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不甜美的等待過程 神卻應許重新得力

71文|馬來西亞He Is Sovereign(HIS) church  陳廣萍
圖|fickr.com/Ashley Campbell/Worship

神第一次啟示我「超自然敬拜學院」是在2013年9月敬拜團聚集時,這個名字閃過我的腦海。我心裡問神「主阿,這是什麼?」神說「上網查吧!」當時,我存著滿滿的懷疑,心想「我在聖經學院上班,聽了世界各地的講師來教課,不都一樣?」這些聲音一直在我心裡繞來繞去,我不認為有參加這些課程的必要性。

帶著疑惑,我還是上網查到2014超自然敬拜學院的資訊,地點在台灣,但寫著「2014年可能不開課」。我又再次問神「那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當時神並沒有回答我;但我心裡卻有一個相信,所以一直等候,直到2014年1月,終於等到了「開課」的資訊。

準備報名的過程中,我的生活發生一連串大事。經歷父親住院、離世,在忙完父親喪事後,我突然失去信心,感覺應許離我而去,我迷失了方向。只是清楚記得父親病危時他分享如果身體恢復了,想要好好服事神的畫面和話語,並且我答應父親會陪著一起服事。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唱歌給父親聽。這些回憶讓我鼓起勇氣,重新站起來。然而,收到錄取通知到開學之前,不管是台灣住宿、簽證、買機票,沒有一個順利,我經歷了一段「可以失去的一個個都失去,不能失去的也好像都快要沒了」的生活,和家人的關係變得非常緊張。感謝神,在重重的困難裡經歷了神供應的一切。

在學院裡,神透過生命課程不斷更新我的生命。牧師的教導,讓我打破更多的不明白,真實的認識到神無條件的愛。我學習什麼是愛人和被愛。透過學院同學之間的互動,我也開始學習敞開自己。

在每次分科課程和團練課程中,我也了解到實際練習的重要,打破我這個音樂學院學生的很多框架。

神把我從繁忙生活中抽離。曾經一度我太在乎自己的表現,在失敗裡站不起來想要放棄。神卻回應我「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睏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透過老鷹的一生,神對我說「我沒說過等待是甜美的,但我承諾必重新得力,展翅飛揚。」在我與家人的關係上,神也親自帶著我看見「在神凡事都能」。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3期P.71】

2,53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經歷靈裡被遺棄後的第一次擁抱

bxp46603h文|張全興  圖|Flickr.com/Wilson Wilches/BXP46603/Child Reaching for Mot

2014是我生命蒙恩典的一年, 年初的天國文化特會, 透過海蒂‧貝克(Heidi Baker)宣教士、比爾‧強生( Bill Johnson)牧師的信息,我發現自己有很嚴重的孤兒的心。我從小就常被拿來與哥哥、姐姐比較,也不斷被拿來與其他同年齡的小孩比。當我表現是優秀時,才能得到父母的肯定。記得Heidie Baker宣教士說,站在爸爸的腳上,手牽手一起走路的親密關係,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沒有經歷過的。

透過《兒子的超自然覺醒》這本書,我開始認識何謂孤兒、何謂兒子的心。書中提到,要饒恕你的父母沒有向你正確表現出天父的愛 (參考P.116)。 在特會中聖靈也提醒我想起8、9歲時, 有一次補習作文課,
下課後我一直等不到父母來接我,當我看著同學一個個被父母接走,我感到難過與失落。於是我憑著腦中印象從桃園走回楊梅埔心…這段路我走了三個半小時,回家後媽媽與爸爸大吵了一架,這件事讓我一直有被遺棄的感覺。聖靈透過特會與這本書要我饒恕父母親的不完美,而我也真願意饒恕父母的不完美。

