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專欄 | 打破框架 與神做教育 – 李丕寧、楊麗芬

從前雖沒有快樂的童年,如今因著婚姻家庭得著滿足。與先生親自教養著六個孩子,成為國境之南的在家自學先鋒者,遭遇困難也沒有放棄,因為愛,而可以堅持-一個笑淚交織的幸福見證。

2,53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採訪|何恕瑜  撰稿|何恕瑜、林仕崡  圖片提供|李丕寧、楊麗芬

 

除了台灣現行的國民教育體制,還有沒有第二、第三種選擇?

這次採訪到的兩位女性:一位是以天國文化為教育理念的實驗學校校長李丕寧,

另一位則是「十七年前」開始以在家自學的方式陪伴孩子成長的全職媽媽楊麗芬。

且讓她們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

 

孩子心目中最溫暖的校長媽媽-李丕寧

身為「校長世家」的孩子,從「不願意」到「願意」進入教育界,成為用愛心和耐心陪伴學生、老師和家長,濯亞國際學院的

李丕寧校長,擁有溫暖堅定的微笑,而她是如何走上神給予她的命定?

Q如何確信想要走教育這條路?遇到困難時如何堅持下去?

其實從小我是確信「沒有想要」走上教育這條路,出生在校長世家,非常明白教育的美好與辛苦,甚至可能沒有時間陪伴家人,而我希望將來自己的孩子不會被犧牲,才會決定不進入教育界。但我的心卻也沒有真正離開過教育領域。從小家中就常會聚集許多教育界人士,童年時都在教育的氛圍下長大,現在回想,其實那很像是 神給我的「私塾式校長訓練班」。

走上教育的契機,是 神帶領我回台灣陪伴生病的父母親,我感受到「教育」是母親一生最愛的工作。在她病重時,仍然想勸說路邊抽菸的小孩,甚至當我帶著她出門而迷路時,只要看到附近的學校,母親就好像google map一樣,能找到正確回家的方向。2014年當我告訴她,我將回教育界時,彌留中的母親留下眼淚,三天後,她似乎非常放心地回了天家。

所以當我遇到困難,除了信仰,還有個力量就是「我要把學校辦好」的信念,因為母親曾是全國的特優校長,也曾是師鐸獎得主。所以我知道我唯一所要做的就是,在上帝給我的命定中服事教育界,除了是順服上帝,也是紀念母親的方法。

Q身為一位女性,在您辦學的過程中,發揮甚麼樣的影響力?

在濯亞,與家長和老師的溝通是很重要的部分,在這個角色上我覺得身為女性擁有的特質是「孕育的過程」,無論是面對家長的原生家庭、學生的過去學習經驗,都需要如同懷孕的過程慢慢地、緩緩地去感覺改變。家長溝通的部分,因為我本身就是三個孩子的媽媽,很能夠瞭解家長的辛苦,從他們的恐懼、慌張或者困擾去著手,然後分享我的經驗,提供想法和建議讓家長參考,陪伴他們找出解決的方法。面對老師,也因為過去職場的經驗,可以分享女性職場人身體的困境、家庭的煩惱,甚至關係的困擾,讓老師比較有安全感,將心力專注於教學。

Q您的原生家庭對您的養成有甚麼關鍵的影響?

能夠成為濯亞的校長,是因為我有一位教育家的母親,能夠了解我、讓我發揮、做我想做的事情。她希望我能夠服務教育界,卻花了三十年的等待,就像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最辛苦的是「等待」,也因為母親的包容、等待和接納,才能夠造就今天的我。學校很多的創舉,都是因為我沒有被壓抑過、沒有父母的壓力,才能讓我創意源源不絕。我很感謝我的父母給我夠多的愛,讓我有心力做各樣的變化,而不會活在框架裡面。

Q濯亞有別於一般學校的特色,例如將「看見孩子的亮點」和「信仰融於課程」,是如何做到的?

