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

p9

紀元性的季節已經改變,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先知性象徵。這一刻先知性的象徵不再是老鷹,而是貓頭鷹。貓頭鷹是夜間活動的鳥類,夜晚是牠的活動時間,牠能看透黑暗,認清來者,牠是智慧的象徵
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
當我們在談使徒性文化的教會時,必定也不能缺少先知性文化的相輔相成,而現在正是我們需要更清楚了解先知性文化的時刻。

許多教會都熟知五重職事,不僅逐漸明白其重要性,也開始學習施行這樣的治理架構在神的家中。伯特利教會的管理牧師丹尼‧席克(Danny Silk),在其所著的《天國的尊榮文化》一書中,曾分享到伯特利教會依據聖經所啟示的架構原則: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林前12:28),進而打造出所謂的「天國漏斗」,意即透過使徒依據他們從天上所看見的藍圖,激勵周圍的人,使其他的恩膏(先知、教師、牧師、傳福音)浮現出來,按其獨特性發揮,一同將天上的藍圖落實到地上。

其中,神的家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使徒如同工頭,而先知領受藍圖。歷代誌下20:20說:「信耶和華你們的神就必立穩,信祂的先知就必亨通。」意即要亨通就需維持一個重視先知話語的環境,因地上亨通成功與否,端看是否能與天國的文化達成一致。而先知能夠開啟聖徒的眼睛來查覺屬靈之事,使基督肢體了解什麼是天國文化。譬如,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伯特利教會所扮演的先知角色,就幫助整個教會能持續不斷地挖掘神話語的深度與廣度,加深了教會對神同在的期待與察覺。同時,也藉著先知團隊的服事,將神的應許和個人命定連結起來,呼召人起來宣告應許,與眾肢體奔赴天命。

當然,一個教會不能單單只有幾個先知或團隊來領受這個天國藍圖──這並非表示他們的領受不正確或不詳細,克里斯牧師也提到,「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是透過一片模糊不清的鏡子來觀看神的國度,但我們集體的觀點會比較正確,因為啟示其實是一個社區花園,需要由先知群體來栽培、播種、除草和收割,不能一個人單打獨鬥。」(《先知學校》,第七章)先知性事奉只是能夠幫助他人的能力,但當一種文化形成,它會對他人的心態注入重大的影響力,影響他們的生活、愛人的方式和行為。

所以這次的亞洲復興誌,我們將帶領大家概覽先知性的恩賜、事奉、職分、文化的不同,到底甚麼是先知性文化的真諦,以及它即將帶出的偉大果效。讓我們一同帶著先知性的眼光,來領受這次的美好啟示!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9】

1,80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