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輸了?還是贏了?

人生中很多事情走到最後,問題和挑戰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面對。如果你跟神的關係不是一場摔跤,那你還沒有真實的遇見祂。

38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員:Asia for JESUS 副執行長周巽正牧師

編輯整理:Asia for JESUS 編輯部

聖經中,兄弟鬩牆的例子不少,創世記裡以撒和利百加的兩個公子是其中一組代表。想要跟各位聊聊,雅各帶走長子的祝福投靠拉班,做白工了14年娶到心愛的妻子後,回家面對當年氣得要殺死自己的哥哥前一晚所發生的事情。

Photo from istockphoto.

在返回家前,雅各便派人報告以掃,沒想到以掃說要帶四百人來迎接他。害怕又愁煩的雅各把家眷分成兩隊,還準備了非常多的禮物,讓前頭的僕人跟哥哥說:「這些是你僕人雅各的,是送給我主以掃的禮物;他自己也在我們後邊。」然後趁著夜間他讓兩個妻子、兩個使女、兒子、禮物、僕人先安全渡河。

創世記32:24-28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跟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

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我們知道雅各有很多遇見神的經歷,但只有在這裡,他的人生真正轉折。

舉個例子,很多人從小在教會長大、服事,進了大學之後,他突然不去教會也不跟神互動,他覺得在這個季節神是可有可無的。有些人在大學時非常投入教會,但一進到職場,環境改變,他覺得不是那麼需要神了,就淡出教會生活。又或者是有些人碰到很窘迫的光景,於是開始很認真的愛主、投入教會,有一天危機解決了,他就覺得自己沒那麼需要神了。這些例子有很多人不是冷淡退後,而是急速冷凍!說不來就不來了!

一個人遇見神,跟群體一起遇見神是不同的。

大部分的人是因為環境而遇見神,個人的心卻從來沒有遇見神。情境幫助他舉手敬拜、做一個熱心的基督徒,讀經、靈修、禱告、事奉…;抽離環境後,好像那些都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因為福音沒有刺進他的心過。

很多時候我們辦活動和特會,弟兄姊妹很火熱只是因為場子熱,任何一個人被放在那裏都可以舉手。青吶可以,墾丁的春吶也可以!但你真的知道自己在敬拜什麼嗎?我們自己也是,可能以為自己很委身,但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跟環境互動,而不是神啊。

Photo by Umit Bulut from Unsplash..

我們需要尋求神的面

人生中很多事情走到最後,問題和挑戰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面對。

如果你跟神的關係不是一場摔跤,那你還沒有真實的遇見祂。

很多時候我們對神的尋求是可有可無的,但摔跤時只有一個焦點。摔跤的目的是要反制對方,會知道是因為我在國外念書時本來想去籃球隊,沒進成功卻到了摔角隊。我很知道這運動的當下是需要非常投入的,至少在那三節裡,你只能專注於如何贏得對方。

雅各跟神摔跤到天亮,我光是九分鐘就撐不下去了!

當一個人對信仰有興趣,他可能帶著許多疑問到神面前,也可能越問越尖銳。譬如說:「你是良善的神,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有些你無法接受的事,讀不太下去就跳過去,不解的時候就覺得無法接受。但你也可以挑戰,祂也可以被挑戰,就好比問神:「為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

這就叫做摔跤。

如果祂真的是神,祂會不會有些想法跟你不一樣?祂可不可以挑戰你認為是對的、應該的點?人往往會覺得要在我們認知的框架裡面我們才願意降服、才願意跟隨。但如果你真的在尋求祂,那個摔跤會是祂挑戰你,而且是不斷挑戰我們的動機、偏見、框架和我們認為有信心的時候。

我們希望跟神有甜美的關係,但我們會透過輸和失去,來尋見神。

你想像,在很黑很黑的夜間(當年可沒有路燈或手電筒),雅各把妻小都送走後,突然有一個人跑來攻擊他,雅各沒看清楚還以為是哥哥派來的兵來跟他摔跤,這個情況要怎樣算贏?一、把對方幹掉,二、成功的逃離,兩種都算吧。但他們摔跤到快要天亮都還在打,到底是誰贏誰輸?