靈性教育就是不斷地突破框架,重視思考的歷程。濯亞結合讓思考看的見的哈佛零點計畫及耶穌應用不同的寓言與信徒對話的精髓,不同的孩子運用自己的恩賜達到學習目的,享受習得的喜樂。學校的四大信仰基石

” God is good.(勇敢作夢)”,

“Nothing is impossible.(勇敢冒險)”,

“Everything you ever needed is paid for by Jesus.(勇敢支取)”,

” You are significant.”(勇敢服事),

運用長課堂的時間,教師透過閱讀文本或看一段影片,發問引言,孩子們透過問答的過程將先備知識(prior knowledge)和疑問提出,教師將他們所回應的內容連結到知識和生活,這稱為「社會建構法」(social constructivism)。在過程中孩子彼此交換經驗、思考如何創造,而老師在一旁是伴學者(facilitator),提供孩子新知識和技能,藉由這樣類似搭鷹架的過程,孩子因著訓練思考及溝通成為未來世代的溝通者、引導者及領導者。

舉例來說,二年級課堂的主題是「家」,我們會讓孩子去思考不同地區的家或者動物的家有什麼不一樣,經過文本的詮釋,還可以延伸出隱喻的家,例如鞋子是腳的家,進入另外一個詩意的層次,孩子們相互討論和創造學習的效果,遠比教師直接教學的成果還要豐碩。這種突破和創新就是靈性教育的精髓。

又例如:開學之初有「羽化成蝶」品格營,將「遇見神營會」和「品格」融合,教導孩子在食衣住行上,認知什麼是「好」;讓他們理解並學習(In order to do good, you have to know good.),濯亞也希望培養孩子2R-尊重(Respect)與負責(Responsibility),期待學校能成為孩子們進入社會的孵化箱。品格教育之餘,體驗教育是現今的時代孩子們要學習、同理別人的感覺和察覺別人的需要,因為未來的社會中,比乖比不過機器人、比聰明比不過電腦,孩子們在未來如何生存?

「感知學習」和「體驗學習」是知識教育之外的信仰教育基礎。例如:學生能學習觀察老師、同學的身體狀況或心情,學習觀察天氣而如何穿衣服等等。這些都是未來進入社會重要的能力。


自己的孩子自己教-楊麗芬

從前雖沒有快樂的童年,如今因著婚姻家庭得著滿足。與先生親自教養著六個孩子,成為國境之南的在家自學先鋒者,遭遇困難也沒有放棄,因為愛,而可以堅持-一個笑淚交織的幸福見證。

Q和先生兩人曾討論過想要幾個孩子?一直很順利嗎?

在交往的期間我們就有聊過,將來想要有兩個小孩,而當年身邊的朋友也都是兩恰恰好。但是有一次我不知道哪裡迸出的想法,脫口而出:「不然生六個。」先生覺得根本是天方夜譚,一笑置之罷了。沒想到一句玩笑話,神卻仍然成就!

第一胎在醫院待產了3天,最後還是剖腹產。後來懷第二胎,我就開始向 神求能夠自然產的恩典。雖然醫生並不認同,並且警告我們有子宮破裂的風險,但是我們選擇倚靠神,就讓我經歷到神蹟,可以順利自然產!第四、五胎都是請助產士來家裡接生,整個過程我都是讓孩子全程參與的-看到甚麼是胎盤、羊水,他們都不會恐懼、不會慌,甚至老大會幫忙助產士去張羅生產的工具、老二幫忙鋪床,連我們的教會師母周牧師,半夜都被我call過來為我禱告。

Q在管教上與丈夫的角色怎麼區分?

角色上我是教務主任,對孩子的要求比較高;老公則是校長,好好先生。孩子還小的時候,雖然他平常要上班,但每天午休時間都會帶著便當回來跟我們一起吃午餐,幫我照顧孩子讓我可以休息一下。因著「在家教育」,我們家很特別的一點,是我們三餐都可以全家人在一起用餐。而當我很累的時候,先生會說:「妳出去透透氣、逛逛街、吃吃東西,孩子就交給我。」然後他就會陪他們做功課、講故事。當孩子在青春期跟我意見不合容易槓起來時,先生也會跟我使個眼色,意思是說「這個就由我來!」他總是會安慰、鼓勵、支持我。結婚這25年來,可以說神透過先生的愛醫治了我,讓我體會到什麼是神「無條件的愛」。

Q甚麼原因下妳選擇在家自學的教育方式呢?

