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_超自然創意家

專題|超自然創意大講堂-必修基礎 1《我們是為創造而生》

在創意事工大講堂開講之前,先問自己一個問題,你怎麼定義「創意」?是跳脫框架的思考力?還是解決問題的想像力?是在藝術領域恣意揮灑?還是在不斷推陳出新的科技產業求新求變?無論創意是以任何形式表現,或是被運用在任何領域,你相信其實在你被創造的時候,就已經被寫入這個獨特DNA了嗎?

然而也許受到家庭、生長環境、教育、周圍的人等因素的影響,我們在成長經驗的累積下,逐漸建構出一套思考模式,這套模式可以幫助我們面對所有的突發狀況,並且解決難題,有效降低我們生活中的不安感,但卻也在無形中,削減我們生命中那最原始的創意因子,使我們落入一成不變的步調中。但既然創意是從我們被造之初,就已經寫入的DNA,那麼即使它被掩蓋住了,也一定能夠找得回來。在泰瑞莎的書《Born to Create(編輯部暫譯:為創造而生)》中,就寫到關於她找回起初神放在她DNA中的想像力的那個關鍵星期日。

關於泰瑞莎・戴蒙牧師(Rev.Theresa Dedmon)
泰瑞莎牧師現為加州雷汀市(Redding, CA)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全職同工,並帶領教會及伯特利超自然學院(Bethel School of Supernatural Ministry)所有的創意藝術事工,她擁有心理學學士學位,副修聖經研究,並從事牧養事工超過25年。

同時,泰瑞莎牧師也是位非常受歡迎的特會講員,在特會中,許多弟兄姐妹被釋放、得著自由,並走進超自然創意的大能中。她的著作有《Create Supernaturally(超自然創作)》三部曲DVD及學生手冊、《Cultivating Kingdom Creativity(培育神國創造力)》手冊,並著有書籍《Born to Create(編輯部暫譯:為創造而生)》。

泰瑞莎牧師經常在美國或其他國家巡迴服事,主要為建造並教導鼓勵教會如何進入超自然的命定當中。她激勵教會透過充滿創意及愛的方式,觸摸鄰近社區;她成全許多人去追尋他們的夢想,並教導神超自然創意的大能如何能被釋放到教會生活的每個領域,如同敬拜一樣。目前她與先生凱文‧戴蒙(《終極尋寶獵人》作者),及三個孩子查德、茱莉亞、亞力克薩一同服事。

第二章 拿回你的想像力 (摘錄)
直到現在,我對那天的記憶仍十分清晰,一切就好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那是我在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所參加的第一個主日,我對於當時仍擔任主任牧師的比爾‧強生(Bill Johnson)牧師的講道很有興趣。然而就在他開始講道後,我的眼前突然浮現一個異象:當比爾牧師在講道時,我就站在會堂的後面畫畫。當我看到這個異象時,內心覺得十分怪異,因為從青少年時期之後,我就不曾再認真畫畫過;雖然我母親是位藝術家,而我自己以前在視覺和表演藝術的創作上,也曾經做過許多努力,但我從來不明白,繪畫和教會主日聚會,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連,更不用說這和我個人命定有何相關。因此當下我就把這個異象打發掉了,直到在參加晚上的崇拜時,我看見有人在舞台上,站在敬拜團的旁邊畫畫。不過對當時的我而言,先知性繪畫仍是十分陌生的概念,因此我沒有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的所見,直到一年之後,伯特利超自然事奉學院的創辦人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請我到學校教導有關先知性繪畫的課程,我才明白神透過這個異象所要告訴我的事。

那時才明白,在潛意識中我其實認為藝術和那些「真正重要的服事」──例如講道──相比,是處於比較次等的地位的,因此在我看見的異象中,當比爾牧師在講道時,我才會像是被降級似的,站在會堂後面創作。直到後來我才了解到,透過創意表達以傳遞神國度的信息,不但可以加強信息力度,還能讓信息更具體化。有時候,一幅先知性的繪畫,可能勝過千篇的講道信息。

