當年翹家、打架、多次被學校留級等荒誕的少女時代,後來就算因為有好歌喉和甜美的長相被唱片公司相中、組團、發行專輯,仍然無法掩藏她心靈的自卑。

(圖:胡曉菁,少女組合-星星月亮太陽形象照)

為了心裡有平安,算命、問卦等各種民間信仰曉菁都拜訪過,卻吸引到邪靈更多的攪擾。「那個狀態下,呈現出來比方說腳本寫忠孝東路,我講出來的卻是建國南路,偶爾凸槌還好,常常發生就不好了,也因此廠商越來越不敢跟我合作,」最嚴重的一次失誤,是在一次選美比賽上語無倫次的表現,當時已無經紀約的曉菁便正式告別了娛樂圈。

「神從來不挪移我的惡劣環境,反而藉著這些困難讓我明白,自己會有各種反應的背後原因。我必須向神禱告,求祂改變我,我心裡面才有力量,祂的寶血使我一天新似一天,有一個新的樣式。」那段流離失所的時光,上帝感動了一些牧者主動找上曉菁,並溫暖地給予關懷和陪伴,甚至帶領她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曉菁這才知道自已不只是憂鬱症纏身,還有很深的靈裡被邪靈綑綁的問題,必須靠屬靈的方式才能解決。這段期間她開始和神建立真實的關係,一步步回顧過去的事件,抽絲剝繭,一點一滴經歷蛻變。例如神給她心思意念,把過去在演藝圈的海報與紀念丟掉,在靈裡才真正告別娛樂圈。

從高收入的明星,到在基督教機構工作,每個月僅領一萬多元的薪水,曉菁的物欲調降到最低,沒想到褪去穿華服的簡單生活只是個開始。就像當時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神沒有讓他們直接進入迦南美地,而是允許他們待在曠野很長一段時間,在那裏沒有任何東西,唯獨可以倚靠神。

(圖:在台南恩典之家教會牧會的胡曉菁。)

時刻尋求主,靈裡得力量

進入神學院讀書的曉菁,每天早上醒來都有極度想死的念頭,必須在心中呼求耶穌的名,求主拯救自己,才有力量面對一天的生活。每天下課,別的神學生都是一家人或者有同伴一起用餐,曉菁總是自己一個人,無論在何處做何事,她常常唱一首詩歌「主領我,在青草地安歇在溪水旁,黃昏時主與我一路同行,牧場上主的羊都得飽足心快暢,我是主的羊。」從《我是主羊》這首詩歌中,感受神的陪伴。

「我後來才知道,我曾經參加了各樣的醫治特會,神沒有醫治我的原因,因為如果那時候祂醫治我,但我的內在生命沒有改變,我一定很快就回演藝圈了。演藝圈沒有不好,很多人被呼召進去,只是神對我有更上好的計畫。我奉勸所有人,對神凡事感恩,因為神永遠不會搞錯,祂的籌算高過我們。」曉菁堅定的說。

32歲那年,曾有一段短暫的婚姻,沒有準備當媽卻懷孕了。因著教會牧者的禱告、上帝的保守,女兒「郭主兒」順利出生,但曉菁平時的生活忙碌不已,靈魂體仍經常在崩潰(burn out)邊緣徘徊。

某一次晚天,曉菁以工作勞累為由,將女兒託給會友照顧。精疲力竭回到家後,曉菁又燃起了想死的念頭,沒想到腦海冒出一句話:「主兒怎麼辦?」霎時體會「帶孩子自殺的父母的心情」,不是不愛孩子,而是太愛了,不願他們留在世上受苦。這時候教會牧師打來及時的電話:「不管怎樣,妳明天爬也要爬來教會!」隔天曉菁就乖乖坐計程車去教會,疲累的她在聚會中「俯伏」,牧師讓教會的弟兄姊妹圍繞著曉菁唱《因祂活著》。那天以後,曉菁就好像被充飽氣的氣球一樣,經歷死裡復活的大能。「我有比過去更聰明的頭腦,更清醒的邏輯去鋪排該做的事,我創業,做到有別的公司請我去接手他們的高階管理職。直到神給我下個階段的任務──辭去台北的工作,到台南服事需要的人。」

(圖:胡曉菁邀請到電影《盲人律師》導演到遠東科大分享。)

訪問的最後我們詢問「妳的靈魂,因著神不斷被更新,那身體和精神的狀況都好嗎?」曉菁說自己過去只要運動的念頭一發出,前腳剛起步,後腳就會聽見仇敵魔鬼的嘲笑,「我只能呼求耶穌的名幫助我。現在我是跑步、游泳交替,我的體能比很多同齡的人都好,不累不喘,因為我持續鍛鍊身體,才能健康的與神同行更遠更久。」

註:目前定居台南的胡曉菁,是「恩典之家」教會的主任傳道,並擔任遠東科技大學管理暨設計學院的副院長、流行音樂產業管理學系系主任,善用自己的恩賜(領導思維),連結南北資源,教授學生在流行產業界,公關行銷與管理等理論與實務經驗。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0期P16-18)

40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