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專欄 | 女人。綻放

採訪、文 | 何恕瑜  照片提供 | 洪百榕、王建玫

通過地球大氣層和遙遠的距離,使夜空中的星光如極微小的光點,耀眼而美麗。這次採訪的兩位女性,就像是兩顆星星,在舞台上閃亮。但你可能不知道,她們穿透過的是甚麼樣的氣層?讓我們拉近距離,認識她們生命綻放的美麗。

不只是電視上的星-洪百榕

小學就解鎖了不少人想要出國唸書的夢想,殊不知這一飛,卻成了失去皇冠般的落難公主。你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可能是媒體報導「藝人宋達民身邊,外型甜美的女孩」;或是因為亮眼外型與良好口條而紅極一時的「大嫂團」和電視節目主持人。育有三名子女的她,如今竟成了藝之星教會的「師母」!?

Q 妳怎麼看自己?曾經對自己迷失或困惑過?

其實我的內心是一個非常熱情的人,很喜歡與人互動的感覺,直到最近這幾年才慢慢被神醫治、恢復。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還沒上小學就到阿根廷生活。我和姊姊是當時學校唯二的華人,語言不通之外,家庭教養方式也不同。他們下課後的時間很自由,我們卻非常保守,都要趕快回家,再加上阿根廷的民族意識很強,我們這種「異類」就更難交到朋友了。在南美洲生活,也不一定會被感染熱情奔放,反倒更覺得格格不入。種種原因之下,我為自己設了一道防水堅固的保護牆──假裝不在乎,心裡其實很在意。四年後回到台灣,讀五年級的我連ㄅㄆㄇㄈ都不會,第一次段考國語只考了29分。當年只要功課不好,就會被認定成「問題」學生,我就是那個有問題的人,唯一的朋友是班上最後一名被我取代的同學。上了國中之後,我看起來比較「正常」了,但心裡的自卑還在,很害怕失去朋友,為了不讓這個恐懼成真,很多事情都不是發自內心而做。

自小家教嚴厲,我非常渴望早日結婚組自己的家庭,24歲時就嫁人。當時和達民哥同輩的家人論能力、閱歷都比我強太多,我自覺又是異類,心想只需要默默地當一個好太太即可。沒想到認識神以後,我加入了小組、團契,也開始參與服事,教會使我擁有了一個新的眼光──我不完全為了你,你也不完全為了我,我們都是為了神。不再為了討好別人總是小心翼翼,也開始有膽量跟神禱告:「我不要做一個平庸的女人,幫助我能夠為家人、為別人、為自己多做些甚麼。」現在我可以以本來的我真誠待人,對很多事情也不再過於強求,覺得凡事有神的時間和安排。

Q 如今的身分是師母,妳奮不顧身選擇這條不尋常的路的原因?遇過甚麼樣的挫折?如何面對?

從小很多事情都不是出於我自己的選擇,包含大學選系,沒有唸我真正感興趣的大眾傳播,而依順母親的建議讀了電腦工程。唯獨和達民哥結婚是我個人的選擇,我們相差12歲,又因為他藝人的身分和出名的壞脾氣,遭到家人和朋友的反對,但我看他比許多同齡的人還要成熟、對家庭的想法一致,大過一切。殊不知婚後第一年並沒有人家說的「蜜月期」,反而因為許多的不同而碰撞、磨合。認識神以後,我們的婚姻關係好轉,人生的路徑也奇妙的轉彎,原本想像著未來演戲、主持直到退休,兩個人去遊山玩水……。

從每周五晚上的小組聚會,發展成50個人的團契,進而被神呼召建立教會。說是誤打誤撞,卻也不是完全沒有計畫,而是我們走一步,神帶領下一步。遇到困難挫折時,我也是人,覺得這輩子就是這樣嗎?但不過五到十分鐘後,就會回過神來想,對阿!那不然勒?這就是神對我的呼召,如今已經走在這之中,即使過程會有困難、憤怒、委屈、傷心,也要繼續下去。面對人生中的生老病死和突發意外,體會到其實神還蠻看得起我的,我能做的很有限,是神給我能力去面對,成為弟兄姊妹的支持和陪伴。

