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摘要活動現場

信息摘要|(牧者座談)關於孩子與配偶的大哉問

來到特會最後一天下午的座談時間,現場學員可以自由提問,由牧者們來逐一分享。在此精選幾題分享給大家,想要看完整的分享,請至頁尾,索取Asia TV連結!

 

主持人:晏信中牧師

問題來源:現場學員

回答者:Seth、Brittney & Ben 牧師

翻譯:Ada(英翻中)、楊昌恩傳道

 

Q2:我們教導小孩要順服,但又希望他能獨立自主,要怎麼拿捏分寸,除了愛教育,聖經也教要以仗管教,仗要甚麼時候使用呢?父母心態怎麼改變?

Brittney:大家都很喜歡問以丈管教的部分,丹尼.席克打的可兇了,我小時候也被打。對我們來說,以丈管教只是一種方式,但不只有這種方式,不是說甚麼都不管教就打。基本上我是在其他都試過之後,我自己書裡所用的方式、Seth的都試過,還是失控,讓我只得用打的方式。

我不是說:「你再不穿鞋,我就要打你了。」

而是:「你現在要穿上鞋,還是想要我來幫助你?」

如果他往完全反方向,我還會給選擇,「你現在跑到那裡,要自己回來,還是要我去追你?」若他又躲到櫃子裡,我就會說,「如果你要躲起來,要我去追你,就不會好玩囉!你要我幫你帶你回來,還是要自己回來,然自己把鞋穿上?」到這裡,我可能還會有幾個步驟,但當都不管用的時候,我可能就會用打的。同樣我教導是因為希望他看重我們的關係和連結,而不是他怕我所以只好順服。

Seth:聖經裡講拿杖的人通常是牧羊人,除了打羊之外,還有這杖可以是輕輕地引導,指引方向,同樣也讓牧羊人走得穩。現代人一聽到就以為要責打。如果你在上班,你遲到,工時少了,錢變少了,或是錢沒少,但信任變少了,要知道有這些後果。

但像是在大馬路中間玩可能帶來嚴重的後果,這是我會使用責打方式的時間點。但我也可能有其他選擇,真的不得已時我會責打。

Brittney:責打時不要帶著怒氣,應該要想,這個用意是引領他怎麼做決定,做父母的,我們會說我希望可以控制些甚麼所以打下去,但我覺得,除了打,你們沒辦法了的話,鼓勵你可以去看這兩本書。(《不完美父母》與《孩子的屬靈覺醒》)

中:我三個孩子,過去的教養方法我從Seth身上學,前幾個月我問小兒子,被打過幾次?「三次」「為什麼?」「因為我打電動你要我打兩個三個小時就好,我打到四五個小時,另一次是因為我吃飯吃太久。」從小我會告訴孩子,他是有能力選擇的。他有權柄,我們是在賦予權柄,可以做決定。

 

Q3:孩子在學校遇到同學霸凌,甚至不想去上學,身為父母該如何用天父的方式幫助他面對?

Seth:我其中一個兒子曾經遇到一個困難,不是霸凌,但導致他不想上學。我們試著溫柔問他感受到甚麼?試著聽出他沒有說出來的話,比方我們發現,只要他不想上學,意思是,他想到學校就想到老師很可怕。我們可以詢問實際狀況,我們可以去問學校,老師是甚麼樣的風格。這樣的做法,幫助了孩子消化他的情緒,排解情緒,好好思考,換個角度看。

情緒就好像我們裡面的內建翻譯機,告訴我們發生了甚麼事。恐懼呢?它翻譯得很差啦,今天明明事實是這樣,它卻會換個方式跟你說。我們不要只聽表面,我們要聽孩子的心,這樣會幫助他比較願意去上學,現在他很開心。

有時孩子真的需要孩子的介入和保護,可能包括老師、或校方可以主事的人談一談。告訴校方,我的孩子有這樣的狀況,你們知道嗎?有時父母可以這樣做,會很有幫助。校方也可去注意,有甚麼樣的同學有這樣的狀況。

Brittney:我以前是被霸凌的,我父母有去學校跟老師談,講完學校還是甚麼都沒做,我基本上每天躲在廁所,或是找到跟我一起作伴的朋友,我父母也盡力了,但校方他們置之不理。我爸爸告訴我,「你有看到這個嗎?(指手腕)要是他再打你,你就用這裡打他。」媽媽要他冷靜,說這不是好辦法。後來我父母就幫我轉校,因為他們要做好保護的角色,所以我就轉學了。我沒有用到我爸教我的那一招,沒有任何人受到傷害。

Ben:我小兒子有學跆拳道,當他跟別人打架到肚子很疼,再也不想回學校學習跆拳道了,做為父母要懂得何時出手。我們告訴他們,不要任恐懼成為給你建議的人。我想邀請你詢問聖靈,在這個情境中,你需要扮演甚麼角色?

現在兒子回去練習了,還敢去挑戰隊上最高的那個同學。

 

Q5:請問配偶常常以冷暴力(不說話、冷戰)、熱暴力(破口罵人)來宣洩情緒時,給如何在婚姻裡設立合神新意的界線?因為似乎直接切割關係比較能保護自己與小孩。

Brittney:如果是動作上的暴力,讓自己去到安全的地方,讓對方知道要如何跟我相處。這個界線是,「其實我也願意跟你在家好好相處,只要你不會傷害我,把脾氣情緒管理好。但在你做到這個要求時,我會待在別的地方。這不是說我們就是要以分開結束這段關係,我只是告訴你我會怎麼做,因為我不會讓自己和孩子受到這樣的對待。」

要讓領袖、牧者知道,還有諮商輔導也是很重要的資源。這可能是一個很長遠的路,我也無法計算,這當中需要花多少精力與時間,是非常可觀的。我們有輔導的夫妻正在走這個旅程,有些最後和好,有些無法。這是為什麼我說需要領袖的幫忙。我也遇過對婦女施暴的人,他們畫了界線,沒有找諮商輔導。但回到家後,又再次發生,因為施暴者沒有體會這是個問題,他只是很會說,很會畫大餅,這是我會說這絕對是不容易走的過程。需要有牧者、同伴與你一起。

言語和情緒上的暴力有點不一樣。畫界線也很重要,語氣上如果沒有怎樣我會待在另一個房間。

Ben: 我會鼓勵,有面對道暴力的人要盡早讓牧者介入。

Seth:有時人們會說這不好說,但只有我們自己不好說,找人幫助其實是很健康的一件事。

中:人的習性是在婚前就可以被意識的。如果他想要婚姻,就先來婚前輔導,拆除婚姻炸彈,如果這個炸彈婚前就爆炸了,我們也可以選擇不要進入這個婚姻。

 

撰稿 | 恕瑜

🍼完整信息請至Asia TV🍼

 

5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