2001年當時我的小組長邀請我參加,培基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在家教育家庭營」,當時的講員是來自美國的牧師家庭,他們有11個小孩都是「在家教育」,看到這個家庭中的每一個孩子,都非常有禮貌、有教養。更令人羨慕的是,大的孩子可以幫忙照顧小的孩子,還可以全家一起服事。我的心中非常羨慕,盼望自己也可以教養出敬虔的後裔。

後來又參加在家自學的分享會,會中談到家長在孩子前幾歲的陪伴會造就他們正確的價值觀、安全感和信念時,當時我一邊聽就一邊哭,想到自己小時候,父母親因為外出工作,將我放在外婆家,造成我的成長過程非常沒有安全感,導致我容易焦慮、憂鬱的性格。因此,當下就確定自己要以「在家教育」的教育方式,更多的陪伴我的孩子。

Q選擇在家教育之後,曾遇到哪些挫折?

當我們要開始申請「在家教育」時,屏東縣相關的實施辦法都尚未完成。不得已我們家的老大只能先回到學校上小學一年級的課程。後來相關的實施辦法完成了,我們家第一個提出申請,卻也是第一個未通過。但是我們不放棄,再加上有「慕真在家教育協會」的幫助,用委婉的方式請願,針對不通過的原因,提出申覆之後才有條件的通過,開始我們家的「在家教育」旅程!

只是不是從此一路順暢,開始申請的前7年,審查委員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讓我們的申請案無法通過或有條件通過,每次我們都必須修改計畫書,重新提出申覆才能通過。這樣的壓力真的很大,甚至我和先生都曾想過要放棄申請,但是想到當初要申請自學的初衷,我們就跟神禱告,求祂幫助我們。就這樣神帶領我們一次次的通過,甚至於第八次申請時,審查委員跟我們家已經非常熟識了,也看到我們孩子的成長,開玩笑的跟我們說:「你們夫婦可以寫書了!」感謝神!從此之後的申請就非常順利了。

Q是甚麼原因讓您曾深陷憂鬱?如何度過那段日子?

我們原本住在高雄市,老三出生後剛坐完月子,全家就因為先生工作的需要而搬到屏東,一開始人生地不熟、生活繁瑣的事又多,整理家務體力透支,如同內憂外患一般,感覺非常孤單,再加上申請「在家教育」的過程不順利,我感覺上好像遭到否定一樣,複雜的情緒在我裡面,造成我「憂鬱症」爆發,無法睡覺,體重一直減輕,最輕的時候體重僅剩39公斤,嚴重到甚至無法照顧小孩。

就這樣有兩年的時間,必須要吃藥治療。我的先生原本很看重工作,非常有責任心不輕易請假,但是在我生病期間,卻是固定請假陪我去醫院看病,有時陪我進診間瞭解我的病情,有時就帶著3個孩子在外面找公園玩,等我看完病再來醫院接我。在我病況最差的時期,他每天總是蒐集各式各樣的笑話講給我聽,逗我笑,還會幫我和孩子洗澡。後來我的身體漸漸好轉、對自己也比較有信心,醫生也同意可以停藥的時候,卻發現懷孕了!懷了老四,神透過再次的懷孕,讓我知道我已經全然的得醫治了。

Q覺得自己曾失去或收穫甚麼嗎?下個階段想要做的事?

結婚的前15年都是在懷孕、生產、哺乳的循環裡面打轉,每天都是面對小孩、尿布、家事,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但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就是晚上看著熟睡的孩子,可愛的面孔如同小天使一般,我的心就滿足了,一天的疲憊也都消失了。

透過陪伴孩子,神讓我再次經歷快樂童年生活,彌補我童年的遺憾。參與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使我可以透過觀察以及跟先生不斷的溝通,一起禱告尋求,按著他們獨特的天賦去栽培他們。

自己帶孩子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長時間觀察孩子,每個孩子喜歡和擅長的事物都不同。當我用認字卡給他們學習時,老大可以自己看自己學,半年內就認識了很多的字,但輪到老二時,我用比的、教的都學不會?雖然當下很挫折,但看到她非常喜歡哼歌,就連坐在馬桶上也要唱,就意識到女兒屬於聽覺型學習,所以我給她錄音帶教她使用,才兩個星期,裡面十首英文兒歌她都會唱了!現在就讀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老三在學齡前就愛玩「樂高積木」,常常玩到睡在積木箱裡,他很喜歡動手做還有拆解玩具,研究它的動作原理,後來就讀高雄科技大學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這些都是透過陪伴,幫助孩子往他最有興趣、符合他特質的方向發展。

