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天國創藝家》第三章 超自然的創意大能

以超自然創意方式同工的見證

當許多人開始跟我分享見證,敘述他們如何經歷創意使人得自由、如何釋放神的奇妙大能和啟示時,我才更加明白自己所在做的一切。其中有一個見證,是伯特利超自然事奉學校(Bethel School of Supernatural Ministry, 簡稱為BSSM)學生在商場裡所發生的。我負責訓練BSSM 的學生,透過超自然創意的方式去釋放神的大能,包含舞蹈、戲劇、藝術、臉部彩繪、寫作、氣球藝術、和身體彩繪等。當我們在一般商場進行藝術創作時,總會先思想神的良善並飲下聖靈的「新酒」,讓神的同在充滿我們,直到我們成為神同在能自由運行的暢通管道,才會繼續進行創作。接著我們會問聖靈,祂想要我們創作什麼內容,也求祂賜下祂將觸摸之人的知識性言語。學生們可以選擇在去之前就先進行創作,或是到了現場才開始創作。我們總會告訴學生要渴慕透過各種不同的藝術形式來進行醫治和先知性的服事。(按照哥林多前書十四3節鼓勵他們)。

這個人說他一直以為神對他既生氣又失望,每次當他又說自己是多麼失敗時,艾絲黛爾就會指向那幅畫,重新肯定神對他無條件的愛。

有一次, 我團隊中的一位領袖克莉絲朵‧麥丹妮爾(Crystal McDaniel),帶著一群之前從來沒有參與過這樣的服事的一年級生去到城市裡。他們去了一個專門幫助街友在夜晚有歇息之處的援助會(Rescue Mission),克莉絲朵問一位來自英國的一年級生艾絲黛爾‧芭比(Estelle Barbey)是否能為一位等著進到救助會裡的街友畫一張先知性繪畫。就超自然的領域而言,這絕對是一件要她跨出舒適圈和超越極限的事。但她只瞄了一眼自己的油彩,就開始用橙橘色、檸檬黃、和檸檬綠來繪製他的畫像。

一開始她無法不去注意到他的一頭亂髮,也幾乎無法忍受他身上的氣味和酒醉的模樣。但艾絲戴爾沒有忘記我們所做的訓練,不斷地求問聖靈接下來該如何進行。神告訴她,要在這人的臉上畫一個微笑。雖然在當下這聽起來實在有些奇怪,她仍是照做了,並在畫完之後她告訴這名街友,這幅畫代表了神是怎麼看他的。他一聽見就開始大罵,並不斷重複地說自己是個失敗者、酒鬼,也離神非常遙遠。但她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他說,不論他過去做了什麼都不重要,因為神看他就是如此,而且神是照著他的本相在愛他!這個人說他一直以為神對他既生氣又失望,然而每次當他又說自己是多麼失敗時,艾絲黛爾就會指向那幅畫,重新肯定神對他無條件的愛。

最後當團隊必須離開時,這個人帶走了這幅畫,艾絲黛爾覺得鬆了一口氣,且不認為與這人的相遇有什麼超自然的地方。故事說到這裡似乎已成定局,殊不知這只是一切的開始而已。

隔一週的週日早上,這名街友與其他人一起從援助會被接到伯特利教會。在接駁車上他開始與司機交談,並給他看艾絲黛爾為他畫的那幅畫。他問司機:「如果神是照著我的本相愛我,你覺得祂會治好我的感冒嗎?」司機向他保證神真的很愛他,並鼓勵他求神在那天早上敬拜的時候醫治他。當敬拜開始時,他閉上眼睛說:「神,如果這幅畫真的是來自於祢,而且祢如他們所說是照著我的本相愛我的話,祢可不可以醫治我?」說完後他睜開眼睛,原來這名街友有一隻眼睛失明,他從沒想過原來自己可以求神醫治他的眼疾,但神就是一位如此良善的神,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原本失明的那隻眼睛就得著完全的醫治了!

