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 藝術的多元宇宙

人生不管是蓄勢待發,或是載浮載沉,都需要反覆耕種。沒有走到最後,都是在播種,總有很多的事情、關係、責任、工作需要去做,"你所受到的嘲諷、鼓勵、攻擊或是安慰,都可以視為翻土。只要我們保持一個純粹的心,付出行動,收穫的季節總有一天會到來。"

29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撰稿|何恕瑜 原文出處|AWA x Zoe Arts 

張志龍老師身兼企業家、國際人文探索家、作家、藝術史研究學家等多重身分。內心深處渴望嘗試了解人與土地的關係,2011年便從深耕多年的產業鏈跨界,與友人發起「擁抱絲路」活動,以150天完成1萬公里超級馬拉松絲路長征,記錄在《擁抱絲路》這本書中。後來繼續過著白天在企業打火,晚上思考下一步可以為社會貢獻什麼的日子,2016出版《繁星巨浪》講述從巴洛克到畢卡索等大藝術家的作品和故事,2018年成立「敦南藝術講堂」致力教育人們有關「美的事務」,持續透過公益講座、教育推廣與規劃古老城市的走訪團,提升台灣的藝術美學素養。

以下摘錄自張志龍老師於今年受邀AWAx Zoe Arts舉辦的《藝術的多元宇宙》講座。

//

想想過去半個世紀有什麼事物影響我們的社會?最先想到的可能是:日本的兩顆原子彈,美國九一一,台灣九二一,日本三一一,疫情,烏克蘭……。那如果包含文學在內的藝術或運動有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呢?你可能會先想到普普藝術(POP ART)或巴斯奇亞(Basquiat)的塗鴉藝術,從普普藝術到塗鴉藝術的到來,象徵世界藝術在商業市場上有了改變,七0、八0年代後,藝廊取代了博物館成為了藝術的時尚中心。

"藝術的價值首先在於「創造」,而不是「形式」"

畢卡索(Picasso)曾經說:「新創出來的東西一定不美。」美是一種約定俗成,每個人的成長經驗、生活方式會漸漸習慣某一種型態的美。所以從一個藝術新創出來到我們能夠接受,其實需要花一段時間。有意義的新創之後追隨者也越來越多,慢慢形成價值與畫派,也就變得越來越美。新創的工作是非常孤獨的,藝術家是如此,相信各位在工作、事業上也是。

二十世紀之後,世界可能真的不缺個人主義,甚至還有一點氾濫,就是有時候走進藝術館或藝廊,會覺得作品在對著你我嘶吼:「看我!」吸引我們的目光,但卻不一定擁有真正的關懷,或者跟我們產生對話。

"藝術應該要有更高的訴求,展現穿越時空的影響力。"

有人認為抽象藝術的誕生,代表一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盼望的破滅。但其實康丁斯基(俄語:Василий Кандинский)和蒙德里安(荷蘭語:Piet Cornelies Mondrian)都是有信仰的人,他們認為在人心崩潰時必須要設法鼓勵,使人從物質與信仰的幻滅中走出來。

《構成第八號》1923,康丁斯基

看這樣的抽象畫時,要想像在看Netflix的影集《后翼棄兵》進行西洋棋(國際象棋)的對陣,而不是一個固定的公式。他的畫表達了從失序到穩定,從混亂到和諧。如果要談完全部,篇幅可能不夠寫,但是康丁斯基畫抽象畫的目的,是要讓人看見生命的脈動和法則。「點表示生命;線是點的延續;尖銳的角代表激進、奮發、快速的情感;直角表現冷靜、抑制;鈍角是溫和、敦厚。」康丁斯基在《點線面》一書上這樣說。

"藝術是民族文化與社會的精華,走在社會的前端;藝術是心靈的震動,
是精神的力量,是內心的,影響力跨越時代,超過千百年。"

梵谷(Vincent Van Gogh)年輕時的志願是當服務大眾的牧師,可惜屢次考不過,只能以實習牧師的身分在比利時的礦區一所小教會服事。他看到台下會眾長年背負煤礦而駝背、手指關節終年的勞動腫脹變形、身上的衣服滿是煤灰、低到不能再低的微薄工資讓他們無法飽餐。梵谷為他們流下眼淚,生出憐憫,於是把教堂改成收容所,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更把所有財產都捐出,自己卻衣衫不屢。半年後總會便把梵谷從教會拔除,因為他們受不了特立獨行的牧師。

傷心的梵谷把他對教會的失望與憂鬱的心情轉向繪畫,畫礦工,畫女工,畫農夫。梵谷有一個在藝廊工作的弟弟西奧(Theo),兄弟倆從前的夢想是建立一個藝術村,現在他成為了梵谷的贊助者,梵谷選擇到南法普羅旺斯的阿爾創作,也終於邀請到他欣賞的畫家高更(法語:Gauguin)和他一起。

 

《星空》1889,梵谷
《自畫像》1889,梵谷

很多人說梵谷畫彎曲的線條是因為他的精神有點失常或是想像力過於豐富,但其實高更到阿爾半年便決意要離開,與梵谷發生衝突(很有可能在那時高更割下梵谷的左耳),梵谷的病情就已經嚴重到無法工作,住進精神病院。「從意志到行動,還有一段路要走。」梵谷在信中說,他想要振作、想要奮起,於是開始畫院區周圍──聖雷米的風景。

與摯友的通信中,梵谷透露自己想用橄欖樹為象徵表達困惑與不安的心情。《山前的橄欖樹》在他筆下不只是自然景觀,也有像火山爆發的岩漿,以及像聖靈下降的雲朵。梵谷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世界最有名的畫家之一,稱自己為第他又寫信給弟弟請他寄一些米勒的版畫來參考、臨摹。梵谷始終認為自己跟農夫、礦工相處最自在,照理說對他們應該很有概念,但他不想只是外型上的熟悉,還想要描繪出精神,所以向前輩大師習畫。

《山前的橄欖樹》1889,梵谷

 

一個人不能從生命中得到他早知道沒辦法得到的東西。」梵谷看清現在是他生命中播種的季節,收穫是未來的事。縱使精神上有很多痛苦,但他仍然有盼望。也因此他畫了各式各樣的播種者,太陽很像農夫頭上的聖光,梵谷認為沒有任何一個工作是低下的。而地上佈滿著藍寶石般的稻穗,像是永續的生命,為這個世界帶來希望。

人生不管是蓄勢待發,或是載浮載沉,都需要反覆耕種。沒有走到最後,都是在播種,總有很多的事情、關係、責任、工作需要去做,"你所受到的嘲諷、鼓勵、攻擊或是安慰,都可以視為翻土。只要我們保持一個純粹的心,付出行動,收穫的季節總有一天會到來。"

時光往回走,我們來看1606年出生的林布蘭(荷蘭語:Rembrandt),他不只是單純的畫家而已。在他還很年輕時就因著《夜巡》這幅畫為人所知,後來因為娶了身為貴族的女友,收活富裕而揮霍,人們砰擊他是靠妻族,年輕氣盛的林布蘭便畫了《妓院浪子》來反擊。

《浪子回頭》1668,林布蘭

三、四十歲的林布蘭,除了個性上的問題,身體也逐漸走下坡,他需要精神性的力量和啟示來作畫,而不想一直畫肖像畫或是大家喜歡的巴洛克畫。於是他畫了一系列歷史畫,像是《耶穌復活》、《浪子回頭》。林布蘭在畫人的心,甚至後者就是在畫他自己。

當時人們大多不識字,林布蘭不想讓人把畫當作純粹的家庭重逢劇。仔細看會先看到浪子右邊的大哥,他見穿著破爛的弟弟回來,內心很翻騰,但他不知道如何面對。他的手在搓揉,他在想,當下好像不該出手指責,但又吞不下這一口氣。後面隱約有位母親,是聖經上沒有提到的,不肖的孩子回家總是好的,但她不想貿然去擁抱,因為那會使大兒子更不是滋味,但父親毫無保留的原諒,他知道小兒子的年少輕狂,誰又沒有荒唐的過往呢?半閉半張的眼神中傳遞了思念。林布蘭用一種非常接近粗糙樸實的筆觸去描繪,因為他不想畫得太順、太美、太瀟灑,他覺得熟能生巧反而會失去力量跟精神。透過相機可能不一定有相同的感動,是混合好幾層的思緒、歲月的刻痕、情感的深度、世間的磨難、還有毫無保留的愛。

