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領受兒子的身分 與牧者修復關係

070文|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 劉用鼎  圖|Flickr.com/Beedie Savage/Kids and Terns

我是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所屬的校園宣教士,對學生族群充滿負擔。我的外表開朗、堅強,其實內裡卻隱藏著一顆脆弱孤兒的心,不輕易示弱、也不輕易求助。在過去一年就讀於生命培訓學院的期間,神重新翻轉我的眼光,親自帶我走上這條「回家」的路,找回「兒子」的身分。

在還未真實認識到天父是「父親」之前,我的心中總強烈地認為,必須靠自己努力獲取一切事物,並下意識拒絕他人幫助。在一次禁食禱告期間,我與所有的同學一起在禱告中一站一站「走苦路」。在默想的過程中真實體會到耶穌這份捨命的愛,深知「即使世界上只剩下我,耶穌也願意為我走這條苦路。」一股巨大的安全感突然進入我心中,我明白自己是被愛的。因此,我不再需要小心翼翼營造值得被愛的形象,而是以敞開的心與人互動。即使對人敞開心有可能會受傷,我的內心卻不再害怕。當心中的空缺被父神的愛填滿,這份屬天的安全感使我與人在關係更加自由。這份改變也反映在我與權柄的互動。

過去的我,常常看不見牧者的用心良苦,當牧者試著指出我生命的盲點時,「我會馬上反彈,情緒很激動。」但是,當「我是神的愛子」填滿我的心的時候,我開始轉向牧者。現在無論大小事都願意與牧者分享,建立了彼此之間屬靈父親與兒子的關係。

當身分不再是奴僕時,兒子的心更開始改變我與神的關係。過去我的靈修生活有套標準SOP,一旦沒有照做,就會覺得虧欠了神對我的愛。現在,我也能夠享受「簡單的默想與神說說話」這種父親與孩子之間舒服自在的關係。回到牧養的裡面,也超自然的改變了我的牧養關係。以往在小組中總是乖到讓我有點擔心的學生,開始敞開心和我對話,關係變得更加真實自然。

「兒子的身分」這個認知上的革新,不只讓我的生命更加敞開、謙卑,也同步祝福到周圍的人。現在我渴望能更多明白父神的心:「我知道兒子一定會像父親,知道父親的脾氣、父親的標準。」從孤兒到兒子,不僅帶領人生命經歷更大的自由,更將人帶回到父親面前、認識父的心,並將真理真實活出來,實際影響我們周圍的人,看見「天父的愛」。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22期P.70】

1,76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