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書亞樂團 | 讓我們「一起」讓家偉大 因為「偉大」不是目的地

很榮幸透過這一次MV製作的參與,再一次讓我看見一個家的偉大。可以有團隊主動地寫歌,也在製作過程中看到整個教會的成長脈絡,更是在與牧者們面對面的錄音當中,看到各種謙卑與自由輕鬆……

1,80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圖片來源:台北靈糧堂媒體中心、約書亞樂團


曹之懿 / 讓家偉大配唱製作人、約書亞樂團主領

很感謝主這次能夠來服事台北靈糧堂眾分堂的牧者,同時也感謝神可以與他們近距離面對面。有些是認識很久的牧者,可以和他們敘敘舊,有些是不認識的牧者,但他們的名字已經久仰大名。非常開心的是可以看到牧者們可以和師母站在一起,通常師母都是在牧師背後最大的支持力量,但是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或是沒有看過他們的臉。當他們跟牧師站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非常大的恩膏感受在其中,有一股合而為一的力量!

看見每一位分堂牧者他們對神的專注、愛,還有感受到他們身上的謙卑,能夠被揀選做這次65週年這首歌真的很榮耀!當他們在唱的時候,真的感受到神僕人,服事神那樣的喜樂。雖然我知道他們身體上都很需要休息,但是他們卻可以為神擺上一切他們所做的,同時也讓我看見自己的渺小,看見神的偉大,看見神透過他們做奇妙的工作,看見每位牧者他們為神的擺上,我們做這點事又算得了什麼呢⋯⋯。


趙治德 / 讓家偉大詞曲創作者、約書亞樂團、Kick Off敬拜團團長

信任讓家偉大

學習信任一段時間了,過去我常常喜歡去分析別人的內心動機,常常猜測某個人是否心懷不軌,懷疑每一句我聽到從別人口裡所出肯定的話,覺得別人一定只是故意說鼓勵的話等等,當你生活在一個無法去信任他人的世界裡,除了活的很不平安、不快樂,更是活的很累。還好我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透過神的帶領漸漸去面對。

去信任別人,其實不如我們所以為的會那麼容易受傷,相反的,在不經意地某些時候,我們反而療癒了那些受傷的人,我有這樣的經驗,其實我很多時候對於別人的熱情是很冷淡的,但是當這些朋友持續伸出友誼之手,慢慢的我好像也被感染了,但那不是原本我的狀態,而是在關係和團隊中才能夠經歷到的一種快樂。

巽光牧師帶領我們去完成這一首歌,從前置到後期的影片拍攝,雖然最後意外的應區牧師之邀上台受到肯定,但是我的心中很清楚,那是一整個團隊的工作,從參與的眾牧者、到我們的配唱老師、混音師、苦心安排眾牧者來錄音的同工們,到現場安排每一場錄影錄音的行政同工缺一不可,真的缺一不可,最後大家才能看到那支影片,聽到這些感動人心的不同版本的「讓家偉大」。

我創作過許多歌曲,也不是每一首歌都能感動人,然而這一次我唯一想自豪一下的,就是從一開始光哥說要做這首歌,我就相信這首歌會成功地發揮它的用處,也凝結我們每個人的心,所以我的創作和編曲工作部分結束之後,我彷彿就抽離了這首歌,嗯,我有很深的這種感覺,因為這是大家一起做的,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信任。


孫立衡 / 讓家偉大混音師、約書亞樂團音樂總監

1993年台北靈糧堂牧者退修會合影,刊登於65週年紀念刊,我是坐在籃球上的那位小朋友,自然的參與製作靈糧大家庭版時特別有感觸,因為在這裡有好多回憶,很多叔叔阿姨的面孔與聲音依舊熟悉親切,謝謝為我們的付出。是祢與您們的愛,使我們剛強,讓家偉大。