他開始在聚會中拉著嗓子喊著:「我看得見了!我看得見了!」我們的牧者團隊立刻走向他,希望聽他說完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其中一位牧師問他是否有其他身體上的需要,後來發現他有一隻耳朵因為缺少耳膜而失聰。這位牧師為他禱告,當下耳膜就立刻長了出來,原本聽不見的耳朵也開始聽見了。另外,他還有隻受傷的手也在那天早上得了醫治。

又過了一週,當他接受採訪講到關於自己得醫治的經歷,他說自己會得醫治都是因為艾絲黛爾的畫。我聽到了這個見證,很希望可以跟他聊一聊,但我並不認識這個人。感謝神,祂親自安排好了一切!兩個月後他又來到教會,並且當我們在為關節禱告時,他站了起來,剛好是我去為他禱告,他的關節炎也當場得了醫治!他告訴我這就和他眼睛和耳朵在兩個月前得醫治一樣。我問他是不是在敬拜時得醫治,他是不是艾絲黛爾所畫的那個人。他點了點頭。我又問他是否還留著那幅畫,他說:「當然,我以前是瞎眼的,現在我已得看見。我每天都帶著這幅畫,好提醒自己我是誰!」這就是超自然創意所具有的大能!

「我的名字叫Puno,在菲律賓話就是『樹』的意思。我現在正在推動一個法案,就是要讓菲律賓的牢犯們可以在全國種下十億顆樹,希望藉此轉化和恢復我們的國家…」

超自然創意在宣教上的突破

2011年三月,我帶了三十五個BSSM的學生去菲律賓宣教,出發前我要求每個學生都要帶一幅畫布,求聖靈讓他們知道可以畫什麼來轉化菲律賓人,把所領受的畫下來,並在菲律賓把自己的畫送出去。有位從來沒有任何畫畫經驗的一年級生—娜歐蜜‧勒彼特(Naomi Leppitt),她畫了一棵大樹,並從樹上射出好幾道光芒,樹的根部在土壤裡扎得很深。這趟旅程中,我們很榮幸能夠接觸到許多政府官員,其中還有一位是馬尼拉的首席大法官。

娜歐蜜有感動把自己的畫送給他,因此我們一起為他禱告。她把自己的畫拿給他看,他表情看起來有點驚訝並回應說:「妳知道我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嗎?」她說不清楚。大法官說:「我的名字叫Puno,在菲律賓話就是『樹』的意思。我現在正在推動一個法案,就是要讓菲律賓的牢犯們可以在全國種下十億顆樹,希望藉此轉化和恢復我們的國家。而妳所畫的這棵樹,跟我們預備要種的樹好像!」如各位所料,我們所有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幅簡單的先知性繪畫現在就掛在馬尼拉首席大法官的辦公桌後,每天提醒他神對他生命所說的話。透過創意所釋放出的超自然大能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這些故事不過是要幫助你打開胃口,神渴望透過我們,讓創意和超自然大能湧入商業決策、藝術和娛樂、教會的聚會模式、訓練孩子的方式,以及生命中的各個領域。記住,一切始於從本質上回轉像個孩子,帶著信心走進那道不可能的門,並相信自己具有超自然的能力。

找到自己的身份

我們每個人一生最需要去探索的,就是在與神同工時我們的身份究竟為何。摩西在曠野中待了四十年後發現,神在焚而不毀的荊棘中向他顯現,並叫他要回到埃及,因為那自有永有的神會與他同去。摩西開始與神爭論,認為自己不配拯救以色列。他有無數個理由說明為什麼自己不合適,但他的不完全從來都不是重點,而神也在過程中一次次地重申自己必定會與他同去,並透過他手中的杖行出許多神蹟,以讓他知道神一定會做他的後盾。對於我們這一群超自然且富有創意的人來說,這個例子意義非凡,因為它代表神將會為我們撐腰。摩西以為自己手中所握的,不過是根平凡無奇的杖,但當聖靈的能力覆蔽它時,它就成了一根能行神蹟的杖。因為祂與我們同在,祂會恩膏我們的身份和呼召,讓我們去轉化人以及使他們得著自由!

你還在等什麼呢?你知道自己是誰嗎?讓我們一起去使神的百姓得自由吧!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46-48】

8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