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專欄 | 不照劇本走的美力人生-鄭鎮和、Katie Clague Chen

許多人因為工作、求學、或是婚姻等原因,收拾行囊飛往異鄉,落腳在全新的國度中,一邊適應新的語言、風俗文化與環境,一邊學習在當地生活。但如果,離鄉背井並不在計畫之中、甚至可說是你人生劇本中的「天外飛來一筆呢」?

1,4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採訪:林鈰崡、陳珮瑜|撰稿:陳珮瑜|圖片提供:鄭鎮和、Katie Clague Chen

許多人因為工作、求學、或是婚姻等原因,收拾行囊飛往異鄉,落腳在全新的國度中,一邊適應新的語言、風俗文化與環境,一邊學習在當地生活。但如果,離鄉背井並不在計畫之中、甚至可說是你人生劇本中的「天外飛來一筆呢」?

鄭鎮和是靈糧生命培訓學院副院長韓泰鉉牧師的太太,一般人稱她為韓師母。從年輕時就參與在萬國敬拜讚美的服事中,也在其中認識現在的先生。婚後兩人先是搬到香港,隨後因先生的留學計畫前往英國,回到韓國後,夫妻兩人在萬國敬拜讚美服事了三年,接著又因為對華人的負擔而舉家搬遷到上海,這一待就是十四年,期間五個孩子陸續誕生,之後因緣際會去到日本北海道,原本以為這次將會待得久一點,沒想到待了短短三個月後又回到韓國,接下來,完全不在計畫中的,全家一起來到了台灣。

這樣不在預料中的人生劇情發展,鄭鎮和是怎麼調適自己、並且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呢?

 

Q待過印象最深刻的國家?以及為何會選擇來台灣?
一家七口全家福

 

目前最懷念的地方是北海道,因為當初在那邊的主要目的就是休息,那裡的環境非常單純、很讓人放鬆,孩子們也很喜歡。當時我和幾個韓國的姊妹,常常會一起教人做韓國料理,來的人都不是基督徒,我們就一起做菜、吃飯、聊天,我也會趁機彈琴、帶大家一起唱歌,只是唱的都是詩歌,久了之後大家會好奇,為什麼來這裡氣氛很不一樣,我們就趁機傳福音。

會來台灣主要還是先生。原本的計畫是韓牧師來大約半年,之後他就要回韓國開拓教會,所以原本我們是留在韓國等他回來,但是神的帶領卻有一些變動,最後演變成全家一起來台灣。
 

Q跨文化生活,面臨過印象最深刻的挑戰是什麼?

印象最深是剛去中國的期間。搬去上海其實不是我的決定,是因為韓牧師對華人很有負擔,我就跟著他一起去,但是當時我完全不會說中文,所以有大約半年的時間不太敢出門。十幾年前的上海雖然也是國際貿易中心,但是和現在是很不一樣的。

後來因為孩子們去了本地的幼兒園,有時候我必須自己去接他們回家,過程中難免需要開口說話。有一天我在睡夢中夢到和不認識的人吵架,但是中文說不出來,心裡真的很急,突然就醒了過來,之後就開始想要學中文。
 

Q曾經有過迷失自己的感覺嗎?

雖然我是韓國人,但是結婚以後我們在不同地方來來去去,遇到都是華人比較多,所以我們的想法很受華人影響,回到韓國後反而花了很多時間適應,有些韓國人甚至會覺得:你的想法好像和我們不太一樣。

去年剛來台灣時迷失的感覺比較明顯,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原本我也是宣教士,但是和先生結婚以後,突然間我宣教士的任務和身分就變得越來越模糊,好像我總是站在韓牧師的後面。生了孩子以後,因為更多時間和精力都在孩子身上,漸漸離原本的呼召、想做的事越來越遠。

來到台灣之後,雖然自己已經會講中文,但是以前在中國學的中文和在台灣不太一樣,就又開始會害怕和人說話,也有一段時間不想和別人在一起,覺得可能躲起來的時候比較安全、比較舒服,不用面對太多未知的事情。
 

Q怎麼在新的生活環境中找到平衡點?先生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去年出現這樣的情形時,韓牧師同時卻忙於新工作,沒有太多時間或力氣陪我一起面對,內心就感覺很不舒服,眼看著他好像適應得還不錯,但我自己的情況卻越來越不好,甚至常常不能好好睡覺,只要一點小事情、連月光太亮都會影響睡眠,我發覺再這樣下去對自己和家庭都不好,就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以前我是那種很聽話的人,即使有不開心的事情也不會說,一方面也是因為先生在外面服事,不想讓他有負擔,想要一直給予他支持。當我決定找他談時,才發現他很願意聽我說,講開了才知道其實不是很大的問題。大概談了半小時吧,裡面所有壓抑、壓力就都釋放出來了。

也是談開了我也才知道,韓牧師也在適應全新的環境,我辛苦、他也很辛苦,大家都很辛苦。其實他很希望我可以跟他走在一起,只是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他知道我會有壓力所以沒有特別要求,而是在等我準備好,等我可以跟他一起走,我其實很感謝他。
 

Q目前還有什麼想要完成的夢想呢?
左一即為正在指導合唱團的鄭鎮和

 

我一直很喜歡唱歌,不只從小在教會唱歌,後來也學聲樂,畢業後就加入萬國敬拜讚美。我特別喜歡合唱團,以前在上海時,有一個小學三年級到中學學生組成的合唱團,我就在那裡教唱歌。

來台灣之後,因為語言、還有需要適應的時間,暫時還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什麼,目前也在尋求神的心意。但一直以來,其實都不是我自己特別想做什麼,都是神在帶領,就好像拼圖一樣,包括在台灣的服事也是,也許現在還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但我喜歡唱歌、做菜、喜歡很多人在一起,看到有需要的人時,會想要陪伴他們,一起吃飯、喝茶、說話。宣教士其實沒有一定要做什麼事情,而是和當地人在一起,這才是最重要的。
 

Katie Clague Chen來自英國,來到台灣念書、服事、結婚、生子,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目前和先生落腳在淡水開拓教會、牧養學生族群。在Katie想像的劇本中,原本以為神會差派她去到未開發的地區,服事有貧困、有極大需要的族群,沒想到來到很現代、很便利的台灣。一開始以為只是短期停留,但神向她發出邀請,留在台灣服事當地的年輕人,這一路她的心境有哪些轉折,以及她是怎麼樣學習擁抱在地的文化呢?
 
