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向自己死

當我們全然降服,就會被神的屬性跟原則影響,身為神的兒女,我們跟神的關係不再是出於恐懼與律法,而是被愛驅使,過去一直掙扎、抗拒的,唯有降伏,才能得著真正的釋放跟平安……

4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講者: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執行長周巽光牧師

編輯整理: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編輯部

美國知名牧師Rick Joyner曾說:「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全宇宙最強大的那兩位都要你死!」一邊是仇敵魔鬼,因為盜賊來無非就是偷竊、殺害跟毀壞,但另一方面,神也要我們死,以至於我們能夠活出一個更豐盛,並且屬於耶穌基督全新的生命。

 

神看生命跟死亡的眼光與我們不同
「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約三12-13)

耶穌說人只有地上的眼光,因為從小到大我們都被訓練要用這種眼光來看,我們習慣用地上的思維去思考屬天的事,但耶穌是從天國與永恆的眼光來看地上的事情,神對亞當夏娃說:你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時,你必會死。當他們吃完,從樹旁離開,以地上的角度來看,他們是活著的,因為他們還有心跳、腦波跟呼吸,但是神卻說這兩個人已經死了,因為他們與神連結的生命氣息被切斷了;相反的,對我們來說是死的,神卻說生命現在才要開始。

Photo by Ali Jafarov on Pixel.
「我確確實實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去,它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很多子粒來。」(約十二24)

經文中耶穌講的並非只是他自己的生命與境遇,而是透過比喻告訴世人,除非我們容許生命當中的某一個領域死去並且被埋葬,不然我們是沒有辦法結出神定意要我們結出的果子。

我們與屬神的領域,也就是天國中間有一個幔子,我發現一個原則,經歷死亡,又死裡復活,才能讓幔子打開,當幔子打開,不只是我們能夠進到天國的領域,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同時天國的一切也能夠進入到我們所在的地方。神明白天與地這兩個領域是如何彼此連結的,以及身在兩個領域當中的我們,可以如何透過向自己死拉開這條幔子,讓天向地敞開。

「向自己死」並非以下三種模式
一、壓抑自己

壓抑只會毀壞關係,產生各種負面的情緒,甚至身體方面的疾病,心裡面持續累積苦毒、怨恨,終有一日會反撲。

二、自制力

意志力不僅無法真實經歷生命的釋放,還會強化我們的老我與肉體思想方式,意志力強的人,通常更難降服、更不容易交託與放手。

三、殉道者心態。

很多熱心服事神的人以為向自己死,就像殉道者一樣,背起十字架為主犧牲、奉獻、燃燒自己,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我就是個死人,怎麼被糟蹋、踐踏都沒關係,然而時間久了之後,我們會越來越委屈,感到憤恨不平。

救恩從死亡開始
「我們與基督同死同埋葬,但是也與他一同復活。」(羅六)

從樹上掉在地上的蘋果,雖然不會馬上爛掉,但當這顆蘋果在離開樹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死了,同樣當亞當離開生命的源頭,雖然還活著,卻是被罪性所設定的生命,這就是向自己死的自己。

當我們重生,我們的靈甦醒活了過來,但我們的魂與身體卻被更新的過程裡,因此還是有過去的渴望、衝動、感覺跟想法,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方法來成就神的國,但神要的是再一次將他的生命充滿在我們的裡面。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二20a)

我們都很喜歡後面那一句,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但前提是要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不再試著去掌控,或是改變我的肉體,而是要真正的把他釘死,唯有如此才會成就:「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加二20b) 當我們死裡復活,耶穌的生命才會從我的裡面永流出來,倘若沒有經歷死亡,就算你說我要活得像耶穌也只是在模仿,並不是真正基督的生命。

活出全新的生命

十多年前,我跟璽恩在Gateway Church認識了一位非常有名的敬拜主領Anna,他所屬的樂團賣了超過一千五百萬張的銷量,也曾在兩百萬人的現場帶領敬拜,現在除了到處巡迴服事,也跟先生在邁阿密開拓教會。

