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愛為什麼可以沒有條件? 單純的能力-金士傑專訪

金-011專訪/徐振傑 文/何宗慈 

經過多部舞台劇、一個個角色的磨練,在金士傑的每個眼神、每個動作及說的每句話中,都有著滿滿的人味與體會,他以執著走過剛開始不被看見的舞台時光,也因為那些默默,成就了如今舞台上發光的瞬間。

1.當初為什麼會想接演《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的舞台劇?扮演默瑞這角色給你什麼啟發與幫助?

是導演邀我演這個戲,我很早以前看過這個書,其實蠻擔心的,因為我覺得這本書有點沉重,他如果太類戲劇性觀眾看了會覺得悶,不但不感動反而會討厭,一堆金玉良言但沒有戲劇的處理那我寧可回家讀書!那後來再演出的當中效果還算好,觀眾不時地傳出笑聲,不時地感動,各種情緒面都有。

我是覺得這本書棒我演,但是如果你今天拿一本荒漠甘泉給我演,我可能不演,因為好看的文字不代表他可以在劇場上成立,他必須經過轉手,戲劇的手法是重要的。而莫瑞本身是一個臨終前的角色,他臨終前克服了許多事情,要面對一些難關及捨不得,面對怎麼跟家裡的人說再見、怎麼讓自己心情愉快地去度過剩下來的日子,他在思想上做了很多功課,那些功課對我來說是供應,因為那樣的日子並不容易,大家在那時候通常都會手忙腳亂,沒有一個人練習過,不見得來得及整理出頭緒你就必須告別了,所以演他的故事對我來說是整頓跟操練,就是預習面對死亡,因為面對死亡不容易,並且這個戲劇對我來說有一種很舒服輕鬆的能量,它使我親切地去面對最後的時間,人家說未知生焉知死,或是說未之死焉知生,因為你知道了死亡,知道怎麼樣面對死亡就知道怎樣面對生活,這話好像可以套用在我身上。

2.你如何看待死亡?有什麼是離開人世前,想完成但未完成的事情?

我看待死亡跟別人有一些不同,因為我讀的是畜牧,我比別人更有機會抱一個小動物的身體,醫治一個身體,以及收屍,這樣的經驗我比別人多,以至於我有一種能量,就是我身邊有親近的人,他們過世,大家圍在旁邊哭的時候,我的手會毫不猶豫的伸在他冰涼的身體上去摸他,一切如同活著一樣,我希望我走的時候我能善待我自己,不要把自己嚇死,每個人都會嚇自己覺得這一口氣一嚥就沒有了。過大的悲傷會攻擊自己,使自己除了悲傷以外、哭以外好像想不到別的事情,悲傷是事實,面對死亡的悲傷確實很大,但我記得一兩年前我有朋友過世我們用歡樂的PARTY來過那個夜晚,講好了今天晚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哭,當然還是有人講講話就哭了,但是我們還是很有默契,不影響我們彼此。如果是我走,他們一定捨不得我,但不一定要用悲傷來表現,他們甚至可以嘲笑我或是挖苦我,要稍微讚美一下也行,這個觀點在劇中也有,他們在活著的時候辦了一個告別式,這樣的觀點其實比較現代的一些人們都試著要往這個方向靠近。

3.     《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這本書有提到家庭,「沒有別的經驗比得上生兒育女,如果你要對另一個人負起完全的責任,如何去給予最深的愛與關懷,那你就應該生小孩。」您最近才與另一半共組家庭,並且也有了一對小Baby,請問您對家庭的憧憬是什麼?

我真的有點傻傻地,還在想他們是誰?應該是我孩子!就像有一天上帝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你一定不會跟他握手說:「你好,我等你很久了!」你一定是傻了!說不出什麼確定的感覺!當一個過於奇妙地時間發生,平凡如我們,通常我們都是傻傻的,我是覺得有點幸福,有些可以憧憬的東西,但我寧願那個憧憬的東西就停留在憧憬的地方,不要再更多在家庭計畫裡了,不會去想說她將來要嫁給誰了,或是將來跟隔壁的小朋友打架了,會不會長得很帥或是會不會不夠美麗,我都不去想這些事情,只覺得有點好玩。

0224 全球暢銷《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總綵照片094.     你從小就認識上帝,《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有很多道理跟上帝的真理很相近,請問基督信仰對你或整個家庭有什麼影響?