其次,書上也提到要請求父母饒恕你對他們的傷害或讓他們失望的地方(參考P.119),我們對父母的饒恕還不足以讓我們得自由,也要請求父母的饒恕。原本我心裡有個聲音「我做不到」,但我很想得自由,於是接下來兩週我每天禱告:主啊!若這是恢復的必經之路,求你幫助我勇敢的面對。10月中我帶著老婆與女兒回家看父母,神的精心安排,家中剩下我與父母親。我耳邊開始出現You Make Me Brave & Forever這兩首歌,我的心軟化了,於是將一件件從小到大傷害父母的事情求父母的饒恕。我們都哭了,父母說早已經饒恕我了;我也開口求父母饒恕我把這事都記在心中不願意饒恕他們。父母親對我認錯說是他們的失職忘記我下課的時間,我與父母間的關係就在神的愛中完全被醫治恢復。我經歷了被遺棄後第一次的擁抱,第一次大聲說「我愛你」,我感覺天父的愛充滿在我的家中,縱然我的父母親仍是外邦人,但神是愛的源頭,我們將彼此更深認識祂。

感謝主!當我們願意踏出第一步,主會賜給我們力量與勇氣,讓我們彼此的關係恢復,讓兒子的心取代孤兒的心。希望每位弟兄姐妹也可以一起經歷作者分享的一切,我們愛, 因為神先愛我們。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22期P.71】

4,1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饒恕帶來醫治 爸爸信主了!

71文|蕭知恩

12歲後,我與父親就再也沒有相見。一直以來,我所認識的父親是做了20幾年的乩童,拜過很多偶像。他有過無數次的婚姻,但沒有一個可以走到最後。在最後的婚姻中,他所有家產都被繼母侵占,之後就被拋棄淪為街友。直到2007年,父親因為腦瘤發作,被人送進醫院,最後輾轉聯絡到我,因此重新與父親相認。

但相認之後,故事並不是幸福美滿的走下去。醫藥費由我負擔,生活費由我供應,甚至我沒錢了,還要我去跟人借錢養他。他也不願意當別人的僱工,甚至在沒錢的情況下,仍會有物質上的慾望。這樣的情況一陣子之後,我身旁的牧者朋友們都看不下去了,他們讓我了解到,愛不是縱容、綑綁,應該用耶穌的愛去愛他。我開始禱告,為自己劃定界線,停止對他不正確的供應。

去年2月的天國文化特會中,我與神立了一個約,我說我願意為父親禁食禱告,直到他信主的那一天。禱告中,神突然告訴我要饒恕,我想奇怪,我接納了他,承擔了一切,不就是饒恕他嗎?神說不是,神要我先饒恕我自己-父親的一切,不是我的錯,我不需要用外在的方式去彌補、討好、贏得我的父親,耶穌給了我爸爸,就是給了,祂不會收回。

禱告的過程中,其實恢復最多的是我。

我學會真實的饒恕自己,饒恕父親。我告訴他,我饒恕你不是因為我,是因為耶穌用這樣的愛愛我,所以我用這樣的愛愛你。這件事情,就發生在今年千人受洗的前一晚。其實到了那天,我很害怕的不敢要求他受洗,只想說邊禱告,邊把他騙去會場再說。感謝主,到了會場時,他看到很多人泡在水裡,竟突然主動地詢問說,他沒有帶衣服,等下怎麼受洗?天啊,神你真的是太厲害了!就這樣,爸爸受洗了!我都不知道該說啥!那天我興奮到都快飛起來!

神的奇妙作為還沒結束。受洗快滿一個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電話,說父親在嘉義發生車禍,醫院那邊說父親全身癱瘓、發出病危通知。一開始我一點反應也沒有,可是我突然意識到,我是真的有一個父親!原來過去我的接納還沒有完全!我突然崩潰大哭,跪在地上向神禱告說,我願意真的完全饒恕父親,求神把父親還給我,我要!