《三棵樹》1643,林布蘭

父子有一個對比,都是穿紅色衣袍,父親是毛茸茸,大兒子是華麗、絲帛的,可能也代表了情感的深度。林布蘭這幅畫帶給人一個非常大的靈魂的安慰,他自己的人生曾糟到必須把太太的墓從比較好的墳墓裡挖到比較差的墓才能過下去,但他還可以持續藉由藝術創作試著帶出生命的深度,到後來的版畫《三棵樹》,則是在告訴我們「凡禱告必定成就」,其實上帝可能已經有了最好的安排,只是當下我們並不明白。如果我們相信,也堅持禱告,最終會獲得美好的禮物。

"藝術具有跨越時空的影響力,
        是心靈的震動,精神的力量。"

佛羅倫斯洗禮堂是11世紀興建,12世紀完成,是典型的羅馬式八角建築,在6到12世紀期間,本來信耶穌的人不多,但突然被定為國教,教堂是不夠的,所以大教堂會配備洗禮堂。這座洗禮堂就有但丁、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梅蒂奇家族的歷帶子孫、波堤切力都在這裡受洗。

佛羅倫斯聖約翰洗禮堂「天堂之門」

洗禮堂有三面銅門,1401-1450陸續完成三面銅門,是文藝復興時期最著名的傑作之一。雕刻家吉貝爾蒂在上面雕刻出五六個主題,像是上帝創造亞當、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園、約瑟從奴隸變宰相…..等。十個格子用深淺不一的浮雕帶出景深,米開朗基羅稱之為天堂之門。那時候雕刻還沒有成為獨立的作品,達文西也還沒出生,但吉貝爾蒂已經把雕像變的非常立體,像是一個個人物從牆上竄出來,栩栩如生,也已經發展出了線性透視法。

但丁在1265年出生,也在那裡受洗,但丁寫了《神曲》,分為地獄、煉獄、天堂,除了開頭第一章,其他都是33章。神奇的數字是因為他很重視三喜歡三,因為三位一體的概念。神曲其中一段講到「人沒有辦法單獨存活,所以人生旅途需要別人協助」,書中的特洛伊人跟著人生導師走,導師說「我要帶你走地獄和煉獄」這句話來自於但丁的老師維吉爾曾告訴他:

「這趟旅程不是你個人的人生探險,是因為神允許,派我來陪你走這一段,你需要人的幫助。」在人生的危機的時刻,要邁出一步前,我們都需要尋求協助。其實進地獄之門前人都可以選擇,那是因為拒絕相信、希望、愛,才進入地獄,而不是因為刻意要做不好的事情。但丁神曲也是人在中途,尋找他的路在哪裡,不管是驕傲、情慾、背叛裡,我們可以從從別人的故事裡看見自己的故事。

透過張志龍老師的分享,驗證了有意義的藝術具有穿越時空的影響力,而我們在未來,除了表面的欣賞,去了解藝術背後的故事,相信妳也可以看見神透過藝術要對你說的話。

欲聽完整講座:請點此

29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牧者專訪|畫出屬天的視界─腓力‧曼都法牧師

「從有記憶以來,我幾乎每天都見異象,後來開始想,這些靈裡面看見的圖像,不該只有我知道,然後就這樣帶到墳墓裡。」腓力牧師

8,64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從佈道家跨界到藝術界,印尼沙崙玫瑰教會副主任牧師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在8月19日至9月30日,在台舉辦首度個人畫展「屬天視界:腓力 ‧ 曼都法全球藝術首展」,所展出的十四幅畫,都是他近幾年在夢中所見異象,希望透過這些帶有先知性啟示的畫,祝福每個觀賞者。

「從有記憶以來,我幾乎每天都見異象,後來開始想,這些靈裡面看見的圖像,不該只有我知道,然後就這樣帶到墳墓裡。」腓力牧師從不覺得自己是畫家,但是神給他五千兩的才幹,四十歲以前,他專注於生命中最主要的才幹—傳講神的道,如今畫畫成為下一個階段增加的服事,在當牧師之餘,也致力於把神的應許畫出來,他強調這次的畫展,不是為了成就他個人,而是為了顯明神的異象。

腓力牧師最早提起畫筆,是在六歲時,當時他連拼寫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卻在學校的寫生比賽拿到第二名,但是之後,他幾乎就沒有再動過畫筆,一直到四十歲時,確信神把真正要畫的信息給他,才開始認真創作。

【你就是祭壇】
在每週一的安息日,腓力牧師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畫畫,在主臥房中,一邊敬拜、一邊畫畫,最長曾一口氣畫上十二小時。「你就是祭壇」這幅畫,其實是他六歲就領受的異象,有一天晚上,他在睡覺前,看見一顆大石頭掉下來壓在他身上,然後就消失了,34年過去,這個畫面再次出現在他夢中,只是意思更加清晰,這次腓力牧師花了很多時間把它畫下來,畫面中好幾塊石頭的正中央,就是人的頭,提醒我們自己就是祭壇,每一天都要獻上自己為祭,畫面中粉紅色的天空,是很多十字架,而下方有許多石頭,是腓力牧師從以色列的九個聖地如耶利哥、迦南等地撿來的,土的部分,則是印尼禱告山上的土,創作媒材各自別具意義。

【世界在背後、十架在前頭】
「世界在我的後面,十架在我的前面」這幅畫,以紅色為視覺主體,腓力牧師說明,畫面左後方的是巴別塔,代表世界,而右方看起來像十字架的星星,代表耶穌,吸引了成千上百的人跟隨,他特別在人群的面貌多有著墨,每個畫中的人都代表不同的狀態,有的人在自拍、有互相牽著手的家庭、有小孩子坐在父親肩膀上、有懷孕的婦人和開心的孩童,神啓示腓力牧師把人生的不同階段都畫出來,象徵所有神的百姓被這個星星帶領。

【摩西過紅海】
「我妻子最喜歡的,是摩西過紅海這幅畫,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在不經意中畫出來的成品。」腓力牧師說,他在畫這幅畫時,並不知道自己曾在夢裡看過相同的畫面,一開始他把畫布放在地上,手拿著畫筆在其上自由揮灑,突然,聽到有個聲音要他停下,把身體站直往後退一步觀看畫作,聖靈開始引導他看見摩西、紅海分別出現的位置,看明了神對這幅畫的異象,腓力牧師把曠野、雲柱、摩西帶百姓過紅海的部分都畫得更清楚。

【愛、喜、安】
三幅分別寫著「愛」、「喜」、「安」的直式畫作,一起在牆上並排放著,金黃色的色調,上面撒的是真正的金粒,腓力牧師說他用畫刀,一筆一畫寫出這三個中文字,對他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神也給他啟示,把大理石打碎鋪在上面,代表世界的破碎、人生的傷痛,他想要透過這三幅畫,去鼓勵人在困難中,堅持下去,從聖靈而來的喜樂、平安和愛會進來,成為我們得勝的力量,如同金子一樣貴重。

【台灣】
在十四幅畫作中,有一幅是特別為台灣而畫,這是腓力牧師在台灣做的夢,他看見一個巨大的手在保護台灣,去年暑假,腓力牧師全家在台灣住了一個月,他很驚訝的看見,台灣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女性在半夜慢跑,都不會有危險,這和他所居住的印尼,是完全不同的環境,另外,雖然這些年來,全球經濟動盪不安、災禍不斷,台灣也相對上沒有太大的重創,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是神特別的保守。

在腓力牧師作畫時,最後決定以藍色的手、代表人肉眼看不見的「神的手」,手上面有釘痕,畫上面也有真正的銀子,代表神對這個國家的愛。他也特別領受到這幅畫,應該最後要去到台灣政治人物的家,讓這個人看見畫的時候,被提醒他們的責任,以及台灣所有的一切美好,都不是理所當然的,需要用心守護。