Q為什麼會來台灣?在之前有待過哪些其他國家?
Katie目前為淡水靈糧福音中心負責人

在19歲時我去了菲律賓半年多,跟著非政府機構服務流落街頭的小孩,但後來神說要回去英國繼續完成學業,並告訴我預備開始學中文,因為未來祂會差派我去亞洲。

大三時在上海待了一年,畢業後在尋求方向時,原本以為自己會再去中國。特別我是那種喜歡去有極大需要的地方的人,會特別有動力,但是待在安逸的地方反而容易感到焦慮,因此當神告訴我要來台灣時,內心其實有一點抗拒。以前最害怕的是萬一神叫我留在英國,結婚生子、買房子、工作一輩子,這幾乎可以說是種夢靨,可能很怕人生沒有意義。
在決定是否要來台灣前,我和家人、屬靈同伴都談過,沒想到他們都很支持,認為這是我的呼召,連當時所屬的教會都很願意祝福、按手差派。但最特別的是,爸爸說早在半年前神就告訴他將來女兒會去到台灣,所以他從那時起就和媽媽一起為我禱告。

神曾經告訴我:「妳要離開英國,好像再也不回去一樣。」所以我知道自己將來可能不會再回故鄉,只是也不曉得在台灣究竟會待多久。
 

Q跨文化生活,面臨過印象最深刻的挑戰是什麼?
圖右一為Katie初來台灣時接待她的姚信潔,左三則為當時的區長蔡宛凌

 

來到台灣後,神預備了一位非常關鍵的人物姚信潔姊妹來接待我,她的家人也把我當成家裡的一份子。可能因為台灣的文化多半是以家庭為單位,我覺得外國人在台灣如果沒有這樣的家庭接待,其實很難融入,但是因為信潔和她的家人,我就比較能夠適應。

剛來時比較多挑戰是在友誼方面。有段時間神感動我服事兩個建築系的女生,在她們畢製最忙碌時,常會買吃的、喝的送去,但她們卻從未主動關心我。畢業前我安排了一趟四人的泰國畢業旅行,旅程中她們留意到我和信潔的交情,比起和她們的更加深厚,就在最後一天晚上找我們「攤牌」,後來我對其中一個女生說:我很願意當你的朋友,但是真正的友誼應該是雙向的。沒想到當下她竟然回說:對我來說妳就是一個外國人。

當下的感覺真的很痛,雖然回台灣後我們還是和好了、也繼續當朋友,但我也要學習去接納,在台灣一輩子自己都會被視作是一個外國人,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事。
 

Q曾經有過迷失自己的感覺嗎?

研究所畢業後,很多人會一直問:預計何時離開啊?打算什麼時候走?那種感覺是滿被拒絕的。加上有段時間教會很常說:「台灣要在台灣人的手中得救!」這句話有很多不同的解讀方式,但當不斷聽到時真的會想說,「對,其實這裡不需要我」,然而一方面自己的心又離不開,當時就滿困惑的。

有一次當區長蔡宛凌為我禱告時說:「神沒有忘記和妳立的約,妳不需要任何工作或理由留在台灣,神就是妳的理由。」之後神叫我每天去禱告殿,什麼都不要做,就是禱告。這樣的狀態大概持續了半年,過程滿痛苦的,直到神透過一本講淡水歷史的書、以及馬偕博士的事蹟來呼召我;後來當我站在馬偕家族的墓地時,神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十二:24)那時候真的很感動,也是透過那節經文知道神要我留在淡水。
 

Q跨文化的婚姻,最大的挑戰是?
Katie與先生結婚多年,目前育有一子一女

 

直到確定留在台灣,我才敢開始考慮交男朋友。但在我的世界觀中,每個人都是屬神的、都是同一國,所以有時我會忘記自己不是台灣人,也不會把先生當成是外國人,甚至不覺得這是段異國婚姻,尤其我們兩人想法、價值觀都很像,所以婚姻中摩擦其實不多。

但在家庭文化方面就真的有許多不一樣,像是交往大概兩個星期就和男友家長見面,或是交往一個月就和男友的全家人一起出遊,這在我的成長背景中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像這些就滿需要溝通和討論的。
 

Q當面臨文化或習慣的不同衝擊時,先生通常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有時候當大家想法不同時,先生會告訴我說,不需要當下就立即回應,很多決定最後還是以我們夫妻討論後產生的共識為主。他不會讓我覺得自己很powerless,而讓我感覺自己的想法很被重視、聲音會被聽見。
 

Q現階段有什麼想完成的夢想?
淡水靈糧福音中心大合照

 

當我看到教會越來越復興,很多淡水的居民遇見神、成為跟隨耶穌的門徒,現在也會想要往北繼續開拓,讓更多人聽見福音,只要是神給我的異象,我都會很期待能夠成就;另外就是渴望幫助台灣的年輕人學習看自己是有能力的、是可以去為神做很多事情的。

個人的夢想,我和先生有一份很長的清單,可能有一百多項吧,每年都會成就幾個,像是希望全家一起去宣教,去年就有機會去澳洲,今年則一起去日本宣教。我和先生一直希望可以一起去巴黎,在那邊吃早餐、喝咖啡,沒想到去年剛好就有機會可以去法國,在巴黎停留了幾天。另外從最近開始,我很渴望有機會可以開學校,像是森林小學的形式,讓小孩可以很自在的學習。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28-31】

1,40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神啊!還要多久呢?─神為你打造的獨特劇本

在曠野會使我們的眼目昏暗,只是不自覺而已。如果知道自己看不見,問題會容易許多,但往往直到進入曠野之後我們才明白,自己根本不像以為的那樣,能夠將凡事看得通透。

1,4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靈糧生命培訓學院院長 周巽正牧師
整理編輯|Asia for JESUS編輯部

去年11月開始神放了一個主題在我心中:「承受產業」,較為人知的說法是「得地為業」,我們很熟悉的相關故事是在聖經出埃及記,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在他們面前有一個極大的應許,就是進入流奶與蜜的之地。但是神好像漏說明了一件事,就是從領受應許到進入應許之地中間,還會有一個地方叫「曠野」。
 

改變change與轉變transition

在談「曠野」之前,首先來看兩個英文單字:change、transition。中文把change翻譯成改變,而transition可以翻譯成轉變、轉化。

我曾聽一位牧師這樣解釋:Change是指外在事件的發生,舉例來說,當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而神藉由十災把他們超自然的帶領出埃及,這件事就是一個改變,而過約旦河進入應許之地也是一個改變。Transition則是在事件的改變發生之前,所有內部很細微需要轉化、轉變的元素。Transition必須要先發生,才能觸發事件的改變。

在以色列人的遭遇中,神的心意並沒有要讓他們倒斃在曠野中,但那一整個世代之所以沒有進入應許之地,是因為他們在Transition的過程中沒有做好調整,無法承受神賜給他們的產業。明明神定義要用應許之地來祝福他們,為什麼最終沒辦法走進去?
我相信神在每個人生命中都有應許,而且神的心意是要讓我們「走進去」。那在Transition的過程中我們怎麼跟上神的腳步做好準備,以承受從神而來的產業?
 

