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團隊作戰學──前言

呂冠緯舉例聖經中的摩西和約書亞:「若是靠摩西,他的體力已經沒有辦法下去打仗了;若只靠約書亞,他並沒有辦法在自己打仗的同時,確保有一個屬靈的遮蓋。杖與劍的結盟,就是發揮了1+1大於2的效果。」

79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團隊合作比較強?單打不是很好嗎?

身為一個基督徒,應該都曾經好奇過,除了主日要禮拜之外,教會還鼓勵你要參加小組(團契)?不能參加的理由和原因很多,但不可否認的是,神要祂的兒女同心建造教會,沒有「關係」的教會,要如何建造教會呢?

無論是外向、內向者,還是厭世者,都無法逃離天性與人交流的渴望,雖然性格不同,還是會想要被理解,被支持。每個人都需要依附於愛的團體,而團體也需要個人的加入才能組建,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小組和團契存在的本質便是一個有同伴、有愛、能夠互相支持,甚至監督彼此,一起學習、成長的團體。

除了愛的團契之外,這一期的亞洲復興誌想邀請你,把眼光放在一個更高的位置。因為是不是要加入一個有使命和願景的團隊?甚至是發起、推動一件事?某個你很在意的事,除了一個人單點的做,要怎麼集合彼此的力量,往上堆疊,創造更多這件事情被實踐的可能呢?

《團隊作戰學》Stronger Together,除了有周巽光牧師、周巽正牧師、晏信中牧師的英雄起源對談;台北復興堂主任牧師柳子駿講到合一的關鍵;我們也訪問到在職場上打滾了幾年,在團隊合作中已結出一些果子的領袖:均一學習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呂冠緯、2PLUS桌遊設計工作室執行長王亞灣,以及鮮乳坊創辦人/大動物獸醫師龔建嘉。請準備好一杯水或飲料,看看這群領袖們怎麼說,在找到自我、共同合作、理想實踐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團隊之於他們是什麼樣的存在?又經歷過哪些酸甜苦辣?相信我,你會很有收穫!

呂冠緯
王亞灣
龔建嘉
你以為的團隊?──首先來定義什麼是團隊。

「團隊」的定義?發揮出的效果和影響力是?

團隊

條件
  1. 一群有獨立意識的人
  2. 對一件事一致的想像,或者相同目標
  3. 有彼此配搭的機制
  4. 共同目標大於個人利益
效果與影響
  1. 能夠有縱向橫向的互補
  2. 個人生命的調整與更新
  3. 能夠成就大於個人的事情

以上的條件與效果,是我們訪問到的三位領袖所一致認同的。因為假設一群人去看電影,目標一致,但只是一群人坐在下面,就也不算是團隊。有些人不喜歡團隊,是因為他覺得自己一個人做事更快,確實有的時候是這樣,所以團隊不要為了團隊而團隊,一定要去成就大於自己的事。

王亞灣指出:「上帝創造人們有優勢和劣勢,在團隊上具有互補的功能,自己做不到的事,可能團隊中有人可以做到,將缺口補起來;團隊也有縱向和橫向的效果,當自己深化的時候,槓桿倍數將會增強,若是橫向延伸出去,互補的地方則會更加延伸。」

呂冠緯舉例聖經中的摩西和約書亞:「若是靠摩西,他的體力已經沒有辦法下去打仗了;若只靠約書亞,他並沒有辦法在自己打仗的同時,確保有一個屬靈的遮蓋。杖與劍的結盟,就是發揮了1+1大於2的效果。」

龔建嘉補充到,每一個人不管多厲害,思考的切角和面相一定會因為人生經驗和背景不同而有特別在意的部分,因此在團隊裡盡己之力延伸發展性,也可以讓不同的面相被考量到。

「還有一個比較內觀的效果是『生命的調整與更新』,呂冠緯點出更深的層次,「在配搭中需要彼此了解、磨合,有很多對彼此的認識與對自己的認識,這個過程是需要不斷的去學和調整的。

別走開,點擊NEXT,還有下一篇~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1期P9-10)

79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 | 你這病毒!

