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見證見證

學院見證8|與良善的天父和解

在上課前我只知道「天⽗是良善的」是個概念,頭腦裡過不去,內⼼是懷疑的。信仰根基不紮實,⽣命狀態⼀定也是飄飄忽忽不穩定的,忽上忽下、忽明忽暗,與神的關係、靈修、情緒、家庭都不穩定。有段時間我因為孩⼦教育的問題陷⼊很深的沮喪,每天板著臉,內⼼苦毒到死,眼裡看出去的世界是灰暗的,我⾮常苦惱和困惑⾃⼰這樣的狀態。

課程學習中很奇妙,就是上哪個系列的課,那段時間就會經歷到些什麼。先知學校系列清晰顯明我心裡的濾鏡是模糊的。被撕裂的傷在我裡⾯沒有修復,我是透過有裂痕的鏡在與天⽗、⾃⼰,及身旁⼀切互動的。

因內⼼的缺乏,我很追求、渴慕神,願意被神的話語更新。但我會跟上帝說:「不要去觸碰我內⼼的某個領域,等我回天家祢再告訴我『為什麼』。」我把傷痛埋起來與之共處拒絕神介⼊。⾃我保護意識極強,為了⾃保習慣性壓抑感受,不表達真實的想法,不得已需要溝通的場合,就打圓場說寬泛的話,絕不觸及真實的核⼼。

我要求⾃⼰活在宗教的道德律法裡看似敬虔,很容易控告⾃⼰,像是:「你還在臺上敬拜的,你怎麼可以這樣?」或者「你應饒恕,不饒恕⼈,神也不饒恕你,不饒恕是罪!」我拚命禱告要饒恕、求⼒量,但內⼼深處絲毫沒有饒恕的能⼒,都是嘴上說說。

但神實在是憐憫恩待,就算我有拒絕祂的部分,也常經歷到聖靈的觸摸,軟弱的時候我內⼼就常常會告訴⾃⼰:「神都這麼愛你了,你怎麼還這樣?不要擺爛! 」藉著⼩組、主⽇、敬拜服事,被神愛到、⿎勵到就能繼續往前⾛。但當一遇到挑戰時,會陷在情緒裡許久,逃避不到神⾯前,每到最後因著服事被神再次觸摸,才稍微降服下來。這是我內在信仰⽣活⾮常真實的光景。

我在外⾯看起來都好的,所謂⼈前人後兩個樣,因為包裝⾃⼰總是容易的,真實的活著才難。在家要麼就不說話;要麼埋怨苦毒⼀炸開,傷了人也不管,我知道很折磨先⽣和兒⼦,導致家庭的關係有裂痕存在。在上課程中,我有許多被重整的地⽅,我的鏡⽚正在經歷被修復、擦亮的過程,第⼀站就是:與天⽗和解,相信祂是良善的天⽗。

在某一契機下我決定尋求幫助,我被服事時,⾸先被顯明出來的,是我⼀直對神的埋怨。

「神你不保護我,祢不顧念我,祢不是良善的,祢不在。我拒絕在『神是良善的』這點上選擇信靠,⼀想到良善的天⽗就會想到傷痛,內⼼就過不去。」這是捆綁我很深的謊言。

在我接受幫助的時候被問到:「你能看到天⽗的笑臉嗎?」我的回答是「不能」,甚⾄我都沒想過,原來還可以看到天⽗的笑臉,原來我們作為神兒⼥是可以在靈裡這樣與天⽗互動的。難怪在很深禱告敬拜的時候我就會卡住,⾃動遮罩關機,我與天⽗之間是有隔閡的。我被帶領拆除這堵⾼牆,更何況天⽗極其深愛我們每⼀位,祂是不⽌息的發送他愛我們的信號,主動尋回我們的神。

在接受幫助時我做了⼀個決定:「要去⾯對曾經的傷痛,不再埋起來,無論這根刺紮得有多深,拔除的過程如何,我都要從神那得完全的醫治,徹底被恢復,被醫治,不要讓傷痛和灰燼再來影響我。天⽗我不要再拒絕,雖然不明⽩為什麼那些事會發⽣,但我願意向天⽗伸出我的⼿,願意原諒天⽗,和天⽗和解,不再有隔閡,願意選擇相信天⽗是良善的,神是在的,哪怕在我還未曾認識祢,在最受傷最孤單的時候祢都在。」

很奇妙的是在我做完決定後,接下來的時間裡,幾乎天天都能經歷到天⽗的愛很真實的澆灌下來,祂的愛是四圍環繞追著我跑──running after me──天⽗早上會叫醒我起來敬拜、讀聖經、禱告,我開⼝禱告,祂的愛就澆灌下來,⼀天當中我可能時不時就沉侵在祂的愛裡與祂互動,被祂的愛席捲。

有⼀天上午⼤概10點左右,當時我在廚房裡邊做家事邊聽講道,突然之間我聽到一聲「對不起」,那個瞬間我就淚崩了!不是天⽗需要跟我道歉,⽽是我可能在世的日子都不曾聽過傷害過我的⼈對我說過「對不起」,但這句上頭來的「對不起」已經⾜夠,它直戳我靈魂最深處,我哭得撕心裂肺幾乎要昏倒,那⼀刻我很深的被天⽗的愛澆灌,被聖靈觸摸、醫治。

天⽗依然持續澆灌祂的愛,到今天還仍不時發⽣。我終於可以在敬拜禱告時看到天⽗的笑臉了,可以與天父坐在一起聽祂的「甜⾔蜜語」、與祂四⽬相對,與祂有濃情蜜意、親密的關係,祂的愛是如此真實。

謝謝天⽗的愛讓我勇敢,有勇氣做⾯對的準備,打開我原本決定埋藏起來的傷痛,踏上全⼈恢復的旅程。或許我還有段路要⾛,但既然天⽗主動來尋回起初祂造的我,我也回應說:「天⽗,我準備好了,祢既開啟了就定會成就!天⽗,謝謝祢深厚的愛!」

——中國大陸學員

52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