陳州邦 / 約書亞樂團 Vocal Leader

這次很榮幸能參與在65週年「讓家偉大」的人聲製作,還記剛開始看到團長治德所寫的歌詞中寫到「有祢在家就沒有人,還需要懼怕」,這句歌詞深深觸動我的心,想起過去曾在教會受傷的我,再次體悟到教會是神為祂兒女所設立的遮蓋和保護。
我們所錄製第一個版本是約書亞樂團所合唱的國語版,其實約書亞已經很久沒有集合眾主領合唱一首歌曲,因此從每個人的聲線編排、和聲都下足功夫,成品出來的那一天,我們收到了許多各地靈糧堂家人的回應,因著這首歌感覺與台北靈糧堂母堂距離更加的貼近。

爾後巽光牧師有感動想特別製作英文版及牧者和教會合唱的版本,這對製作團隊來說是一大考驗,我們並沒有英文母語的團員,在各地的分堂推薦下,我們聚集了海內外的會友一起獻聲,最遠甚至有從新加坡、瓜地馬拉的會友,最後錄製出來的版本像極了迪士尼主題曲,我們自己都非常驚艷!

最困難的就是牧者的版本了,許多牧者非常害羞,也沒有錄製歌曲的經驗,平時在台上能言善道的牧者,瞬間都變成了一隻隻小綿羊(笑),歌曲即將錄製完時我突然有個感動,希望能請生命河靈糧堂的劉彤牧師在歌曲中禱告出神的祝福,也成為牧者版中很特別的亮點,當最後配上影視團隊的畫面時,內心滿是悸動,我望向同是這首歌的配唱製作人之懿老師說:「我們真的做到了!」

以這首歌祝福靈糧堂65週年生日快樂:)


張正杰 / 讓家偉大影像導演

要做些什麼才能讓家偉大,又或者讓家偉大是我們的任務或是工作嗎?

很榮幸透過這一次MV製作的參與,再一次讓我看見一個家的偉大。可以有團隊主動地寫歌,也在製作過程中看到整個教會的成長脈絡,更是在與牧者們面對面的錄音當中,看到各種謙卑與自由輕鬆!在這個家不需要汲汲營營地爭取關愛,而是自自然然的活出身份,偉大不是建構在任何可以努力的事情上,一個偉大的家,因為『代價』的擺上而讓它可以偉大。

人生的一大部分在靈糧堂度過,從小時候的台南靈糧堂,每週主日除了庭禎牧師的講道外,還能時常看到區永亮牧師的和藹的笑容,聽的專輯是巽光牧師的聲線,長大了到台北求學,耳邊又多了信中牧師和佳音牧師的勸勉造就們。出了社會後又再次入學生命培訓學院,巽正牧師的關懷從來沒有少過,我想這也是許多人的生命過程吧,除了原生家庭的爸媽兄姐外,教會內的兄姊弟妹大概就是像空氣般的存在吧,真實、必須,無所不在。

在65週年之際能夠獻出我的所有,與團隊一同製作了這首MV,最我來說心裡是溫暖的,靈裡是飛躍的,再次要說靈糧堂生日快樂,未來,我們繼續一直走吧!

「偉大」不是我要的目的地,「一起」才是!
讓我們一起吧,我的家!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6期P56-57)

1,80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因順從神而進入安息-一個你做不來的工作

我感覺到我的領袖,我的上一代是用這樣的信心在做事,他們其實一直都在做他們做不來的工作,有時候也許略顯狼狽,有時候面臨許多挑戰,但至終倚靠神的走到了今天。我們該如何判斷自己是否走在神的心意裡呢?是用有多成功嗎?

1,39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文│趙治德 / 一個身兼多職的約書亞樂團團長、詞曲創作人 

照片提供│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才剛忙完一張專輯,就要同時再進行兩張專輯,外加一首歌,一個活動還沒開始,同時就要進行下一個特會的籌備,這是在Asia for JESUS工作的日常寫照,雖不是說一年四季皆是如此,但也相去不遠了。更年輕一點的時候也曾當過Asia的part time員工,男生可能真的比較晚熟,或者可能只有我一直都那麼幼稚吧,看著同工們忙碌奔波,心想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只想做我喜歡做的事情,說得好聽一點是我只做神呼召我做的事,就是創作新歌啊、帶敬拜啊…等等的,音樂相關的事情,但神其實一直磨我吧,讓我很多事情不得志、很多計畫無法如願、離太多夢想達成都相當的遙遠、舉步維艱,最後好不容易出了一張福音創作專輯,你猜猜看名稱叫做什麼?一億次重來,是指失敗了一億次也不放棄的意思,相當苦行僧的名稱啊~還是我自己取的,就因為寫了這麼一首歌。