2021年當我們去美國服事時,就跟他分享璽恩懷孕的事,Anna非常興奮,因為他自己也是結婚多年都沒有孩子,當他終於懷孕的時候,神對他說:「女兒,我原本沒有要給你孩子,但因為這是你所渴望的,所以我就賜給你。」接著神就對他說,現在我要你抱著你的孩子,繼續奔跑服事我,於是他繼續巡迴敬拜、講道,神讓這個孩子很乖,可以帶著一起服事。

直到後來第二個孩子也出生了,但老二卻在整個巡迴服事的過程中一直哭鬧,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就是一直哭、一直哭。有父母的人都知道,如果你待會要上台帶萬人的敬拜特會,還要講道,可是你的寶寶卻哭得肝腸寸斷,要帶著他一起服事,一定非常不容易。有一天Anna終於受不了,哭著跟神說:主啊我還有好多計畫跟事情想要做,可是如果我的孩子沒有辦法讓我繼續服事的話,我願意放下我的樂團,放下我所有的服事、異象、夢想,回歸家庭,專心的照顧這個孩子。就在她禱告的下一秒,老二就停止哭泣了,後來也沒有繼續再哭。Anna跟我們說:我也為你們禱告,讓你們有了這個孩子後,也仍然能繼續巡迴服事。

我要誠實告訴你們,當我跟璽恩2021年在美國宣佈懷孕消息的時候,台灣一些基督教媒體寫:巽光牧師夫婦跟神求了好多年,終於在結婚18年後神給了這個神蹟的孩子,其實我們從來沒有跟神禱告要孩子這件事,每當有人為此想為我們禱告,我也都笑著說順其自然吧。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好聽一點是我很體貼,不想要給璽恩壓力,同時可以到處去服事,反正我屬靈孩子這麼多,即便沒有自己的孩子,我也很知足,不會覺得遺憾或可惜。

但是我心中真實的狀況是,我根本不想要有孩子,我可以在台上鼓勵弟兄姐妹生養眾多,但心裡面真正想的是你們生就好,我只要把我跟陳璽恩顧好。我不喜歡小孩,也從來沒有抱過任何同工的小孩,只要有牧者帶孩子的聚餐,我都覺得好吵好煩,可是我不會表現出來,我會表現得很慈祥,因為我是牧師。

當璽恩跟我說他確定懷孕時,我的外表輕鬆鎮定,但我內心世界其實完全崩塌了,我以為服事二十五年來,我已經被訓練得很有為父的心,卻在五十歲的現在要重新開始;我裡面有很多恐懼跟害怕,我擔心孩子生下來會有任何的問題,嚴重到只要在教會看到喜樂家族的孩子,我的內心就會極度恐慌,我更害怕的是,孩子有問題,我也不能躲,因為我是牧師。而再怎麼掙扎跟抗拒,只有我跟璽恩兩個人的生活都回不去了,請問身為牧師,我該怎麼辦?

那一天當Anna為我們夫妻禱告時,我發現我需要的,不是帶孩子到處去服事的恩典,而是願意向著自己死,如同Anna願意放下一切回家照顧孩子,我也要願意向自己過去的生活,不管是我的服事、我所在乎的界線、我私人的空間跟我的喜好死,好讓一個全新的周巽光、新的周牧師、新的璽恩老公、新的小鱒爸爸能夠從我的裡面活出來。

向自己死很難、很無助,但唯有經過死蔭幽谷,另外一邊才是復活,只有在你死過的事上,你才擁有真正的權柄,當我們全然降服,就會被神的屬性跟原則影響,身為神的兒女,我們跟神的關係不再是出於恐懼與律法,而是被愛驅使,過去一直掙扎、抗拒的,唯有降伏,才能得著真正的釋放跟平安,也才能將復活的大能與基督的新生命,從那個領域的中發動起來。

Photo by Pixabay on Pixel.

4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