大衛的呼召與怦然關上的門
圖片來源:Photo by NeONBRAND on Unsplash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詩篇十三1-6)

不知道你有沒有做過像第一節經文的禱告?在你跟神的歷史中一定有過這樣念頭。在大衛年幼時,先知撒母耳到家中膏他做下一任以色列的王,從被膏抹那一刻開始,他的世界就改變了。

事情一路發展,感覺神為大衛開了許多門,讓他可以走進呼召與命定。先是打敗巨人歌利亞,同一天他成為以色列家喻戶曉的英雄、成為掃羅王的駙馬、也成為王子約拿單最好的兄弟。所有一切看似都有助於命定與呼召的成就,然而在關鍵的一刻,最重要的門卻怦然關上。

掃羅王因忌妒開始仇視大衛,進而開始追殺他,為了求生存,大衛開始四處流亡,也就在這段期間他寫下詩篇第十三篇。
 

期望越高 失落感越深

有時目標越清楚,那種失落感也越深刻。對大衛來說,他感覺神已經遺忘了他,不僅停止看顧他,更好像完全轉過身背對他;更糟的感覺是,神似乎垂聽所有人的禱告,只除了他的之外。

但是大衛和你我的差別,在於即便感覺到神忘記他、棄他不顧,他仍來到神面前尋求祂。我們也會被神冒犯或對神失望,但通常我們不會再去到神面前,而是會到人面前抱怨神。神允許人有負面情緒或感受,但重點是要來到祂面前。
 

誰是你人生的編劇?

接下來到了第二節,講到「心裡籌算」,當你覺得神好像沒有任何動作時,你有沒有過嘗試想要做些什麼來「幫助」神?我們的問題就在於很會在心中籌算,籌算人生的道路、籌算怎麼樣走到應許之地。

我們每個人都相信自己就是最好的人生編劇,在還沒有信主之前,我們可能捧著人生劇本去廟宇中請神明祝福;重生得救後,當我們來到神面前時,卻還是拿著同一本劇本,求神祝福我們。

我們在編寫自己的劇本時,時通常會選那條最快、最容易的路走。但這正巧就是最大的問題,因為當人生沒有照著期待中的劇本走時,我們內心往往就會感覺到愁煩,就像大衛此時的心情,即使算盡一切他仍然「終日愁苦」。
 

其實我們看得並不清楚

從第二節到第三節,大衛的禱告開始出現轉變。當我們在曠野時,通常一心只會求神讓我們「出曠野」,求神把一切困難挪去、或直接解決所有問題。但大衛在第三節的禱告,不再是求走出外在的曠野,而是禱告承認所有一切的問題,是因為他的眼目昏暗。

在曠野會使我們的眼目昏暗,但你知道嗎?我們的眼目從一開始就是昏暗的,只是不自覺而已。如果知道自己看不見,問題會容易許多,但往往直到進入曠野之後我們才明白,自己根本不像以為的那樣,能夠將凡事看得通透。在這邊大衛不再怪罪曠野,而是承認一開始就自以為什麼都看的清楚。
 

神的劇本和你想像的絕對不一樣
圖片來源: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在聖經舊約還有一個人和大衛很像,就是後來成為埃及宰相的約瑟。他也是從小就從異夢中領受了未來,但他所看見的、以及解讀的方式,與真正的呼召卻有很大落差。

直到他被賣、輾轉當了奴隸、然後被下到監牢中,他還是很會為自己籌算,在幫酒政與膳長解夢後,沒有忘記請會活下來的酒政替他說情。「請你記得我。」約瑟是這樣對酒政說的。意思就是請酒政記得這份恩情,務必幫助他離開監牢、恢復自由身。

在牢裡時,約瑟的夢想、異象,與應許之地是什麼?如果當初酒政真的依他所言,在王面前美言幾句,約瑟最大的渴望會是什麼?總之不會是成為埃及的宰相,他可能最渴望的就是回家與父親、弟弟團圓。

於是酒政一出監牢就忘記約瑟的存在。這一忘,就是兩年。

想像約瑟的心情,酒政被放出去後,他一心相信自己馬上就會被釋放,但一天天過去,他還在監牢中。約瑟也是一個彷彿被神遺忘的人,但酒政的遺忘卻是神的心意,為的是讓約瑟等到法老王作夢的時刻。到這裡,也許你會覺得這劇本糟透了─我們總以為自己的劇本比較好。

約瑟以為自己看得見,但事實卻是什麼也看不清。他的籌算是讓酒政幫他出監牢,然後與家人團圓,但神卻有不一樣的計畫。
 

不在沉睡中致死

回到大衛的禱告,他求神使他眼目光明,因為在曠野中,最需要的transition就是眼目的轉變。從頭到尾問題都不是外在的曠野,而是我們心境的曠野、是內心的眼目昏暗。我們常常以為眾人──特別是神──都在沉睡,包括異象、夢想、命定也是,但卻很少人想過,也許真正沉睡的只有自己而已。

大衛就是突然明白了這點,知道自己不甦醒,就會在沉睡中錯過神對他生命的心意,就好像當年的以色列人,經過了四十年,最後在曠野中沉睡死去。因此從第四節起,大衛不再是為自己的舒適求出曠野,而是為了神的國度與榮耀。
 

神的信實帶我們回到未來
圖片來源:Photo by Mark Rabe on Unsplash

第五節和第六節是很重要的關鍵。大衛說我倚靠「神的慈愛」,意思是盟約的愛,是神盟約的信實。我們常常倚靠的是我們與神的關係,但其實真正該倚靠的,是神與我們的關係。我們與神的關係會時好時壞,會被環境、心情影響,但神與我們的關係永遠不改變。

而神的應許其實是來自我們的未來。人會受時間限制,只能夠看到當下,面對未知才有那麼多恐懼與徬徨,但神不受時間的限制,祂同時看著我們的現在、未來與過去。因此當神給我們應許時,那不像是我們小時候寫下「我的夢想」,是根據對未知的想像,神的應許雖然有時聽起來像天方夜譚,但祂是把在未來已經發生的事情揭示在我們面前。如果我們相信神的應許,並讓這個話語成為我們所倚靠的,神的應許會帶我們「回到未來」。

大衛最後說「我的心因你而快樂」。雖然應許尚未成就,但在神眼中其實已經發生了;他的心不再停留在環境,而是相信眼前的問題在未來都已經解決。
 

回頭數算神的恩典

如果說第五節是「回到未來」,那麼第六節就是大衛回頭看過去神在他生命中所成就的一切。當他還只是無名小卒,在曠野中牧羊時,有熊和獅子來,神怎麼樣與他同在,他回想人生中經歷過的每場戰役,神總是在他生命中搭救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他。他一邊回想經歷過的一切,就開始向耶和華歌唱,因為即使現在看不見、感覺被遺忘,神過去信實的帶領,神仍然與他同在。

兩年過後,約瑟還在牢裡。終於有一天法老王做了那個夢,而酒政的失憶症也突然好了,於是約瑟被找了出來,成功地幫王解夢,然後從囚犯躍升成為埃及的宰相。這個升遷絕對是超自然的升遷。甚至最後約瑟小小的夢想也同時成就了,因為他得著拯救,全家人也得著拯救搬到埃及,一整個家族終於團圓。
 

在曠野磨練出更像基督的生命

我們的人生有一位終極編劇,祂的劇本是最榮耀、最無法想像的。神允許我們走曠野、經歷磨難,目的不是要看我們掙扎。大衛的曠野預備他成為以色列的王,約瑟的曠野則是預備他做以色列的宰相,他們原本都看不見,我們也是,但好消息是,神的計畫在我們的生命中會繼續開展。

當我們在曠野中如果能做對的禱告,向神求眼目光明,不再看自己的人生計劃,而是接過神的劇本,相信我們將走上一條充滿超自然元素的道路。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24-27】

1,4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兒子的服事

─神說我們是祂眼中的瞳仁,是天父所愛、所揀選的,是能夠繼承產業君尊的皇族,從我們內心裡自然會發出一股自信和尊榮,會開始為神做偉大的夢想,願意在信心中冒險……

1,0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文|Asia for JESUS執行長 周巽光牧師
整理編輯|Asia for JESUS編輯部

弟兄是兒子,姊妹也是;姊妹是新婦,弟兄也是;兒女(Children=相信耶穌,就成為神的兒)和兒子(Son=長大成熟、可以繼承產業的兒子)則是不一樣的!

