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 | 等待,最有效率 史明輝-等待中見證上帝的奇妙

這麼多年後回想,我覺得等待就是最有效率的手段。有時候時間點不對,你再怎麼急迫地去衝撞、去爭去搶,都沒有用,就算贏了爭執,實際上也是輸家。

 

史明輝是第54屆金鐘獎動畫節目獎《小兒子》知名動畫的導演,曾遠赴紐約與加州研究所取經的他,創立了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動畫系,目前擔任系主任,也是「關渡國際動畫節」的創辦人。他在2013年製作的《寂寞碼頭》,曾拿下亞太影展最佳短片、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台灣首獎等殊榮,近年代表作《小兒子》也陸續入圍多項國際影展。

「這麼多年後回想,我覺得等待就是最有效率的手段。有時候時間點不對,你再怎麼急迫地去衝撞、去爭去搶,都沒有用,就算贏了爭執,實際上也是輸家。史明輝說,「但我相信不論何時,當我宣告出我的盼望,神聽見了,祂必定會幫助我。

堅持喜歡的事情

史明輝從小就喜歡畫畫,不過在台東長大的他,成天快樂地玩耍,對於未來沒有太多想像。到了高中快要畢業時,他才突然回過神:未來要幹嘛?當時只有畫畫這一技之長的他,決定報考美術系。

為了得到更好的訓練,史明輝開始跑到臺北補習,當時還沒有週休二日,讓他每週的固定行程顯得更為擁擠:他總是在週六從學校下課後,搭著夜車慢慢從台東晃到台北,經過九個小時的車程後,抵達台北都已經是清晨五點。但畫室要到大約八、九點才會開門,他只好胡亂買個早餐,蹲在畫室門口邊吃邊等。

史明輝回憶,當時美術系還不像現今普及,準備考試的過程實在很辛苦,不過為了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國立藝術學院(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他仍咬牙撐過。雖然最後因為學科成績沒有很好,無法一嘗所願,但靠著術科的優異表現,他仍考上文化大學美術系。

大三那年,史明輝發現隔壁的影劇系開了一門「動畫研究課」,頓時有如發現美洲新大陸,從此一頭栽進動畫的世界,「其實小時候就看過卡通,但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做卡通,因為覺得好難噢,」他說,「我看過動畫的製作過程,看著他們一張圖一張圖慢慢畫,最後變成動畫竟然卻只有那麼短短的時間。

當時還沒有像現在這麼多電視台,連電腦也都才問世沒多久,更別說網路了,所以想要找動畫來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還好在「動畫研究課」當中,開設課程的李道明老師收集了很多錄影帶,每到上課時間就毫不保留地播放出來,與同學分享。

這門課內容紮實,更不是一門討喜的「爽課」,除了需要吸收大量資料,還得應付老師開出來的大量作業,到最後連影劇系的本科學生都紛紛退選了,但史明輝仍然堅持著自己選擇的這條道路。

修煉耐心

製作動畫,是一種培養耐心的過程。一般較為常見的商業型動畫,都需要大量重複描繪相同的角色人物,不僅要畫得維妙維肖,還要求每個細節都得一模一樣、分毫不差。雖然史明輝學習的是較為藝術屬性的類型,所以不需要太過琢磨於這些眉角,但因為當時動畫製作技術不如現代發達,在製作過程中仍得面臨許多艱難的挑戰。

當時的動畫製作需要使用底片拍攝,每100呎長度的底片大約可以拍攝兩分鐘,每一次都需要拍攝到一個段落,才會把所有底片全部一起取出沖洗。因此在拍攝過程中,完全無法得知當下的成果如何,也因為如此,動畫師都需要具備良好的記憶力,牢記拍攝前前後後的畫面長什麼樣子,才能製作出有連貫效果的作品。

在勞心勞力的幾個禮拜、甚至幾個月之後,當底片沖印出來,才能在放映室看到自己努力的成果,「這個時候只會有兩種心情:一種是太興奮,覺得效果實在太好、太有趣了,另一種就是太難過,」史明輝笑著說,「有時候甚至拍攝時把底片裝反,也要到沖印完才會發現,一切都要從頭來過。」

但史明輝卻總是享受在這些旁人看似繁雜的過程中,享受到一個地步,直到今日他都還能夠在回憶中聞到攝影器材的味道,那是一種摻雜著機油的、迷人的底片味。這份經歷讓他逐漸培養出耐心,因為即便拍攝時付出再多努力,也不得不等待到最後才能目睹辛勞後的成果。

耶穌不惜代價  尋求迷失的那隻羊

在職場打滾幾年後,史明輝繳出許多廣受好評的動畫作品,也開始陸續被各大學邀請擔任客座講師,最後在2008年,他正式成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教授。有趣的是,當年曾讓他朝思暮想、甚至重考後仍徒呼負負的第一志願:國立藝術學院,正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前身。

