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剛強去愛

講者 | Asia for JESUS執行長 周巽光牧師

編輯整理 | Asia for JESUS 新聞編輯團隊

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主在夢中對我說:『我正在創造新的作業系統,可以操作我的啟示,因為先前的皮袋已經不能承載神國的重量,宗教化的呆板心態必須被充滿生命的有機體所取代,才能擁抱我的夢想、提升我的百姓。』」

耶穌說:「新酒要放在新皮袋中。」(太九17a)

世界正面對前所未見的動盪,是我們不曾經歷過的。然而神依然掌權,沒有任何事能攔阻祂的國度向前推進,也沒有什麼可以攔阻神的工作。

但我們需要一個新皮袋,一個對於建造生命和教會的全新思維和思想方式,你可以說這是一個新的作業系統。神的教會、崇拜和小組,不再是死氣沉沉的宗教儀式,而是充滿著生命力的有機體。

還記得我們的身分嗎?

我們是君尊的祭司也是活石,被建造成為行動且活著的靈宮。當疫情逼得我們需要轉型時,我們相信神能叫萬事,也就是任何的狀況和環境都來為我們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

有沒有可能在應許之地,其實充滿了危險、爭戰、恐懼和緊張的氛圍?因為他們也建造了高牆的城市來保護自己。想要得地為業,要用天國的方式!不是透過「外在」的行為和結果,而是透過我們「內心」的狀態。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23)

你知道在電影《星際大戰》最終決鬥中,他們打的是不同的戰役嗎?天行者想在光劍上打敗黑武士,然而西斯大帝卻試圖要贏得天行者的心,透過不斷的刺激,讓他感受憎恨與憤怒,以至於他會投向黑暗的一方。

當天行者越憤怒,西斯大帝卻越高興。這就是我們所面對的陷阱:若只憑肉眼所看到的來評估,教會可能贏了這場對抗新冠病毒的戰役、可能贏了媒體或輿論、得到影響力、贏了辯論和尊重,卻忽略我們內心的狀態,或捨棄了領受、承載和傳遞神生命氣息的過程。

就算我們在做一件對的事(要孩子聽話、丈夫愛主、教會人數增長,又或者是試圖堵住所有的防疫破口,要懲罰所有造成破口的人…),我們還是輸了,因為源頭和過程都是我們,而不是神。然而當我的內心、我的靈對準神的頻率和心跳,不管我們做什麼,採取什麼樣的行動,都會釋放出神自己!

仇敵魔鬼跟我們在打不一樣的戰役,若我們防疫成功,卻失去了愛,失去了關係,那我們還是輸了。仇敵的計謀是什麼呢?牠的武器是什麼呢?答案是「恐懼」。

今年初我在馬來西亞詩巫和吉隆坡講授天國文化的裝備課程,雖然當時全馬來西亞只有20人確診,但你知道坐飛機除了密閉空間容易被人傳染,也因著氣壓改變,身體會氧化得很厲害,所以抵抗力也好不到哪裡去。

搭機的過程我一路戴口罩,但馬來西亞人都不戴口罩,到了轉機的候機室,我和同工們才剛坐下,就聽到離我們約兩公尺的一個女人拼命的咳嗽…好不容易上了飛機,我沒騙你,這兩個小時整個機艙裡至少有五六個人,感覺好像快要咳死了,只差肺沒有咳出來。我嚇到幾乎快要咒詛安排我們去的同工,怨恨都是因為他我才會冒這種生命的危險。

下了飛機,被海關攔截:「你們台灣,跟中國和香港一樣,都需要經過檢疫。」老實說,我感覺超被詩巫人冒犯的,我覺得台灣的尊嚴被踐踏,我一點都不想愛他們!

隔天早上開堂禮拜在一個非常小的空間,將近100人擠得水洩不通,即使我可以感受到神對教會的愛很強烈,靈裡面感受到,我們真的是在對的時間點做對的事,但理智上還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好不容易課程結束,有時間去到按摩店放鬆,沒想到卻聽見隔著幔子來了一位來自廣州的女客人,原本是要放鬆的,反而變得更緊繃。

在回國的貴賓休息室裡我們遇到兩個韓國的家庭,他們的孩子一直在咳嗽,敏感的我拉著同工走到候機室,還特別用里程點數升等,希望商務艙人少一點,安全一點。想不到一坐下才發現那兩個韓國家庭就四面環繞著我。

絕望的我心想:疫情剛開始時,各國都歧視中國人和亞洲人,但什麼時候我也因著害怕而開始歧視別的國家的人了?