【鞭傷】
「我哭最兇的是這幅畫」,腓力牧師說,在他開始畫耶穌以及祂所受的鞭傷之前,他把畫放在地上,自己躺在旁邊,想要看看這個人大概的身高,接著拿出自己做的鞭子,前面的釘子以舊的信用卡剪成,然後向畫作鞭打三十九鞭,在他下手時,所有的顏料都飛濺到房間各個角落,可以想像,當時耶穌被鞭打時,身上的肉也是這樣飛濺,這個畫面光是想像,都讓他受不了,腓力牧師沒有選用紅色當作耶穌的血,反而是用金色,來代表祂成就的榮耀。

在畫主耶穌的頭時,腓力牧師嘗試了很多不同的角度,試圖顯明耶穌當時在十字架上是軟弱的,而他也特地從以色列帶來和兩千多年前耶穌戴在頭上的同一種荊棘,放在頭部,當整個畫作完成時,他形容自己眼淚也流乾了,但是心中有著深深的感謝,對主說:「謝謝你為我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

【羅德之妻】
「不要愛世界的東西!」這是腓力牧師畫這幅畫的背後原因,神告訴他,有很多人需要這個提醒,因為現在的世界,有各種廣告、節目,不間斷地鼓勵人消費、追求最新的科技產品,這不是基督徒應當有的態度,我們應該要愛的,是眼前的人生,是否與神同行,不要像羅德的太太一樣,在瞪大的雙眼中充滿著對世紀的眷戀,因此腓力牧師花了很大的力氣,在揣摩羅得太太轉身時、身體有一半成為鹽柱當時的樣貌。

【焚而不燬】
這幅畫在印尼時,就有人非常喜歡想要買,但是神感動腓力牧師要留到台灣 展出,在夢中,他所見的景象就是正對著這幅畫的角度,感受到神的同在,卻看不清楚祂的樣子,有藍色的一束束的光在神同在中,還有焚而不燬的荊 棘,感受非常涼爽,而畫中有一雙鞋子,是神當時在告訴他,「脫下你的鞋 子,因為這裡是聖地。」腓力牧師期待,透過這幅畫來提醒每個人,神與你同在。

【約拿】
當腓力牧師在畫約拿這幅畫時,領受到是有一個人、或家族正在遠離神,他希望透過這幅畫,來提醒他們不要背離神的安排或指引。腓力牧師在畫鯨魚時,覺得鯨魚代表的不是審判,而是恩典,雖然牠在聖經中,把約拿吞下肚,但其實牠是因著恩典來拯救約拿的,讓冷淡退後的人,可以因此回到神面前。

採訪後記
在正式開展後的某一個星期三上午,Asia for JESUS團隊也在策展人的邀請下,一起前往畫廊欣賞腓力牧師的作品。團隊中負責財務的Monique說,其實在參觀的過程中,就已經感受到畫廊本身充滿了神的同在,這讓她很感動。而看著腓力牧師畫下的〈鞭傷〉,她特別印象深刻:「雖然腓力牧師說他自己在畫的時候,也不太清楚用的是哪些材料,但卻可以現出這樣的效果,讓人真實感受到耶穌上十字架的痛。」而同時在協會擔任MIS、同時也是約書亞樂團主領之一的陳州邦則說,很喜歡〈約拿,不要逃離神〉這幅畫,尤其喜歡它的藍色配色:「本來以為約拿被大魚吞掉的那一刻,應該是充滿害怕恐懼的,但這幅畫讓我感覺到,約拿好像是被保護在神手中,是很平靜安穩的,並且神仍然給他時間和機會,讓他可以回應祂的呼召。」

公關部的Viola則表示,在畫展中她感受到神真的要恢復人心中對美的重視和渴望:「每個人心中多少帶都有一些藝術性,就算是行政也可以很有藝術,但就看怎麼被神使用。感覺神好像也在恢復我們創造的能力,讓我們也可以看手中所做的東西為美好。

而且腓力牧師不是隨便畫,而是付上代價的,無論他的心、或是所做的事情,他都付上代價獻給神,這種卓越的態度對我是很棒的提醒。而雖然在《30歲之前》中腓力牧師有提過,小時候曾經得過繪畫比賽冠軍,但他是沒有繼續訓練;當隔了這麼久神感動他時,他卻還是可以畫出這些畫,我覺得這是一種敬拜,他把他裡面所有的一切獻給神。」

腓力牧師的畫展已於2015/9/30畫下句點,許多的畫作均被收藏保留,但是牧師透過畫筆所講述的一篇篇信息,相信將會深刻留在前來看展的每位弟兄姊妹心中。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44-47】

8,64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超自然創意選修課{動態影像}影像傳播 不受時空限制的感動

一身黑衣、頭戴耳機是標準配備,他們或站在會場中架起的平台上、或在場中移動,鏡頭準確地捕捉台上、台下感人的一幕幕。這群同工在聚會中往往很低調,但透過他們的服事,卻讓人可以不受空間與時間限制,領受現場的感動。「影像的呈現是很能夠感動人的,也是讓人容易接收到訊息的一種管道。」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Holywood影視團隊的團長林純智,在接收訪問時這樣分享。

1,14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一身黑衣、頭戴耳機是標準配備,他們或站在會場中架起的平台上、或在場中移動,鏡頭準確地捕捉台上、台下感人的一幕幕。這群同工在聚會中往往很低調,但透過他們的服事,卻讓人可以不受空間與時間限制,領受現場的感動。「影像的呈現是很能夠感動人的,也是讓人容易接收到訊息的一種管道。」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Holywood影視團隊的團長林純智,在接收訪問時這樣分享。

學習與神同工 捕抓到意想不到的感動畫面
不是科班出身,卻在影視團隊一待就是10年,純智說,記憶中她小時候就很喜歡攝影,直到大學時,因著課程報告的需要,她借了台DV 邊採訪、邊拍攝,最後更土法煉鋼,用DVD播放機對錄的方式,將所拍攝的影像一段段接起來成為一支影片,送給受訪者的家屬。「當下他們也很感動,因為藉由那些片段,他們可以再次回憶過去與至親的互動。」這段經歷,讓她發現自己對影像仍有興趣,也因此加入了影視團隊。

直到現在她仍記得,當她在團隊中擔任動態攝影師時,常常感覺到攝影機就好像是神的眼睛一樣,透過祂的眼光看著會場所發生的事情,她說:「有時候會拍出根本不是我想得到的視角或構圖,當導播稱讚我畫面抓得不錯時,我知道這真的不是我。」這些不經意捕抓到好畫面的經歷,也讓她學習如何與神同工。

網路轉播 更多服事雲端的基督徒
從一開始因為團隊人手不足,需要擔任多工的角色,到現在團隊逐漸成熟,開始有更細緻的分工,純智也承接起管理大團隊的角色;而影視團隊也從服事現場的會眾,開始擴張境界服務起「雲端」的弟兄姊妹。

曾有在加拿大開店的基督徒說,因為當地教會距離十分遙遠,他們反而常與親友一起收看青年崇拜的線上轉播,而神也透過信息大大建造他們的生命。另外一個雲端服事的見證,則發生在2015年復活節的醫治佈道會,當信中牧師宣告心臟得醫治時,一位原本心臟二尖瓣膜脫垂的基督徒,就在螢幕的另一端領受,並且真的得了醫治。「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激勵,神的工作不被侷限只在現場,透過影像的傳播,打破距離時間限制,而且當這個影像存留下來,也許在其他時間看到的人,他們也可以領受同樣的祝福與恩膏。」

這些經歷,也讓團隊除了更用心於動態攝影,也開始重視線上轉播。純智說,根據統計,每場崇拜平均1,000人,但網路上的點閱率卻可能是3倍,甚至4、5倍之多,而且世界各地都有人收看。他們十分看重這些族群,相信當網路轉播的技術更加純熟,將有機會接觸更多人,而且相信這也是將福音傳到地極的方法之一。「接下來我們希望朝媒體宣教的方向前進。我們還在學習摸索的階段,但影像若能與新媒體連結,相信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17】

1,14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超自然創意選修課{平面攝影}是上帝的攝影眼 拍下一張張希望藍圖