因為蒙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你們接受的,不是奴僕的靈,使你們仍舊懼怕;你們接受的,是使人成為嗣子的靈,使我們呼叫“阿爸、父”…被造的萬物都熱切渴望神的眾子顯現出來。(羅八14,15,19)受造萬物迫切渴望我們長大成熟、成為可以繼承產業的兒子。

耶穌知道父已經把萬有交在他手中,並且知道自己從神而來,又要回到神那裡去,就起身離席,脫去外衣,拿一條手巾束腰。然後他倒了一盆水,洗門徒的腳,並且用束腰的手巾擦乾。(約十三3~5)

耶穌在這個關鍵時刻察覺到三件重要的事:萬有交在祂手中,祂從神而來,要回到神那裡去。然而接著祂做了什麼?祂脫去外衣,用毛巾束腰,洗門徒的腳。這位榮耀的萬王之王,應該是要受眾人服事的主,祂在這裡彰顯了天國的模式,顛覆這個世界的價值觀。

在神的國中,最高的降為卑,最大的卻做最小的,願意成全他人的,反而是最有影響力的…過去門徒們都見證耶穌行神蹟其事,說話滿有屬天的權柄,去到哪裡都帶下天國的氛圍,他們以為這人不做王,誰有資格做王。

在此時此刻,耶穌卻透過這個行動,真正委任門徒們走進他們的命定。就是讓這位連要跟祂一同坐席都不配的榮耀君王,屈膝來洗他們的腳。這個行動重新校準了門徒們的心態和動機,從這個時刻開始,他們不再彼此忌妒,爭大小、或爭誰要坐耶穌的左邊和右邊,因為他們突然從耶穌的行動上領悟到神國的價值觀。

很多人講到耶穌為門徒洗腳,認為這是僕人服事的榜樣。若是沒有第三節所說的,或許真是如此。但既然約翰紀載了第三節,我知道神要我們看到,這不只是僕人的服事,而是兒子的服事。當耶穌察覺祂真實的身分,祂的源頭和永恆的歸屬,並且祂被賦予了什麼,祂活出了兒子的服事──天國文化其中一個核心價值:當你知道你是重要的,你就能好好服事;不是出於一個奴僕或是孤兒的心,乃是出於兒子的心。而我們若能不斷地察覺以下這三件事,就可以像神兒子一樣服事:
 

1.對無限資源的察覺。
圖片來源:Photo by Steve Shreve on Unsplash

耶穌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中,祂沒有任何缺乏,因為祂是神國的君王,有天使天軍供祂差遣,有一切的權柄為祂背書,有天國所有的資源供祂支配…。

耶穌說…你們這小群,不要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十二32)把國賜給你意思就是將萬有交在你手中。他回答:“天國的奧祕,只給你們知道,卻不給他們知道。(太十三11)意思是說所有的奧秘、世上所有問題的解答都蘊藏在神的國中!透過支取這些奧秘,神賦予你創意和創造力來解決你所看到的問題,過程中神將得貨財的力量賜給你,這是為什麼你無法想像你屬天銀行的帳戶有多豐富。這正是耶穌所察覺到祂可以支取的,這也是為什麼祂可以如此慷慨。比爾強生說:以君王的心服事…就是這樣。君王比任何人都還要慷慨,因為他一無所缺。

而與世上的君王不一樣之處在於,神國中的君尊皇族所擁有的資源和祝福,不是要來打造自己的王國,而是能夠好好服事。親愛的兄弟阿、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叁2)想像一下,若你的靈魂體興盛富足的狀態,跟比爾‧蓋茲(Bill Gates)財務豐盛的狀態一樣,你會怎麼服事和給予?這可憐的傢伙錢多到需要放下工作,每天只想怎麼把錢給出去,這就是耶穌所察覺的。你知道你為什麼可以來到這裡,不是等著被服事,而是來服事嗎?因為你真的擁有太多了!
 

2.認清你的身分。
圖片來源:Photo by Derek Thomson on Unsplash

耶穌知道祂是從神而來,天父是祂的源頭,祂的身分是神的兒子。自從接觸天國文化,透過君尊皇族的覺醒、兒子的超自然覺醒和天父的愛,我們要把在我們裡面的不配感、看自己有罪、不夠好、不重要的感覺,以神看我們尊榮的眼光來取代。

若是我們知道自己是按著神的形象和樣式所造,並且因著耶穌的救恩,在基督裡我們是全新的受造物──神說我們是祂眼中的瞳仁,是天父所愛、所揀選的,是能夠繼承產業君尊的皇族,從我們內心裡自然會發出一股自信和尊榮,會開始為神做偉大的夢想,願意在信心中冒險──這是我們一直努力要在神百姓中孕育的氛圍。

但過程中也會發生一些不太正面的事。有些人會有「應得權利」的靈,心態就好像是富二代,感恩與謙卑不見了,王子或公主病的症狀越來越明顯,覺得神的祝福、所有好處不用付上代價的,被人尊榮、受人服事都是理所當然的;也有些人會像門徒一樣,覺得他們有多了不起,迫不及待要開始自己太陽系或銀河系為耶穌的事工,不但在社群媒體上宣傳自己,拿到他們的名片,上面還印了十八個頭銜,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誰。

當我看到這種人,我就知道他們還是不明白他們是誰。因為當你真實遇見神,與耶穌面對面、凝視過祂火熱眼神、並且聽見祂說你是誰,雖然你的自信心會提升,但奇妙的是你卻不會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這種組合真的很特別:你對於身分和價值有著難以動搖的信心,但同時也覺得這真的沒什麼。因為重點不是別人怎麼看你,而是神怎麼看你!
 

3.永恆的眼光。
圖片來源:Photo by Lauren Lulu Taylor on Unsplash

耶穌知道自己要回到神那裡去。神在哪裡?永恆裡。我喜歡ID課程,因為它幫助我們找到我們人生的使命,幫助我們善用我們的恩賜、才幹、優勢和熱情,走進神在此生所賦予我們的命定。但保羅也說:如果我們在基督裡只在今生有盼望,就比所有人更可憐了。(林前十五19)這句話非常冒犯我,因為我們不斷地強調神的國就是現在,不是等到耶穌再來或千禧年,我們的責任是現在,然而同時神也教導我們,不要只從今生的角度來看待我們的生命,我們也必須有永恆的眼光。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詩十四1)

這對我們來說其實蠻挑戰的,因為我們強調的是現在:轉化是現在,門訓列國是現在,神蹟奇事是現在,蒙福是現在。我喜歡聽見病人現在就得醫治,有人現在就經歷神超自然的清除債務或財務興盛的見證。若是我們所做的每個決定或行動,都會帶出馬上的獎賞和回饋,那這一生就一點都不可憐,甚至對那些拒絕耶穌,只要天國祝福的非基督徒來說也是很合理的。但事實是,人生中不見得每件事都是現在得到回饋或獎賞的。比方說有人問我:「為什麼我老公獻上頭生的,反而之後卻遭遇財務的危機?」我回答:「又還沒結束啊。」永恆的眼光是看見現在或今生有突破和獎賞是好的,但就算沒有,之後或在永恆裡,一定會有的!

