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事物

流行|在短暫的自由中 找到無限愛的出口 很久沒有敬我了 你 On The Road

062文/璽恩

每個人在新的一年,都會為自己立下新的計畫與目標,沒想到,我的願望在今年初就已經實現(在去年的季刊裡還提到我的夢想)。

今年跨年前,我接到了一通電話,對方說有一部電影音樂劇要開拍,但是因為時間很趕,不知道我能不能配合,然而一聽到要跟電影劇組合作,總是希望可以參與,於是在短時間內就抵達台東,開始拍攝 原住民電影音樂劇 《很久沒有敬我了 你》。《很》劇拍攝背景為南王部落,而我的跨年想當然爾也在台東度過,而且是別有一番風味的卑南族過年,因為在那裡還保有很多的祭典,年祭、猴祭、大獵祭等等。

電影對我來說,是一件全新的經驗。開始要拍攝時我超緊張,在短時間之內要跟族人一起融入拍戲更是一大挑戰,當很多人看著我等著我要演出時,整顆心簡直要跳出來。還好導演很有耐心的教導,不久之後就慢慢的適應,當我才要為著我的適應加油叫好時,不知不覺也已經拍完了。

《很》劇的表演呈現是屬於多媒體,有電影劇情,加上現場的歌舞表演,還有NSO的現場演唱。為了讓這龐大複雜的鉅作如期演出,過年期間大家仍然辛苦的排練。你能想像,這麼複雜的流程, 是種多麼需要耐心溝通跟不斷練習的演出。很幸運地,這次能跟兩位很優秀的導演合作,電影導演吳米森,以及舞台劇導演黎煥雄,這兩種表演對我來說都是很新的嘗試,拍電影時當鏡頭對著你,你的內心表達了你的一切,完全藏不著,說話也要自然,語氣、咬字都要調整;但在舞台上就不一樣了,雖然還是要自然,但卻是要誇張一點的自然。雖然一開始排練時怎麼都覺得很怪,但經過反覆臨摹練習後,總算是「習慣成了自然」。

此外,在與人的相處上,也是一大學問。不同的人在同一劇組工作,要顧及專業又要互相體諒。一開始總覺得自己是外人,因為只有我是泰雅,大家都是從台東南王來的,要學習卑南語的歌,總顯得格格不入。於是我把它當成工作,好像不關我的事一樣,然而經過一陣子的彩排後,我突然發現那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深深體會到,這不再只是一場短暫的表演而已,而是接納各種不同的文化,並且將屬於台灣原住民文化之美,傳送在國人面前。而我想,會有這樣的深刻情懷,那精神仍來自於「我愛我自己的土地,已經超越族群,不管是卑南、泰雅、阿美、排灣、魯凱… 我們在這土地上,就是要唱出我們的愛與熱情。」

某天跟昊恩聊天時,他說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看到下一個原住民世代,是可以承接從長者遺留下來僅有的文化,並以自己的文化為榮。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舊傷口不斷在政治口水中被掀開,而我們仍能努力向前走的方法,就是愛自己、愛我們的土地、愛我們的國家、做我們費盡身上最後一絲力氣仍要做的。

弱勢不會是永遠的弱勢,原住民只是因為人數比較少,但神放在我們每個人生命當中的目標與命定,從來沒有改變過。我有自己的掙扎,爸爸是atayal、媽媽是mugan(平地人),戶口名簿上雖然是山地原住民,但在都市長大的我,一直再尋找我的身分認同。我想,有很多弟弟妹妹跟我一樣,不斷的在尋找那份自由的歸屬感、安全感。但我想,唯有去認識、去接納、去活出來,才是解決之道,我想以這樣的方法來尋找身分認同,必然也是一個最佳的橋樑、最好的方法。

這場戲暫時演完了,但我相信這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一段美好人生的開始。上帝透過不同的方式來對我們說話,對原住民說話,祂的愛帶來憐憫、醫治、盼望。也會繼續不斷透過我們的生命,唱出屬於這地的憐憫、醫治、盼望。

在後台,當我跟這些同胞在一起時,我感受到無比的輕鬆自由,不需要有束縛,沒有任何壓力,我發現在那個氛圍裡,做自己是多麼的輕鬆。在演出舞台劇的短暫日子裡,我享受到這陣子以來無比的輕鬆快樂,還有對人生更深一層的體驗。可惜這次沒唱到歌,轉行當演員。真希望下次真能有機會來唱一下,我會繼續朝這夢想前進。不過在這之前,還是要把歌唱好,所以最近也在忙錄下一張單曲專輯,希望在下一本季刊出刊前,大家就可以聽到啦!每次在做新的音樂,總是希望把最貼近自己的心情,最真的想法透過聲音、影像表現出來,敬請期待,我的故事。

璽恩,加油!原住民,加油!所有台灣的大家,一起為我們的愛,加油!加油!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6期P.62-63】

2,22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