奇妙的事發生了,改變帶來醫治。趕去嘉義的途中,陸續接到電話說父親的狀況逐漸好轉,已經清醒。更神奇的是,隔天早上,腳也可以動了、甚至他還擅自下床走動。後續檢查,醫師又提到發現父親腦裡還有腫瘤,要父親轉院回台北榮總開刀。兩週前,父親上來台北開刀檢查,也參加聚會接受大家的禱告,隔天早上帶著喜樂與信心去做靜脈瘤手術檢查。神蹟奇事又來了,檢查的結果,他壯得跟牛一樣,沒有舊疾,找不到靜脈瘤,我很高興,這一切都是白忙一場。哈利路亞,我喜歡這樣的白忙一場!

神很奇妙,透過這一切的事情,讓我經歷祂的信實。父親受洗後,放下過去的身段架子,現在在嘉醫成為志工,還常陪病友聊天。原來饒恕帶來的不僅僅是關係的恢復,最終還可以去改變你所在乎的人。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9期P.71】

3,25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 | 耳聾得醫治見證 病得醫治 在於自己的決定

文|洛杉磯真道靈糧堂 田英欣
我是兒童主日學的 S h a r o n Tian,今年13歲,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的左耳就是不正常的。有一次爸爸送我一個海螺項鍊,教我向海螺中吹氣,就可以聽到大海的聲音,但我發現我的左耳不需要吹氣,也可以聽到海的聲音…

4,1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040

文|洛杉磯真道靈糧堂 田英欣  圖|http://www._ickr.com/photos/doug88888

我是兒童主日學的 S h a r o n Tian,今年13歲,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的左耳就是不正常的。有一次爸爸送我一個海螺項鍊,教我向海螺中吹氣,就可以聽到大海的聲音,但我發現我的左耳不需要吹氣,也可以聽到海的聲音,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意味著甚麼。直到我上小學,學校每年都會做眼睛和耳朵的檢查,才知道我的左耳幾乎是聽不到的。爸媽帶我去看醫生做檢查,卻查不出原因。我耳朵的結構沒有問題,醫生沒有辦法幫我,只是告訴我要保護好右耳。還好我的右耳是正常的,所以沒有影響到我的生活和學習。

我周圍的基督徒常告訴我「神有一天會醫治我」,可是我心想連醫生都不能幫我了,所以有一些擔心。隨著我越來越認識神,我也把擔心交給神。6/23主日的早上,媽媽把我帶到腓力牧師的特會,而不是去兒童主日學,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非常的生氣,但是開車的人不是我,所以我只好順從媽媽了。

特別的是,當我們在敬拜的時候,我卻非常的投入,所以牧師說:「如果你還沒有把自己完全獻給神的請到前面來。」我走到前面,因為我感覺自己給神的不夠。牧師又說:「需要醫治禱告的到右邊。」通常這時媽媽都會催促我出去,但那一天沒有,因為她已禱告到趴在地上了,因此,我必須自己做決定。很意外的,我竟然走出去了。

此時,代禱同工前來為我禱告,我感覺聖靈同在,開始沒有原因的流淚,他們不斷地禱告和宣告就像以前一樣。只是,這次我真的很希望上帝可以馬上醫治我,我一直在心裡大聲信心的呼求神。同工禱告我不但可以聽到地上的聲音,還可以聽到天國的聲音。

離開特會時,還沒有甚麼特別的感受。直到回家的路上,當我跟著車上的CD哼唱時,我發現自己聽到的聲音很不同。整個聲音變成是立體的雙聲道,以前是平的、單一的。到家後,我跟爸媽分享這件奇妙的事。平常不太喜歡我們去教會的爸爸,因為這個分享也願意一起跟我去教會了。哈利路亞,希望神在我身上做的,也可以在你的生命發生,榮耀歸給神!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20期P71】

4,1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超自然敬拜學院見證 謙卑與順服成就真正的敬拜者!