幾十年前根本想像不到,那時候我想要考的這所學校、而且是考了這麼久都沒上的學校,在多年後的今日,神竟帶領我來到這邊,」三年後,當時的北藝大校長想要創立動畫系,而史明輝又是全校唯一動畫科班出身,於是他順理成長成了動畫系的創辦人。

一直以來,不論是在業界還是校園,史明輝面對最大的挑戰都和動畫製作無關,而是人際的互動。面對挑戰,他總是蠻橫地用衝撞解決問題。不過在2014年信主後,他開始有了一番不同的體悟。

某天他讀到馬太福音18章、關於「走失的羊」的比喻,讀到一半,他就得意地認為自己知道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放棄走失的那一隻迷糊鬼嘛!怎麼可能因此忘了顧全大局,若是不懂得斷尾求生,反而因此讓另外99隻羊受到傷害,那豈不是損害更大嗎?

讀完整段故事後,故事的結局頓時讓史明輝感到不解。過去自己闖蕩多年來使用的理念,竟然剛好和耶穌的教導相反?直到後來為人師表,史明輝才更深刻體會耶穌所說的、還有天父的心腸,「原來,找回走失的那一隻羊、所能得到的喜樂,遠遠大於擁有99隻羊的喜樂,」史明輝感慨地說,「我覺得聖經的教導很奇妙,直到目前為止我仍然持續享受在這份奇妙當中。有些話語雖然看似不可能,但你如果照著走,神都會把它變成可能。

過去,面對不交作業、不來上課的學生,史明輝總是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他開始主動思索:這些學生沒來上課,都跑去哪了?他們沒來上課的時候都在幹嘛?他開始嘗試主動伸出關懷的手,約學生聊聊天,詢問最近過得如何?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試圖找回這些身邊迷失的羊隻。

「我開始改變過去的教學方式。我也覺得,神在我身上也許要做一些事情,這就是祂帶領我轉向教育這條路的原因,」史明輝說。

最美的時刻

走過這麼多年來,史明輝不僅是導演、也是一位教育者,更是一位好牧人。在生命旅途中他不斷轉換方向,但在看似雜亂與茫然中,卻都隱含著神為他的引領與安排。

「這麼多年後回想,我發現等待這件事情其實是最有效率的,」史明輝說,「你不需要急著去做你心中認為最緊迫的事情,因為如果時間點不對,就算再怎麼急著去衝撞也沒有意義。」史明輝回想,當自己還在業界時總是靠著拍桌子、面紅耳赤的爭論來贏得勝利,後來他發現,用這樣的方法即便贏了爭執,也會讓雙方都變成輸家。

「等待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當一切環節一一就位、神開始動工,那才是最美的時刻。」史明輝說。

︱採訪後記︱

當我們與史明輝導演約在台北藝術大學的動畫研究系主任研究室見面時,不免有些緊張,除了因為進入了台灣的頂尖藝術學府,同時也因為是第一次與得獎無數的動畫導演初次見面。

簡單介紹了自己後便開始訪談,這位國內外動畫業界首屈一指的老師便娓娓道來他的故事,述說到當初接觸到動畫藝術這塊領域的時候,甚至能感覺到史明輝的眼睛在發光,機油和底片味之於導演,如同人們初嘗到美食般興奮的神情,以至於讓他沉浸其中直到今日。

經過多年鑽研,所創立的「紅色外星人工作室」就像是影格的序列不斷推陳出新,從故事發想、劇本寫作、角色設定、製作場景、模型,零零總總繁複的過程,都讓史明輝感到非常滿足、快樂。直至成為各校爭相聘請的講師、教授,甚至受北藝大前校長的力邀進而創立了動畫學系並擔任系主任至今,從業界跨足教育界,不免有些心境的轉變。

五年前因著妻子的介紹進到教會,深深受聖經中耶穌所做的事、說的話而吸引,尤其是談到馬太福音迷失的羊的故事,竟哽咽起來…多年以來快狠準的處事態度被深深衝擊著…在這段過程裡,史明輝也曾想停下腳步,暫時不再急著要做作品時,「夢田文創」的蘇麗媚執行長就遞上了「小兒子」的原著前來邀約。幾經思考,史主任發現到,將來製作動畫的動機將不再只是為了自己而作,更是可以透過動畫的美好,傳遞神所應許的良善,間接影響這個世界

就在訪完的時候,主任邀約我們參加接下來一週的關渡國際動畫節,同時,一隻小貓咪正好睡醒慵懶的散步到陽台,主任解釋說這是他所領養的,除了牠,還有一隻小狗。看著主任溫柔撫摸著這隻可愛的浪浪,可以感受到非常難得的是-能幹、強大的導演果真擁有一顆柔軟的心腸。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36期P.52-55)

 

79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