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事物

流行|具有三個八度特殊的雙聲帶歌手 用聲音敘述上帝的愛 – 李文智

056擁有三個八度音的雙聲帶歌手–李文智,是公認第一位能唱出世界首見的三個高八度的男、女高音歌手,而且男聲、女聲任他轉變,李文智的嗓音可以隨意轉換成未變聲前的童音,甚至連纖細抑或高亢的女聲都難不倒他,這不僅引來醫界人士試圖研究他的聲帶構造,優美的嗓音,還讓他登上美國華府國家大教堂作表演。

Q:您曾受邀到美國華府國家大教堂擔任男高音獨唱,這也是美國國家大教堂第一次聘請外國歌手演出,神是否對你在歌唱上有特別的呼召?

A:我很明確的知道神對我的呼召是在音樂方面 ,在歌唱上,我似乎沒有領受到神特別的呼召,也或許是之前一直在逃避,因為我很不愛背歌詞,高中時是學小喇叭,進神學院後才開始正式學唱歌,由於從小就在教會詩班,對歌唱有些基本的認識,也懂得欣賞,但是一直到神學院後才有正式的音樂訓練,也因此有機會進入海軍樂隊擔任小喇叭首席的職位,當兵的那段時間,讓我好好思考正視自己的問題,上帝給每個人都有個獨特的聲音,這並不是認真或苦學就可以得來的,當兵後,先去考台北國立藝術大學的推薦徵試,卻沒有通過學科考試,因此才決定出國念書;當時是John Walker老師,把我帶出國念書這是一段我人生的重要轉捩點,當時的我還不會講英文對音樂史樂理等音樂知識了解程度相當的基礎,當時因為我的聲音,吸引了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琵琶地音樂院讓我入學。當時我的狀況,恐怕只是顆石頭罷了,一直有機會在美國的教會中擔任獨唱工作,我才從他們教會的音樂總監,學習如何對待音樂,現在我的許多經驗,都是在當中學習的。

Q:唱聖詩時,當中很多是頌揚上帝,在唱的過程中,你有甚麼感受?

A:我很要求認真對待歌詞,了解當中的意義,才能夠傳達出歌詞中的意境,如果我連自己都無法感動,根本不能傳達出來當中的感動。宗教音樂其實相當的特別,它所表現出來的不像是歌劇,是在詮釋一個既定的角色,而在詮釋我自己對上帝的感情,不敢說我和上帝的關係很健全,我一直都在學習如何和上帝溝通,但是我想我和上帝之間是很有默契的,我把我自己放在在神的手中,求神來教導帶領我該如何做。

這次出這張專輯,因為三年前參加金曲獎時,我發現教會有很多音樂人才,但是卻沒有任何宗教專輯的作品,希望能做一點基督徒音樂工作者的一點本分,雖然這張專輯被歸類為天主教音樂,但是我認為至少這是個很好的開始,讓基督徒也在宗教音樂這個領域中開始發揮。

Q:人生的經歷中,如何幫助你的歌唱表達?對你有甚麼影響?

A:走到現在,我的人生計畫中,神一定在當中。牧師家庭長大,因此從小有一些必須的責任,一定要參加聖歌隊,家庭團契我們也必須參與,其實當時不太甘願,但是我也在當中學習到如何與不同的人聊天溝通,也因為這些過程,教我如何和聽眾說話,每次音樂會後,我會留下來和觀眾互動,我現在所會的,都是從小時後留下來的東西。但是也因為是牧師的孩子,常會有些「必須如何」的壓力,也造就我較壓抑的個性,對家裡報喜不報憂,或許也因為這樣,我對悲傷的事情,比較敏銳,比較能夠詮釋悲傷的歌曲。

Q:對於台灣的音樂市場,你有甚麼看法?

A:台灣的流行音樂市場很不妙,因為歌手程度、音樂程度都不夠,拿麥克風和沒麥克風是差很多的,但是拿麥克風習慣了,會忘記一些基本支持聲音的基本功。透過近幾年來,流行音樂比賽的節目,或許能讓更多人有機會得到專業的意見與建議,至於古典音樂跟宗教音樂(基督教)市場,一直以來是以西方的產品跟創作為主,近幾年來,台灣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才及作品問世,這是個很好的轉變與突破,當然我們也極需有更多的聽眾來支持。

Q:榮獲第二十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獎】,相信您對於錄製專輯有相當豐富的經驗,當您錄製第一張個人專輯時,有甚麼特別的回憶?對於想從事音樂創作的基督徒年輕朋友,講幾句勉勵的話。

A:第一張專輯是在美國出版的,其實很緊張,之前在台灣都是製作流行音樂,第一次製作古典專輯,並且和國際知名的管風琴家John Walker合作,是既興奮又緊張的。年輕人有夢想是好的,如果目標明確,希望大家努力的往自己的方向去嘗試,雖然過程中,可能會遇到挫折,但是你會在當中,發現自己的優劣勢,最後回頭看時,不會有後悔,不論結果如何,至少沒有遺憾。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6期P.56-57】

4,13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