文|香港基督教佈道中心華恩堂 鄭惠敏  圖|Asia for JESUS 國度豐收協會轉眼之間一年過去了,想起去年在敬拜學院生活的日子,就好像昨天發生,每一個片段仍然歷歷在目。

3,1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no41


文|香港基督教佈道中心華恩堂 鄭惠敏  圖|Asia for JESUS 國度豐收協會

轉眼之間一年過去了,想起去年在敬拜學院生活的日子,就好像昨天發生,每一個片段仍然歷歷在目。

本來我只是以敬拜團樂手身分來超自然敬拜學院學習,希望音樂和彈奏技巧可以在四個月被提升,然後當一個很酷的吉他手!可是神給我的卻不只這樣,祂給我更棒的禮物,祂讓我生命素質提升!還記得柳子駿牧師說過,「如果服事可以建立我與神的關係那就對了。」這一年間,我實實在在的經歷到這句話的真實。自從去年在敬拜學院,生命被翻轉以後,我變得超喜歡敬拜。這種喜歡,絕對遠超過我原本所看重的「音樂層面」的敬拜;我喜歡敬拜,是因為我已經瘋狂的愛上耶穌,而且越敬拜,越經歷到祂對我的愛。

畢業後我帶著極大的熱情跟使命回到自己的教會,想要與所有的弟兄姊妹分享在台灣的超自然經歷,也很想要帶動整個教會的敬拜事工,希望幫助大家進入與耶穌親密的愛情裡。我學習到,當一位敬拜者,「謙卑」跟「順服」都很重要,所以回到香港以後,我就立刻去找教會的牧師和幾位敬拜同工一起分享及計劃。在牧師的帶領下,我們開始主日的晨禱會、敬拜禱告小組、青少年敬拜團、敬拜查經禱告會等……的服事,而我也開始慢慢從一位吉他手變成敬拜主領,除了在主日崇拜帶領敬拜以外,也在各小組分享、教導關於敬拜的信息。

其實在這麼忙碌的服事裡,有時候身體也滿累的,可是我感謝神,因為在這個「對」的服事裡,我跟耶穌的關係一天比一天緊密。雖然一年過去了,我對敬拜禱告的熱情卻沒有減退。我非常感恩,看見身邊有很多肢體越來越喜歡敬拜、禱告,也願意付上代價認識耶穌。2013年,教會中,包括牧師有14人來台灣參加超自然敬拜研習會呢!看見大家都起來追求神、愛耶穌,我真的覺得很喜樂、很滿足!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19期P.71】

3,1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讚美 使我跨越眼前困難

901541_10151619219754974_1894162539_o

文/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 陳珮瑜

2012年五月,一邊在特會工作的我,接到奶奶驟然安息的消息。那種感覺是一邊服事神,實際上卻連陪伴家人和再見一面的機會都沒有。這不僅在我心中留下問號,也種下擔憂的因子。今年天國文化特會和同工一起晨禱,一時之間的擔憂再度浮現,那時我求神一定要保護家人,使他們都平安。

沒想到當天早上聚會還沒結束,就接到去年才動過水腦症手術的爺爺跌倒的消息,我內心頓時一片空白。從除夕開始,他的反應逐漸不對勁,不僅搞錯大家身分,許多事情即使一再重複仍得不到回應。甚至從未錯過任何一場禮拜的爺爺,竟忘記年初一的新春禮拜,並且幾乎失去語言、行動和認知的能力。當下我完全陷入擔憂和恐懼的情緒中,只覺得前幾天特會中所有的神蹟奇事、病得醫治,都很遙遠,也很模糊。

回台北後,我內心始終卡著心結,對神的大能也產生質疑。直到2月23日青崇,聽著牧師分享「讚美」的信息,講到「只有當讚美是很難的,它才會帶領你進入到突破的領域。」聚會最後,當下就有一個聲音對我說:「妳來讚美、妳開口來讚美。」我決定不管內心還有多少疑惑、或對現況還有失望,都要試著開口讚美神。就在那一刻我心中突然被平安充滿,也有了信心,知道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