說真的,現在我唯一的牽掛就是孩子。兩個正值青少年,一個才三歲,都很需要父母陪伴,這之中難免會有壓力,擔心自己不稱職的時候,但也發生不少「原來神都有聽我禱告」的體會。舉個例子,最近哥哥要升高中,身為孩子的媽難免會擔心,不愛念書那將來要怎麼辦?某次他提到對餐飲蠻有興趣的,自責沒有在他小時候督導他認真唸書,竟然想學餐飲?我只好跟神禱告,「幫助我不要過度以自己的角度為兒子設想,這是他的人生。雖然難免會擔心,畢竟他年紀小,很多事情可能沒有思想透徹就決定,但是請祢幫助他,讓他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也讓我的心可以過得去。

某天兒子突然傳來一張精緻的西點照片,原來那是他報名了職業學校的餐飲科見習的作品,讓我又驚又喜,也看見他對餐飲的喜愛不只是說說而已。同時也點醒了我,不要用專科學校是次等選擇的舊有認知,框架孩子的潛能。那天以後,我的心情放鬆許多,雖然還是有跟他談條件要繼續補習英文,但我的內心真知道,神體貼我的憂慮,以料想不到的方式回應了我的禱告。

 

Q 最新的身份或變化、近期的挑戰?

藝之星建立初期忙於整體的建造,較少專為某個族群規劃特定的聚會,我期待接下來更多關懷姊妹,舉辦屬於姊妹的社區課程。目前已經開辦了體能運動班,很多不認識神,或比較少來聚會的姊妹對於這類活動都很有興趣,相互介紹來參加。若是他們生活中有困難或有需要的地方,我也可以提供有屬靈原則的資源,姊妹一起調整步伐!

Q 你覺得女人像甚麼?為什麼?

聖經上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是幫助者的意思,除非是骨質疏鬆症的人,不然肋骨本身是很堅硬的,人體中所有最重要的器官都在肋骨的保護裡。鼓勵無論單身或已婚,都能成為身邊重要他人的幫助和支持!

 


不只是翻譯-王建玫

如果你參加過Asia for JESUS舉辦的特會或《ID走入命定》裝備課程,你一定看過這位女子,也聽過她那極具辨識度的喜樂笑聲。她,是需要打卡的上班族,也是逐步完成夢想的實踐家;她,是從拒絕到讚嘆神所創造的自己;她,是不放棄勇敢愛的挨打小姐!

 

Q 身為一位翻譯者,妳怎麼看自己?過程中有沒有困惑或迷失的時候?

翻譯的角色很特別,不是講員,卻要與講員一同傳講神的道;一直以來我期許自己在台上服事時,能夠倒空自己,與講員有同樣的節奏和同感一靈的領受,也認為應該讓聽眾越感覺不到翻譯的存在越好。矛盾的是,在台上不想被察覺到是一回事,下台之後,發現其實真的沒有人記得我時,心裡竟有一陣淡淡的哀傷。雖然明知道這不是重點,而且這豈不就是最一開始的期待,但這感覺卻也再真實不過。這種時候我會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神把我擺放在這個位子的用意。

還曾碰過另一種狀況是,過於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某次幫一位語速很快的牧師翻譯,我一心想要和他一樣,牧師要多快我就有多快。那場聚會大部分會眾是來自中國,許多用語跟台灣不太一樣,本來就需要多一點時間理解,但當時的我,自私地完全不顧會眾的需要。後來有人反應,翻譯太快,有點跟不上,才意識到我的方向錯了!一個功力深厚的翻譯,其實是會幫講員配速的,目的是幫助會眾更容易理解。我迷失和困惑的點,是把翻譯這件事當作我的功能和價值,若沒有這些了大家還會肯定我嗎?神提醒我更多思想,無論是口譯還是筆譯,都真心喜歡也很享受其中嗎?回過頭看,有達到這兩個目標,那就夠了。