跟光光牧師一同服事了許多年,多年來都沒有注意到的事情,在當了團長之後才注意到,我發現每次我編好一首曲子、或是寫好一首歌、排好了一場聚會的歌單,或是完成了哪項任務,交給他的時候,第一就是如果Email是同時寄給很多人,光哥時常都是第一個回覆的,第二呢,就是我發現光哥都會再push你一點點,對,就是會再推你一把,讓你邁向高峰。這樣說真的很好聽,但其實過程有時候挺不舒適,他可能會讓你再改一點編曲,改一點段落,或是再換一首歌,或是某份工作再怎麼樣做一個微調,希望你的某個項目再”怎麼”一點,久而久之,就邁向高峰了(但常常是會先邁向深淵啦,可能在比較累的時候,或不想做的時候),我個人覺得算是牧師裡面,比較少見的細心吧,至少在音樂這個事工上面是的,所以長久下來,也漸漸的突破了很多自己的限制,開始能夠面對更多自己本來做不來的工作。

反正很多人都把一堆不相關的事情跟藝術扯在一起,那我也來一下好了,我是覺得當敬拜團的團長真的是個藝術,真心不騙,你同時直接面對團員、往上面對牧師,往下面對會眾,當然也要直接面對神呢,再加上你還得面對音樂這份專業,然後以上再彼此交織在一起,我聽過太多故事,有的是會眾抱怨快歌太快的(!?),有的是vocal和樂手不合、有的是樂手和主領不合,去年我們在高雄的敬拜研習會,QA時間我們直接拿到一張紙上面寫著的問題是:『請問如果主領的歌聲堪比殺豬,該怎麼辦?』說一個老掉牙肯定不好笑的笑話,怎麼辦?涼拌炒雞蛋。所以到最後,很多敬拜團的團長或是團員變得開始必須學會面對自己……的軟弱。

我想任何工作都是一樣的,開不完的會、各種難解的習題,只是我的這一種習題叫做敬拜團的團長,我從十年多前開始當一個學生敬拜團的團長,剛開始時真的是被各種關於”人”的問題糾糾纏纏,可能很多也是我自己的問題,所以常常練完團週末的夜晚,我是帶著各種擔心,憂愁的離開教會,感謝神歷經多年,這個敬拜團有許多改變(或者是我改變了),通常我可在週末夜晚開心的練完離開,感謝神,讚嘆上帝,然後,我接了約書亞的團長。

一億次重來
俗話說的好,『歌不要亂寫』,那就算是亂寫,也不可亂取歌名。結果人生如歌名,很多事情在新的身份裡,又是一個從頭學習的啟程,這第二次當團長的心態跟第一次就不一樣了,一樣的痛苦,但比較能把這痛苦視為常態就是了。

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 中間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 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只是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 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正如神所說:「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希伯來書四1-3)

我畏懼我沒有用信心來與所聽見的福音調和,我希望我可以相信然後接著進入安息,造物之工在新譯本是翻成神的工作,神創世(foundation根基)的工作已經完成了(finished),從第一秒鐘,天父就已經看見耶穌在十架上大喊”成了”,這是神的等級的思維模式,神的等級的看見,神的等級的相信,就是在未完成中,看見神的已完成。

我感覺到我的領袖,我的上一代是用這樣的信心在做事,他們其實一直都在做他們做不來的工作,有時候也許略顯狼狽,有時候面臨許多挑戰,但至終倚靠神的走到了今天。我們該如何判斷自己是否走在神的心意裡呢?是用有多成功嗎?那我覺得外面顯然有很多人看來更加成功,還是用誰的影響力大呢?也許可以用我們是否走在唯有神才能成就的那個目標裡來判定吧,做一個你做不來的工作,卻出奇的安息。