從天堂來的東西,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是地上極缺乏的稀有元素。而上帝的榮耀,正是因著罪而離開神的人類,所虧缺、所晝夜想望的。讓我們一起學習保羅,在一生的年日中,竭力認識祂、全力散播認識這榮耀的知識。

1,43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們要剛強站立,面對疫情過後的世界。」──周巽正牧師

面對年初至今影響全球甚鉅的新型冠狀病毒,許多國家、城市都實施了緊急的避疫,比如美國紐約、法國巴黎、英國倫敦、南非開普敦、西班牙馬德里、紐西蘭奧克蘭…等等。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頭,變得空蕩而寂靜,台灣政府雖然沒有限制外出,但沒有一個產業不受疫情影響。世界各國前所未有的病例數據和防疫政策讓許多人心生恐懼,許多教會都暫停了實體聚會,世界「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

好家在的是,你和我都能跨越時間、空間的限制,享受天國的共享資源。

善加利用這段可謂珍貴的時期發掘自己的潛能,甚至還能夠付出關懷或是獻上代禱。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部邀請到連加恩醫師與四位牧者,與我們分享他們的所聞所感,也期待透過他們所分享的,讓我們繼續相信,世界還是充滿希望、充滿愛。

你這病毒

文/連加恩醫師

經營社群媒體的人,最重視的事情不外乎自己寫的訊息有多少人按讚、被多少人分享轉寄、轉寄之後接觸了多少人、擁有多少點擊率。若是一篇文章,或是一個短片在網路上被瘋狂轉寄,英語世界有一個詞來形容:It goes viral! 「像病毒一樣到處傳播」。

其實「Go Viral」這個概念,在聖經裡面出現過,有一次祭司和長老要在巡撫腓力斯大人面前控告保羅,特別找了辯士帖士羅來,這辯士相當於現今的控方律師,是辯才無礙、飽讀詩書的,換句話說,他們是一群使用語言和文字相當精準的人。這位帖士羅在巡撫面前精準地形容保羅:這保羅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參考使徒行傳二十四章)。

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的今日,我們再次回來思想這些關於「病毒」和「瘟疫」的經文,相信大家會有更深的體驗。

先不說聖經時代,即便是現在,科學家們還沒有能夠解答許多新冠肺炎病毒的相關問題,例如:病毒的確切來源、不同傳播途徑,例如空氣傳播、無症狀感染者在整體疫情傳播所扮演的角色、多少的病毒量可以造成感染、抗體濃度與保護力的關係、是否可以二度感染或終生免疫、病毒在人體病理機制、不同疫苗科技平台或抗病毒藥物、以及恢復者血清的安全性與有效性、病毒的突變對於傳播力和致病力的影響,對於這個新興傳染病,人類尚且有太多太多未知的地方等待解決。

那麼,兩千年前的辯士在他的辭海中,尋找到可以形容保羅最精準的文字竟然是「瘟疫」,他到底是指什麼呢? 當時的醫學,還不知道傳染病是來自於某個病原體,如寄生蟲、細菌或病毒。所以可以推想帖士羅是從瘟疫在一個社會、城市、甚至國家所造成的影響來形容保羅的。這「瘟疫」每到一個新的地方,人們的生活就不再能夠一如往常、徹底的被顛覆、被中斷,即使沒有人可以看見這病毒、卻沒有人可忽視它的存在。台灣因為目前疫情防治做得好,這番感受較小,但在其他國家生活的人們都會同意,新冠肺炎的疫情讓大家回不去從前的生活了。敵對保羅的人,也承認這位使徒帶著福音的大能造訪一個城市,將會造成劇烈的顛覆和翻轉。

進一步思想什麼是瘟疫?就是傳染病。傳染病隨病原的不同,有不同的感染力。科學家用一個指標來形容不同病原的感染力:基本繁衍數 Ro(basic reproductive number),它代表一位感染者,在流行病期間,傳播致病的新病例數。當 R0 >1,代表病原會繼續被傳播下去; R0= 1 代表呈現穩定情況; R0 < 1 代表 此流行病已趨緩。病毒裡面,傳播力最強的病毒之一是空氣傳播的麻疹,它的R0可以超過10,也就是說一個人傳給十人,十人傳給百人……。