好幾年前,徐振傑( 以下簡稱「阿傑」) 就曾經看過阿藍老師的《微塵聖像》的作品,當時尚無法理解,那些看起來面無表情、光線昏暗的人像作品,到底是怎麼跟聖經有關係?又怎麼能夠「影響世界」?但是這幾年過去,他稍稍能明白,那些作品背後的底蘊與意涵,以及為什麼阮義忠老師會將之稱為「那已不是容顏的留影,而是靈魂的肖像。」

1,14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在啟蒙運動之後,人文主義、個人主義、演化論、世俗主義、多元主義相繼竄起,宗教信仰被趕到個人的私領域,就像少數民族的保護區,從此這個世界再難看見人的神性面貌。在現代藝術裡呈現的人,往往是被孤立的、扭曲的、被撕裂的、猥瑣的、虛無的、肉慾的,乃至流露張牙舞爪的魔性。因此,作為一個基督徒的藝術工作者、一個傳道人,我有義務用自己熟悉的影像語言,向這個世界分享基督信仰的人觀。」-傳道、攝影藝術家 馮君藍。

好幾年前,徐振傑( 以下簡稱「阿傑」) 就曾經看過阿藍老師的《微塵聖像》的作品,當時尚無法理解,那些看起來面無表情、光線昏暗的人像作品,到底是怎麼跟聖經有關係?又怎麼能夠「影響世界」?但是這幾年過去,他稍稍能明白,那些作品背後的底蘊與意涵,以及為什麼阮義忠老師會將之稱為「那已不是容顏的留影,而是靈魂的肖像。」

「那樣的肖像曾經感動人心、領人信主;或至少,它贏得了世人的眼光,許多人是爭相著「來」欣賞這些藝術品。當眾人紛紛『自動的來』到攝影作品面前,那等於他們自動來到上帝面前,欣賞祂的創意與美好,並無形中感染了作品中的盼望與人性光輝。」阿傑說。

透過平面攝影來傳福音,一直是阿傑(以及團隊)希望達成的目標。但在經驗累積中他了解到,要讓一張照片從記錄提昇到作品,除了閱讀大量的攝影書、欣賞其它攝影師的作品外,還要加上不斷的練習、熱愛生活與體驗生活;而若要讓作品提升到有影響力、甚至是傳福音,那就必須與神同工,從神支取別出心裁的創意。所以近期他也向神禱告,希望十年如一日的拍特會,可以擁有別出心裁的創意,讓作品是更有影響力。而神回應了他的禱告,給了他「REVEAL」的主題,中文意思是顯明、光照。透過舞台光自然投射至會眾的臉上,呈現局部的明暗強烈對比,配合著聖靈同在的敬拜,更有一種昭然若揭、被神光照的真實寫照。而他也提到,在攝影團隊中有些同工,透過「免費家庭合照」的創意活動吸引了一些家庭成員的注目,也間接將福音傳到這些人心中。

伴隨著一個個攝影計劃的產生,教會外也有許多基督徒的攝影師,都致力於透過創意來震撼世人的眼光,包括教孩子攝影、現在拍微電影的林東生老師、以「愛」之名從平面攝影跨界舞台劇的張樂導演、擅長以影像來說故事的廣告導演盧建彰、以及拍攝《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等,他們都是上帝所賦予的另一扇靈魂之窗,代替上帝來向世人公諸神創造了美麗萬物、神愛世人的美好真諦。

「基督徒不要逃避自己的社會責任,總要站在自己的崗位上向這個世界說話,不管是藉著影像或更有效力的大眾媒體,但除非你起碼搆得上世界的標準,否則為什麼別人要看你、聽你?作為一個傳道人,拍一張照片和準備一篇講章並沒有分別,我總是心存戰兢,生怕辱沒主的託負。」馮君藍老師的一番話,阿傑認為點出了攝影師們的使命與歷史位置。他深信,千萬不要小看手上的兵器,也不要覺得索然無味或者渺小,「讓這個偉大使命點燃我們心中的火,發揮更多的創意,讓一張張照片成為他人生命中另一片的希望藍圖。」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16】

1,14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名人專訪 | 當藝術結合時尚成為行動福音的見證者─腓力‧曼都法xYEZZO

不像多數人盤算著如何在事業上再創高峰、或是規劃下半生的退休生活,過了不惑之年的腓力‧曼都法牧師,又多出新身份——藝術家。去年以「屬天視界」為名舉辦首個畫展,除了分享14幅描繪夢中異象的藝術品,更道盡了他與神的親密故事。

1,53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主是我牧者(THE LORD IS MY SHEPHERD)》

採訪/陳珮瑜、撰稿整理/黃詩絜

像多數人盤算著如何在事業上再創高峰、或是規劃下半生的退休生活,過了不惑之年的腓力‧曼都法牧師,又多出新身份——藝術家。去年以「屬天視界」為名舉辦首個畫展,除了分享14幅描繪夢中異象的藝術品,更道盡了他與神的親密故事。時隔一年,他不但狹著更多創作與大家分享,更與時尚潮牌YEZZO合作,希望這些深具啟示性的畫作能烙印在街頭男女的心中。

與神一起畫畫來場與神創作的冒險

「不論是作品中的信息或是出現在畫面上的巧合,這些都不出於我,對我來說這是在創作中,一場與神的冒險。」腓力牧師在每週安息日,連續作畫12小時,這個過程,他禱告、與神對話,而上帝也藉著許多巧合參與其中,打造出一幅幅兩人攜手的結晶。以最新畫作《寂而不孤─死蔭幽谷》(LONELY BUT NOT ALONE~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為例,當腓力牧師以潑畫手法創作,將畫布浸入水中後,取出的那一剎那,畫布竟出現了十字架的形狀。這個未經設計的巧合,正是腓力牧師與神一同創作的確據。

《寂而不孤─死蔭幽谷》作品取自詩篇23篇3節: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如果你曾迷失,無法明白主對你的計畫,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隨那使你靈魂甦醒的神,只有祂能向你顯明計畫。在這幅畫中,主角在森林中迷失,但就像歷史總說著,只要延著溪水走,很快就會發現小鎮,跟著生命泉源走也是如此。腓力牧師也強調,迷失時,會特別需要屬神的屬靈家人的陪伴,讓地方教會帶領我們走上屬神心意的道路。家人在旁扶持,因為神不希望你成為孤兒,而這也是地方教會存在的原因。如果想走在神的計畫,就不要獨行,我們都需要屬靈家人的陪伴,讓地方教會帶領我們走上屬神心意的道路。

積極以藝術表達聖經讓世界看見真理

「我不會因為畫作都圍繞在聖經上而感到抱歉,因為聖經就是我生命中唯一的那本書,也因為世上人需要神的話,我也會以藝術來表達這樣的想法。」身為傳道人時對聖經的堅持,同樣出現在身為藝術家的腓力曼都法身上。當世界認為聖經艱澀、難以明白時,他的創作靈感卻完全出自自己唯一相信的話語。「當聖經故事落入不對的人手中,真理也有可能會被扭曲。」腓力牧師深深明白真理的重要,這也是他如此積極以藝術表達聖經真理的原因之一。因為即使不通曉聖經的人也熟知其中的主題,不論是愛、饒恕、忠心、平安、喜樂、耐心等,這些都是世界所需要的,而當他透過藝術表達這些真理,觀眾便會在一幅幅的創作中按圖索驥,找尋答案。

讓藝術成為影響世界的媒介

你可能懷疑,基督徒的藝術可以成為世上有力的影響嗎?「如果擁有卓越的藝術,其實是可以透過這個管道影響世界。」很多人將先知性藝術和卓越的藝術分開,因此出現了不動聽的屬靈歌曲、充滿情色暴烈的高價藝術,但是對腓力牧師來說,連結先知性和出眾的藝術,就好比他的最新任務。傳達正面、使人愉悅,以及如同無價之寶的高貴,都是藝術應有的模樣——兼具聖潔與美麗。

確實,也正如腓力牧師所說的,欣賞畫作的大眾,陸續出現心得平安、與心相呼應的回饋,甚至有人考慮將掛在牆上的情色藝術換成屬神、有創意的作品,因為這些人都發現了在作品裡所蘊含的祝福。

