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 | 牧者對談──Hero Within起源篇

信息分享: Asia for JESUS執行長周巽光牧師(以下稱光)、副執行長周巽正牧師(以下稱正)、晏信中牧師(以下稱中)
整理編輯: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光:我很喜歡看電影,特別是漫威和DC的超級英雄系列,我對於這些英雄有很大的興趣,因為每一個英雄都有屬於他們的故事和之所以成為英雄的原因。而我認為,我們每個人也像他們一樣,都在尋找自我和實現呼召的旅程裡。

在旅程中除了要去發現神創造你獨特的身分,有夥伴一起同行也是非常重要的。當彼此聚在一起時,將能夠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把神的國帶到世上的每一個角落。所以今天我想要來訪問我的兩位好兄弟,一起來聊一聊我們是怎麼找到身分,眼中的彼此是什麼樣子。

光:在眾多超級英雄的電影中,哪一個角色讓你覺得非常感動,好像看見自己的影子?為什麼?

正:我感覺有自己影子的是蜘蛛人。原因是蜘蛛人是所有超級英雄中年紀最小的,在漫威系列中是跟班的類型。記憶中,我總是一群人中年紀最小的,不管是跟巽光牧師、信中牧師還是其他牧者,他們都比我大兩歲以上,雖然不太能玩在一起,但我就是喜歡巴著他們勝過同年齡層的同學或弟兄姊妹。我三歲時就加入教會的兒童詩班,信中哥也是,剛好那時我們身高差不多,真心不騙,有照片為證!不知道為什麼我跟他們就是很親,但他們就是想盡辦法要擺脫我、甩掉我。(光:因為你是抓靶子,會告我們狀阿!)反正我就是小簍簍,負責幫他們買飲料的人。

圖片來源:CNBC / Marvel Studio

中:我把漫威總共54個角色看完之後,發現自己比較像美國隊長。我從小就很小一隻,全班最矮或第二矮。記得小學二年級時,有一個六年級的學長來班上找我同學麻煩,他整整高我兩個頭,我還衝出去跟他對幹,我的人生就是常常為了義氣或我認為正確的事而衝。但不一樣的是,美國隊長輸了,我打贏了還保住了同學。(正:你就開始組自己的幫派了!)那是後來啦,所以那個心志跟你的體型長得多大隻沒有關係,而是在於你裡面有多在乎公義和正義。(光:你們把信中哥踐踏在腳下都沒有關係,但千萬不要得罪他在乎的人!)

光:我覺得我像是鋼鐵人,Tony Stark(鋼鐵人的本名),曾說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我覺得我不是典型的超級英雄。」其實從我年輕時,就一直不覺得我是全職服事神的料,鋼鐵人的經歷跟我不謀而合,他的父親Howard Stark是龐大企業史塔克工業的創始人,又是神盾局(原戰略科學軍團)改組投資創始人;而我是生長在有非常豐富的屬靈產業的家和教會,我一邊享受這些資源,一遍內心充滿抗拒。直到我25歲那一年,才放下我以為的自己,走進神為我預備的命定與呼召。

那你們猜猜我心中的你們,是什麼英雄?

正:綠巨人浩克?

光:不,你是洛基。因為我覺得你像他一樣,從小到大都有點調皮,出賣他哥哥。哈哈!好啦開玩笑,現在當然不會啦!信中哥讓我想到的是戰爭機器war machine,在鋼鐵人系列電影和復仇者聯盟4電影中出現,是鋼鐵人的親密戰友),因為我很記得我25歲時,他剛從美國回來,他陪我去參加很多營特會,但他那時候好像還沒有回轉

中:有,已經有了

正:但還沒有全職的跡象

中:對還沒有全職的呼召

正:他還在抗拒、尋求印證

中:我不想要有全職呼召

光:所以我覺得那時候我很像鋼鐵人,信中哥是我很好的朋友,雖然那時他還未成為warm machine

圖片來源:CNBC / Marvel Studio

光:我很記得是神先透過腓力牧師讓我們看見我們裡面不同的那一份。原本我一直認為信中哥是擅長帶團隊,沒想到他會成為在台上講道、復興、醫病、奮興,遠超過當時他參與在服事團隊中所能做的。

正:我想要回應,不管是對光哥還是對我,他都是一個安定的力量

光:唉唷,你不要再這麼的政治化

正:真的,就像你在聖經中看到的盟約,神對我們的愛是永遠不會改變,跟世界上有條件的愛與接納是完全不一樣的。但你認識了信中哥以後,你就會知道什麼是無私。坦白講我們三人個性非常不同,常常有不同看法。