這樣看來,為了 神的子民,必定另外有一個“安息日”的安息保留下來。 因為那進入 神安息的人,就歇了自己的工作,好像 神歇了自己的工作一樣。 所以,我們要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隨著那不順從的樣子就跌倒了。(希伯來書四9-11)

我願因順從神而進入安息,我願降服耶穌基督的福音,就是好消息,要給每一個人的。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35期P.56-57)

1,39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最有溫度的交棒 周巽光牧師:不是人和人的揀選,是神揀選了他們

在2019年天國文化領袖高峰會第一天,身兼約書亞樂團團長的周巽光牧師在分享信息的尾聲宣布,自己將卸下團長身分,交棒給新一代的團員……

1,88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今年是(約書亞樂團成立)第21年,去年神對我說,你要把約書亞樂團交給他們三個人,因為他們是約書亞新的一代。」

在2019年天國文化領袖高峰會第一天,身兼約書亞樂團團長的周巽光牧師在分享信息的尾聲宣布,自己將卸下團長身分,交棒給新一代的團員。

「從今天在這個地方,我跟大家分享的時候開始,我就已經不再是約書亞樂團的團長了,趙治德是約書亞樂團的團長,陳州邦是我們的vocal leader,而孫立衡他是我們的音樂總監。」巽光牧師說,他期待接下來約書亞樂團能為年輕人、為這個世代,帶來更多敬拜讚美的聲音。
 

不是人的揀選 是神揀選了他們

從樂團成立以來,巽光牧師就一直擔任約書亞樂團的團長,然而就在樂團滿20週年、也就是2018年的年底時,神告訴巽光牧師:「要把約書亞樂團交給他們三個人,因為他們是約書亞新的一代。」巽光牧師也分享到,或許在許多人眼中,三位年輕人仍相當稚嫩、有許多不完全之處,但他相信神不是透過外在可見的來衡量他們,而是透過他們的「身分」。「他們現在開始要承擔領袖的職責,我相信不是人和人的揀選,是神揀選了他們。」

在最後巽光牧師也邀請聚會中的所有牧者、領袖、以及會眾為三位年輕人禱告,「我們要看見一代比一代更強,我們要看見他們活出神所給他們的身分和命定,我們要看見神要透過約書亞這樣的團隊,能夠為了年輕人、為這個世代,有更多敬拜讚美的聲音,來影響這個時代,可以帶來轉化、帶來改變。」
 

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而是讓大家可以發揮─趙治德

從高中時期加入約書亞樂團,趙治德說團隊幾乎就是他的生活,他在團隊中學習溝通、學習將自己的想法釐清後表達、也在團隊中學習整合自己,在過程神帶領他一邊體會何謂謙卑、何謂團隊,也看見了「家」真正的樣子,「經歷過你才知道說,所謂的家,並不是都照著你的意思,大家好像都彼此相愛就是家;家就是每個人都不一樣,會吵架…可是還待在一起,現在我會覺得這就是家。」

當周巽光牧師宣布要將團長的職位交給他時,隨之而來是一份責任感,「這不是一個讓你完成個人夢想的工作,而是要來成就大家的事情,我覺得約書亞樂團是大家的,要這樣想才對。」他也說,巽光牧師的交棒方式,並不是列出一份清單,告訴他身為團長的職責或原則,而是以陪伴的方式和他們一起走,讓他們在過程中慢慢體會,「我感受到的是一個『有溫度』的過程。」

接任團長後,趙治也德期許自己能持守由巽光牧師所立下的精神,就是「僕人領導」,這四個字對他的定義就是:「我們不是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要讓團員可以發揮。」他也期待接下來在團內,每個人都能更多理解彼此在做的事,好比說了解某位團員做事的方式、他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法去做,「如果你真正去了解他的目的、或是去了解他這麼做的結果,那你就不會覺得那是他的事。」他渴望接下來能夠把大家更多串在一起,當團員之間更多的互相理解,就更能同心合意的走神要他們走的路。
 

愛神、彼此相愛,就可以一起往前走─陳州邦

約書亞樂團有著二十的基礎,過去一直是由璽恩SiEnVanessa、曹之懿擔任vocal leader,訓練出許多有著美好聲音、又熱愛敬拜的主領,陳州邦就是其中之一。