這正是作主門徒生命的寫照。世人為人子的緣故憎恨你們、排斥你們、辱罵你們,棄絕你們的名好像棄絕惡物,你們就有福了。那時你們應該歡喜跳躍,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路六22~23)

我們歡喜跳躍不是因為神現在就為我們伸張正義,而是就算現在沒有,在永恆我們也會得獎賞。我為著神現在所做的,看見應許成就、夢想實現,弟兄姊妹所經歷的突破、祝福、神蹟奇事…我非常感恩,同時我也不會停止相信和追求。但我卻常被但以理三個朋友所說的提醒:當他們要被尼布甲尼撒王丟進火窯裡時說:「我相信神必拯救我們,即或不然(就算神沒救我們,我們被活活燒死),我們也不向偶像下拜。」他們為什麼可以這麼勇敢?因為永恆的眼光。他們知道神是良善的神,這個真理和核心價值不是只關乎此生,也關乎永恆。若缺乏這樣的眼光,人們就不會想付上代價,只會想做那些馬上得到回饋或獎賞的事。然而這樣的生命太膚淺。兒子的服事是什麼?就是我必須要知道有些我們所付上的代價,就算今生沒有得到回饋,在永恆裡,神必定會獎賞。

僕人和兒子的服事很不一樣。兒子是在盼望中服事,因為他知道他父親在建造什麼,他知道父親的目的和計畫,同時他也知道這是他家中的事,是他身為兒子的責任。然而我看到有些人服事像孤兒或奴僕,為著被認同、被尊榮而服事,你也可以很屬靈或公義的說:工人得工價才是公平、理所當然的。別誤會,我們都希望能照顧好服事主的人,但你若是為了工價而服事,為了人的認同或尊榮,為了名聲或地位而服事,那你就不知道你的身分是兒子。

有一天我們都會站在神面前誠實的說:我做這個是為了錢,我做這個是為了在今生得回饋,我做這個是為了我自己,但我相信會有人說:「我做這個是為了你,主,是為了永恆。」當我們在天父的愛中覺醒,了解我們真實的身分,領受永恆的眼光,察覺我們能支取天國源源不絕的資源,我們必能夠以君王的心服事,以僕人的心治理,像耶穌一樣。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20-23】

1,0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信息|上帝的天國劇本─找到身分 開始帶來轉化

「我喜歡做神的兒子所延伸出來的一切,包括我的服事工作與夢想。」當最核心的身分改變了,連帶外在的環境氛圍也會改變,巽光牧師舉約書亞樂團為例,身為團長的他近期帶著團隊開始往創作發展,但他選擇放手讓團員去發揮,不逼迫更不試圖掌控,而是和團員「玩」在一起,沒想到成果卻大大超乎想像,充滿了創造力。

1,14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一直以來,看見神的國「在地如在天」,渴望在全地帶來屬神國度的轉化,是Asia for JESUS團隊十分重要的異象。帶領團隊的周巽光牧師,因著踏上「找回神兒子身分」的旅程,進而從中發現到原來:一切轉化的關鍵,還是在於是否找到你的身分。

找回神兒子的身分不是單一的事件、或是發生在一個瞬間的里程碑,而是一段過程、是漸進式的,巽光牧師形容:「從領受天父的愛…這是一個醫治和恢復的過程,並不是單一事件或是單一時間點…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在學,很難用一個事件切入點去區分。即使你說我有改變,我也不認為自己已經改變完,而是還在一邊摸索;因為你已經做奴僕和工人太久了,所以要慢慢去揣摩怎麼在這個新的身分中和神互動。」

奇妙的是,當巽光牧師更多聚焦在神怎麼看他,他開始經歷到,很多時候神並不是透過服事或工作的角度來對他說話,而是在問:「兒子,你喜歡什麼?」當神透過他充滿熱情或喜愛的事物來對他說話,服事漸漸變得不像是工作,更是充滿樂趣;即使忙碌的事項從沒有沒有少過,但是心境卻不再一樣了。「我覺得神就是,祂給我的負擔或責任也好,就好像是在激發我裡面的熱情和真正想做的事情。所以跟神互動的時候,就不是那種老闆和職員的關係。」
 

兒子的身分 是在神面前有安全感


「現在看很多事情我其實看得滿開的。那種感覺就像是,你還有爸爸啊,你在那邊擔心什麼、憂慮什麼?我就覺得好像在神裡面有很大的安全感。」但巽光牧師也進一步說明,這股安全感並不會讓人失去責任感,反而會在人裡面產生出深刻的Ownership:願意擔負起兒子的責任、渴望完成父的託付,只是同時間也學習將重擔交託給神。

「我喜歡做神的兒子所延伸出來的一切,包括我的服事工作與夢想。」當最核心的身分改變了,連帶外在的環境氛圍也會改變,巽光牧師舉約書亞樂團為例,身為團長的他近期帶著團隊開始往創作發展,但他選擇放手讓團員去發揮,不逼迫更不試圖掌控,而是和團員「玩」在一起,沒想到成果卻大大超乎想像,充滿了創造力。「他們所寫出來的東西和做出來的東西,讓我感覺到…原來這些東西這麼有創造力,是在沒有壓力和重擔、是在對神有完全的安全感的時候,你的創造力到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
 

聆聽神說關於我們是誰、以及祂是誰


「轉化講的就是改變。」巽光牧師進一步說,當我們提到渴望轉化社會、職場、校園,大部分著重的都還是環境,因此在推動改變的過程中,很容易感受到各種阻力,是因為環境的改變是在轉化五種層次的最外層,「你沒有辦法只改變環境,因為這會受到行為的影響,而行為比環境更強大。」

但行為的改變,在五個層次的仍屬外層,因為還有在我們裡面的能力,在影響著我們的行為表現,就好像保羅說:「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七:18)」再進一步往內推,影響我們裡面能力的則是信念,而信念的產生,最終還是關乎我們是否真知道自己的身分。

神更看重我們的身分更勝外在行為的改變,神說我們是新造的人,是祂的兒女,當我們真正擁抱這個新的身分時,才會有一個正確的信念,「一個真正知道他是誰的人,就像耶穌一樣…當你知道你是誰、當你知道神是誰,一加一絕對是等於無限。這就是神的智慧和邏輯。」

不只在於我們用什麼樣的策略、方法、行動,一切的關鍵,關乎著我們真正知道自己在基督裡面的身分。不妨就從今天開始,讓我們開始去聽神怎麼說,聽神說關於「我們是誰」,也聽神說「祂是誰」,進而真正擁抱神兒子的身分;當我們裡面產生出屬神國度的信念,就會催生能力的產生,進而帶出行為與環境的轉變!
 

