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希望之子

2013/01/22 Jeditor 0

David Berkowitz是美國最惡名昭彰的連環殺人案兇手,1976年到1977年的紐約他共殺害了6個人並弄傷7個人。1977年他被警察逮捕,接著被判處了六個無期徒刑。 在1987年的一個寒冷夜晚,大衛獨自走在監獄的院子裡。一個名叫力克的人走向他並對他說:「大衛,耶穌愛你,祂想原諒你。他有一個計劃和目的在你的生命裡,祂讓我進到這個監獄,告訴你這些。」大衛搖搖頭:「耶穌不可能愛我,我已經做了太多 [..more]

1,45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國際|日本教會的新季節的來臨 

2013/01/22 Jeditor 0

幾個月前地震及海嘯襲擊了日本,有許多救援團體到日本來幫忙。然而,其中最大的響應者來自於日本教會,指出這項數據的是Joe Handley,亞洲福音入口協會(Asian Access)的總理。「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大量愛日本的教會已經動員起來幫忙清理。」 Handley在福島拜訪了日本許多教會領袖和基督徒。他了解到,這群人非常想要在沒有教會的地區建立教會,Handley說:「一個教派想要在磐田市建 [..more]

1,65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國際|用足球接觸50000個塞內加爾的孩子

2013/01/22 Jeditor 0

回教國家的人非常難接觸,迫害和監禁的威脅使得信徒謹慎,在百分之九十五是回教徒的國家塞內加爾,信徒採取了一種獨特的方法來分享福音並且避免衝突。 Biblica(www.biblica.com)使用足球來教孩子聖經。不僅用足球教導聖經真理,也給孩子解釋福音的材料,告訴他們耶穌的故事。 「這是一個全國的浩大工程,透過這些,每年我們可以接觸超過五萬名孩子。」Biblica在塞內加爾的國家協調員David [..more]

1,25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國際|NBA球星凱文‧杜蘭特(Kevin Durant)在基督裡

2013/01/22 Jeditor 0

杜蘭特是NBA球賽中一顆崛起的新星。今年,是他連續獲得 NBA得分王稱號的第二年(他平均每場得分27.7分),並幫助他的球隊-奧克拉荷馬雷霆贏了55場比賽,在西北組,以第四種子進入季後賽。去年,他以21歲的年齡拿下平均每場30.1分的高分,並且他是NBA有史以來贏得得分王稱號的最年輕球員。 「我已經成長了許多」談到他的基督教信仰,杜蘭特說:「我很早之前就相信這個信仰,但從來沒有積極的去了解。我覺得 [..more]

2,31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國際|為耶穌而騎:基督教摩托車協會

2013/01/22 Jeditor 0

當你看到這樣的一張圖片,你有什麼想法?這是個暴力摩托車幫派嗎?事實是,這些人是基督教摩托車協會(CMA)的成員。CMA1975年成立於美國,現在有27個分支機構遍佈世界各地,包括亞洲的三個國家(尼泊爾,菲律賓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CMA的成員在摩托車社群裡與人分享福音,並且取辦募款活動為基督教事工籌募資金。他們也向監獄中的人傳福音。 在美國2010年,CMA已促成超過11,500人相信基督信仰,並 [..more]

1,40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國際|十天的長途跋涉 將福音帶給孤立的未得之民

2013/01/22 Jeditor 0

兩年前,一隊柯爾克孜族的信徒長途跋涉一個多星期為了接觸一個約有2,500人的民族,這個遙遠的民族是孤立的、並且不識字,他們不閱讀,也幾乎沒有任何接觸外界的管道。這次的造訪讓這民族第一次聽到上帝的話語。 今年八月份,柯爾克孜族的信徒要再次挑戰這項任務。為了接觸這個民族,他們必須駕駛越野車約三天的時間,接著步行四天,直到他們走到這個民族其中的一個居住地,接著這群基督徒會繼續走三天,直到他們走到另一個居 [..more]

2,25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創辦人|心與心的連結

2013/01/22 Jeditor 0

文/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 周巽正牧師 我有一個朋友,在小孩十二、十三歲時都會帶孩子去宿營,他們把這個年齡階段視為一個進入成人的年齡,也代表從此之後他們跟爸爸的關係不再一樣了。以前可能是上跟下的關係,之後則是平行的關係。父親帶著孩子去宿營,他們在當中也有一個彼此的承諾,那就是「我們要永遠對彼此的心敞開」。這個「習俗」讓我覺得很特別,因為他看重的不是孩子的學業或是什麼,而是孩子的心。現 [..more]

2,52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編輯台|難道真的不打不成器?

2013/01/22 Jeditor 0

文/編輯部 徐振傑 從小我生長在一個蠻兩極化的家庭。媽媽是基督教徒,給我很大的愛與自由;爸爸信奉道教,是一個很傳統的嚴父,他負責管教,包括打小孩。打小孩在七O年代是司空見慣的事,因為連老師也會打,家長甚至會請老師嚴加看管,「他不乖,就用力打沒關係!」 我還記得國小有一次考第五名(大多是考都前兩名),回到家被爸爸拿衣架子打得超慘,身體多處瘀青,半夜才讓我入睡,我當時很不能諒解為什麼他要這麼做?難道真 [..more]

1,53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