雅各從出生就在抓,抓哥哥的腳,抓長子的名份,抓父親的祝福,當他的大腿窩被那人摸了一把,他才開始翻轉。(這一把很關鍵,下盤是摔角運動中最重要的位置,也代表的性器官,象徵著他的世世代代)

Photo by Bohdan Pyryn from Unsplash..

過去的他是在跟他所求的條件互動,而不是神。而神還沒將那些東西給我們時,就覺得尷尬,不知道要如何互動;只有雅各失去了他的大腿和行走的能力,他才真的進到他的身分呼召命定裡。

如果摸大腿窩可以幫助你進到命定,那就是神的憐憫和慈愛了,通常都是要直接被擊殺的,神卻用恩典跟雅各互動,此後他雖然瘸了腿,但卻讓神對他的應許能夠被成就。

仔細看聖經中講到大腿,從亞伯拉罕派僕人去幫兒子找媳婦的時候,他就說過「把你的手放到大腿底下」,這是一種發誓,發誓要去幫主子找到媳婦!所以當神說,公義中的憤怒會傾倒在要來的那一位(主耶穌基督)身上,所以你才可以在憐憫中。

如果你個人還沒有遇見神,你需要進入到與神的摔跤裡。信仰沒有別的捷徑。我從小在牧家長大,跟神的摔跤也少不了。大腿窩被摸的一刻,是一個真正全然降服、從倚靠自己到完全倚靠祂的時刻。在你認為的挫敗、失去的背後,有很美的得勝!

很多時候我們把福音講得多麼廉價:「只要來信神,你所有想要的都會發生、美夢會實現。」但這不是聖經所說的福音。福音的本質是,『你相信耶穌,你會得到耶穌』,那才是最美的祝福。比你想要的東西還要寶貴一百一千一萬倍,雅各就是贏在他看見了神的本質。

我期待我們不只是辦特會、辦課程、開訓練,而是讓下一個世代能夠經歷神,我禱告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要讓下個世代正在與孤單摔角時,能夠遇見主耶穌!我對你們的鼓勵也是,繼續在摔跤中尋求祂,在掙扎中緊緊抓住祂,不要放手!讓神自己成為你的祝福!

38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都照神說的做了,怎麼還這樣?

有些時候你很不順遂,不代表神關了門或是祂不要你去做,反而是你正走在神的心意裡。神也透過環境,讓你可以做祂不要你做的事。

2,15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講者 | Asia for JESUS 執行長 周巽光、編輯整理 | Asia for JESUS 編輯部

很多詩歌都在唱「我願降服」,但有一首我們應該更熟悉的歌──我不願降服。當神指出你生命中的一些事不是出於祂的時候,你會感覺不舒服;如果你繼續抗拒掙扎,擔子越來越重。這個知罪感並不是因為你犯錯了什麼,而是因著我們的罪性(也就是舊有的思想模式)而生。雖然你可能已經重生得救,但肉體還是被老我設定了很多年。這是為什麼你雖然已經是新造的人,還是會有以前的渴望、衝動、感覺和想法,就是所謂的「自己」。

約翰福音3:21(以下皆選自新譯本)「凡行真理的,就來接近光,好顯明他所做的都是靠著神而作的。」

我們來到神面前,不再遮掩逃避,也無須假裝,因為一切神都知道,求神向你顯明你裡面的光景。我認為基督徒最大的問題不是行為偏差,而是選擇自給自足。我們心裡面想「主啊,我有辦法,讓我試試看!」「我還可以做什麼來改變我的另一半/我的孩子?我再努力一下!」真正的降服不是行動,而是停止你所有自己的行動。