結語


轉化社會的每個領域、看見神的國「在地如在天」不只是Asia for JESUS團隊的異象,相信也是每個在基督裡的人所渴望看見的。我們都期待看見轉化的發生,渴望看見復興不斷延續,一切的關鍵,不在於我們用什麼樣的策略、方法、行動,而是關乎我們真知道自己在基督裡面的身分。

不妨就從今天開始,讓我們開始去聽神怎麼說,聽神說關於「我們是誰」,也聽神說「祂是誰」,進而真正擁抱神兒子的身分;當我們裡面產生出屬神國度的信念,就會催生能力的產生,進而帶出行為與環境的轉變!
 


參考書籍:


天國文化系列裝備教材《不同凡想的自由》Ch5、
《不同凡想的自由式人生》Ch4、
《命定贏家》Ch3-5、
《命定時刻(上)》Ch5、7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18-19】

1,14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上帝的天國劇本─志同道合的隊友

命定也不一定只侷限某種事奉、或單一方向,有時候神呼召你與某些人一起,但是這些人卻能夠激發出你生命中的潛力。

1,2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命定也不一定只侷限某種事奉、或單一方向,有時候神呼召你與某些人一起,但是這些人卻能夠激發出你生命中的潛力。
《命定贏家》一書中,作者克里斯‧韋羅頓牧師曾提及他加入伯特利(Bethel Church)教會這個夢幻團隊的過程。當時的他已經與比爾‧強生(Bill Johnson)牧師擁有深厚的友誼,他形容在他的內在光景仍不穩時,藉由比爾牧師的講道與服事,他逐漸經歷到神完全的愛,感受到最真實的自己被接納,熱情被激發,甚至從一個只想要盡力好好愛神、好好照顧家庭與生意的人,轉變成一個渴望將一切與天父相遇的經歷、天國豐盛生命的教導傾囊相授的人,這樣的轉變讓他驚訝。

志同道合的隊友─命定就在你身邊


命定也不一定只侷限某種事奉、或單一方向,有時候神呼召你與某些人一起,但是這些人卻能夠激發出你生命中的潛力。

《命定贏家》一書中,作者克里斯‧韋羅頓牧師曾提及他加入伯特利(Bethel Church)教會這個夢幻團隊的過程。當時的他已經與比爾‧強生(Bill Johnson)牧師擁有深厚的友誼,他形容在他的內在光景仍不穩時,藉由比爾牧師的講道與服事,他逐漸經歷到神完全的愛,感受到最真實的自己被接納,熱情被激發,甚至從一個只想要盡力好好愛神、好好照顧家庭與生意的人,轉變成一個渴望將一切與天父相遇的經歷、天國豐盛生命的教導傾囊相授的人,這樣的轉變讓他驚訝。

爾後比爾牧師夫婦去到伯特利教會牧會,而克里斯牧師則留在山城教會協助丹尼‧席克(Danny Silk)牧師,直到再一年過去,在他與比爾牧師一起的一趟短宣中,他開始感覺到兩件事:一是他渴望耶穌有更深刻的關係,二是他明白自己想要跟隨比爾牧服事。這樣的感動並非空穴來風,比爾牧師親自邀請他負責在伯特利的事奉學校事工,而神也親自彰顯神蹟給克里斯牧師的太太,印證了他們夫婦要與比爾牧師夫婦一起同行的呼召。
 

有你在其中的夢幻隊


在克里斯牧師的故事中,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有清楚的異象,他並不知道自己以後會走上全職事奉的路,他是先遇到一個有歸屬感、一個他被呼召要一起同行的群體,在這個群體中互相磨合、但也彼此成全、激勵彼此越磨越發光,然後他才逐漸清楚自己的異象。

當然,神對我們每個人都有祂的心意,然而在祂的藍圖中,從來沒有要我們單打獨鬥。「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哥林多前書十:7)如同經文的形容,既然同為一個身體,那麼最終我們一定得與其他人連結,才有可能走進神的完整心意中;打群體戰永遠比一個人對抗整個世界容易多了。

想到一群志同道合的隊友所能夠完成的事情,是相當令熱血沸騰的!重點是,這群人不是非得都跟你一樣,不是非得和你擁有相似的特質、個性、或是處事方式,而是他們可以讓你放心的真正嶄露自己,而你也願意讓他們活出真實的樣子──無論優點或缺點──彼此幫浦、互相補足空缺,就好像所有超級英雄電影裡的團隊一樣。

「重點不在於去找到一群人來告訴你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而是要在這個多元的大千世界裡找到自己的同路人──也就是彼此志同道合、能夠一輩子走在一起的莫逆之交。」克里斯牧師在他自己的書中這樣形容,在他加入伯特利教會的團隊之後,初期他因為與比爾牧師之間的磨合,曾一度萌生離開的念頭,但神透過異夢讓他看見了,若是他離開,將可以建立一間很大的教會,但若是他願意與比爾牧師立約結盟,將能夠真正為世界帶來影響,神給克里斯牧師選擇的權利,而他最後決定繼續跟隨比爾牧師。

後來他們的事工大幅成長,克里斯牧師與比爾牧師的恩賜雖然大不相同,卻能夠完全互補,就好像一個身體的左手與右手那樣自然、協調。「若是每個人光靠自己,我們或許多少都可以有些作為,但是我們蒙召是要影響全世界,這是一個人靠自己無法辦到的!」
 

全然興盛 全然信任神


然而很多時候我們內心還是會有隱隱的焦慮感,急於想知道「神你到底要我做什麼?」就好像明明克里斯牧師已經和比爾牧師一起同工,卻還是因為雙方的差異而萌生過退出的念頭,我們可能會因為眼看周圍的人一個比一個清楚要走的路,自己卻好像碰壁一般,與隊友處不好、搞砸了一些事情、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往哪裡去…

使徒保羅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中有一段是這樣:
 

我並不是因為缺乏才這樣說:我已經學會了,無論在什麼情況之下都可以知足。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裕;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

(腓立比書4:11-13新譯本)


這位寫下新約一半以上書卷、完全將自己獻給神的使徒,但若是回顧他走過的足跡,重生之後經歷過被排擠、被懷疑,開始服事後曾數次被捕,被下在監牢中,經歷全面的逼迫最後殉道,如果他曾經試著和周圍的人比較,大有可能懷疑自己的命定。

但是這樣的他,卻說出「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這個祕訣,就是他真知道自己是屬於神的。當我們一次次願意宣告自己是神的兒女,可能會很驚訝的發現,無論外在的環境如何,其實你早已經走在神所謂你預備的道路上。

全然興盛的人生,並不是我們做了什麼才能夠領受,而是當決志重生,選擇了成為神兒女的身分,當下我們就已經領受、並活在神所為你預備的人生中,所以我們可以為主奔跑,可以和許多恩賜不同的人組成一個團隊,我們可以欣然接受發生在生命中的挑戰,並且繼續跟隨神。