小時候我沒有經歷所謂的「快樂童年」,神卻透過生兒育女,讓我可以和他們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現在孩子也已經漸漸長大了,目前我和先生在屏東靈糧堂牧養夫妻小組。我知道我雖不完美,但仍極為寶貴,所以我也接納我六個孩子的獨特不需要完美,但永遠是那麼的可愛,我非常珍惜母親的職份,學習基督彼此以恩慈相待,鼓舞激發成全孩子,就像提摩太的信仰如此堅定,是受母親及外祖母的影響一樣。我也期許自己,可影響我的兒女,堅定他們的信仰。藉著服事,也可以陪伴年輕的夫妻經營婚姻、教養敬虔的後裔,建立合神心意的基督化家庭!榮耀歸給神!最後跟大家分享3年前我的女兒北上讀大學,離家後的第一個母親節寫給我的卡片。

Dear Mom:

 遲來的卡片~希望您還是可以感受到我真心的祝福!這是第一次我沒能陪在您身邊的母親節,真的好想念您,很想為您做些事。辛苦您了!從小到大您一手包辦了我的一切,不論吃的、穿的、用的,您都給我最好的,把我養的這麼好(好感動!),在台北讀書的我,非常想念您煮的可口又健康的美食。當我自己在做家事時,我也感謝天父爸爸給我賢慧的Mom,不只成為我的榜樣,也我讓知道在一個家裡,女人是很重要的角色。在您身上我看到了好多您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您謙卑的心和溫和的語氣,更是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我也看到您在真理上堅持的態度,原本會在乎旁人眼光的您,現在成了「中流砥柱」,謝謝您為這個家的付出,也活出神造你的目的!

 我愛您Mom!目前我的眼光和您還差遠了,不過我知道您也還是很愛我的!

                                                               您的寶貝沒公主病的女兒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6期 P.28-31)

2,53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名人專訪 | 永遠不要自我設限-Dimple Xie謝馨慧跳出獨一無二的自己

十九年的跳舞生涯,不可能沒有過低谷或懷疑的時刻,「迷惘、失敗、很失落或是低潮,這一定會有,沒有人不會經歷到這些事情。」面對低潮來襲,小慧充滿信心地說:「我們有神靠」…

2,6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那時候我就指著台上,對著台上說:『有一天我也要變成你們的一員!』」─Dimple Xie謝馨慧

國中時偶然經過百貨公司前的廣場,當時正好在舉辦活動,而TBC舞團正在台上演出,還沒開始接觸街舞的小慧,突然間有股很強烈的直覺,一切彷彿電影情節一般,心臟跳得非常快,她非常確信「就是這個」了,街舞就是她想做的事情,於是,在對著台上許下願望後,隔天她就立刻到TBC報名學跳舞。這一跳,就是十九年。

在十九年間,小慧真的成為TBC的一員,以Locking、wacckin、Hip Hop、Free Style到Hip hop Jazz等舞風稱著,也在眾多歌手的演唱會中擔任舞者、受邀在海內外各式各樣的活動中演出,並擔任許多學校的熱舞社指導老師。每一次的演出,舞台上充滿張力的舞姿,小慧認真、奔放的、自在的態度,更吸引了時尚雜誌的注意。

在接受訪問的前幾天,小慧才剛完成一場與Live Band的即興搭配演出,被問到這樣的演出形式有何挑戰性,她笑說,平常因為在教會常常與敬拜團一起配搭服事,和Live Band的合作其實很習慣了,非常好玩。

Dance can live 跳舞像是在說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

「跳舞本身就是對我而言,我會覺得…Dance can live。」被問到覺得跳舞最吸引人之處,小慧形容當在跳舞時,她就是完全的她,「我常常覺得跳舞是一種…你在講一個故事,然後別人也在講他的故事。」跳舞的人,當下的情緒、正在經歷的事、甚至是人的特質與性格,全部都會透過舞蹈展現出來,不可能假裝,也許有時候在溝通中沒有辦法完整表達的意思,卻能夠在舞蹈中展露無疑,所以她覺得,每個在跳舞的人,好像都在說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

小慧也形容,跳舞是神量給她一份非常寶貴的禮物,在她身上是獨一無二的,她好像是在替神「保管」跳舞這件事;也許跳舞已經成為她人生僅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甚至影響著她看事情的眼光與態度,但是不管任何事情,她還是會回到一切的源頭,回到神的面前。

