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書亞專欄|成為器皿,寫下生命中的刻痕

現在是華人要興起的世代,睽違8年,我們將再次舉辦敬拜讚美創作徵選活動,除了鼓勵全球靈糧堂華人教會的家人們更多的嘗試創作自己的詩歌,也讓更多人聽見不一樣的創作。

42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還記得2014年的大衛帳幕的榮耀 10——《主你是我的太陽》這張專輯嗎?這張專輯不是過去我們常翻唱的西洋詩歌,而是來自華人和東方民族的創作,從近百首投稿歌曲中精選出七首,約書亞樂團三首,日本福音歌手長澤崇史的一首專輯同名歌曲,帶領人通往神的寶座前,領受盼望和力量。

以下我們是訪問到約書亞樂團副團長陳州邦(以下稱邦)、資深團員曹之懿(以下稱懿)、曾晨恩(以下稱晨)、謝思穎(以下稱思)的節錄:

============================================

Q1:在創作的路上,神是如何帶領你?

邦: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我們已經習慣透過他人所創作的詩歌來獻上敬拜,但每首詩歌都只是作者從個人角度所領悟到的上帝面貌,即便我們每次都以真誠和虔誠的心靈獻上敬拜,但不可否認的,詩歌中所描繪的經歷對我們而言,往往不是絕對和完整的,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如此。

因為神在每個人生命中所寫下以及刻劃的篇章,都是那麼的獨一無二。

要將自己的故事深刻地書寫下來,甚至轉化為一篇優美的文字和旋律,都是不容易的。感謝神賜予我們音樂,讓我們可以在美妙的樂聲中來獻上敬拜。過去,約書亞樂團只需要帶好詩歌,而現在,我們成為寫下生命故事的祭司,有時候,這些故事很赤裸、很真實。但若當我們的生命故事打開之時,有人因著約書亞的詩歌而更多地感受到上帝,那麼我們所做的一切都非常值得。

懿:其實我一直都很期待我們約書亞能夠有原創歌曲,因為其實不是我們不會,淑莉姐、光哥、治德都有非常多的創作,但每一次在專輯裡面,大概只有發表個一兩首,因為早期光哥的感動是要以翻譯外國歌曲為主。透過那些翻唱,我們有很多的學習,不只是聽見更多元化的音樂曲風,裡面的歌詞也很幫助我們。

相對的,那時華人的詩歌大都是在主座前呼求的類型,透過國外的詩歌我們被挑旺,敬拜讚美也可以很喜樂的跳躍、舉雙手,就跟以前很不同。所以創作「輕快的風格」是我早期的目標,例如「有你同在」就很適合在輕鬆的早晨來敬拜;後來也有回去寫比較苦的「你一直都在」;之後有段時間是安靜默想的「親密時刻」;再進到聆聽天父要對我們說什麼話的「你所愛的/天父的愛」;然後Asia for JESUS亞洲為耶穌的運動起來,所以寫「就是現在 / Now」宣告祂的國度已來到!我寫歌通常是有目的性的,就是會尋求神「現在的季節,要我做怎樣的歌。」

Q2:有遇到什麼挑戰或是有趣的故事?有沒有感覺孤單的時候?如何調適呢?

邦:當然會有孤單的時候,我們常常會覺得沒有人能真正理解自己。事實上,當我們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後,也難以期待別人完全理解我們的處境和故事。作為一位創作者,我常常需要換位思考,並問問神如何把個人經歷寫成每個人都能在詩歌中找到自己和神的那一塊獨特的地方,進而獻上敬拜。這個翻譯的過程是與聖靈交流、反覆思考和重新述說的過程,並不容易與他人分享。

思:印象很深刻,有一年我爸在工地摔傷到腦部,差點就要天人永隔。那陣子我的生活不是很順利,每天都會接到我媽從台南來的電話,除了爸爸的狀況不穩之外,還有很多法律的事務要處理,心裡難免有很多murmur,而約書亞又剛好要去有史以來最遠的北海道寫歌,心裡就蠻不想去的,我沒有那個信心,後來因為有工作在身還是去了。沒想到最後一天發表日,聽到光哥那組的創作:「一路祢牽著我 雖然我會軟弱,跌倒祢卻不放手…」,我眼淚就掉下來。我意識到原來我綁了太多責任在自己身上,那首歌讓我得到很大的釋放,很像是神為我預備的。我覺得這就是創作很珍貴的地方,屬神的東西如果能透過人能表達的方式去紀錄,像我們是用音樂,真的會有影響力。

那次的經驗提醒我,流行歌很多時候是在記錄「人的經歷」,但是詩歌寫的是「神」,能夠釋放神的能力、帶來醫治。只要你願意成為器皿去寫,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可能有人因為你的歌而有神蹟發生在他身上。

晨:現在回想,每一次我參加寫歌營,我們組寫的歌幾乎都有被收。(思:所以都要跟你一組嗎?)但過程中還是會有一些困難的時候,像是有些團員主導性很強,想要的東西太明確,即使我想要有貢獻,卻給不出去,就會僵持在那邊不愉快。最後雖然有完成作品但也不會很感動。

