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 迷霧城市,重啟知覺 巴布迪倫 Bob Dylan

66文| TK
「我們是屬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我們是在舒適中成長,但是我們卻不安地凝視著這個環繞我們的世界。」─ 六零年代,民主社會學生聯盟提出的修羅港宣言

親愛的學弟:
當我再次路過你們熱血表演的舞台,你們唱的歌詞,讓我回想起許多事情。

那個下午,你們的安可曲唱著阿嶽的「自由」。只是我已然不再是那個迎著風:晃著頭,彷彿要挑戰世界般地唱著「說愛我,說愛我,難道你不再愛我」的小伙子。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處於奇異年紀,漸漸驚覺自己竟然聽得懂西洋社會詩人巴布迪倫(Bob Dylan)唱的《飄在風中》。

這位當代奇才當時是這麼唱的:「一個男人得走過多少路?在他被稱為男子漢之前。一隻白鴿得飛過多少座海洋?才能在沙灘上安睡。加農砲還得發射多少次?才會被永遠禁止。答案啊!朋友,就飄在風裡,答案飄在茫茫的風裡;一座山能存在多久?在它被沖刷入海之前。人們究竟能存活多少年?在他們獲得自由以前?一個人能掉過頭去幾次?假裝他視而不見。答案啊!朋友,飄在風裡,答案就飄在茫茫的風裡;一個人得仰望幾次?才能看得見藍天。一個人得有多少雙耳朵?才能聽見人們的哭泣。還得有多少人死亡?他才能明白已有太多人喪生。答案啊!朋友,飄在風裡,答案,就飄在茫茫的風裡。」

前幾週,我打開電腦聽著熱狗和阿嶽的「離開」:「我忘了怎麼溝通,甚至忘了怎麼寫字,我沒法打字的話就沒辦法解釋。我對著電腦,而晝夜開始顛倒,活在視窗裡,彷彿永遠不會變老……在 Real World,我用真名說假話,Another World,我用假名說真話。有點疑惑,我也開始變得有點掙扎,在我的兩個世界裡,分不清真假。」今天的你自在嗎?明天的你,有更清楚自己正往哪裡前進嗎?

親愛的學弟,你可知?生命本是一座戰場,有好多個不同面向的自己等在前方,需要你我一一各自征服。同樣是強風凜冽,目標卻已改變:從報告繳交期限、隔壁座位的女生喜不喜歡我,變成了決定我們職涯的─要嘛22K 要嘛就拉倒的現實情節。

你問我,走過世界一些地方後,有沒有覺得更自由?我看著你,誠實地說,我覺得「自由」是我們一生都在尋找的東西,面對的課題。這是對許多人而言,也或許僅是我的觀點。我們聊到在創作靈感最巔峰、最憤怒的時候呀然驟逝的創作人宋岳庭。其實就某種層面來說,你認為,極為痛苦的他,寫出那首 “Life’s A Struggle” 時,真的觸及到了破繭而出的高濃度含氧邊緣。我同意你的觀點。

看著這群音樂人,你問我,一個人的價值該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其實,現今社會定義價值的方式很特別:看他的年終獎金,看他房車的等級;而,在我心中,一個人的價值,卻是他如何看待自己的正義,與自己的邪惡;如何在說與不說,做與不做之間拿捏最聰明的平衡;如何在風暴之中為他的摯愛義無反顧、力挽狂瀾;當他遭遇矛盾、誤解時,有沒有堅持的動力,說出來的勇氣。這些體現的,都是他最活生生的考驗,而這些絕非僅僅幾個金錢數字能夠衡量的。

你的人生,有沒有某件非賣品?是你會用盡一切努力,只為了捍衛它的生存空間?如果有,那是什麼呢?

「一個人得仰望幾次才能看得見藍天?一個人得有多少雙耳朵才能聽見人們的哭泣?」巴布迪倫的樂曲,談的是喚起當時聽眾內心的正義與傾聽。而曾經,不害怕,執著的你。明天,能否還聽得見內心最純淨的聲音呢?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17期P.66-67】

1,50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