「就算已經爆掉了,但你知道最後還是有一個避風港。」

十九年的跳舞生涯,不可能沒有過低谷或懷疑的時刻,「迷惘、失敗、很失落或是低潮,這一定會有,沒有人不會經歷到這些事情。」面對低潮來襲,小慧充滿信心地說:「我們有神靠」。

面對喜歡的事情就會全力以赴,哪怕會辛苦、會累,只要看見自己成長、進步就覺得很值得,小慧是用這樣心態在面對自己所熱愛的事物的。「當你很喜歡一件事情的時候,你是百分之百的喜歡的時候,你會想要用盡一切的所能去完成這件事情,因為你在完成的當中,你會很有成就感,…你會覺得這就是完整的我。」

所以當批評的聲音傳來,或是有人對她表達「不喜歡」時,小慧會先反問自己:「當初到底是為什麼我會熱愛這件事?我為什麼會想要去做這件事?別人說的這些話、或是他們做的這些舉動,會影響到我對於喜歡的事的看法嗎?」

因為熱愛舞蹈,把一切的力氣都投注在上面,想讓自己變得更好,所以在這些負面的聲音出現時,小慧會先把自己拉回來,因為對她而言,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她、不能替她解決問題,只有她可以選擇為自己繼續努力,並且堅持信念。

小慧所擅長的Locking舞風,一開始可能99%都是男生在跳,小慧在其中算是「異軍」,因此時常招致異樣眼光,也會被放大審視;尤其當她越跳越好、漸漸在比賽中嶄露頭角,耳語就開始浮現了。

曾經有一次去比賽,她才剛跳完下台,就聽見幾個男生在討論:「她這樣隨便扭一扭也可以進入到四強?」、「八成是有什麼後門…」、「純粹就是因為就是評審喜歡她啦!」諸如此類的批評,小慧說其實從沒有少過,甚至可能有更瘋狂的。但越是這樣,她就越發敦促自己要更努力,不只把男生可以跳的程度練起來,也把自己女性的部分特質融入,創造屬於她的風格,就這樣一路堅持了下來。

「怎麼可能會不難過?你一定會難過,我們是可以難過的,但不要讓自己難過在那個狀態太久。」但小慧也不是一味的要求自己變強,她覺得不管碰到什麼問題,還是要給自己一點空間和時間,也許是做一些好玩的事情、或是和朋友出去,好好地抒發情緒之後,她會回來問自己:「我應該要怎麼做?我還可以怎麼做?」然後繼續堅持完成正在做的事情。

舞蹈和信仰 其實是同一件事

很多人也曾好奇,舞蹈與信仰怎麼結合?或是在舞蹈中怎麼發揮信仰層面的影響力?但是小慧卻說,這兩件事從來就無法分開談論,舞蹈就是生活,那當生活就已經在信仰裡面了,本質上就是同一件事,所以問題應該是:怎麼在生活中活出信仰?

「我很喜歡跟人家分享我所經歷的一切事情,就算現在我們在採訪,當我在和你這樣講這些時,我就是在跟你分享我的神有多偉大,祂在我生命當中做了多棒的一件事情。」小慧說,信仰其實體現在她生活中的每一個層面,當她在與人講話時、在教課、與人互動時,也許只是把正面的能量帶出去,但是當有人會來問她:「為什麼妳可以這樣?」時,她就會告訴對方:是因為我的信仰。她相信,如果讓生活成為行走的見證,人們會更想要認識這位能在人生命中帶來改變的神。

發掘夢想 每個人有自己的時間表

舞蹈是神所給予的禮物,也許對小慧來說,關鍵是她在國中時經過廣場的瞬間、是看見台上街舞表演的瞬間、是她渴望成為台上其中一員的瞬間,當她選擇對內心的悸動做出回應,才開啟了這個截然不同、充滿驚喜的旅程。她相信每個人一定都會有這樣的瞬間,但很重要的是,一定要好好認識自己,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以及能夠為這夢想付出多少。

「假如你已經找到,我非常鼓勵你,一定要堅持你的信念,無論到最後結果是不是好的,當你回應這件事情,並且堅持信念的時候,你已經是最大的贏家。」在跳舞這件事情上,一堅持就是十九年,對小慧來說,無論結果,只要能緊抓住信念、付諸行動,就已經是最棒的事情了。

她鼓勵那些可能仍在尋覓夢想的人,更多用心在生活上,去不同的地方走走、去探索、去運動,一定會在生活中遇到那件讓人心動的事。但是千萬不要去因為別人追求什麼就跟著追求,也不要因為看見身旁的人都找到有了夢想,自己卻還沒有,就硬是塞一個給自己。「不是越年輕得到就越好,那個時間點,就是神為你預備一個很寶貴的瞬間。你會看見說,原來之前可能沒有看到、或是之前尋找這麼久,現在終於看到了,是因為我有停下來等候。」

前一陣子,小慧才完成了運動品牌給她的挑戰:要在二十一天完成一件從來沒完成的事。猜猜她選了什麼?後空翻!