周巽光牧師曾經分享過:「當我們在很深的安全感與身分認同中,當你知道你是誰、你有神,你就不需要再追逐,不需要多一個什麼才會感覺到幸福。」在神所賦予我們的人生道路上,不需要去跟別人比較,神會讓我們經歷祂的豐盛,將天國的影響力帶到我們所被賦予責任的領域。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15-17】

1,2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專題|上帝的天國劇本─啟動命定

我們被造來到這個世界上,因著基督的救贖得以找回「神兒女的身分」,然而在這趟旅程中,神的心意總是還有更多──那是關於啟動你的呼召命定,以及注定要為這個世界帶來不凡的影響。

1,22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在《命定贏家》一書中這寫道:「我們必須甦醒過來並且認清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更高人一等的神國確實存在,同時也要學習如何在人生的這麼旅程中找到當走的路。你和我生命中都有一個呼召,除了要活出偉大之外,更是注定為了榮耀而生。」

第2幕:啟動命定

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在《命定贏家》一書中這寫道:「我們必須甦醒過來並且認清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更高人一等的神國確實存在,同時也要學習如何在人生的這麼旅程中找到當走的路。你和我生命中都有一個呼召,除了要活出偉大之外,更是注定為了榮耀而生。」

我們被造來到這個世界上,因著基督的救贖得以找回「神兒女的身分」,然而在這趟旅程中,神的心意總是還有更多──那是關於啟動你的呼召命定,以及注定要為這個世界帶來不凡的影響。
 

拋開恐懼 我們正走入命定


在《命定時刻》(上)一書中,記錄了一位女性:瑪莉亞‧伊特(Maria Woodworth-Etter, 1844-1924),根據記載,在她三十五歲出來服事之前,有二十二年的時間,她一心拚了命想要遠離神給她的佈道呼召,因為當時鮮有婦女公開講道,而她的內心充滿恐懼。

對瑪莉亞‧伊特來說,擺在眼前的是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即使從她十三歲決志開始,神就一次次賜下清楚的異象給她,當恐懼的帕子尚未挪去,那條路也只是顯得模糊不清。從初次領受呼召,到經過猶豫掙扎,瑪莉亞‧伊特最後終於願意擁抱呼召,並為神成就一次次極其榮美服事,她的事奉橫跨美國東、西岸,所到之處都帶來轉化與復興,最後她被譽為五旬節運動的先驅和「祖母」。
 

不等到「感覺對了」 這一秒就行動


呼召與命定對瑪莉亞‧伊特而言並不是渾沌朦朧的事,然而恐懼與擔憂,卻使她一直無法放膽真正走進去。在你的生命中,也許神也早已經把祂的心意顯明給你,透過那微小卻清晰的聲音、或透過其他的人的口、或藉由異象或異夢…但你是否願意跨越那條恐懼的線,超越眼前可見的一切,試著看神所要你看見的呢?

同樣也是屬靈偉人,史密斯‧維格式維爾(Smith Wigglesworth, 1895-1947),從小家境貧寒,因此並不識字;他在八歲時遇見神重生、十歲時受堅信禮、十七歲時接受洗禮。史密斯‧維格式維爾並非一開始就很明白神對他的心意,受洗之後隔年他成為一名水電工人,根據記載他也時常受邀請去講道,雖然他的口才並不好,但對靈魂十分有負擔。幾年後他遇見了瑪麗珍‧斐德史東(Mary Jae Featherstone),兩人很快結婚,並且一起建立一間教會,由瑪麗珍擔任傳道人。

故事進行到這邊,史密斯‧維格式維爾的水電工程同時越做越大,他越來越專注於事業發展,對神的熱心開始冷卻,甚至對妻子越漸傑出的事奉表示反對。但神透過馬麗珍的堅定與信心改變了史密斯‧維格式維爾的心,他重拾火熱的心,一邊工作一邊服事,而後他經歷聖靈的洗,更多投入在服事中,最後乾脆將水電工程的事業結束,進入全職中。

史密斯‧維格式維爾後來被稱做「信心使徒」,在他的服事過程中,從未受過教育或相關訓練,使他成為日後可以改變世界的人;他也不會等到感覺有恩膏才採取行動,而是根基於真理、站立於基督賦予他的權柄,憑著信心而行動。

你是否也曾經不斷地等候,即使已經領受基督的心意,還是想要等待,等待某種認可、某種「預備好」,等待自己成為某種人才行動?但有時候神的方式或序順序並不是這樣,祂要的只是我們一顆願意順服、並行動的心;祂看的不是我們外顯的行為或認證,祂只看我們是誰、是否願意回應祂,因為關於你的身分,早已經記載在聖經中了,你是神的兒女,這點無庸置疑,所以抓緊住神的話語,站立在真理上,現在就行動吧!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13-14】

1,22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領袖觀點 | 你在聽什麼?

媒體絕大多數都是很主觀的,同時也是非常有影響力的,我們必須要非常謹慎的選擇我們所接收的資訊,特別是你「花最多時間聽見的」。

1,20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北斗靈糧堂 | 羅戊昇牧師

我們活在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透過手機網路,我們輕易得到各種不同資訊。但你是否曾經想過,其實「你在聽什麼」是塑造你人生非常重要的元素。

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馬書十17)The point is, before you trust, you have to listen. But unless Christ’s Word is preached, there’s nothing to listen to. (msg)在你相信之前,你必須先聽見。

信道,也就是我們的信心,從哪裡來?從listen而來。意思是我們所聽見的,會決定我們的信心!再白話一點就是:你聽了什麼,就會相信什麼。這個世界有很多的聲音,似是而非的道理,很多的建議,批判與意見。而多數人會相信的資訊來自於兩方面,一個是你的關係圈,包含了家人與朋友,另一個就是你花『最多時間接收的資訊』而我們聽到的,就成為了我們所相信的。
 

人生的經歷<< 思想與信心<<你聽了什麼

信息版的英文聖經中,有一次耶穌對著瞎眼的說:Become what you believe! 而瞎眼的就在當下得醫治。耶穌說了什麼?成為你所相信的吧!於是那個瞎眼的就成為他所相信的。無可否認的,大多數基督徒知道『信心』的重要性,但我們曾否認真去思考,那個將成就我們生活的信心從哪裡來?從『你在聽什麼』而來。

親愛的朋友,我們經歷什麼,前提是你的信心,而決定信心的關鍵是「你聽了什麼」。你會成為你所相信的,而你也會相信你所聽見的。
 

每一個資訊都有出發點與立場

 

同一事件的報導卻有截然不同的標題

美國總統川普在一次討論移民問題會議後與官員握手合照,記者拍下這張照片刊登頭版。有趣的是,同一個事件,同一張照片,在同一天上報,並且是由同一家華爾街日報發行,卻因著兩個不同的作者,大標題是完全相反的!一個說川普的態度軟化,另一說川普的態度強硬,那請問川普的態度到底是什麼…?