《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O LORD, HOW MAJESTIC IS YOUR NAME IN ALL THE EARTH!)》

與潮牌YEZZO合作藝術結合街頭時尚傳遞福音

除了腓力牧師的最新創作,這次在台展覽也出現另一亮點,就是他與馬來西亞時尚潮牌YEZZO合作,精選出去年展出的《屬天視界Visions from Above》以及今年《崇心而藝Thehe ART of Worship》展覽中的畫作,和衣著結合的系列,期待眾人將藝術穿在身上,成為影響世界的契機。「屬神的樣式並不等於落伍,聖潔是美麗的,我真心希望大家可以因為穿上我們的衣服而覺得美麗,而且我也希望人們因這些轉印在服飾上的藝術而啟發。」背後隱藏聖經意義的藝術印在衣著上,又會成為一個分享福音的契機。

除了是傳道人、父親、藝術家,又結合作品到服飾進入時尚領域,兼具多種身份的腓力牧師下一步想要嘗試什麼呢?「其實我還有更多身份呢,對於能跨越多種領域,自己真的很開心,因為我的神很大!」令人驚訝的是,腓力牧師仍然持續寫作,除此之外在音樂領域,他也是作詞人,也參與專輯製作。不只如此,現在的他開始跟朋友一起創作劇本,準備在印尼拍攝電影。「我們根據路得、拿俄米的故事撰寫腳本,將這些聖經故事從幾千年前的時空轉換至現代。」對腓力牧師來說,即使在忙碌的行程中,無論如何,他都渴望用他所有的一切,積極榮耀神的名。「我想要為著神的榮耀,讓我手中所擁有的更加出色!」

崇心而藝 The heART of Worship 腓力‧曼都法2017台北春季個展

雙方合作的契機

透過藝術與服飾把福音帶出去

腓力牧師在台灣的畫展已在今年2月底結束,為了讓更多人能看見這些帶有先知性的藝術,他也和馬來西亞設計潮牌YEZZO合作,推出聯名款系列,以《不要憂慮——祂餵養天上的飛鳥!》、《獅—勇氣》、《熊—保護》、《鷹—敏捷》、《豹—警慎》和《痕》為主題,分別設計各類街頭服飾,藉由傳達圖像意義,成為另類的行動福音。

說起這次的合作契機,就不得不提起YEZZO創辦人Jaymes、Christine和Josh,某一次在印尼泗水,他們向與腓力牧師的妻子Irene隨口提到:「為什麼不把腓力牧師的藝術放在衣服上?」沒想到這個提議,居然引起腓力牧師夫婦的共鳴。隔了一年,就請藝術經紀公司將原畫掃描,傳至YEZZO的設計部,開啟了這場合作序幕。

 

這次合作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Jaymes:最大的挑戰就是腓力牧師的作品中,每個顏色、筆觸都帶有聖靈的恩膏,當我要去做的時候有種「正面的」壓力。也因為這樣,我們以戰戰兢兢的態度面對。

聯名款系列所呈現的重點,就是希望大家清楚看見畫作,在設計上,我也以基本的方塊呈現,沒有做太大的改變。

其實「設計」不是只是把圖像放在衣服上就好,我們做了許多嘗試,直到自己滿意後才呈現給腓力牧師看。我們也解釋為什麼會把他的藝術品放在長袖、T-Shirt上,而他也很喜歡這樣的設計方式。

 

有沒有什麼穿搭的建議呢?

Josh:為了讓大眾的接受度更高,我將這個聯名系列定調為基本款,都很好搭配。

 

YEZZO已成立三年左右,你們的服飾與其他潮牌相比有什麼樣的特色?

Jaymes:以閩南語來發音的YEZZO是「耶穌」的意思,而我們也將這個品牌設定為基督信仰的時尚潮牌。在推出每款設計前,我們透過禱告、經文傳達聖經中的信息,像是有個系列是BirthofMessiah,就是透過服飾傳達基督的身份。

 

聽說YEZZO的異象是: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在落實異象時曾經碰到什麼困難嗎?

Jaymes:由於我們成立於伊斯蘭教國家馬來西亞,基督徒的比例偏少,我們就曾碰到伊斯蘭教徒反問我們為什麼要販售基督信仰的東西。除此之外,我們在打造品牌的過程發現,對非基督徒而言,有時福音並不是一下就能明白,它需要透過分享,使人更多認識這份寶貴的價值,因此我們也盡量以簡約的設計和圖像呈現。

 

有沒有消費者想更進一步認識信仰的例子呢?

Christine:由於YEZZO的設計比較直接,所以通常以簡單文字及圖像傳達。不過在實體店或是網路上,都有被客人詢問設計意義的經驗。我們曾出了一件Psalm77(詩篇第七十七篇)的服飾,也有消費者主動問Psalm77所代表的意義,另外像是之前出了「最後的晚餐」服飾,店員也會主動介紹背後的故事給消費者。

 

你們如何分配工作?會有意見不同的時候嗎?

Christine:在工作上Jaymes比較負責業務端,Josh則是設計總監,而我之前讀時尚設計就在生產端,負責所有剪裁等實際面的執行。有的時候Josh可能會想把一款設計推到市場,但身為業務的Jaymes可能覺得市場還未成熟,需要暫緩。這時我們就會一起討論,試著找出平衡點,可能結果是,現在還是能推出,但是可能推出限量版來試水溫。每次摩擦後並不會有裂痕,反而是讓我們的關係更上一層,藉著溝通我們更瞭解彼此考慮的點。

 

你們對這次合作有什麼心得嗎?

我覺得上帝很奇妙的安排這個過程,穿在身上的衣服,其實是個行動性的傳福音利器,同樣的,腓力牧師作畫也是想把藝術作為傳福音的管道,我們兩方都有相同的看見:就是從藝術、服飾上,把福音帶出去。Irene師母就曾提到,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腓力牧師的畫作,可是當他的畫作與服飾結合後,人們就除了更有機會擁有,而且也能更輕鬆地傳遞畫中信息。

採訪後記

本期雜誌發刊時,腓力牧師的畫展正於上海展出,預計至5/20結束。

欣賞腓力書的畫作,往往像是在「看」一篇篇信息,而與他交談的過程中,則更像是在學如何「活著」的生命課題。他不只是牧師,也是藝術家、作者、更踏足電視節目製作的領域⋯,但如果你問他,會驚訝地發現他還有一連串的計畫清單等待付諸實行;他從來沒有打算停止學習,也不會踟躕於嘗試新的挑戰。當一邊欣賞他的作品,並驚嘆於其中的構圖、材質、色彩,以及故事性的同時,希望你也能對未來萌生出新的期望─期望自己更多勇於將夢想付諸行動,並且活出不設限的精采人生!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52-55】

1,53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名人專訪|持續相信藝術的價值─舞台劇導演謝淑靖

p44 (1)

她是經驗豐富的舞台劇導演,也是妻子、母親;她曾嚮往在異鄉找到一條嶄新的出路,最後卻回到台灣,並擁抱故鄉情懷的溫暖。當謝淑靖導演在漂泊中竭力尋找生命自我時,神走進她的生命中,帶她找到永恆的基石;知名的《上海‧ 台北─雙城戀曲》就是在這樣背景下誕生。

從國中美術班畢業後考上北一女,接著進到北藝大,並成為舞台劇導演,看似平步青雲,但如今回頭望去,謝淑靖感嘆的說:「這一路上實在是充滿了意外。」國中時由於畫技還不夠精巧、沒有考到特別優秀的美術班,謝淑靖於是選擇升學的道路,考取進入北一女。但在畢業前夕思考自己的未來時,他發現自己若選擇任何一條路,即代表要放棄其他所有的選項,這時他心中對藝術的熱情突然醒了過來:「我發現我還沒放棄藝術這件事情,當時我只是先把它擱著,先證明自己可以念書。到頭來,藝術的包羅萬象還是比較吸引我。」而在各項藝術中,謝淑靖又覺得戲劇所包含的領域特別廣泛,古今中外的各種主題似乎都可以有所涉獵,於是便朝著戲劇這條道路邁開了步伐。

