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事物

音樂|令人著迷的曖昧和隱晦 消失在信仰與音樂的地平線 U2

60文|卡麥拉(Ultralight studio—擎光媒體工作室負責人)

談起U2,實在是有太多可以聊的東西—你可以談他們的音樂風格,談他們對於公益活動的熱心,談他們在搖滾樂團中的地位,談他們一場又一場讓你熱血沸騰卻又熱淚盈眶的現場演出;可以談他們對於流行音樂-搖滾樂的影響,談敬拜讚美怎麼被U2影響,談他們如何打破自己的成就歸零出發等。但是有個層面卻是大家最好奇,卻也是最隱晦—或說是曖昧的,那就是U2的信仰立場到底是什麼?

U2的成軍與輝煌史
U2成軍於1976年,由主唱Bono,吉他手The Edge,貝斯手Adam Clayton, 鼓手Larry Mullen, Jr.組成(U2創立初期吉他手The Edge的哥哥Dik Evans也在團中擔任吉他手,但他在1978年時離開),屬於四人編制的愛爾蘭搖滾樂團,而這樣的組合也維持超過30年。這30年當中U2發行了12張專輯,每一張專輯都可以展現U2強大豐沛的創作能量。專輯中音樂的部分是由U2的團員一起創作,而歌詞主要是由BONO填寫。BONO的歌詞中充滿對許多社會現象的關懷和撻伐,這使得U2一直帶有濃厚的「入世」味道,因此也有別於其他搖滾樂團對於愛情或是感情的描寫。

對於比較年輕世代的樂迷來說,可能是從《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這張專輯去認識U2的,然而在之前他們第五張專輯《The Joshua Tree》可說是他們最膾炙人口的專輯,許多經典都從這張專輯出來。這一張專輯中許多歌詞都帶著許多和信仰有關的隱晦意涵,BONO自己也不特別表明這些歌詞到底寫的對象是誰,這使得讓更多樂迷以及基督徒被U2的音樂吸引。而現在我們所熟悉的「U2 Sound」是在2000年所發行的《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中聽到的,不只是唱片銷售量屢創新高,更是在音樂內涵上有著更深層的轉折。從批判到內省,從音樂到哲學(信仰),重新回到音樂的原點。從那張專輯開始的巡迴演唱會「Elevation Tour」也成了樂團演唱會的經典代表,舉凡燈光、音響、視訊、曲目編排等都是超一流的演出。而在2004年發行的《How To Dismantle An Atomic Bomb》更是將U2推向高峰,這一張專輯不只是讓U2在音樂上嘗試更多可能性, 也反映主唱BONO的生命歷程(專輯名稱暗喻他與他已過世的父親之間的羈絆)。

在許多樂迷的引頸期盼之下,U2終於發行了他們第12張錄音室專輯《No Line on the Horizon》—對於這一張專輯U2表示這又是一張讓他們回歸原點,或者說讓他們「打破規範」的專輯。當中融合更多實驗性的聲音,卻又帶著原始的搖滾熱情。U2不只是融合,更是在模糊許多東西的界線,這也使得這一張專輯可以說是他們「隱晦之美」的代表作。

U2的心靈之旅
U2最令人著迷的地方是他們的曖昧和隱晦,他們最偉大的地方也是他們的曖昧和隱晦。老實說,他們並不是那種技巧酷炫(儘管BONO和the Edge的個人歌唱以及吉他造詣已被認為是一代大師),也不是那種會到處製造新聞的樂團,但是他們熱中公益活動。他們的音樂一向帶有一種使命感,並不只是追求好聽或暢銷而已,而是將許多細膩的觀察和情緒,以及他們的信念(或是信仰,faith)放在他們的音樂當中。

一位愛爾蘭的長老教會牧師 Steve Stockman 長期研究U2,不只是在他主持的電台節目中播放U2的歌,更常應用U2的歌在他的講道與寫作中,他還寫了一本書叫《Walk On: The Spiritual Journey of U2》(中譯:U2的心靈之旅)。在 Stockman 牧師的眼中,U2的「偉大」,是包含著「信仰層面」的。(摘在TK Blog—The Chosen)

過去BONO的詞所隱晦、曖昧的是他對信仰的告白,這可以從他經典曲〈With or Without You〉看出來,而從「elevation tour」開始,U2似乎更把信仰元素當作是演唱會鋪成的基調之一。這不只是與BONO或整個樂團生命的歷程有關,更是因為他們開始模糊所謂的「基督徒音樂」以及「流行音樂」—他們是有信仰的人,但是不一定要做「福音音樂」;他們願意為信仰做些什麼,但絕不會是成為一個「基督教樂團」。他們會在演唱會最後唱〈Yahweh〉和〈40〉,在〈Walk On〉最後的合音加〈Hallelujah〉,在唱〈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之前會念詩篇116:12-14「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我要在他眾民面前向耶和華還我的願。」而這首歌總是帶領演唱會直到最高潮。他們甚至會在唱〈Bullet the Blue Sky〉時BONO上演一段行動劇(BONO會用一條上面畫有十字架以及大衛之星的白布條蒙住自己的眼睛,這一幕也成為「vertigo tour」的dvd封面),他們也會在演唱會為參加伊拉克戰爭的士兵祈福禱告…

儘管如此,他們對於自己的信仰立場仍然保持低調,反而用另一種隱晦、柔軟的方式去影響這個世界。沒有高調的公開,沒有大聲的宣告,但是卻是讓人潛移默化的接受—這就是U2,不管在音樂或是信仰上都讓人感覺到那種說不出的力道和震撼,是一種銳利、直接刺進你的胸膛中,卻又可以躺在他們自己創造出的那條地平線—一條消失在信仰和音樂上的地平線。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4期P.60-61】

3,05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