唯有把過去你掙扎和放不下的都降服於神,才會得著真正的安息,神也才會開始運行工作在你生命中。而你要知道,神也會允許仇敵魔鬼攔阻你去做祂要你去做的事。記得克理斯‧韋羅頓牧師(美國伯特利教會資深領袖、超自然事奉學校創辦人)曾這樣形容:「有一隻惡犬擋在你命定的門口。」有些時候你很不順遂,不代表神關了門或是祂不要你去做,反而是你正走在神的心意裡。神也透過環境,讓你可以做祂不要你做的事

什麼意思?讓我再說清楚一點。

撒母耳記上26:7-9、11-12,大衛被掃羅的人馬追殺而過著逃亡的生活,當掃羅在哈基拉山安營時,神使掃羅沉睡了。探子發現後告訴大衛,基本上大衛動手就能順理成章走入撒母耳膏他為王的命定,成為以色列王,但大衛記得神說過「不准碰我所膏的!」所以他選擇不這麼做,他降服於神為祂預備的方式。

順服神、降服神的重點是:別把神套入任何人的方程式(原則、策略和方法),而是要敏銳神的心和聲音。敏銳神在那個時刻對你說什麼?那時神對大衛說,你不准碰他。當大衛順服了,神說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

再看《士師記》,那是以色列人得迦南地為業之後,各人任意而行的時代,就跟我們今天所處的世代一樣。(一般來說聖經故事拍成電影我都很有興趣,但今天要講的這個我一點都不想看。聖經不是普通級、保護級或是輔導級,而是非常真實的限制級。)

前情提要,有一個以色列人跟他的妾到便雅憫支派的基比亞留宿,城中的匪徒包圍了當地屋主的家,要求他把利未人交出來,因為要強暴他。那人不肯,最後利未人把自己的妾交出去代替自己,結果,那群無賴整夜輪姦她,直到早上,最後那個妾慘死在原本要留宿的屋主家門口。那男人後來將她的屍體切成十二塊,送到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詔告便雅憫支派的惡行。眾支派都要便雅憫支派給一個交代,但便雅憫的各家不但包庇匪徒,也不願意悔改,寧願跟其他的支派作戰。便雅憫的軍隊有兩萬六千七百人,以色列的軍隊則有四十萬人。

士師記20:18 以色列人就起來,上伯特利去求問神,說:「我們之中誰應首先上去,與便雅憫人交戰呢?」耶和華說:「猶大應首先上去。」

猶大的名字代表讚美,這是神的原則,永遠都是要先來讚美。還記得以色列人從曠野進迦南地的時候,神要他們拿下耶利哥城後不可帶走城中的任何物品,全部都要銷毀。唯獨亞干私下拿了神所說當滅的物品,神就讓以色列人在攻打艾城時戰敗。也就是說,他們戰敗是因為有人不順服神。若我們知道可預期的結果,要順服神好像也沒那麼難,但基比亞之戰卻不一樣。事實上,行醜陋事、不公義、不悔改的是便雅憫人,被打敗的卻是好人。

以色列人跟便雅憫人的第一仗就失去了他們的家人與夥伴兩萬兩千人。他們順服神,還按神心意讓猶大支派先上,但神並沒有顯明什麼,或給一個他們戰敗的理由。這好像我們常常想要神給一個解釋,但全然降服的生命並不需要解釋,要的是願意做神要我們做的事。

這個故事最不容易的是戰敗後的餘生,因為隔天他們還是來尋求神:「我們再上嗎?」神說是,結果他們又輸了,一萬八千個同袍喪命,神仍然沒有任何解釋,只有以色列明明被差派去爭戰,卻被打敗的奧秘。

基督徒是活在這兩個領域中,一神會告訴我們為什麼,二是奧秘,就是你不會懂也不明白。

這一群已經被打敗兩次的以色列人對神懷抱的信心令我驚訝,兩次輸掉後,當第三次神仍然說:「上啊!我明天必把他們交在你們手中。」真的還要再上嗎?原來順服不會跟我們想要的結果呈正相關。全然降服最大的挑戰是:面對我無法掌控、也無法解釋的事,也就是事情發生跟我所預期的不同,我也願意降服。