拆掉內心舊帳篷 從神找到永恆的磐石

在謝淑靖所編導的舞台劇、戲劇或者紀錄片當中,多半是以懷舊、人與人之間細膩的情感作為主軸。謝淑靖說:「我所希望的是,能藉此在兩代之間成為溝通的橋樑。」比如前陣子的民歌音樂劇《微風往事》,總共有超過20首校園民歌貫穿在故事當中,包含著無數台灣人的集體記憶,產生了滿滿的共鳴。

在畢業後,謝淑靖做了多年的導演助理,後來開始寫連續劇劇本,卻發現自己實在無法習慣電視圈的環境,同時心中也懷抱著自己的創作能夠讓更多人看到的夢想,謝淑靖選擇轉往中國大陸發展。但到了對岸後他才發現一個事實:如果你連原來的地方都站不穩,去別的地方會更不穩。同時,從中國大陸去到台灣、和自己相當親近的叔公,也在異鄉過世,謝淑靖甚至沒有機會見到他的最後一面,更在他的心中蒙上一層遺憾。「那一段時光是很渾沌的,是一個尋找自我的時間。」

回到台灣後不久,有一位朋友也正從上海回來,謝淑靖心想對方一定也和自己一樣受到了不小的衝擊。沒想到這位朋友最大的改變,竟然是他信主了。內心充滿了驚訝與好奇,謝淑靖便隨著朋友去到教會一探究竟。在經歷了工作上多年來的不穩定、甚至還有情感的來來去去之後,謝淑靖在教會中感覺到了一種他從來沒體驗過的安慰:「我覺得神利用過去一切的經歷讓我明白:人的終點就是神的起點。為了這件事情,所有先前的奔波和自我的尋找都可以放棄,因為這個才是我所需要的:祂拆掉了我內心的舊帳篷,給了我永恆的磐石,成為了我永恆的家鄉。」

在顛沛流離後苦盡甘來,讓謝淑靖心中湧現了對鄉土的感念,影響了他在舞台劇生涯中的戲劇路線,產生廣大迴響的《上海‧台北─雙城戀曲》,也就是在這段心路歷程之後孕育而生的。

預備好自己 神會帶我們走進下一階段

結婚之後,謝淑靖就一直很想趕快有小孩,禱告了兩年後卻都沒有動靜。左思右想之下,他想到了孩子將會從自己而出,身為種子的根基、理應先把自己調整好,於是報名了生命培訓學院。剛開學不久,謝淑靖便發現一件事實:他的心中有一股恐懼,害怕在變成一位母親之後,需要放棄自己的人生。輔導老師了解他的狀況後,便說:「你仍然可以作一位有自己風格的媽媽啊!你不一定要為了別人而放棄自己的想法。」現在回想起來,謝淑靖認為這件事情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當他想開之後,事情就順利的展開了。

在畢業前沒多久,謝淑靖去到內地短宣,遇到了一群小孩子,笑嘻嘻的祝福他說:「老師,祝福你生一個胖胖、大大的孩子!」這個畫面不斷在他的腦海中盤旋。沒想到,回到台灣的當天晚上,他就發現自己懷孕了!謝淑靖感慨的說:「我覺得神常常在某些特定的時刻,都會一直問我說,你預備好了嗎?」有時候神並不是不願意給予,而是我們尚未準備妥當。

神也將最適合他的丈夫擺在他的身邊,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之一。「我們後來都說是神在幫我們作媒。神都知道我們互相缺乏什麼,所以我們在一起生活都很合拍。如果讓我自己挑,我絕對挑不到這樣完美的丈夫。」除了會在他排戲時幫忙帶小孩,謝淑靖的丈夫也樂於成為他的參謀,給予他所料想不到的巧妙想法。

逆流而上,需要強大的決心

前一陣子,謝淑靖有感而發的寫了一篇文章:《獻給劇場者的家人們》,描述劇場工作者在幕後各種不為人知的勞苦,以及抒發自己對舞台劇產業狀態的想法,竟意外的被大量轉貼分享。

「常有人會跟我說,你的才能如果拿去用在別的產業,應該會更好吧!你們作劇場的,產業不健全,既沒有勞健保、工時又不穩定。」謝淑靖感嘆的說,其實有時候家長們並不是反對子女從事藝術相關的行業,而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過著這樣辛苦的生活。也因此,許多才子所面臨的壓力並不是自己有無足夠的才華,而是和其他的未來出路相比之下,需要花費更多的風險和心力。在努力很大,失落卻更大的情況下,珍貴的年輕生命就這樣不斷的被消耗著。「這是一件需要不斷逆流而上的事情,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決心,你很難抵擋這股逆流。」

不過,謝淑靖除了在近期積極發展產業的跨界結合、開拓劇場的影響力和能見度之外,也依然鼓勵想從事劇場表演的年輕人們,要對自己有信心,並且持續相信藝術的價值。「不要覺得父母親都不支持,他們不是看不起你,他們只是擔心你。當你想要放棄的時候,你可以抬頭看看一些遠方的前輩,你會發現,你的夢想並非不可能,這件事情是辦得到的。」

採訪後記

採訪當天,淑靖導演帶著他約莫二、三歲的兒子前來,也許是環境的陌生,或者是睡覺時間到了,所以有些哭鬧。原本想說這次採訪也許要泡湯了,但說也奇怪,當淑靖導演將她的孩子抱進懷裡,並用背巾遮蔽他的頭之後,不到幾分鐘孩子便睡著了。我當時心想,「好厲害喔!」如前文所言她真是一位「有風格的媽媽」,她真的可以一邊搞定她的孩子,然後一邊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後來她也提到,當她導「夢舞街」的時候,也都是帶著孩子一起去TBC(The Best Crew)工作,孩子不僅適應良好,這齣台灣首部街舞與劇場跨界合作的舞台劇,也一樣的成功賣座。

我想神真的很恩待淑靖導演,透過她的恩賜與才幹,在劇場界影響並轉化著台灣的許多藝術人才。如今她合作的對象有許許多多的基督徒參與在其中,相信萬事互相效力,未來會有更多不同的跨界且具轉化力的作品產生!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7期P.44-46】

25,17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名人專訪|攝入像,悟出道-透過照片傳福音的藝術家 ─馮君藍

是傳道者、也是攝影藝術家的馮君藍牧師,不只是將攝影作品呈現在觀眾眼前,更包含他對信仰及生命極其深刻的體會,值得你我在這一幅幅作品前,安靜地、仔細地,反覆咀嚼那隱藏在靜態照片中充滿生命力的信息。

一位攝影藝術家,可以拍照拍到放在展場裡供人欣賞,他一定是下過許多功夫,且相機不離身的隨走隨拍?答案並非如此,他很少拍日常生活的照片,更不習慣隨走隨拍的模式,並且全部採取自然光線。那麼專業的攝影師應該用底片機吧?他現在熱愛Sony A7R,還直呼數位實在太方便了。那麼他很嚴肅,講得話像在天上飄?道理非常高深莫測嗎?採訪當天他身著藍色丹寧褲、深灰高領毛衣,再加上咖啡色休閒鞋,及肩中分長髮、一臉絡腮鬍,並且還幫忙我們搬桌椅、架燈,十足的親切和藹態度謙和。雖然他講話慢條斯理、但句句深具義理,他總是用他的笑容,以及詳細的解釋,適時幫我們從空中拉回地面。坐在對面接受採訪的馮君藍老師曾經說過:「攝影必須表達更多內在的事情,更多反省的事情!」而人如其作,他跟我們談的不僅僅是攝影,而是人生的一篇道。

「人子」系列
這次阿藍老師應邀展出「卑微的隱喻」(www.artrue.asia)展覽,其中囊括了幾個不同系列作品,馮君藍牧師認為,展覽的基調還是以「微塵聖像」與幾幅嘗試拍出耶穌基督樣貌的作品為主軸。他表示,在過去拍聖經人物系列時,普遍都是採用較幽暗的背景與黑白照片,而在這次拍人子系列的「耶穌30歲」及「出道前」兩幅作品裡,都是彩色照片,背景也是明亮的,呈現出比較明朗的感覺。為何有如此差別呢?馮君藍解釋,之前的聖經人物系列是有歷史感的,因為想借此傳達基督教是歷史的宗教,而上帝乃是藉由非常漫長的歷史來傳遞他的旨意。