他是我故鄉的東西,有時候會變得像鄉愁一樣,媽媽是很虔誠的基督教徒,她影響我很深。我的母親人格很有魅力,簡單來說就是一種單純,對於信仰的單純及對於人愛的單純,比如先生晚上沒回家,老婆都會問他今晚到哪去了,也許先生就撒個謊。我對媽媽的印象就是她是屬於比較好騙的,因為她活得很單純,我覺得單純是種能力,講殘酷點,當白痴很難!在這麼複雜的世界裏頭,要起疑心太容易了,愛是有條件的,但她怎麼能使愛變得沒有條件?這個有很強的說服力,這個讓我走到哪裡都走不開,心裡被她套定了,人的關係不應該這麼簡單,應該是只有宗教才會有,也因為她這樣給了我一個定心丸。我年輕的時候就像個無產階級一樣搞劇團,面對社會的時候,別人會覺得你將來怎麼辦啊,我非得有這樣的一個家庭基礎使我為所欲為,那十多年來我拿不出收入或是生活計畫,但是沒有聲音叫我回頭是岸,她就是信任,變成我的支撐。

5.     米奇曾問墨瑞聖經中約伯的例子,如果上帝也像對待約伯那樣,奪走你的家庭、工作、健康等等,你會怎麼想?對此有何想法?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我只能採取他某一部分的意義來回答,用中國俗話來講就是天降大任。在平常生活中也必須這麼想,而且有時候我們不會把凡事都扯到因跟果。人有向陽性,人如果埋在土堆裡,一定會去尋找哪裡有空氣有陽光,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不會因為我愛上帝還是恨上帝而有所改變,因此你在悲慘的時候老邁的時候,即將死亡的時候,要照顧的事情不是掉眼淚,而是還存有的能量、還存有的愛,就讓他照自然的法則出來,就像是呼吸,不會說我不愛這世界,停止呼吸!而呼吸跟愛一樣是一個本能,你該愛為什麼不愛,你不愛會憋死!

6.(這段考慮不放)每個人都要有一個教練,請問你的教練是誰呢?他怎麼帶領你?

在我年輕時我有一個啟蒙者,每次我有重要的問題時就想走到他房間跟他聊,有幾次我要開門走到他的房間的路上,心裡面開始有一個畫面就是我在跟他對話,而當我走到他房間門口還沒開他門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解答了。我利用想像力回答了自己的問題,我就不用開他的門了,於是這樣的故事多幾次我就發現,教練是我自己,你會提醒自己,而有時你也可以擔任提醒別人的角色,或是引導對方成為你的教練。

當我書讀得多了,我回家可能我的父母親比我書讀得少,但是他們的地位在我心中仍然很高,某些話跟他們講就特別有解開的感覺,你再小再微不足道,但我愛你,你在我眼中就不一樣,因為我心裡愛你使你成為我的靠山,我要你成為我的靠山,我要你成為我的教練。

7.     要成為好演員的第一要素是什麼?給未來想作劇場工作的年輕人一些勉勵的話。

要建立自己的思考,建立自己的生活特質,自我不是一種流行時髦的形象,而是一種生活品質,你的愛恨、你的思想、你的孤單、你的恐懼等等,怎麼面對他、怎麼跟他打交道,那些需要思考並非常安靜地感受。我有孩子的話我會希望他這一方面是在成長的,他能怎麼樣我不管,但他在這方面必須不要有任何的抄襲。很多年輕人在髮型服裝上會有個人主義很酷,但更清楚的事他的文筆,你怎麼寫,看到同一個風景感觸不會一樣,而當年輕人開始有自己的感觸自己的思考時我就可以非常放心地跟他說掰掰,我將可以放心他單獨活著。

————————————————————————-

0224 全球暢銷《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總綵照片27

採訪後記

訪問的那天,金士傑點了一杯特大杯的espresso,邊喝邊露出很滿足的微笑說:「恩,有苦有苦!」像個老孩子一樣,然後不得不說,訪問中驚喜不斷!「你怎麼知道的?」「那你覺得如何呢?」採訪金士傑就要有一直被「反採訪」的心理準備。雖然令我們有點招架不住,但把他的話全部寫出來,句句都是金句,也讓我們在他的身上看到一個經過歷練的智者,生命的芬芳。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12期P.58-59】

3,65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