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事物

流行|幻化音符 重組上帝創造世界的小元素 金馬、金曲獎配樂得主–李欣芸

058採訪編輯/賴若函、王相涵

如果妳看過電影《深海》、《練習曲》,或者妳聽過何欣穗、艾青等專輯。你可以發現裡面音樂的編曲都相當的好聽,好像能夠串接起整個作品的靈魂,宛若天上漂浮的一朵雲,不自禁就被吸引。而這些音樂作品的幕後推手,就是國內少數囊括金馬、金曲獎配樂得獎者—李欣芸。

李欣芸(CinCin Lee),是一位台灣音樂人,從小就學音樂,外表清新氣質,以電影配樂聞名。曾擔任《少年吔,安啦!》、《我的美麗與哀愁》、《只要為你活一天》、《雙瞳》、《台北晚九朝五》、《練習曲》和《渺渺》等電影的配樂,亦曾擔任過歌手的製作人,除了電影配樂外,也創作了不少流行歌曲。

Q:你曾經做過國語專輯、音樂編曲、電影廣告配樂、演奏專輯等…甚至是舞台劇音樂,最困難的是哪一類型?最喜歡是哪類型?

A:最喜歡最困難的都是管弦樂,就像最近的《很久沒有敬我了你》舞台劇,因為它有比較繁複的結構,整個創作和編寫耗時較久,但他又具備宣揚原住民音樂的特性,是一個很不錯的挑戰。我覺得若過去的作品,幾年後聽仍覺得不錯,就代表這作品還經得起考驗。但對於創作者來說,應該不是找自己曾經有過的credit,而是永遠尋求新的挑戰和可能性。

Q:在這次的歌舞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甚麼動機感動你參與這次的音樂製作?

A:其實我們從小的教育都忽略了原住民音樂,但我們卻知道「綠袖子」是英國的民謠;舒伯特的「野玫瑰」旋律我們也很熟悉。原住民民謠在台灣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卻沒有人去整理出來,因此對我來說和原住民的合作,最喜歡的就是挖掘出這麼多美妙的音樂。

Q:《很久沒有敬我了你》你創作的過程是?

以往的作品參考很多西洋的東西,這次最困難的就是讓管弦樂表現出原住民音樂的優美,但不想變成西化的和聲,裝飾很多、華麗,這樣可能就會把原有的質樸掩蓋掉了,因此在我下筆構思之前,想了很多。

音樂是非常抽象的,我有去找一些國民樂派作曲家的作品,例如匈牙利的作曲家,就有把國家的民歌融入管弦樂。這次作舞台劇音樂時,我就找到了這樣的共通點,把管弦樂加上台灣民謠呈現,我最高興的就是歌舞劇結束後,有許多人包括年輕人都說,沒有想到管弦樂這麼好聽。

Q:妳的最新專輯《故事島》都是專為台灣設計的音樂專輯,為什麼會想為台灣製作音樂專輯?製作過程,是否有讓你印象深刻的部分?

A:我覺得創作者要把身邊的感動捕捉下來。我喜愛旅行,以前我整天想往外國跑,但後來我發現其實台灣有許多鄉鎮對我來說很陌生,就開始在國內跑。雖然台灣小,但高山海洋的多樣性,混合成很獨特的風格,後來我就決定寫這樣的專輯。

《故事島》分成北中南東四張專輯,我最喜歡的是東台灣的部分,東海岸就像台灣的後花園,我們平常說台東是台灣的後山,是最偏遠卻也最純樸的,有許多原住民。因此我在寫音樂時,把原住民古調融合許多元素展現出來,因此東部是我最有感覺的。

Q:走訪過了許多國家,台灣這個家對你的意義是甚麼?

走訪各國時,發現各國的政治家或藝術家都為自己的生活空間努力,我也期許自己的創作能讓台灣人覺得很驕傲,比如說我們種出來的稻米很好吃,我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家作有特色的呈現。

Q:你如何將信仰融合於音樂中?未來的夢想又是什麼?

創作者沒有靈感時常陷入低潮,因此藝術工作者其實很需要堅定的信仰,雖然我們常說創作創作,但其實是上帝創造一切,我們這些音樂工作者不過是把上帝創造的世界當中一些小東西重新組合,然後在其中得到很大的快樂。

我希望可以寫出感動人的聖樂、或是寫出些感動人心的音樂,即便是讓人可以很好入睡的音樂這種小事情。近期內我還是在作電影配樂,但最近也對管弦樂非常著迷,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但希望可以寫出交響樂。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6期P.58-59】

2,43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