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時期

我們邀請到印尼沙崙玫瑰教會 主任牧師 腓力․曼都法、馬來西亞全備福音教會 中文部青年區牧長 羅伯壽、新店行道會 主任牧師 張光偉、Asia for JESUS副執行長/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社青區區牧 晏信中接受我們的訪問,分享這些日子以來,個人以及教會所領受到的看見與見證。

 

個人感受特別衝擊、經歷到的突破!

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時期

腓力牧師: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行程都取消了,我很難得可以從早到晚都跟家人相處,能夠和親愛的家人長時間相處在一起,實在是難能可貴。

泗水還是有少數的公商行號在營運,但大部分的人都留守在家。這對為數不少的家庭來說,可能不見得是件好事,因為如果他們沒有先做好心理準備,不認識神、也沒有神的話語作為他們精神支柱和引導,長時間的相處反而可能導致爭吵或甚至離婚的局面。

我的廚藝進步了

羅伯壽牧師:政府頒布的命令是不單是停課、停班、停工,也禁止我們出門。以前我們全家大家都很忙,現在很多時間在一起,就被逼著要學習烹飪,以前那些拿手菜天天都在吃,要有一些新鮮的嘛!我們會一直上網看教學,學習起來然後煮不一樣的,廚藝也進步了。

線上教學真的很難

光偉牧師:我們孩子去的學校總共有六個禮拜在家裡上課,這真的是很痛苦,每一天三個孩子要看電腦學習,家長也要去教,我太太必須要一個一個去教去學、上網備課,全世界很多家長都有這個問題,因為很難!我的孩子就會在那邊大哭說:I don’t get it! 我心裡頭也大喊:I don’t get it! 真的很難!

與孩子一同經歷信仰與生命真實的連結

信中牧師:我因為服事的關係間接接觸了從國外回來感染病毒的人,所以除了學校停止上課的兩個禮拜,也讓孩子多了兩個禮拜在家裡自主隔離。我們相處了整整一個月,也自己做三餐;後來我們開始玩起桌遊,發現原來大女兒玩得這麼厲害。另外我們有很多時間對談,無論是學校面對的困境、跟同學老師相處的點滴,我們談了很深的東西,加深了彼此的關係。我除了跟孩子解釋為什麼要留在家裡,也一起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求神保護我們和接觸到我們的人,相信我們的神是良善的。在過程中我們經歷了信仰與生命真實的連結,讓下一代也參與其中。教會經歷了六週的停止聚會,改用線上的方式跟弟兄姊姊妹對話,我面對鏡頭的次數變多了,但實際上我最擅長的還是直接面對會眾。

 

教會受到最大的影響是。。。

突破建築物的限制  神的同在無遠弗屆

腓力牧師:我相信這段期間不光是我們與家人關係要更為靠近,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也要越來越靠近,因為在這段期間真的是只能單單倚靠祂。

當我們一月啟用新的會堂後,人數每週都以千人的數量在倍增。疫情開始變得嚴重後,我們三月就把聚會和小組改為線上,發現這對我們來說不是衝擊,反倒是祝福,因為可以觸摸到的人群更為廣泛!「在神的同在裡,你我沒有距離」成了教會的流行語,我們也全心這麼相信:在耶穌基督裡,我們不受時空限制,完全地彼此合一。

每週有三個時段我會以IG直播分享很短的信息,然後和與會的觀眾一起敬拜、禱告,大概會有七萬人一起,你可以想像有哪個場地能夠辦七萬人的禱告會嗎?而聚會轉為線上後,觀看人數大約是八萬左右,其實就連我們泗水會友人數可能都還沒有那麼多。

很奇妙的是,大家雖然沒有同在一處,可是神的同在卻非常地強烈,聖靈的恩膏也極為強烈地運行,許多人都得了醫治。也有平常不上教會的人開始跟著線上主日做禮拜;或是有成員在家中客廳收看主日時,其他家人也一起觀看,聖靈的工作就臨到他們身上!我相信等我們恢復實體聚會的時候,將會有很多新朋友來到我們當中。

心與心更近距離的接觸  彼此同行

伯壽牧師:行動被限制的情況之下,線上小組比線上聚會還重要。現在帶領的方式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不只約好時間,還要確定每一個人都能夠上網,組長真的是比之前更累。我們裡面有很多年長的會友,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智慧型手機,也不太會上網,所以完全是沒有辦法參加崇拜的,我們講道的信息內容有團隊重點整理下來,改成透過組長、領袖一個個打電話給他們,把神的話語講給他們聽,也去了解他們生活上的需要。

我們以為的曠野  將帶來一場更大的復興

光偉牧師:疫情是逼著我們教會要思想:What is Church?怎麼來做準備?我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開始變成Online Church,我們發現突破了現有的狀況外,還能夠牧養更遠的地方。

神在這段時間用使徒行傳腓力的故事來鼓勵我們,腓力因著被逼迫去到撒馬利亞,在那邊有一個很大的復興,在撒馬利亞之後,神又對他說,你要往迦薩,往曠野的路上去,所以他是從復興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我發現神也是逼著我們離開我們所熟悉的,離開我們會做的,離開我們喜歡做的,讓我們進入我們以為的曠野,但在曠野中腓力遇到衣索比亞的太監而帶來一個更大的復興,我們現在可能以為是在曠野,不知道等的是誰,但是福音傳出去會帶來的影響和恩典是超過我們所想像的。

對關係和陪伴的反思

信中牧師:小組沒有了聚集改成線上聚會以後,關係還有溫度嗎?沒有見面還會感覺彼此扶持嗎?我們也發現,因為大家都戴口罩,有時候明明看見對方,卻假裝沒有看見,或者想,唉,還是不要講話好了,因為不曉得要講甚麼,其實在過程中教會重新定義了溫度的意義和彼此的關係,真的是朋友?還是只是客套的小組模式?(續下篇)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8期P13-15)

7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