但我相信辯士帖士羅若有現代的知識,他會選擇瘟疫中R0值最高的病毒,來形容保羅,因為他的感染力太強,他到一個地方傳講上帝的道,馬上就Go Viral,像病毒一般被傳開。

保羅的影響力有多大呢?除了瘟疫,聖經中有另外一組敵對他的人這樣形容:那「攪亂天下的」。(參考使徒行傳十七章)。有一次猶太人招聚市井匪類、搭夥成群,聳動全城的人要捉拿保羅,因為找不到,就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裡來了。」聖經記載在喧嚷的人群中,有市井匪類,也就是我們口語所說的流氓,流氓可以搗蛋的範疇,不過就是他收保護費的地方,例如一個菜市場(Market),但他們卻說保羅攪亂了天下,天下是泛指世代人類生活、文明發展的地方,我們姑且把它想成是職場(Marketplace)。

簡而言之,這些流氓在說:「我們頂多可以在菜市場裡搗蛋翻桌,結果你這個人改變了整個城市的氛圍,你簡直是我們流氓中的流氓。」換成靈界的語言,好比魔鬼們在說:「我們的工作是出來嚇人,結果這個保羅倒把我們嚇壞了,他根本就是我們魔鬼中的魔鬼。」

敵對保羅之人的咒罵,成了神國度將領裡面,最高階的勳章和讚美,只因為他的影響力。

保羅影響力的祕訣在哪裡?我喜歡一位馬來西亞牧師Rev. Ramaya的形容:God invades our lives so that we can become his vehicles of invasion. (神入侵、得著我們的生命,使我們成為祂國度具有侵略性的武器)。這世界伏在那惡者的權下,上帝呼召我們去發揮影響力、收復失土,那些對撒旦的國度最有威脅、最具侵略性的神國將領,正是那些被神得著最多、最深的人。

這就是發生在保羅身上的事,記載在使徒行傳26章13-19節

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時候,看見從天發光,比日頭還亮,四面照著我並與我同行的人。我們都仆倒在地,我就聽見有聲音用希伯來話向我說:掃羅!掃羅!為什麼逼迫我?你用腳踢刺是難的!我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你起來站著,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作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亞基帕王啊,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保羅曾經見到上帝的榮耀,這成為他一生的追求和使命:認識祂的榮耀,使人知道祂的榮耀(To know His glory, to make His glory known),這也就是保羅所說,從天上來的異象,他願意用盡一生的力量,在地上散播這認識神榮耀的知識,這是他影響力的真材實料(substance)。他被上帝得著如此之深,以至於他以認識主耶穌基督為至寶,願意看世上事物如糞土。

外來、或新品種的病毒,感染力最強,因為地上的人類還沒有抵抗力,就像COVID-19,在短短的時間內傳遍了全球。同樣的,這地球上感染力最強的事物,是從天上來的東西,因為地上找不到,只有珍貴的東西才能夠被珍惜、能夠感染和影響,讓人趨之若鶩。

保羅因為承載這天上來的異象,使他的確能夠「攪亂天下」。因此,在我們被賦予改變、轉化世界的工作之前,上帝需要賜下屬天的造訪,我們才能認識這珍寶,而能夠帶來改變。在我們所上傳的文章、影片可以像病毒那樣的被廣傳,祝福所接觸的人們之前,上帝需要帶我們回到跪地等候的雙膝上,置入屬天寶貴的亮光,使我們一瞥祂的榮耀。

從天堂來的東西,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是地上極缺乏的稀有元素。而上帝的榮耀,正是因著罪而離開神的人類,所虧缺、所晝夜想望的。讓我們一起學習保羅,在一生的年日中,竭力認識祂、全力散播認識這榮耀的知識。對我來說,這就是上帝給他的僕人影響力的原因。保羅的影響力不是來自於苦苦經營點閱率和訂閱數,而是來自於擁有天上來的稀有元素。想要go viral? 我們需要先從天上下載一些真材實料、需要有啟示、需要先看到大馬士革的光。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8期P9-12)

1,43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