正:到昨天我們開同工會的時候,他們還覺得我們怎麼會這麼直接?我們可以吵,但真正面對敵人、爭戰、感覺走不下去的挑戰時,我回頭看,信中哥、光哥永遠都在。這些年神調整了我的眼光,有時候我們都想做領頭(老大),但做第二人(副手)其實需要更大的身量,而且第二人往往是更有恩賜的,只是他們選擇的是支持的角色。我在信中哥身上看到他的恩膏和對超自然的追求。

我覺得旅程中不只是會更認識自己,我們也需要同伴來幫助我們,看見我們不知道的自己。

中:我很同意,十八年來,我一直用看哥哥的角度在看光哥怎麼服事,他怎麼講道我就學他。但慢慢的我開始認出神放在他裡面的恩膏和位置,我知道我應該要去補什麼位。記得去年在radical特會中,光偉哥他們在台上示範「補位」。這也是我的個性,在別人面前我不會跟他們計較,但我們私下一起時會彼此溝通,一路到現在,我還是時常被神開啟用新的眼光去看你們,都讓我發自內心想要跟隨。

正:我們每個人對別人都有期待,好比有時候我們比對方早看見一些事,很想要把對方推上去,但卻是一種不同意神在他們身上所擺設的時間表和季節的掌控和操弄,比方說我希望光哥不要亂花錢、多做一點家事、多孝順父母。而我就是很典型的「大兒子」,若用聖經中的人物來比喻,那我就是雅各,他透過搶、奪、捉、騙,試圖找到他的價值。直到他跟神摔跤以前,真的就很像洛基。

光:我也要給大家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你是你自己故事的主角。不要把自己想成只是別人故事的配角,舉例來說,剛剛正哥說他像是雅各,若是依直覺會想:「你的意思是,我是以掃嗎?我曾經為了紅豆湯,賣掉長子的名分,所以你現在才會成為主任牧師嗎?」

當別人活出他的身分、位份和權柄時,你要為他們歡呼,這個根基來自於你也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的命定和呼召。

中:但是他們這個年紀,就像我們當年一樣,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啊。

光:所以我說,越早開始來到神面前問神「祢創造的我是甚麼樣子?」就越能夠不以別人和這個世界的方式定義自己。

光:你們兩位是怎麼知道自己的身分?是否曾遇過很困難的事?

中:如果你們遇到了掙扎,千萬不要放棄,因為那是非常正常的!當我決定要全職時,光哥已經辦了很多大型的特會,那時候講員總是會cue光哥和正哥,說他們是使徒、先知,我在遙遠的看台區心想,那我咧?我覺得人很自然都會跟人比較,覺得又愛又恨,為什麼你可以我不能?以前我總是羨慕正哥的幽默風趣、光哥很會帶領敬拜;而我講話就是不好笑,唱歌就是不好聽。腓力牧師給了我們一個新的眼光,過去我們以為講道、帶敬拜等等就是只有一個樣子,再二分為有恩膏或沒恩膏。但我發現,當我越想要變成像他們一樣,就越做越不像,還失去了我自己。

這就好像每一扇門,只可以被一把相對應的鑰匙打開。在過程中,神慢慢調整我的眼光,認識自己、欣賞別人。這是很煎熬的,因為當你失去了一個模仿的對象,會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我想鼓勵大家,不比較,也不計較;去成全你所愛的人,他們也會來成全你。

兄弟一生一起走,我不能沒有你

中:其實我們中間有發生過爭吵,年輕時我比較屬血氣,有一次特會後和他們起衝突,我就烙下狠話:「台北靈糧堂有你就沒有我!若我出去建教會的話,絕對比你還要強!」光哥卻說:「你有沒有看見天父正在流眼淚?從今天開始,我們三個不分家。」雖然我們都還是有意見、想法不同的時候,我就謹守著要一起走到最後的信念,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正:我覺得在我們這些兄弟裡,有一個深刻的連結是,每一位兄弟對我來講都是「我不能沒有他們。」要是有一天當我覺得可以不需要他們時,仇敵魔鬼就會趁虛而入,使我們分裂。

結語

有的時候神量給我們的事確實是又大又難,一定要緊緊抓住神的話。如果用人的方式就可以走進命定,那你就錯了,每個超級英雄都是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再站起來,成功是勇敢的做神所創造的你!而命定是神要用你的一生來完成的!神一定會為你預備最好的戰友、同伴,我們都是彼此生命當中的拼圖,當你找到你是誰、是哪一塊拼圖的時候,神也會為你預備一切你所需要的。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41期 P.20-23)

59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