因為過去在做前空翻時曾經撞過頭,對於空翻一直有著隱藏的恐懼,小慧決定試著突破限制,她開始每天找老師報到,一天可能練習個一百、兩百次…到了第十天、第十五天的時候,還一度覺得可能不會成功,安慰自己說:「沒關係,我們是一種精神…至少要把我的部分做好。」

一直到了第二十一天驗收時,就連老師都鼓勵她,就算不成功也沒關係,盡力就好,沒想到就在一次、兩次、三次嘗試後,老師旋即宣布她已經順利畢業:「剛剛有好幾次我都沒扶妳,是妳自己翻的。」挑戰,完成!

回過頭看,小慧非常慶幸自己有選這件事情挑戰,即使是平常的生活中,她也希望自己能不自我設限,總是會不斷地想:還有什麼可以讓我的舞蹈變更好?有什麼能刺激我原本的東西,會讓我更強壯?為此她去接觸泰拳、開始重訓,甚至去學現代舞和國標。「現在我每天生活,我覺得很興奮,就是因為…生活就是會有很多挑戰。」

除了自己完成這二十一天的挑戰,小慧開始刺激身邊的人、甚至是她的學生,每個人都要選一件原本覺得做不到的事情。「有時候,只是缺乏一種那種勇氣,就是『好,我要去做』。」現在她也把這個挑戰放在各位讀者面前,你,準備好挑戰不可能了嗎?


採訪後記

舞台上的Dimple Xie謝馨慧,無論是律動、動作、表情,總是非常吸睛、氣場強大、俐落,然而在接受採訪時,卻不時傳出大笑聲,讓我們看見身為一個舞者的隨適自在與豁達。但只要聊到給自己的挑戰,Dimple Xie謝馨慧卻又認真無比,讓人看見她骨子裡的無畏與認真、勇於嘗試的冒險精神,也難怪可以一路在街舞圈中找出自己專屬的一條路。

碰到問題時,默默說出「我們有神靠啊」的Dimple Xie謝馨慧,除了靠自己的努力,更因為有一個永恆的堅固倚靠。相信將來的她人生會有更多精彩的篇章,並且會持續發光發熱,繼續影響、幫助許多人在尋找夢想的路上不氣餒、在面對難題時勇敢往前下去。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35期P.52-55)

 

 

2,6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名人專訪|被顛覆的人生計畫 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 ─舒夢蘭

舒夢蘭從學生時期以來,就以成為新聞播報人員為目標,也一路循著名校的廣電系、記者、來到電視台主播的位置,看似一帆風順,但是當站在南極冰原上時,卻有一個聲音在心中問著她:「現在妳如願坐上這樣的位置、手上拿著麥克風,難道妳做的就只有這樣嗎?還是要做一些對社會和人類更有意義的事情?」

1,48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採訪撰稿 | 陳珮瑜、圖片提供 | 舒夢蘭

從名校出身的新聞主播,到上山下海深入偏遠邊境的節目主持人;從出入珠寶展、星級飯店,到叢林、沙漠、冰原,舒夢蘭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人生會有這樣的轉變,直到認識神,才知道這是一本在神親自編寫的最佳人生劇本。

如果有關注2018年的金鐘獎,也許你已經聽過這個名字:「舒夢蘭」,她不僅是東森新聞的主播,同時也是「聚焦全世界」節目的主持人,該節目以喚起世人對所處的地球與全人類的關懷為出發點,走訪過亞馬遜叢林認識豐富生態、開車行駛在可以容納一個台灣的貝加爾湖冰面上、甚至深入格陵蘭參與科學家一起觀測黑洞…,因著這個節目,舒夢蘭在2018年一舉拿下「人文紀實節目主持人獎」。