思:其實團體寫歌也會發現,原來自己在探索音樂的領域是很狹窄的,因為我是照自己的喜好在聽的嘛,但寫歌就需要去累積,這就是音樂人或是所有創作者的態度。團隊寫歌就會因為這個限制而彼此有很多不同意見,這也是一種學習,但說不定哪一天那首歌還是可以感動人。

晨:比較有趣的是,有一次我們用手機完成一首歌,因為那時候專輯收歌還少一首慢歌,我們就自告奮勇組一個團然後來寫歌,但因為我們有一個團員是台南人,所以我們就是用line打電話,一個月內把它寫完,後來也被收錄了,那首歌是「成為兒女」。

Q3:請問搖滾媽媽、專業的音樂製作人之懿,妳覺得搖滾曲風或是其他比較「重口味」的風格對敬拜而言,具有什麼樣的特殊性?

當我在音樂學院的時候,接觸到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嘗試不同的風格,發現原來我的聲音是可以唱爵士,唱搖滾,這是我這一輩子沒有想過的。因為我們聽的音樂太侷限了,慢歌快歌只聽國語流行歌,其實這樣也侷限了我們對神的認識,音樂、樂器都是神所創造的,難道嗩吶不也是神的創造嗎?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喜好,但是不能不去嘗試,就像我們不能挑食、永遠只吃你喜歡吃的幾樣。

所以其實我真的鼓勵敬拜者、弟兄姐妹,甚至牧者,多聽多學習,也會更認識神的不同面向。當然神會在某一部份特別祝福你,就是你會知道什麼是你擅長的,我在嘗試過這麼多之後,知道「搖滾」就是我的那一份。我覺得搖滾可以帶領人進入至高的讚美和爭戰,甚至帶下醫治釋放,神透過搖滾去釋放祂的工作,尤其追求性的禱告會,很能夠抓住眾人的注意進入敬拜裡、熱血的釋放,這是搖滾很獨特的地方。

Q4:請問晨恩、思思,近期會聽到一些約書亞的詩歌融合了傳統歌謠,在創作上曾遇到哪些挑戰?

思:母語創作的挑戰我覺得有兩個,一是受眾少,它可能小眾到只能從旋律去感受,所以要調整心態,寫歌不是為了要給多少人聽見。二是要如何運用到敬拜裡,還運用得好。因為帶敬拜這件事是要把人帶到神面前,他聽不懂時,可能是進不去的。現在我們通常把母語加在間奏裡,比如說「ho hai iyeyan」在原住民語裡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表達一個情緒,出現在間奏就是成立的。我很開心約書亞樂團給我們一個空間可以寫這類型的歌,其實台灣是有很豐富族群的寶島,也會有人想寫台語、寫客語的母語創作,都是很棒的事。

就像剛剛說的,我們通常只能放吟唱的東西,但吟唱就不代表原住民全部,「ho hai iyeyan」是阿美族或是卑南族才有的,它也只是母語裡的一小部分,但真正的傳承必須用語言傳承,所以通常最接受的當然還是我們自己族群的教會,在約書亞裡面接觸到的是全球華人,限制就會很多。但我還是會想寫母語歌,即使不一定會被發表。要怎麼突破也是我們正在嘗試的。

Q5:如果可以送給創作新手們一句鼓勵的話,你想對他們說什麼?

邦:「勇敢分享故事和經歷,不要追求完美,因為神並不要求你完美,更重要的是將你的創作完成!」在歌詞中多提到神的作為,你的創作就會像一篇見證,能激勵人心。

「寫歌要有異象,有從神來的啟示跟看見。」這幾年我的看見是要把中文創作詩歌翻譯成英文,不只是華人能唱的敬拜讚美,在國外我們也可以帶大家敬拜。

要一直寫,保持紀錄的習慣。哪怕只有三個字「好天氣」,也把它紀錄在你專屬的筆記本、備忘錄或資料夾。沒有進行紀錄就沒有辦法有進展,因為東西不會無中生有。

要特別留心你的生活。因為很多素材都是從生活中感受、觀察、發現到的。若沒有留心,就算你想要寫也寫不出來。那就算不是自己的體會,但你看見了,去觀察,當中的發現也會成為你的素材。

============================================

讓世界聽見 靈糧華語敬拜詩歌

現在是華人要興起的世代,睽違8年,我們將再次舉辦敬拜讚美創作徵選活動,除了鼓勵全球靈糧堂華人教會的家人們更多的嘗試創作自己的詩歌,也讓更多人聽見不一樣的創作。此外,這次的徵選活動名為「敬拜新脈動」,是因為我們相信新的詩歌將會帶出全新的季節、新的聖靈運行的脈動!邀請全球靈糧堂華人基督徒一起響應,讓我們在神同在的敬拜的當中,更多領受神奇妙可畏的心意!

 

更多了解《敬拜新脈動》:點我前往

421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ookmar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