神不是自動販賣機,投幣、按鈕,你期待的東西就會掉出來。

神一直是良善的,你會看見祂工作,但是是按照祂的智慧、計畫與目的,而不是你的。有時候我們聽了很多先知性的話,收集了許多神給我們應許,然後拿到神面前兌現,這個心態是錯的。我們從來都沒有權力主導神要怎麼做,「基督是主」不只是你家裡的匾額或口號而已,我們有權力與神同工,但你無法控制神來得到想要的結果。

今年的青吶第二天,鳳山活泉靈糧堂的安誠牧師在收奉獻的環節分享到,他們教會要建堂時神感動他要把退休金奉獻出來,當他奉獻後,神就讓他以低於市價兩百萬的價錢買到他原本不可能買到的房子。結果那晚的奉獻比第一天和第三天的奉獻多了三倍。

不要誤會,神絕對會祝福、也樂意賞賜那些以信心跟慷慨來回應祂的人。這也是我們在天國文化和《蒙服人生》的課程裡所強調的。但是弟兄姊妹,從剛才利未記中我們看見,有時候就算順服神,事情也不一定會照我們所期待的發生;有時候神對我們說話,卻沒有清楚說明祂要做什麼,也沒有完全講清楚要如何與祂同工。祂是要透過整件事情讓我們知道,如何對我們的生命有益。就像以色列人尋求神,卻一次又一次被打敗。直到第三次,神把便雅憫人交在他們手裡,完全得勝。

神是信實的,是守約施慈愛的,祂會賞賜那些對祂沒有任何保留的人,但祂也有完全的主權決定祂要怎麼做。當我們全然降服在神之下,我們知道祂可能會令我們感到困惑和不解,甚至完全看不出祂要如何帶出拯救的目的。這才是真正的向自己死。

全然降服的意思是,神沒有欠我任何解釋,祂要我做什麼我單純去做。

全然降服的向自己死會帶給我們三樣東西:

一、無愧的良心

提前1:19 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有人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樣。

神知道我們裡面最隱密的習慣、生活方式、成長背景與背後的動機,當聖靈光照我們,我們卻無動於衷時,最終會虧損的就是我們的良心。

曾有人請比爾‧強生牧師為他禱告,讓他可以領受同樣的膽量和勇氣,但他們不知道,勇敢和膽量不是靠恩膏分賜,而是在無愧的良心的土壤中成長的。也很多人說:「你告訴我順服會有什麼結果,我再決定要不要順服!」無愧的良心很珍貴的地方在於,存敬畏的心順服神,就算短期有損失,或是不知道順服後會有什麼結果,仍然選擇說到做到,這會帶來長久的獎賞。

二、永恆的眼光

若我為今生的獎賞、人們的肯定而活,我不可能會有信心全然降服。耶穌曾說,如果在地上已經有獎賞,永恆裡就不會有獎賞了。很多傳道人問天國文化說要守安息、要好好休一天,那我們週間上班很累,週末可不可以好好休息,還要去教會服事嗎?我回答:服事不是工作而是做家事,因為這是我們的家;要是週末服事有錢拿,那在天上就沒有永恆的獎賞。

如果你在教會的付出沒有人肯定,被人忽略或拒絕,沒有人為你加薪或讓你得到更厲害的頭銜,也沒辦法參加到同工激賞會(註1),只因為你單純順服神去做,我要告訴你,你會在天上經歷到天父給你最大的獎賞。我們是為永恆而活的人。

三、世代的祝福

當我們對神說yes,會帶出骨牌效應,不只影響自己,還影響我們的世世代代。亞伯拉和罕向自己死,獻上兒子以撒,

創世紀22:18神說:地上萬國都要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詩篇25 12-13 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他必安享福樂,他的後裔要承受地土。

敬畏神>>神必指引你的道路>>你必經歷靈魂體的整全>>你的下一代會承受產業

我是第五代基督徒和第三代牧師,我可以見證什麼累代的祝福。都是因為我阿祖在100多年前跟神說YES!祂使我們家從壓傷的蘆葦、將殘的燈火,轉化成一個蒙福的家族。如今神不但透過周牧師和我影響了靈糧大家庭,也透過我們影響全球的華人。你也可以是那個人。