媒體絕大多數都是很主觀的,同時也是非常有影響力的,我們必須要非常謹慎的選擇我們所接收的資訊,特別是你「花最多時間聽見的」。

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申命記六4-6)這段經文中的聽,就是shema,留心聽,記在心上。

以色列人是世上公認最有聰明智慧的,能如此蒙福的關鍵就是因為他們留心聽神的話,shema,把神的話記在心上。親愛的朋友,讓我鼓勵你,有些資訊你必須選擇讓它左耳進,右耳出。而你比較適合把自己常常泡在一個天國文化的環境中,不斷接受基督的話,聽見真理並且記在心上,讓真理成為你的信心,然後不斷經歷那無法想像的豐盛人生。「你是充滿價值的」、「你會得醫治」、「你是被深愛的」、「你是這世代的祝福」、「你是復興的關鍵」…你聽見了嗎?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4】

1,20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創辦人的話|當神問:「你在哪裡?」 你的答案會是…?

當你知道你的生命狀態對神來說有多寶貴、當你知道自己在神心中的價值,才會好好珍惜、照顧自己。我們的生命就像是座園子,當我們學習按著神的心意來愛自己,才會負起責任管理好這座園子,才能多結果子。

1,01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Asia for JESUS執行長 | 周巽光牧師

天國文化有四個核心信念,界定了我們生命中安全的疆界,任何時候當我們走出了這四個核心信念的安全疆界之外,當我們開始擁抱與神的思想方式為敵、或不同於祂所應許的想法,我們就有麻煩了。 
 

  1. 神是良善的神─所以我們能為神做大夢。
  2. 在神沒有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們敢冒險。
  3. 耶穌的寶血已為我們買贖了一切─所以我們能信靠神。
  4. 我們是重要的─當我們知道我們的身分,就能好好服事。


前三點都是關於神,但是我想特別談的是第四點。聖經中出現的第一個問題:神真的有這麼說嗎?我們都知道這個問題導致亞當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而第二個出現的問句是:你在哪裡?神問這問題時怎會不知道亞當和夏娃在哪裡?神是在問亞當:你在什麼樣的光景中?你的人生正在經歷什麼?

身為基督徒,特別是牧者、領袖,很多時候當自己狀況不好時,一方面會覺得說出來讓人擔心、另一方面則會猶豫,如果自己軟弱或狀況不好會不會絆倒人?所以我們最常回應的就是:「我很好,謝謝。」「OK沒問題的。」但真的是如此嗎?你真的是對自己誠實嗎?

我的臟腑是你所造的,在我母腹中你塑造了我。我要稱謝你,因為我的受造奇妙可畏…(詩一三九13~14)神創造我們是非常精緻的,我們的身體是神完美的設計。然而除了基本需求外,每個人有都有自己獨特的需要。身為神的兒女,即使是領袖,若不知道自己缺乏什麼,就不可能得到幫助,也不可能找到滿足裡面需要的方式──而且是對的方式,不是錯的方式。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方法,是我們需要學習正視所有的情緒,而非試圖壓抑。我們的情感就像是駕駛座儀表板上的燈,它顯示了哪些運作正常、哪裡此刻出問題。情感是神創造的,而我們是按著這位情感豐富的神的形象和樣式所造;神渴望要釋放我們得自由,當我們的情感不再被壓抑,就可以走在祂醫治和恢復的道路上。

同時讓我們也學習看重安息日。為什麼這個文化這麼重要?常常聽到一些教會或事工消耗殆盡;牧者傳道人一週工作七天、不去度假休息…這樣的血祭不會被神悅納,因為連神一周都會休息一天!神要我們進入一個「愛人愛己」的正面循環中,好好愛自己、照顧好自己,帶來靈魂體的健康、興盛,才能不斷慷慨的給予和付出,拿出最好的果實與人分享。讓神問你這個問題:你在哪裡?光鮮的表面背後真實狀況如何?你在什麼樣的光景中?

當你知道你的生命狀態對神來說有多寶貴、當你知道自己在神心中的價值,才會好好珍惜、照顧自己。我們的生命就像是座園子,當我們學習按著神的心意來愛自己,才會負起責任管理好這座園子,才能多結果子。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2】

1,01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編輯室報告|在成長與突破中 你「可以勇敢」

過去一年其實非常感恩,我們團隊開始了新的姐妹事工,也在敬拜音樂與特會影音的數位串流、有聲書等都有新的開展。

82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Asia for JESUS總編輯 | 陳麗吉

2018年有哪些嘗試與突破?

過去一年其實非常感恩,我們團隊開始了新的姐妹事工,也在敬拜音樂與特會影音的數位串流、有聲書等都有新的開展。

我自己是在「ID走入命定」課程中領受服事姐妹的異象,開始陸續和璽恩、雅文、以及幾位姐妹牧者領袖一起分享。我們很希望如果有專屬姐妹的聚集,可以更多著重在「賦予力量」上,讓來參加的姐妹們除了聚在一起、被理解,更能進一步獲得勇敢往前的力量。

碰巧當時我們在翻譯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的新書《天生美力的妳》,我就一直希望可以邀請他來分享;其實認真想想這還滿微妙的:姐妹聚會邀請男性講員來分享?但我們希望的是請牧師以父親的形象,對姐妹說出父神怎麼看待祂創造的每位女性。這對我來說是很別具意義的事。

有趣的是,克里斯牧師寫書時,通常都是先有想寫的內容才會開始動筆,但是當他在寫《天生美力的妳》時,卻是神將祂的心意親自告訴他、感動他寫,然後才寫出這本內容與字數都超乎預期的著作。

另外在YouTube上,我和璽恩、莉芳姐嘗試開始了一個新節目「可以勇敢」。不同於以往的是,通常以前都是牧者先有一些想法,我們團隊才開始執行,但這次卻是我自己先提出「想做節目」這個很具挑戰的想法,然後一開始也不確定可以怎麼做,最後反而像是團隊推著我把這一切催生出來,這過程也更有「大家在一起」的感覺。
 

明年期望自己與團隊在哪方面有所成長?

今年我們嘗試了更多數位化經營,主要是希望可以接觸更多年輕族群、也增加便利性,所以才開始有聲書與Asia TV的事工,明年更預計加入電子書的上架。

特別是我們曾聽過很多人分享,他們因為離鄉背井、或是工作、家庭的因素不能穩定聚會,卻能夠從這些數位內容中獲得幫助。最近一次聽到的見證,是在前陣子去高雄服事時,有一位姐妹分享說,她自己剛信主時,因為家人的緣故無法去教會,那時是我們在信上的信息影音堅固了她的信仰,後來終於可以委身在地方教會後,也是在我們的裝備課被挑望,現在更加入了教會的事奉團隊。

我期待團隊每個人在數位化的過程中,能更多瞭解如何將訊息以數位化的方式傳遞到弟兄姐妹手中。牧者將所領受的分享成了信息,我們的責任就是將這些內容再製作成符合不同平台的呈現方式,加上行銷,有智慧地把內容送到有需要的人面前。這些都需要每個人一起學習、增加更多數位經營與宣傳的專業技能。

我特別想鼓勵具有資訊、行銷或是編輯專業背景的基督徒,也許將來神也會呼召你進到全職事奉的行列──我指的是牧養職之外的層面──因為相信接下來神會呼召更多專業編輯技能的人,把牧者們所領受的信息,編輯成適合不同管平台的內容,再二次傳播出去。你,就是數位時代的「傳道者」。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3期P.1】

82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