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給我一個家Gimme Shelter 關於自由

文|趙治德
這是一則真實故事,描述懷孕的青少女艾波,從小就被年輕的父親放棄,因母親沈溺毒品,社工只好帶她去安置在寄養家庭,歷經好幾個家庭,因被繼父性侵,又再次逃出尋找親生母親投靠,卻又被親生母親利用來作為賺錢工具,直到找上親生父親,本以為終能有個短暫依靠,沒想到生父已有新的家庭。生父的妻子仍無法接納她,年紀輕輕的艾波,歷經人生百態,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被虐待利用,正在流落街頭人生遭逢孤苦絕境之時,遇到了真誠關心她的神父,帶她到專門安置懷孕少女的庇護所。
「人需要吃飯才不會死,所以只要有飯吃一切就解決了」。真希望問題就停在這裡,只可惜即便身為一個不貪婪的人類,我們所要的肯定是更多的。基本上人類學家們(或是某個任何種類的專家),都會同意人類之所以與其他動物不同,是因為人類對於歸屬感、權力、自由、樂趣、意義等事物的尋求大大完勝其他的物種。事實上,人類今天會把我們的社會與環境搞到如此之混亂,或說是如此的美好,都是因為我們的不滿足。
我們就是不滿足於只是生存,我們的靈魂天生渴望更深的滿足。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很衝的人,我不敢翹課,買東西不敢殺價,別人犯錯的時候我不敢講,被欺負的時候也傾向於不去發聲,說不定我反而會去安撫別人,並策略性的道歉(就是為了得到一個平靜,不是我的錯卻認錯)。我很會忍耐,租來的房子有缺點,我可以忍耐一年才去跟房東提出。我舉出這些例子的目的,是想表達,我真的不是一個掌控的人,我其實真的完全無法理解掌控他人的那種感覺,甚至我可能還需要去學習一下,偶爾還是要勇敢一點大聲去表達,為自己發聲。然而世界上總是有人,喜歡為達到目的,而選擇不尊重他人的做法,隱瞞、欺騙、威脅利誘、或是用情緒去控制別人做自己要他們做的事情,甚至告訴他們這是為他們好。
在劇中就看到艾波的母親用苦肉計,利用艾波心中的愛以及柔軟的態度,逼迫她回去跟自己住(好利用她領救濟金買毒),這是真正的愛嗎?明顯不是。愛並不是身形在一起,心卻遠離;真正的愛我們都看過,是即使身形不在一起,心卻緊緊的維繫;是即使對方不出一句話,就已經願意為對方付出;是在有需要的時候,即使朋友真的不願意幫忙,也不會怪罪於他。
長期利用情緒或小技巧掌控他人、左右他人決定的人,通常不希望所掌控的人被提醒自身的自由性,會轉而透過言語提醒他們若離開自己,會遭受的恐懼和失去;然而凡事都有反向,若問題是出在你本身的意志不堅強,傾向於被掌控的個性(像是以前的我,俗稱奴性),別人就更容易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掌控你意志的許多機會。
存放愛的地方是家,所以家裡有愛,而愛趕走懼怕,使自由與安全感被恢復。在有安全感的自由之地,人們展現真實的自己,而在得以自由展現自己的真實之地,傷口可以露出,而不如想像中疼痛。原先對生命的認知與經歷,雖永遠也不會消失,卻能以新的經歷去覆蓋。也許吧!有時我們忘了如何快樂,也有時我們能忘了曾經的悲傷。電影中的真實人物,少女庇護所的負責人凱西(kathy difiore)所給予的,正是一個不帶掌控的使人自由之愛,而當真實的愛的盡頭通往自由,那份自由卻把我們帶回愛 的源頭,這種引導的力量,是掌控絲毫不可比擬的。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3期P.62-63】

1,24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