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光

呂冠緯
呂冠緯:學習力強、想得遠、願面對多元與複雜的事

我覺得我有的特質第一個是,學習力強。我覺得沒有一件事情是完全不能學的,這個就轉化成我對於重大的困難或挫折,通常會有一個比較正向的眼光,例如我反而覺得這是學很寶貴的功課、很難能可貴的情境這樣,不太會覺得說,喔~沒救了!第二個是,我很喜歡想得比較遠。雖然有時候別人會說,為什麼想那麼遠,可是因為有先把比較遠的東西想過來,所以倒回來看所決定的事情比較有方向感,這並不是先知有預言的恩賜或有多厲害,但這樣團隊的步調比較有長期的方向,用於做教育是蠻重要的。然後另外可能有的特質是,願意去面對多元跟複雜性。教育看似單純,但在台灣要做教育其實牽扯的層面很廣,如果對於複雜的事物沒有耐心,其實也很難做。

所以我覺得這些特質,讓我在做均一這個同時面對老師和學生;跨科目、科技、現場教學、國家政策等多元複雜性,以及教育產生的影響是需要比較長期的時間才會看見的,剛好我的這些特質,對於領導均一相關的事情是合適的。

 

王亞灣
王亞灣:保持彈性,在務實的基礎向上建造

我覺得我在面對人與人相處都是很真誠、同理的,不太會敷衍,這也是大部分人會給我的回饋。在做事情上,我是比較有彈性、多面貌的,遇到狀況時我會願意去修正,而不會說一定要如何,公司在處理事情上也並不會一定要同個方法,保持彈性,以團隊可以和諧運作優先。

我的個性雖然比較感性、浪漫,但在做事上也很務實,最基礎把最重要的事情都完成,還可以再往上追求想要達成的。就好比愛情和麵包,有人會去追求愛情,有人會去追求麵包,但是我會覺得愛情和麵包都要有,愛情可以建立在麵包的基礎上,這樣的愛情才會長久。

 

龔建嘉
龔建嘉:保有叛逆的精神

我覺得我有的是叛逆的精神。分成兩種面向,一種是不想隨波逐流。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漸漸的被社會所影響和改變,有句話說,「在你改變世界之前,不要先被世界改變。」還有一句話是說,「三十歲以前,你如果不是左派分子,你就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三十歲以後,你如果不是一個右派分子,你就是一個沒有腦袋的人。」這個社會是被資本主義所驅動的,時間久了你會慢慢適應甚至接受,覺得這樣的邏輯更滿足生活需要。要保有防堵和反思的意識,否則很容易從你想要改變,變成你被改變。這個世界有很強的影響力,你會在一個大文化之下被迫妥協,要去對抗這個思維,必須要有一定的叛逆心。

另一個面向是,大部分的人都會在要做一件事之前,就認定是不可能的。例如「這個體制不就是這樣運作的嗎?」這樣的想法。但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制度都是人建立的,在信仰中我知道的人是有限的,體制也會有不良之處。也許一個人無法改變,但要是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意識,就有機會可以改變,這也是我在軍犬時期的一個感悟。以鮮乳坊的團隊經營品牌來說的話,不想妥協、不是不可能的叛逆精神是重要的。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1期P16)

30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