然而,在「耶穌30歲」這個作品裡,馮君藍想強調「耶穌是道成肉身,成為人子的身份,作為一個現世性的代 表」這樣的精神。他表示,在舊約裡當人們在思想上帝時,上帝是透過先知,透過一個代言人來說話。在整個舊約裡面,人們認為上帝是眼睛看不見、摸也摸不著,是無形無相的。但到了新約時代,當耶穌出現時,無形無相的上帝卻成為一個人子,成為人的形象出現在我們面前時,對我們來說他就不再是隱藏的了,他就完全地昭然在我們的面前。

在拍攝的時候,被攝者擺了一個非常舒服而自在的姿勢,加上左手手掌微微向前,彷彿召喚我們,說「你們來看」。馮君藍說,而這就彷彿耶穌當年在召喚門徒的時候,門徒問他說:「夫子,你住在哪裡?」耶穌回答:「你們來看。」從此,門徒就與他朝夕相處,意即上帝藉著成為耶穌基督一個人子,把自己呈現給全人類看。從前,人們對上帝的感覺都是模糊不清的,好像對鏡觀看,但後來藉著耶穌基督,人便可以清晰地看到上帝的本相。

另一幅拍耶穌基督的作品,名為「出道前」。巧的是,被拍攝者剛好也是30歲。「出道前」這幅作品是在傳遞耶穌要出道前,坐在椅子上思想。他在想,該如何怎麼展開他的事工?馮君藍認為,耶穌老早就知道在事工前面擋著十字架的陰影。所以在照片裡,他安排讓主角的臉有一半是在陰影底下,而人物眼神也不是完全明朗的,有一種凝重,但又帶有堅定。主角的姿勢看來彷彿就要起身,代表著耶穌就要開始行動了。而耶穌的母親在一旁扶著她,流露出她對於自己兒子的憂慮與擔心。在現實生活中,作為耶穌母親模特兒的人,恰恰也就是主角現實生活裡的母親,因此兩人互動間便能自然流露出很親近的感覺。

「肢體」系列
提及「肢體」系列,馮君藍表示他創作時首先想到的是教會。他說,「耶穌用枝子跟葡萄樹,來比擬我們跟上帝間的關係。後來,保羅就延伸了這個概念,他認為教會就是以基督為元首,我們是在這個概念下互為肢體。而我認為,教會就是一群願意讓上帝的主權來管制的人的群體。若從此角度來看,教會就是可以用來代表這個世界的,一個理想的模型。上帝創造的世界,乃是在這個世界裡所有的人都能夠照上帝的意旨來活,以信、以盼望、以愛,彼此交往,彼此互動。而『在肢體裡』的意思,是說我們乃是互為手足。」

「肢體」系列的模特兒是一男一女,一個是非洲人一個是亞洲人,一個是穆斯林、一個是基督徒。挑選兩個背景徹底不同的人一起合作完成這個作品,馮君藍表示,希望讓兩個異己藉由碰觸,可以彼此訴說,彼此信任,進而在作品中傳遞出彼此相、相依託愛的關係,而這也是他想藉作品表達的禱告:「盼望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能夠愛我們的仇敵。即便我們不會把彼此之間相異的部分抹煞掉(那是真實存在的),但我們仍夠以愛彼此相待。我們可以不必互相攻擊,互相殺戮。」

照片背後
在論及「如何依設定主題安排畫面」這個問題時,馮君藍坦言,因為職業是全職傳道人,因此真正拍照的時間並不多,他大多數的時間主要還是花在牧養教會上。因此,雖然作品有時需要較長時間去醞釀、去反覆推敲,但他卻不是每次都能這麼做。甚至有時因為工作忙碌之故,在看中模特兒人選,想好適合傳達的訊息後,就忘了這件事,直等到約定時間到了,對方出現在眼前時,他才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反應。

但奇妙的是,照片看起來卻是十分慎重。他認為,或許是由於他在作品中要傳達的信念是為之生、為之死的信仰,而這樣的信念是以他每天的讀經、牧會作為底蘊。因此,有可能是作品欲表達的信念在平時便已悄悄醞釀,所以即便是在匆忙的狀況下,還是能有一定的表現而不致荒腔走板。

瞬間,還是永恆?
知名攝影家阮義忠老師曾如此形容過馮君藍的作品,「別人的照片好像都在捕捉瞬間,但是你的照片,當人在關注它的時候,好像時間才正在慢慢地釋放。」對於這樣的評語,他非常驚訝。他認為阮義忠明白了在自己照片裡意欲表達的信仰。

「一個影像被凝到照片上,當然是在一瞬之間。但我的照片跟街拍,跟在現實生活裡捕捉鏡頭的方式,卻是不同的。」馮君藍認為,拍照不只是現實。人類的生命雖然好像是一聲嘆息,但同時也因著乘載著上帝的形象,因著上帝的慈悲,因著祂想與人分享祂生命能量的心意,上帝希望人類成為祂的兒女。所以人類的生命裡,其實有種永恆的潛質。如果人願意把生命與上帝緊緊地聯繫,而不是從上帝這個樹幹上切斷,那麼人的生命就會有一種永生的可能。這也就是馮君藍希望透過照片傳達出的訊息—— 時間的延展性,一個持續的故事。

另一方面,馮君藍認為他所拍攝的聖經人物,也不過就是在他們所處的時代裡,去回應上帝對他們的召喚,而所有基督徒應該也是一樣的,應該要跟聖經裡的人物沒有什麼分別。作為基督徒,他認為我們同樣也被上帝邀請進入到信仰的長河裡。他之所以邀請基督徒以拍照方式來傳達聖經的故事,一方面是想表示,基督徒在現世的生命裡面,應對上帝的啟示要不斷地重複,或者有新的理解,另一方面也代表基督徒應當要非常謹慎地,在現世的生命裡,在生命的處境當中,去回應上帝對我們的召喚。

採訪後記
訪談中,我們常常覺得馮君藍牧師在講解作品的同時,似乎也在講一篇道。對此,他笑稱自己在教會裡不大這樣做,反而比較多是藉著展覽,或有時在學校裡,透過放作品投影片的方式來進行。他認為在非基督徒的群體裡,對方會想要了解他拍照的動機,比較不會先設下界線,因此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跟聽眾分享聖經裡的訊息。

他說,「這也是我做展覽主要的目的。我其實不是把自己當作一個攝影家,基本上其實我就是個傳道人。只是,我同時使用了『影像』作為一個媒介。多數人面對我照片的時候,即便是非基督徒,他也不會排斥。因為對照片有興趣,當我分享信息的時候,他的心比較容易敞開。我覺得,到目前為止這個媒介,還算不錯。」

※馮君藍牧師的《卑微的隱喻》展覽,已於105年2月29日結束。若想更多了解牧師的攝影展之相關訊息,請鎖定馮君藍牧師或Artrue正藝美學空間的Facebook專頁。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6期P.46-49】

25,90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特會報導|付上代價受裝備 渴慕的心就是最美的敬拜

p40a畫出自信「心是美的,作品就是美的」

「過去,我很常問一個問題:『有一天,我會瘋狂地愛上神嗎?』因為我從來都不知道義無反顧地愛著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我渴望能像一個敬拜者一樣對神充滿熱情……」先知性藝術班的劉愛慈姐妹如此說。因為常常覺得自己的心冷冷的,所以報名了超自然敬拜學院,期待透過課程找到對神的火熱。

在四個月的培訓過程中,神在一開始便引領愛慈面對她生命當中最大的難題——與人競爭與比較。一開始,她覺得自己畫的並不像其他人那麼好,也不像其他人那麼有先知性恩賜,能夠精准地領受畫面與話語,她覺得自己總是聽不到神的聲音。在課程中,她時常被神的話語感動,但另一方面卻又常常感到自我價值低落……而在這樣的掙扎裡,神的安慰也一點一點進入到愛慈的心。有一次當她拿著小本子練習畫畫時,神對她說:「技巧不好沒有關係,只要心是美的,呈現出來的畫就是美的」。在另一堂「重塑自我」的課程中,需要以紙粘土捏塑出自己的樣子,在過程中神對她說:「每一個人成長的速度和得自由的旅程都不一樣,但不管這條路多麼漫長,我都會陪在妳身邊。」