在成為「聚焦全世界」節目主持人之前,舒夢蘭已經是財經新聞的主播,每天討論的是股市、精品、房地產、企業家等,因為報導需求,出入的地方不是豪宅,就是因精品活動而進出星級飯店,出國出差往往也是前往珠寶展、鑽石展等場合,同時她也出版過專門講投資理財的書籍。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到達顛峰,但是一場不在計畫中的南極之旅,卻顛覆了她對人生、職場、成功、甚至對世界的觀感。

「我原本並不想去南極。」因廠商的活動邀約而有前往南極大陸的機會,但是光想到在那片冰原大陸上,既不可能有星級飯店、也沒有地方可逛、沒東西可看,人類蹤跡也十分罕見,舒夢蘭已經萌生婉拒的念頭,然而熱愛戶外活動的家人卻再三強調機會難得,甚至用了「獨家」二字來說服她,新聞從業人員的DNA開始蠢蠢欲動,讓她答應前往南極。
 

妳要的就只有這樣嗎?
踏上南極冰原

身處在一望無際的南極大陸冰原上,一眼望去只有天與地,「我們去的不是觀光行程,不是搭破冰船看一下企鵝而已,是真的去到冰原中心。」舒夢蘭說,自己從學生時期以來,就以成為新聞播報人員為目標,也一路循著名校的廣電系、記者、來到電視台主播的位置,看似一帆風順,但是當站在南極冰原上時,卻有一個聲音在心中問著她:「現在妳如願坐上這樣的位置、手上拿著麥克風,難道妳做的就只有這樣嗎?還是要做一些對社會和人類更有意義的事情?

當時的舒夢蘭還不認識耶穌,不明白這個聲音是從何而來,只覺得心上彷彿受到某種重擊,就從那一刻起,她好像有了新的眼界與思維。她與攝影陳一松兩人把握住南極永晝的時光,在72小時內拼命捕捉許多令人摒息的畫面,記錄下南極險峻卻美麗的地勢、尋找企鵝的蹤跡。回到台灣後,主管在看過他們所拍攝的畫面,當下就決定:做一個一小時專題。「你知道一般在我們認知中,最不受歡迎的新聞是哪幾種嗎?國際、環保、人道,這個節目完全符合這三大要素。」不僅主題冷門,而且原本只預計做10幾分鐘專題的舒夢蘭,一下子晉升挑戰一小時的節目,沒想到播出之後,竟然一躍而成該時段收視率冠軍,完全超乎團隊的想像。

「聚焦全世界」因而誕生,也從那時起,舉凡物種、人文等環境議題,乃至戰亂、難民等人道議題,通通成為舒夢蘭關注的焦點,她開始走訪許多被視為冷門的地方,與攝影記者陳一松憑兩人之力,以國際地理旅遊頻道的規格開始進行拍攝。
 

紀錄下世界的角落 卻時常經歷奇蹟
非洲動物大遷徙近距離目睹美洲豹

攤開節目列表,舒夢蘭所拜訪的地點,真的很不一般,既然要探討人文、環境議題,她二話不說踏足非洲大陸報導血黃金與血鑽石、追蹤敘利亞難民的足跡、更深入東南亞的難民營、叢林軍閥等,許多時候,鏡頭前可以看見整個地區就只有她一名女性,一般人絲毫不考慮的危險地區,她都硬著頭皮親身走了進去。

「以色列我就去了兩次。」而雖然當時還未清楚認識耶穌,但舒夢蘭說,幼時因為親人的關係就曾有機會讀過聖經,並為舊約中的人物與故事深深著迷,因此從做節目開始就一直希望有機會踏上聖地,最後她不僅帶觀眾走訪、認識以色列,也製作以巴衝突的相關報導。

除了因著節目深入許多未曾想像過的地區,舒夢蘭也發現,每次做節目的過程彷彿都充滿奇蹟,「當時我只覺得,好像冥冥中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在推動一切前進,只是我還不確定那是什麼。」然而事後回想起來,就發現充滿著神的恩典在其中。她曾前往非洲紀錄動物大遷徙,在時間緊迫、又充滿不確定的因素下,拍下許多精彩的動物互動畫面,「整個過程就好像『如有神助』一般。」

