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降服從示弱開始

但走到至今,我唯一的體驗是,那些「為什麼」並不會帶給我們盼望,也不會帶來平安,因為唯一的解答是神的同在。神不但沒有輕視我們的軟弱,更是在我們的軟弱當中,顯出祂的剛強。當我顯出我的脆弱,基督的能力就會覆庇我,並且顯得完全。

3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 周巽正牧師

整理:Asia For JESUS編輯部

「降服」,跟我們學習示弱、敞開、真實的面對神與我們自己,有很大的關係。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非常自然的會將自己真實的狀況表現出來,然而當我們逐漸成長,卻開始學習隱藏。特別是如果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有經歷一些傷痛,無論是自己所犯的錯誤,或是別人帶給我們的傷害,不知不覺我們就習慣藏起真實的感受,用他人所期待的方式與人互動。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做裙子。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創世紀三6-11)

Photo by pixabay on Canva.

在這段的故事裡,能看見當人犯罪墮落後,第一個反應是——他們眼睛明亮,發現自己是赤身露體的。他們所感受到的情緒是羞愧,為了遮掩羞愧感,人用自己的方式,編織裙子遮羞。

核心的關鍵是:我們都不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

亞當夏娃所做的選擇,便是人性最自然的選擇,接著耶和華來到園子裡,他們聽見神的聲音便躲起來,躲避神的面。唯一能夠解決我們生命問題的只有神,可是我們卻嘗試用自己的努力與自由意志,來證明我們是剛強的。

直到我們的剛強變成一堵牆,把我們困在自己的武裝裡面,也因此隔絕的我們與神、與人的關係。當我們選擇自己剛強的時候,就與神的剛強隔絕了;當我們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遮羞的時候,我們就與神遮蓋我們的能力隔絕了。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又是牧師的孩子,我知道弟兄姐妹看什麼、要什麼、對牧家孩子的期待是什麼。一不留神就變成在玩一場宗教伴家家酒,有敬虔的外貌,卻沒有敬虔的心;我們覺得神在尋找的是完全的人,神所使用的是完美的人,所以我們不允許自己裡面有軟弱、破碎。

然而事實上,我們所效法的主耶穌基督,祂也有要面對的掙扎、負面情緒,但祂卻在面對恐懼與壓力時,懂得敞開祂的需要。

Photo by gettyimages on Canva.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警醒。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他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馬可福音十四32-36)

耶穌面對祂的受苦、受難、受死, 我們總是認為祂裡面沒有掙扎,祂不會憂傷,也不會痛苦。然而聖經上卻描述:他驚恐,而且極其難過,甚至憂傷到幾乎要死。然後祂來到父的面前,說:倘若可行 將這杯挪去。祂所表示的是,可以的話祂並不想走上這條路,因為太折磨了、太痛苦了。

耶穌沒有修飾自己的情緒,沒有因為這是負面的情緒,就不帶到父的面前,在人的思想裡,尤其作為一個領袖帶領門徒,怎麼能夠讓他們看見我的脆弱、掙扎、無助,但耶穌跟我們世界的領導學完全相反,祂所要闡述的是「真實」。神渴望跟我們擁有一個真實的關係,無論我們在什麼樣的景況中,仍能完全的敞開自己。

我要承認一件事,這是我們牧者最容易犯的錯誤。因為我們太容易幫助別人,卻反而忘記要如何尋求幫助;我們習慣培伴人、扶持人,卻忽略了陪伴自己。

敞開我們的軟弱,所帶出的禱告,其實是降服的禱告。如同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與父的對話,是全然的倚靠:我有我的感受、我的期待、我的渴望,但是請祢不要按著我所想的成就,乃是按著祢的指意。反之,當我們在驕傲跟防禦的武裝當中,我們的禱告變成如何扭轉局面,帶來成功,如何在敗中求勝,照著我要的,無視了神的心意。

求神光照我們,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面對憂傷、恐懼與害怕,以前會、現在也會,未來也還是會,差別只在於現在比較會武裝、隱藏自己,表現出果斷堅定的態度,因為我們認為只要透露出我的恐懼,我就會失去他人的尊重、失去我的領導力。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7-10)

以前在讀這段經文時,我感到很掙扎,因為他長了一根刺在肉體上,為此保羅求告主三次,叫刺離開,主的回答是:我的恩典夠你用。但刺卻沒有離開。在我的神學觀中,我相信藉著信心的禱告,沒有刺是不會離開的,我的核心信念是在神凡事都能。

直到我的孩子出生,在他二個月的時候,有非常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每天晚上都會醒來好幾次,一開始我用信心來面對,宣告神的話語,相信神的應許,但是當持續禱告都沒有經歷變化,只能用淚水化作禱告,在孩子出生之前,我自認為是一個非常有信心的牧者,但他出生之後我才明白,我多沒有信心。

很多時候,我們背誦經文、宣告相信神的權柄,這些都有可能是無花果樹的葉子,以前我認為有多大的信心,神就能成就多大的事,但在這件事上我經歷了從神而來的破碎。

在這個經歷之前,我身為牧者,我認為任何一個弟兄姐妹來找我,我都需要給對方一個合理的答案,而大家經常問就是:「為什麼?」,當我自己在走這個歷程,我發現過程中我也一直在問為什麼,好像當我明白原因,就會好過一點;當我知道答案,問題就會解決。

但走到至今,我唯一的體驗是,那些「為什麼」並不會帶給我們盼望,也不會帶來平安,因為唯一的解答是神的同在。神不但沒有輕視我們的軟弱,更是在我們的軟弱當中,顯出祂的剛強。當我顯出我的脆弱,基督的能力就會覆庇我,並且顯得完全。

當浪子在他的破碎中翻轉時,他的生命中充滿骯髒污穢,聖經上卻說,父親相離還遠,看見浪子就動了慈心,當浪子靠近時連連與他親嘴。你我的軟弱、不堪、罪疚感、羞恥感,那些我們不願意顯露出來的黑暗面,都深深吸引我們的父神,只要我們願意真實的轉向祂。悔改是一種生活模式,並不是單一事件,更不只是生命中的某個時刻,而是我們要不斷做出的選擇跟決定。

加爾文談到剛才我們所讀的經文,他的註解這樣說:「雨水下降在低窪的山谷,使其肥沃,尖聳的山峰卻乾旱枯竭。若是想得著上帝的恩典,要得著天上的雨水,必須先成為山谷。」當我們的軟弱向神敞開的時候,豐沛的恩典泉源會澆灌下來,滋潤我們。

Photo by conradFries on Canva.

當浪子回來之後,父親緊緊抱住骯髒羞愧的他,連連的與他親吻,又吩咐僕人把上好的袍子、鞋子給他穿上把鞋子,將戒指戴上,為他宰殺肥牛犢,浪子的生命永遠不再一樣。他過去的破碎,現在成為他人生一個得勝的記號;他所有的不堪,見證了神榮耀的恩典。

求主賜給我們一顆即或不然的盼望與信心,讓我們的不再定睛看著苦難,而是仰望耶穌,毫無隱藏的來到父神面前,脫去我們自己剛強的武裝,好讓耶穌基督的生命能夠成為我們的生命。

37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