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真正的教會音樂 David Crowder Band The Church Music 專輯

66文|Amélie

當音樂(歌詞)找到了那些有共鳴的人,音樂就能牽動他們,讓人無法抗拒而參與在其中—David Crowder

對於音樂一向挑剔,又特別不喜歡太舞曲的東西的我,David Crowder Band的這一張今年度才得到如同基督教樂界葛萊美獎一般有地位的Dove Award年度最佳敬拜讚美專輯的Church Music專輯 第一首抓住我的歌卻是專輯同名曲「Church Music-Dance!」。這是一首像當時凱莉米洛的當紅舞曲一般,讓人會立刻想要跳舞來敬拜神的舞曲!他們說:

Dance when you’re wounded Dance 當你受傷的時候
Dance when you’re torn in two Dance 當你被撕裂成兩半的時候
Dance when you’re broken open Dance 當你完全破碎的時候
Dance with nothing to lose Dance 像你已經不再在乎
Perfectly free 完全釋放
Dance if you wanna be 盡情的跳舞

我還記得當我的朋友第一次介紹David Crowder Band給我的時候他說「他們的音樂像是Maroon 5,不過他們唱的是神不是性!」

David C rowder 樂團,從1998年樂團成立,獨立發行了第一張專輯Pour Over Me以來,幾乎每一年都推出新作品(沒有新專輯就一定發EP),雖然David笑稱發單曲不過是為了替那些少數的死忠歌迷「解解饞」,不過我相信他們之所以可以這麼有效率的在整個音樂市場縮小和劇烈轉變的同時,保持做音樂的熱情、品質和效率,就是像David 在2007年接受訪問時說到的「我很清楚我們最重要的目的不是要表達我們自己是藝術人。我們是要幫助人們…對我們來說,我們為的是要利用我們所能拿到的所有元素創作一首歌,用我們的恩賜,表達我們的信仰。」

最初David Crowder開始這整個計畫,是因為當他在念基督教大學Baylor University的時候,赫然發現大部分的學生竟然都沒有去教會,於是他和牧師Chris Seay開始了新的教會,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並開始在教會裡帶敬拜。身為樂團最主要的詞曲作者,David說他們想要表達的不只是傳遞更多的想法,而是要讓他們的音樂成為使人們開始採取某些行動的驅力。因此他們也曾經在2007年Remedy Club 巡迴的時候,要所有來參加演唱會的人帶襪子和毛巾來送給當地收容遊民的機構,David形容「你從來沒有看過成堆的襪子和毛巾竟然可以看起來這麼酷!」也讓當時來幫忙收集物資的遊民們非常感動。

在製作最新的這一張Church Music專輯時,David和他的團員們在Youtube上每天上傳他們在錄音室裡的情況,他們的錄音全程在一棟一般的住宅,就是他們自己的錄音室進行,可以看見他們做音樂的執著(呈現幾近宅男的狀態)和不斷嘗試新東西的態度-他們善用所有的樂器、用小朋友的玩具、用高科技( 沒錯, 就是用iphone)製造音效;從他們自製的SMS【SHINE】音樂錄影帶,你看見他們極盡創意說故事;但有趣的是,當我試著要找到更多關於他們個人的背景、受到的影響等的時候,你發現關於他們全團的介紹少之又少,雖然DCB的音樂不斷挑戰極限(也挑戰教會對新音樂的接受度),David 也一直不斷說「這是一個很關鍵的時候,教會要急切地和主流文化一起改變」,不過在這個充斥著想出風頭、想紅、自我中心的文化裡,找不到他們放大自己的痕跡。在Church Music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歌他們說:

Til the end, in love, our souls can rise 到最後在愛裡我們的靈魂要興起
No fear in me for this dark place 在這黑暗之處我沒有懼怕
For I am held in His embrace 因為我在祂的手裡
Our bodies die, but our souls will shine 我們的身體要死去 靈魂要發光
We were made to live forever 我們被造要得永恆的生命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9期P.66-67】

1,35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