轉化從我們的想像力開始,無論當下我們是否已經能完全理解它的涵意;當我帶著人們進到超自然的創意裡時,我很訝異於許多人從未把他們的想像力,當作是帶出轉化的媒介。在教導過程中他們逐漸明白,透過創作,他們能發預言並帶下盼望和醫治,那時他們的靈就甦醒,很多人流下喜樂的眼淚,因為他們過去從來不明白,當他們和聖靈同工,透過他們的想像力,分享神的愛是一件簡單又容易的事。

基督肢體需要認知到,那潛沉在想像力中的能力。許多人過了一輩子,卻認為使用想像力是不合神心意、或是沒有必要的。我們常常知道什麼是「不可以」,但對於我們可以用什麼來取代那些「不可以」,卻毫無頭緒。到了一個程度,就好像當我們把不好的事物扔掉時,也把寶貴的一起扔掉了。聖經說「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什麼德行,若有什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腓4:8)。讓我們將卓越的態度帶回到創作及如何轉化社會中。每個人都喜愛真理,喜愛美的東西與卓越,因為這些都是造物主的屬性。讓我們給人們一些會吸引他們眼目的創作,讓我們創作出富有想像力的書,並成為最佳銷售的、讓人們會一讀再讀的書,因為書裡面的角色是那麼地生動傳神。讓我們給人們一個理由來認識這位創造宇宙萬物的主。

第三章 解開超自然的創造力 (摘錄)
大多數的人想到「創意」時,「超自然」這個字不會真的浮現在他們腦中。他們可能會想到在特定的能力上富有天份、才華的人,但不會想到透過創意以傳遞超自然的能力。然而我們是能反映神屬性的人,必須要記得神給我們不同程度的創造能力,這是十分超自然的;你只需要走到戶外,看看雲朵的構成、美麗的夕陽、或大自然的寬闊,甚至看著孩子出生的過程,就會明白神不只是美麗、雄偉的,因著祂對我們的愛,祂也總是超自然地創造出美麗的事物。

「超自然」在字典裡的定義是:「與現實存在的順序有關連性、在宇宙可見的範圍之外;特別是和神有關的,或是從神來的。」另一個定義是:「從一般或常態的狀態離開,特別是超越自然的法則;並把這個狀態歸在看不見的媒介。」

我們當中許多人,不曾明白超自然的創意所帶出來的能力,因為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去尋找它,但其實在整本聖經中到處都有留下記錄。工匠比撒列,是聖經中第一個記錄被聖靈充滿的人(出31),當他被差派去參與一部份約櫃和會幕的建造工作時,我們看見這恩膏臨到他;有趣的是,聖靈並不是降臨在祭司或是先知們的身上,卻是降臨在為著神建造居所的工匠身上。

另一個聖經裡超自然創意的例子,是約書亞攻下耶利哥城的策略。這位超級英雄沒有讓穿戴軍裝的勇士去征戰,而是聲音和合一的恩膏所帶出的能力,推翻了耶利哥的城牆(書6)。當大衛在掃羅面前彈琴時,他也釋放出創造性的聲音,使掃羅脫離魔鬼的攪擾(撒上16:23)。在這兩個聖經的例子中,我們發現創意具有建設性和破壞性這兩個面向。屬靈創意的恩膏不單能建造神的工作,同時且也摧毀仇敵的工作。

當大衛帶領著隊伍,將約櫃迎回耶路撒冷時,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撒下6)。我相信大衛的子民,看見他們的國王絲毫不帶著羞恥,為著神同在回到應得的位置而盡全力歡慶時,他們就領受更大的自由、喜樂,以及如孩子一般的心。有趣的是,神尊榮大衛建殿的請求,雖然這想法不是從祂而來,是從大衛來的,並且是由他的兒子所羅門,完成聖殿的建造。不過因為大衛和神的關係,神尊榮了他的請求。換句話說,神想要回應我們心裡的渴望,並且幫助我們完成,因為我們與神之間,是在「家庭」的關係裡;是在祂也想要回應我們請求的神聖關係裡。

創意從來都不會是平凡的,卻是超自然的。當我們和這位喜歡用不同方式做事的神同工、並釋放超自然時,那就是創意了。如果你還沒有察覺到,祂有多麼喜歡多樣性的這個事實,只要去看看窗外,或者,仔細地看看你自己!