離開舒適圈是成為敬拜者的第一步

另一位鍵盤班學員,來自香港的蕭樂恩說:「如果不是離開香港,我就不會看見上帝把我一切外在的東西拿走,為的就是要重整我裡面的價值觀。」來到台灣,人生地不熟的樂恩起初非常的不習慣台灣的生活,常常十分想念香港的家人朋友,但還是得強迫自己適應新的生活、新的一切。當時的她並不知道,在那段辛苦的陣痛期,其實是神美好作為的開始。

香港的生活步調十分緊湊,忙碌的工作加上教會事奉,讓她沒有辦法停下腳步思考自己與神之間的關 係。甚至後來到了台灣,也急於尋求神關於命定、方向等問題。後來在敬拜學院的課程中,她聽見牧者教 導:「上帝在乎你的身分,過於你的道路、你身處的環境……」這個嶄新的觀念顛覆了她過去的思維,也 轉變了與神的關係。樂恩開始學習與天父更深地溝通,她表示:「那種溝通是前所未有的細緻,不論是表達想法、感受、或是敘述事件,都表達得更深層, 更加坦然無懼!」

付上代價受裝備 為榮耀君王預備道路

每一年,都有許多這樣帶著極深渴慕的弟兄姐妹來報名「超自然敬拜學院」,他們付上的代價並不小,有 些人漂洋過海來學習、有些人是下班後趕來上課,甚至有醫護人員在極大的工作壓力及不固定的工作時間下,仍選擇來接受裝備。而這樣一顆顆渴慕的心,在敬拜學院裡被更新、改變,成為更加成熟的敬拜者。 超自然敬拜學院的異象是要為神的國建造和投資下一個世代,如同大衛的時代一樣,為神的家興起更多敬拜者和君尊的祭司,來接待神同在,並為榮耀的君王在這地上的工作預備道路。在超自然敬拜學院裡,除了生命建造、敬拜真理的課程之外,也有專業技巧的課程, 幫助弟兄姐妹從裡到外都更加精進,發揮他們在音樂及藝術上的恩賜才幹,成為以心靈誠實敬拜,且技巧卓越的敬拜者,帶出轉化與復興的動力。

領受列國豐盛敬拜恩膏 提升敬拜的多元與創意

超自然敬拜學院期待能為眾教會帶來更多元的敬拜元素,以各種創意的方式來服事弟兄姐妹的需要,今年學院已邁入第五屆,預計開設敬拜歌唱班、鍵盤班、吉他班、貝斯班、爵士鼓班、舞蹈班、先知性藝術班。師資除了約書亞樂團之外,也包含了海內外的牧者領袖,今年的海外師資更是歷屆以來最多,包括來自Bethel Church 的Kris Vallotton牧師、Theresa Dedmon牧師,印尼Sidney Mohede牧師,歌唱的先知James Goll牧師,Sounds of the Nations創辦人Dan McCollam牧師,並首次邀請到在藝術繪畫教學方面十分卓越的School of Creative Genius執行長Lyn Lasneski老師,她擅長引導人做創意發想,啟發人用視 覺、圖像式想像把畫面畫下來,她深信創意是與生俱來的,每個人都可以畫畫,她認為畫畫就好像語言一樣, 是可以學會的!相信這些豐富的產業,能使學員領受列國敬拜事工的啟示和恩膏!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6期P.40-41】

2,15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特會報導|2015超自然敬拜學院-多元敬拜與生命培訓 經歷與神冒險的夢想旅程

p56_1你知道在最初,成立「超自然敬拜學院」的想法,並不是由牧者而生的嗎?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暨媒體藝術總監晏信中牧師提到,其實學院一開始的產生,單純只是因為約書亞的幾個團員,他們想要為台灣的教會、敬拜團做一些事情,於是「敬拜學院」的想法油然而生,而透過神的帶領,以及牧者們的支持,正式成立「超自然敬拜學院」。

經過三年,從最初的音樂及舞蹈課程,在今年新增了「先知性藝術課程」,並特邀Bethel Church先知性藝術團隊負責人泰瑞莎‧戴蒙(Theresa Dedmon)牧師來到學院分享。從事牧養事工超過25年的泰瑞莎牧師,她成全人們去追尋夢想,並教導神超自然創意的大能,如何被釋放到教會生活的每個領域中。期待學院多元化的內容,能讓更多對於敬拜有興趣、有負擔的弟兄姊妹來參與,透過不同型式的敬拜,讓神的愛與國度,真實入侵全地!

應用所學培養默契 藉由藝術課程與神冒險

學院除了著重生命課程,以及各項分科課程外,也非常重視團練時間,盼望能夠讓每一位學生,在樂團中互相合作。在敬拜團中,或許曾經出現像是不知道如何跟樂手溝通、也不知道如何應用自己所學到的技巧,在團練課程裡,將會指導樂手,學習互相了解彼此的狀況,並理解主領要給樂手的指令。而樂手們更要去學習聆聽彼此的聲音,才能了解如何互相配搭。同時,團練課程也是一個實際的操練,讓學生可以在分科課程中所學習到的,在團練中實際運用出來。

今年學院新增的「先知性藝術課程」,將藉由各樣媒材,和不同的主題,帶領學員經歷與神冒險的夢想旅程。晏信中牧師提到,課程中會有四個步驟,引導學員透過不同藝術創意的表達及呈現,觸摸並祝福自己所屬的教會、城市、國家甚至任何領域。信中牧師說:「課程的第一部分,我們將先藉由藝術來認識自己,並知道神是如何對我們說話。」再來則是透過藝術認識周遭的人,第三部份則是以超自然的藝術,直接對人發預言。最後,最後是藉著先知性的藝術,為全地帶來祝福。

技巧與生命的塑造 真實認識的敬拜與神的愛

桃園梅岡靈糧堂的彭及相,聊起這段學習過程,他笑著說:「這些課程和學習,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更新及挑戰。」在學院生活中,他曾經很懷疑神是否真實的與他同在,因為他花了好大的力氣、又付上代價來學習,但在工作、感情及家庭中,卻一再發生重重阻力,讓及相覺得,連簡單地開口讚美神,都是一件困難的事。一直到他第一次帶領敬拜,因著重感冒而很難發出聲音時,他卻發現:「其實敬拜讚美並不是理所當然的,而是一個特權,而在逆境時,我們依然要敬拜讚美祂!」專程從馬來西亞HIS Church來唸敬拜學院的陳廣萍,第一次知道「超自然敬拜學院」,是在某次敬拜團的聚集。「當時我存著滿滿的懷疑,因為我就在聖經學院上班呀,常常聽到從世界各地的講師來教課,我覺得其實都差不多。」而這些懷疑,讓廣萍認為不需要再加入學院。但因著神的帶領和應許,她報了名並順利錄取。廣萍感性的說:「神透過生命課程不斷更新我的生命,而牧師的教導,讓我真實的認識到神無條件的愛,更學習到什麼是愛人和被愛。」廣萍更表示,透過同學間的互動,她開始學習敞開自己,也在分科及團練課程中,瞭解了實際練習的重要,打破她身為音樂學院學生的許多框架。

「『敬拜』,就是建立跟神真實的親密關係。」從小就在教會長大的內湖行道會郭慕恩分享,因為喜愛音樂,所以在教會裡自然而然的進入敬拜團服事。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慕恩坦言,她感覺在敬拜時,好像就只是在彈奏樂器,心裡面就越來越不踏實。而當她進入學院後,她才明白,什麼是真實的敬拜生命,也學習到,服事其實是與一個人的生命緊緊相連;同時也讓慕恩更明白,在敬拜團裡不只是關乎技巧與音樂,更是關乎生命與生命的敞開與連結。「我更希望能藉由敬拜,能夠去服事人的心!」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4期P.56-57】

2,12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