今天如果有人說我翻譯得好,是因為我有好師父(指巽正、巽光牧師)。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小孩,字彙能力比較弱,開始做翻譯的初期,有時會需要依靠當下聖靈的幫助或依據上下文才能判斷意思。正哥雖然沒有直接教我如何翻譯,但因為全職服事以前,我就開始接案,幫Asia辦的特會信息上字幕,影片中多是由正哥翻譯,從中學習到很多觀念和技巧;我翻譯的書,光哥都會再校稿一次,以前無論是校稿,或是在台下聽我口譯時的糾正,我會因為覺得被糾錯而感到恐懼,但後來轉換思維,發現其實他是在幫助我,也避免我翻錯影響大家的領受,反而有一種被遮蓋的感覺。

 

Q 現在妳也是節目《挨打小姐來解惑》的主持人,談談這一塊帶給妳個人的幫助。

開始接觸《ID走入命定》課程時,我也是第一次做了克里夫頓優勢CliftonStrengths (當時叫作優勢識別器StrengthsFinder)測驗,它會個別化解析你個人的前五大優勢。想當年我對測驗結果充滿疑惑,甚至到崩潰的地步。我的前五項都屬於「關係建立」類,明明我跟別人建立關係很卡啊!我難道沒有其他類別的優勢嗎?有機會跟講員吐苦水,他竟然說:「代表你是這個領域的大師喔!」才開始想有沒有可能,人際關係其實是我非常看重的?優勢教練也引導我回想生命中的一些事,才發現真的有非常大的關係。

舉例來說,曾經連續五次去匈牙利短宣,最後一天行程都一樣是首都布達佩斯自由行,即使去了第五次、即使城市規劃如棋盤般整齊,我還是一點概念也沒有,我的夥伴是第一次去,反而成為我的嚮導。我突然理解,為什麼我的記憶裡存有過往和同學共遊的細節,卻對一目了然的路線毫無感覺,就是因為「關係」是我最在意的啊。以前我會跟別人比較,羨慕別人的優點,但當我發現這就是我以及是我有別於他人之處時,反而讚嘆神的創造真是奇妙可畏,也喜歡這樣的自己!翻譯則是我把前五項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時候。當然,如果把優勢開到太強,反而變成誤用了。我也在持續練習適當地運用我的優勢,歡迎大家收看我們的節目《挨打小姐來解惑》,裡面有更多相關的分享。

 

Q 對於婚姻的看法?單身萬歲vs要步入家庭婚姻?

走入婚姻和家庭無疑一直都是教會主流的價值觀,我個人也相當認同,只是仍會不免因為自己單身多年,又看到身邊好姊妹一個個進入婚姻,說老實話還真的曾經不只一次懷疑是否自己哪裡有問題。不過後來我發現單身其實不是非自願,而是在尚未找到一個三觀相仿、可以託付終身的對象前,寧可單身也不要錯嫁的主動選擇。我在第一屆「可以勇敢」特會後還組了個姊妹讀書會,《如果我們都這麼渴望愛情,為何卻無法好好愛?》一書中提到,當我們一天到晚嚷嚷著說自己想要談感情或進入婚姻,其實很多時候心口並不一,所以除非弄清楚自己心裡真實的想法是甚麼,不然將難以朝向個人的渴望前進。這讓我發現過去我雖然是single(單身) 但並沒有available.(敞開自己的心),因為我的心還沒有走出上一段感情的失敗,以至於有不錯的對象也不敢進入交往。現在比以前成長了啦,我知道、也相信神會幫我鑑定!不是害怕再次付出愛,而是要慎選對象,懂得珍惜我的人。

 

Q 妳覺得女人像甚麼?為什麼?

我覺得女人是溫柔的代名詞。這樣的溫柔不代表柔弱,而是相對男人的剛強,更有韌性,能彎得下腰而不會斷掉。女人也有點像水,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用一個不同的型態而活。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9期 P.28-31)

56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ookmark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