 

關於恐懼

1.恐懼會生出歧視偏見

可能是因著不瞭解或是一些先入為主的資訊所產生出來的判斷,而一旦歧視和偏見產生,就會帶出關係的分化。例如:有沒有可能東馬詩巫的海關,把我們台灣和澳門搞錯了?或是不了解我們跟中國在防疫上,是完全不同的?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把懼怕除去…(約壹四18a)神的愛就是完全的愛。我們都需要讓天父的愛更多的充滿我們,特別是當我們害怕的時候!

 

2.恐懼會生出刑罰(控告、定罪、批評論斷)

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還沒有完全。(約壹四18b)

刑罰的心態有兩種:

  A台灣盛行的「肉搜獵巫

刑罰或處置都不是你我的責任…很多人其實並沒有不守規則,卻因著個人的偏見或自己正義魔人心中的那把尺,而被控告、定罪和攻擊。這個世界是這樣,難道我們基督徒也要這樣做嗎?

  B教會俗稱的「神的審判管教

當有天災,像是地震、海嘯、颶風或瘟疫發生時,有基督徒就會說:「這是神的審判和管教。」有位牧者說:「我們禱告渴望對付病毒的疫苗或特效藥快快的研發出來,但我也擔心,會不會浪費了這一次神給我們的管教?」我說:「嘿,可以不要用管教這個詞嗎?」他卻說:「管教算是客氣吧。」

但,你會用癌症和新冠病毒來管教你的孩子嗎?若你孩子中了新冠病毒,而你明明有能力找到特效藥,卻擔心你孩子悔改不夠或功課沒學好,而不用盡一切力量去找,這樣的你是好父親嗎?〝萬事都是從神而來的,包括疾病或是任何的天災〞,這種想法會扭曲我們對神的認識。

 在舊約,對於罪、疾病和邪靈的影響只能用完全消滅的方式,才不會再擴散和影響神的百姓。然而我們活在耶穌以祂寶血為我們所立的新約,神對罪和人心敗壞的解答不是死亡、疾病、審判和刑罰,而是祂的愛子耶穌,所犧牲的生命和復活的大能。

比爾強生:耶穌本身就是最完美的神學。

只要在耶穌身上和服事中可以找到的,都是神的心意、是天國的文化。例如你會看到耶穌總是在醫治,從沒有降疾病在人身上,所以不要說疾病是從父神來的。

 

3. 恐懼會生出不理性、不健全的心態。

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

(提後一7)

 

謹守的心:英文的意思是健全的精神狀態或判斷。新譯本譯為自律的靈,英文的意思是自我管理和控制的能力。

你有沒有發現,有些人已經害怕到不理性呢?擔心恐懼到精神上已經不太健康了?每個負面的事情都被無限的放大,恐慌症就是如此,它已經超越你的意志、理性所能承擔的,甚至連你身體都無法控制的產生一些不自主的徵狀。

恐懼會使我們的思想失去平衡、失去控制,失去平靜安穩,像是一個要溺水的人,甚至會把所有試圖要救他的人都拖下去。但神所賜的,卻是剛強去愛的能力,來對抗我們膽怯的心!

 

You are not powerless, you are powerful.
你不是軟弱無力的,你是剛強有能力的。

You are not fearful, you are fearless.
你不是膽怯的,你是勇敢的。

You are not religious, you are like Christ.
你的信仰不是宗教,你的信仰是要像基督。

 

在摩西時代的會幕裡,陳設餅桌所預表的就是聖餐。需要先走過銅祭壇和洗濯盆,才能來到陳設餅桌,進入到這個與基督一同分享,並與祂合而為一的經歷中。

你知道新冠病毒在塑膠表面可以存活長達72小時,不鏽鋼表面是48小時,那麼存活最短的表面是什麼嗎?是銅,它活不過四小時!

神真的很妙也超有智慧,祂設定祭壇和洗濯盆都是用銅作的,代表著罪就像是病毒一樣,在神銅祭壇和洗濯盆的工作中,無法存活,都要被潔淨。因此,領聖餐的正確次序是:

(1)認出主的身體
思想耶穌在十架上所承受、所付上的代價,祂完全的降服祂自己,而我們也要以順服的心來做出回應。記得我們不是活在十字架之前,而是之後,這就是銅祭壇。聖經裡面設定銅祭壇和洗濯盆都是用銅作的,代表著罪就像是病毒,在銅祭壇和洗濯盆的工作中便無法存活,而是都被潔淨。

(2)省察自己
用神的話語來潔淨我們的心思意念和行為,這就是洗濯盆。如此,我們能在愛中與這位復活的主完全連結,讓天父的愛完全除去我們的恐懼以及所帶來的所有影響(歧視、偏見、刑罰和不理性的恐慌)。新冠狀病毒所帶出的恐懼不能再挾制我們,平靜安穩、憐憫、恩慈、超自然的盼望和信心將會透過神的愛臨到我們身上!

 

 

1,44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