不管如何,我要我的後代每一個都相信耶穌。

我想對那些前兩次被打敗,今天在想「我還要再上嗎?」,在挫敗、破碎、困惑、不解、快死、懷疑的人說,有一種突破、一種得勝、一種死裡復活,是只有經歷過這些的人才能經歷到的!神對你們有特別的獎賞、提升與恩寵。

 

註1:青年牧區每一年都會辦一個給領袖們的餐會,用來感謝他們。

 

原始信息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ew9XhOkwZo&t=3684s

2,15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信息 | 降服從示弱開始

但走到至今,我唯一的體驗是,那些「為什麼」並不會帶給我們盼望,也不會帶來平安,因為唯一的解答是神的同在。神不但沒有輕視我們的軟弱,更是在我們的軟弱當中,顯出祂的剛強。當我顯出我的脆弱,基督的能力就會覆庇我,並且顯得完全。

37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 周巽正牧師

整理:Asia For JESUS編輯部

「降服」,跟我們學習示弱、敞開、真實的面對神與我們自己,有很大的關係。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非常自然的會將自己真實的狀況表現出來,然而當我們逐漸成長,卻開始學習隱藏。特別是如果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有經歷一些傷痛,無論是自己所犯的錯誤,或是別人帶給我們的傷害,不知不覺我們就習慣藏起真實的感受,用他人所期待的方式與人互動。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做裙子。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創世紀三6-11)

Photo by pixabay on Canva.

在這段的故事裡,能看見當人犯罪墮落後,第一個反應是——他們眼睛明亮,發現自己是赤身露體的。他們所感受到的情緒是羞愧,為了遮掩羞愧感,人用自己的方式,編織裙子遮羞。

核心的關鍵是:我們都不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

亞當夏娃所做的選擇,便是人性最自然的選擇,接著耶和華來到園子裡,他們聽見神的聲音便躲起來,躲避神的面。唯一能夠解決我們生命問題的只有神,可是我們卻嘗試用自己的努力與自由意志,來證明我們是剛強的。

直到我們的剛強變成一堵牆,把我們困在自己的武裝裡面,也因此隔絕的我們與神、與人的關係。當我們選擇自己剛強的時候,就與神的剛強隔絕了;當我們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遮羞的時候,我們就與神遮蓋我們的能力隔絕了。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又是牧師的孩子,我知道弟兄姐妹看什麼、要什麼、對牧家孩子的期待是什麼。一不留神就變成在玩一場宗教伴家家酒,有敬虔的外貌,卻沒有敬虔的心;我們覺得神在尋找的是完全的人,神所使用的是完美的人,所以我們不允許自己裡面有軟弱、破碎。

然而事實上,我們所效法的主耶穌基督,祂也有要面對的掙扎、負面情緒,但祂卻在面對恐懼與壓力時,懂得敞開祂的需要。

Photo by gettyimages on Canva.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警醒。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他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馬可福音十四32-36)

耶穌面對祂的受苦、受難、受死, 我們總是認為祂裡面沒有掙扎,祂不會憂傷,也不會痛苦。然而聖經上卻描述:他驚恐,而且極其難過,甚至憂傷到幾乎要死。然後祂來到父的面前,說:倘若可行 將這杯挪去。祂所表示的是,可以的話祂並不想走上這條路,因為太折磨了、太痛苦了。

耶穌沒有修飾自己的情緒,沒有因為這是負面的情緒,就不帶到父的面前,在人的思想裡,尤其作為一個領袖帶領門徒,怎麼能夠讓他們看見我的脆弱、掙扎、無助,但耶穌跟我們世界的領導學完全相反,祂所要闡述的是「真實」。神渴望跟我們擁有一個真實的關係,無論我們在什麼樣的景況中,仍能完全的敞開自己。