我父親在這段期間每天都宣告神蹟奇事會發生在爺爺身上。過沒幾天,爺爺突然自己打電話,詢問看診日期以及家中擺設更動的事。他已經漸漸恢復對周遭人、事、物和時間的認知能力。更讓大家驚奇的是,他不僅能自己拄拐杖走一段路,甚至帶著微笑的神情說「上帝會照顧我。」

我終於有點體會到,為什麼越艱難、越無法開口的環境,反而更要開口讚美神,我們所經歷的一切神都知道,當我們能跨越眼前的困難,透過讚美宣告神榮美、良善的屬性,天上的門就會大大地敞開。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18期P.71】

5,3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見證|相信神,祂就給你最大的力量!

擷取22文/Ona Chang

我是去年十月信主,因為一件很特別的事情。九月之前,我一直覺得頭非常痛,自己一直以為是偏頭痛,痛了好久,發生頭痛的時間也越來越近,當我去檢查,才發現有一個腫瘤在我的頭腦裡,腫瘤的面積也很大,那時真的很驚嚇,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腫瘤的狀況,當我發現有腫瘤的時候,上帝希望我承認祂並且來認識上帝,但是我那時候覺得我不想要因為生病才來認識上帝,所以我就跟著爸爸媽媽信佛教,拜觀世音菩薩,但是那段時間,我並沒有安全感。我的先生是一位基督徒,他希望我能受洗,我說我可以受洗,但是要真正確定上帝,我才願意受洗,不是我有一個目的,為了我的病,所以受洗。

那時候我問,佛教跟基督教,到底有什麼不一樣?有一個朋友就跟我說,佛教的神都是由人慢慢的修行成神,什麼都是要多做祂才會給。但是上帝創造了整個地球,所以誰的力量大呢?當然是上帝!我一聽就願意受洗了。

受洗後,11月我準備開刀,我們找到了一個美國的醫生,他要幫我動的手術是讓我在手術中醒來,因為我的腫瘤是在語言神經上,醒著可以除得更乾淨,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手術。但我又想,要是去美國,我的孩子家人都在台灣,這樣醫療的過程真的非常辛苦,當我很煩惱不知該找哪個醫生的時候,我們在報紙上看到,台灣有一個醫生,有一模一樣的技術。

我在手術中,他就說你要醒來,我原本覺得一定是個恐怖的景象,頭開了個洞,又被螺絲固定著,一定會很痛吧?但我現在都還記得,他們就叫我的名字,我醒來時一點都不痛!因為神醫治我,讓我一點也不怕,也不疼痛!我心裡真的很開心,覺得我才剛受洗,上帝就這樣的醫治我,連手術要醒來這麼難的事,很多人聽到都很怕,但祂就是有那麼大的力量可以讓我去面對,我也覺得上帝很疼每一個人,不是你要先去做什麼善事才可以。

我手術前剃光了所有的頭髮,但是那晚我卻覺得蠻開心的,那晚還睡得著,為什麼我能有那麼大的力量?因為是上帝給的!手術前教會姊妹跟牧師一大早就來為我禱告,讓我更有勇氣!手術之後,我語言神經上的腫瘤並不能完全剪除,所以我接下來也接受了電療,並吃了化療的藥,感謝神因為腫瘤有很多種,我的腫瘤剛好很怕這個藥,吃了半年的化療藥後,我再次照MRI我全部的腫瘤都沒有了!

我現在回頭看,也發現上帝的力量真的很大,你信靠祂,照著祂的路走,就一點都不用擔心,以前我很沒安全感,就算我認識很多別的神,但這次的手術後我很想要跟上帝有更多的認識,因為她真的有很大的力量去幫助每一個人,不是只有幫助我,也好希望大家能夠越早認識上帝,就能越喜樂!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13期P.71】

3,02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