恩膏和醫治透過我們所觸摸的和所創造的被釋放出來

沒錯!神很喜歡時尚。在出埃及記35:35提到,神賦予會幕的建造者「…心滿有智慧,能做各樣的工,無論是雕刻的工,巧匠的工,用藍色、紫色、朱紅色線和細麻繡花的工並機匠的工…」。在新約,我們看到就連布料也帶著超自然能力的恩膏──患血漏的婦人在觸摸耶穌衣裳的一剎那,就得著了醫治(太9:20-22)。在使徒行傳19:11-12說到,當人們觸摸保羅的手帕和圍裙,就得到醫治。我們曾看過許多的人,僅僅透過觸摸某人帶著信心、和在神同在中所創作的藝術作品,就得著醫治。神已稱我們為祂的恩膏醫治者,這意味著,在我們所創作的東西上,都有超自然的影響力。

第五章 建造一個國度創意的文化 (摘錄)
國度性的創意重生,必須以重要的核心價值來定義,讓它可以保持純潔,並且確定是以天堂為其後盾。如果我們偏離了這些標準,就等於冒著風險,失去將神的同在帶入我們的創作中,然後產出核心已經腐爛的果子──我們都曾咬過外表看來漂亮,但裡面卻已經壞掉的水果;若沒有健康的種子,是無法長出生命的。

我們的核心價值必須與我們充滿創意的身份相符合

接下來的故事,是關於核心價值如何與我們充滿創意的命定相結合、以及所結出的果子。下面是一位參加伯特利教會先知性藝術特會的Aline Lidwell的見證:

「我一直以來都很有創意,但我不總是那麼重視它。在特會期間,有好幾次當我與神相遇時,祂向我顯明了我是從何時開始,相信自己不夠好到可以成為藝術家、相信智力比創意更有價值、相信創意只能當成興趣,而不是我所要花時間去追求的;並且在我的服事中,那些我所謂『創意的』成果,比起教導和領導的能力更沒有價值。

神挑戰我過去的信念,並幫助我看見和相信新的真理:我是一位藝術家,我創作性的表達是有價值和被需要的,而透過我的表達所傳遞出關於神的信息,無論在現在和未來,都沒有其他人可以傳遞;創作性的表達對神來說,和我在教導、管理和領導方面的能力一樣重要。我們所處的時代,要求我們透過創意性的方式來溝通,而神在這其中,也想要建造屬於國度性的創意,最重要的是,祂喜歡和我在一起並和我一同創作。

我帶著所領受的創意恩膏、和Theresa為我及蘇格蘭所做的自由宣告,回到蘇格蘭。在Theresa所發的宣告中,包含了我生命季節的轉換、和我將在繪畫領域所釋放的創意。在那個傍晚,因著所領受的先知性話語,我憑信心報名了藝術課程──直到那時之前,我從來都沒有真的享受在繪畫中,也不是很在行,甚至已經準備放棄。我拿起在舊金山機場購買的印著海浪的明信片,這個圖片,捕捉了在過去幾個月以來,我用來鼓勵自己的先知性圖像。

懷抱著在特會中經歷到的自由、與神一起創作的喜樂、以及相信我已領受的恩膏分賜,我開始作畫。這是第一次,我在繪畫中感受到自由──不去想老師或其他人會怎麼看我的畫,也不追求要把「它」畫的很完美,甚至在作畫時我玩得很開心,在潛意識裡邀請聖靈和我一起創作。而這次我所創作出來的畫,和之前的很不一樣,班上其他的人都想知道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將畫作取名為「下一個浪潮」;當我在畫的時候,我所依據的先知性話語是,「我(神)正在吸引你回來──不是為了要讓你走,而是要將你建造成一個更大的浪。」這幅畫,也成為第一幅我可以誠實地看著它、並且真正說出「喜歡」的畫。

在當時,我並沒有料到自己會再一次回到伯特利教會,更沒想到在接下來的四年內,我會在那裡讀完三年的事奉學校,並成為Theresa團隊中的一員。我很榮幸可以和她到全球不同的地方,第一手地見證神如何透過藝術,觸摸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國家。」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10-13】

1,55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