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4_天國在我家─家的光與影

專題|盡了力,時候到了,就好了。【母子檔-Aliah牧師、陳牧禾專訪】

文|何恕瑜、圖|Aliah牧師、陳牧禾

大學因為忘記繳學費被退學,最後靠同學幫忙向學校連署後,破例復學,陳牧禾:「我是跟同學不想上課就翹課的那種,到新環境生活之後,我就告誡自己要有不一樣。」在新加坡念書的期間,他做到了,畢業時還拿到全勤獎(從未遲到、缺席)。

內斂、沉穩、平靜的牧禾,從小就擁有絕對音感和很明顯的音樂恩賜,生活管理上輕鬆隨興對藝術家性格來說倒也不足為奇。但一路從國小念音樂班到考入中山大學應用音樂系的過程,就要承受不少的波折,不時會因為沒有留意生活上的細節而造成困擾。時間過去,不只年紀上成為群體裡的哥哥,也越來越有牧人的心,「看到同工C做事這麼隨便、這麼兩光,我真的是火很大ㄟ。」牧禾跟同工X抱怨,「你就知道我以前怎麽看你的了齁。」X笑著回覆。

牧禾的母親是鳳山活泉靈糧堂執行牧師蘇惠麗Aliah牧師。具有先知性恩賜的她,總能夠辨識出上帝所賜給不同人的特質,輔以她有非常強的戰略思維優勢,成全人的生命特質,然後引領他們在對的位置上發揮。

在這個前提下,Aliah牧師也是一個嚴格的人,牧養弟兄姊妹和養育兒女時,除了基本盤外還有要求:「我很重視過程中是否盡了全力,這才對得起自己。就像牧禾你有音樂,就不能去糟蹋上帝給你的恩賜跟我的付出,因為學音樂花很多錢,這是很真實的,你也必須付上自己的責任。」Aliah牧師堅定地說,情感上可以放鬆,對事情則不能體貼自己的軟弱,要面對和挑戰它。

有趣的是,Aliah牧師也感謝神,三個孩子裡牧禾最像自己。原來是有一天,神讓她想起小時候自己也有個「小迷糊」的綽號,跟兒子一樣總到期末最後一個禮拜,才帶一堆書去圖書館;又想起聖經中大祭司也有自己的軟弱,「牧禾讓我可以學習多一點的體恤,因為我們真的很不完全。」

於鳳山活泉靈糧堂現今會址的第一張合照。
牧禾在新加坡牧區福音茶會中表演。
很長的感動

談起對方曾讓自己感到驚喜的事?Aliah牧師大笑,怎麼都沒有這種感覺過?自己付出在兒子身上比較多。但她提到幾件事情,「到大學的時候,三個孩子裡只有牧禾還會叫我媽咪,那種感覺我很喜歡~」另外是看著牧禾的改變,從小時候自閉症,雙眼沒有焦距,10個月的時候在禱告會裡第一次抬頭,被聖靈充滿仰天大笑,至此之後,神的醫治臨到,牧禾自己經歷了祂,說他知道自己是存在的;還有在還很小的時候,牧禾就展現了在音樂方面的天賦,也一直都有體貼父母的心,在在都讓Aliah牧師的驚奇和感動存留至今。

無形的傳承

牧禾說自己在中山大學應用音樂系面試的時候有點失常,應對考官時不知怎的都不太順。出考場後怯懦的跟媽媽說自己的狀況,沒想到這種至關人生未來的大事媽媽並沒有生氣,反而只有陪伴和關心:「你不用特別在意考得好不好,因為決定權也在神。其實你到哪裡念書都好,開心就好。」這段話對牧禾而言就像是從天父來的肯定,啊~原來媽媽也只是希望我可以當一個快樂的孩子,盡了力就好。「從小她支持我,到現在還一直是默默的推手,讓我去做想要的事情,往神要我往的地方邁進。」牧禾說Aliah牧師待人慷慨大方,比如家裡可以吃得很簡單,但對客人就很不吝嗇,總是大方的款待。媽媽的慷慨不只表現在物質上,精神和行動上總是看到需要就去幫忙,雖然在年輕人眼中有點多管閒事,卻是陳家的文化之一,不聚焦在自己身上,而用更宏觀的角度去看待和對待人和事情。「我很希望他們和未來的家庭也可以成為別人的祝福,看到他們就會說『這真是有神在你們中間!』我也希望他們能享受人際的快樂。」Aliah牧師說。

目前母子都住在同一棟厝,平時各自忙碌,很常會不知道對方在家還是在外,這其實也沒有關係。有點悶騷、不喜歡講太多私事的兒子,和一個忍不住叨唸兒子的母親,雖然偶爾會有不快,但只要冷靜一下讓彼此沉澱,也就默默的回歸正常。相信彼此的關愛一直都在就夠了。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44期P.16-17)

38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Comment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