我要承認一件事,這是我們牧者最容易犯的錯誤。因為我們太容易幫助別人,卻反而忘記要如何尋求幫助;我們習慣培伴人、扶持人,卻忽略了陪伴自己。

敞開我們的軟弱,所帶出的禱告,其實是降服的禱告。如同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與父的對話,是全然的倚靠:我有我的感受、我的期待、我的渴望,但是請祢不要按著我所想的成就,乃是按著祢的指意。反之,當我們在驕傲跟防禦的武裝當中,我們的禱告變成如何扭轉局面,帶來成功,如何在敗中求勝,照著我要的,無視了神的心意。

求神光照我們,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面對憂傷、恐懼與害怕,以前會、現在也會,未來也還是會,差別只在於現在比較會武裝、隱藏自己,表現出果斷堅定的態度,因為我們認為只要透露出我的恐懼,我就會失去他人的尊重、失去我的領導力。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7-10)

以前在讀這段經文時,我感到很掙扎,因為他長了一根刺在肉體上,為此保羅求告主三次,叫刺離開,主的回答是:我的恩典夠你用。但刺卻沒有離開。在我的神學觀中,我相信藉著信心的禱告,沒有刺是不會離開的,我的核心信念是在神凡事都能。

直到我的孩子出生,在他二個月的時候,有非常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每天晚上都會醒來好幾次,一開始我用信心來面對,宣告神的話語,相信神的應許,但是當持續禱告都沒有經歷變化,只能用淚水化作禱告,在孩子出生之前,我自認為是一個非常有信心的牧者,但他出生之後我才明白,我多沒有信心。

很多時候,我們背誦經文、宣告相信神的權柄,這些都有可能是無花果樹的葉子,以前我認為有多大的信心,神就能成就多大的事,但在這件事上我經歷了從神而來的破碎。

在這個經歷之前,我身為牧者,我認為任何一個弟兄姐妹來找我,我都需要給對方一個合理的答案,而大家經常問就是:「為什麼?」,當我自己在走這個歷程,我發現過程中我也一直在問為什麼,好像當我明白原因,就會好過一點;當我知道答案,問題就會解決。

但走到至今,我唯一的體驗是,那些「為什麼」並不會帶給我們盼望,也不會帶來平安,因為唯一的解答是神的同在。神不但沒有輕視我們的軟弱,更是在我們的軟弱當中,顯出祂的剛強。當我顯出我的脆弱,基督的能力就會覆庇我,並且顯得完全。

當浪子在他的破碎中翻轉時,他的生命中充滿骯髒污穢,聖經上卻說,父親相離還遠,看見浪子就動了慈心,當浪子靠近時連連與他親嘴。你我的軟弱、不堪、罪疚感、羞恥感,那些我們不願意顯露出來的黑暗面,都深深吸引我們的父神,只要我們願意真實的轉向祂。悔改是一種生活模式,並不是單一事件,更不只是生命中的某個時刻,而是我們要不斷做出的選擇跟決定。

加爾文談到剛才我們所讀的經文,他的註解這樣說:「雨水下降在低窪的山谷,使其肥沃,尖聳的山峰卻乾旱枯竭。若是想得著上帝的恩典,要得著天上的雨水,必須先成為山谷。」當我們的軟弱向神敞開的時候,豐沛的恩典泉源會澆灌下來,滋潤我們。

Photo by conradFries on Canva.

當浪子回來之後,父親緊緊抱住骯髒羞愧的他,連連的與他親吻,又吩咐僕人把上好的袍子、鞋子給他穿上把鞋子,將戒指戴上,為他宰殺肥牛犢,浪子的生命永遠不再一樣。他過去的破碎,現在成為他人生一個得勝的記號;他所有的不堪,見證了神榮耀的恩典。

求主賜給我們一顆即或不然的盼望與信心,讓我們的不再定睛看著苦難,而是仰望耶穌,毫無隱藏的來到父神面前,脫去我們自己剛強的武裝,好讓耶穌基督的生命能夠成為我們的生命。

37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