然而在這趟非洲的旅程也有意外插曲,在拍攝長頸鹿誕下小鹿的畫面後,他們竟面臨被三頭野生獵豹輪流包圍的危機,「當下我真的覺得完了,於是對著麥克風開始交待我跟攝影記者的名字、我們在哪裡…」坐在敞篷吉普車中,獵豹一度已經跳上車、甚至探頭進入車內,她與陳一松仍盡可能記錄著一切,並聽從嚮導的指示摒息冷靜的留在車上,「幸好最後牠可能覺得我們不是很美味,終於走了。」
 

真的是神的帶領
亞馬遜叢林

2013年起,他們開始為節目報名金鐘獎,翌年2014年就獲「教育文化節目獎」,舒夢蘭卻在獲獎的當下,在心底萌生一個大問號。「到底是什麼力量促成這一切?」回想每次採訪,總是充滿許多變數、挫折,明明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然而卻也充滿許多巧妙,那些過程最終也化為一顆顆甜美的果實,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甚至在獲獎的隔天,當舒夢蘭睜開眼睛,內心竟感受到莫大的空虛,「從2013年我們開始替節目報名獎項,也順利入圍,從此獲獎就成為我們的人生目標。結果第二年就拿到了。」一瞬間達成目標、站上人生的巔峰,舒夢蘭對於接下來的方向感到毫無頭緒。

也就在這個時刻,舒夢蘭遇見了現在的小組長,對方邀請她來到教會、小組,於是她花了一年的時間慢慢認識神,終於領悟自己一路走來,所有的轉折、歷練,其實都是神的帶領,包括當她在南極大陸上,那道隱隱浮現在心底的聲音,其實都是神在對她說話,最終她在2015年聖誕節受洗,成為神的女兒。
 

從節目看「創世紀」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紀一:1)
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創世紀一:9)
於是上帝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 造眾星,(創世紀一:16)

 

冰凍的地球之井《貝加爾湖》

節目做了三、四十集之後,舒夢蘭興起了想帶觀眾重回「創世紀」的念頭,體會神造世界的奇妙,因而規劃了深入亞馬遜雨林,在這個地球上尚能維持原始面貌的區域,帶領觀眾認識各樣原生物種。接著去到有地球之井稱呼的「貝加爾湖」,並且親自踏上廣大的冰湖,「它(貝加爾湖)大到可以把一個台灣放進去,而它也是整個地球最純淨的淡水資源。」;而當在格陵蘭的觀測站,與頂尖科學機們一同觀測黑洞時,舒夢蘭更是體會到,無論人類的科技再進步、再發達,其實所有人都在探詢的問題是:「人從哪裡來?」

在「創世紀」系列影片每一集影片的開頭,她都加入了聖經經文作為的引子,一開始也曾有人質疑,這麼做是否會讓節目蒙上太多宗教氣息?但是舒夢蘭仍堅持初衷,努力說服周圍的同事、主管;最奇妙地方的是,最後也是因著這三集節目,帶領她在今年奪得「人文紀實節目主持人獎」的獎項。
 

「我本來就很喜歡旅遊…但是以前都是去像是歐洲、埃及啊,因為喜歡文化、古蹟、藝術等,比較先進的地方大概都去過了。但是在那之後,當我看著亞馬遜的日出、看見貝加爾湖的夕陽,我就想,沒有任何一幅名貴的畫作可以比得上造物者的創作,那些才真的是會感動人心、讓人想掉淚的地方。」

舒夢蘭

 

相信神的安排 做祂喜悅的事
泰緬邊境的孩子們

「我從來沒有計畫過,不管是在唸高中時、或是在廣電系時,我真的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做這樣的節目,而且會得獎。」從南極開始,一連串不在計畫中的變化發生在舒夢蘭的生命中,現在她卻能深深體會,神的安排總是超乎人的所求所想,而她所要做的就是單單遵行神的旨意。

雖然成為獲獎主持人,但是回到日常生活中,每天仍有該完成工作、節目也需要照進度進行,甚至挑戰與困難也不曾少過,但是舒夢蘭的內心卻因著信仰十分堅定,「我非常確信唯有依靠耶和華。」哪怕是面對外界的質疑、或是不公平的事情,她都選擇放下用人的方法去解決,而是將眼光轉向神,透過禱告交託,深信一切都會在神的手中,而最後往往危機都會成為轉機。現在的舒夢蘭非常清楚自己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做神喜悅的事」。

採訪撰稿:陳珮瑜|照片提供:舒夢蘭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52-55】

1,48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