剛信主的頭兩年,陳州邦就一直聽著約書亞樂團的詩歌,一晃眼加入團隊竟然也已八年;每當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和這個團隊、和這群人在一起,對他而言仍像是做夢般。而這八年來,認識許多很重要的人、和團員一起經歷人生的高低起伏、陪彼此寫下各自生命的故事,對他來說,更是十分寶貴的歷程。

然而在期間,他也曾短暫離開團隊過,原因卻是太在乎彼此的關係。「我以前會覺得說,如果你是我的家人或是很好的朋友,那你應該就要挺我。」曾經期待彼此之間既然是家人也是夥伴,就應該互相了解、相挺到底,但最終陳州邦了解到,應該是先學習尊重每個人有不同的考量、想法和決定,在這個前提之下,每個人仍然願意走在一起,這才真的是「家人」。對於關係有了新的解讀以後,再回到團隊中,他看許多事情就更健康了。

成為新的Vocal Leader,陳州邦說,無論是自己、或團隊,最重要的優先順序,還是要專注於追求神,而團員之間則要學習互相扶持,因為人都可能有軟弱的時刻,但正因為大家的焦點都在神身上、又願意成為彼此的幫助,在這樣基礎上建立起的安全感,才會讓大家可以一起走下去。
 

接棒是「選擇」 而不是「被安排」─孫立衡

在得知巽光牧師打算將音樂總監的責任交付於他時,孫立衡說他一開始很理智的認為,所被賦予的責任,其實也就是他原本已經在做的事情了,沒有太大差別,但是巽光牧師卻提醒他們,當位置和身分不同時,影響力自然會不同,因此也希望他們能夠好好禱告。「他希望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他的安排。」

在年初約書亞樂團的大團聚,巽光牧師就向所有團員分享了預備交棒的事,孫立衡說當時他就很專注在觀看巽光牧師怎麼說、怎麼做,「我覺得這是很難得一見的,而且也許未來十幾年以後我們也要做這件事情,而這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機會我們可以學。」當巽光牧師說到,雖然退下團長的位置,但是他會一直留在團隊中,全心幫助他們三人,也讓孫立衡感覺到十分踏實,知道他們可以放手去嘗試、不用害怕做錯,因為還是會有人「罩」著他們。

從巽光牧師的身上,孫立衡也學習到,必須要更有意識地和團員們建立關係,了解彼此的想法,無論是溝通、或是做起事來才會更有效率,「第一個就是關係,我們要創造一個就是家都可以包容的氛圍,第二個就是我們要學習去聽每個人不同的意見,第三個就是,我覺得是要有一個比柔軟的心、也要練習接受別人的意見同時做出改變。」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4期P56)

1,88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耶穌的愛 翻轉我們的低谷人生

因為耶穌的愛,我開始知道不用去取悅別人,我的行為就完全改變。神也一步步恢復我的家庭,我的父母在年初決志、受洗,我們雖然兄弟姊妹都各自成家,感情卻越來越好,會一起出去玩、吃飯,整個家的氣氛完全被神翻轉。以前我完全不期待有人會愛我,沒想到除了耶穌和家人之外,我還認識了最好朋友,然後走入了婚姻……

1,101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見證分享 | 蔡依純、趙治德  文章整理、圖片提供 | 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 

不再取悅所有人 因為耶穌愛我─蔡依純

我是家中的老么,也是不在預期中生下的孩子,長久以來都覺得自己很多餘,好像根本不應該出生在這個家,也因為害怕被趕出去,所以從小就包辦所有家事,好讓自己「配得」住在這個家中。

大我五歲的哥哥每天對我拳打腳踢,爸媽卻因為重男輕女而沒有多加管教,姐姐們其實也都很恨哥哥,我甚至看過姐姐衝進廚房拿菜刀要追砍哥哥,但感謝神她沒有成功。

因為家裡充滿爭執和吵架,只有外婆會聽我說話、陪我玩,因此我從小就認定這世界上只有外婆會愛我,然而就在小學五年級時外婆因為生病過世,當時我認為這世上再也沒有人會愛我了。

就這樣到了國中,我決定要讓所有人都愛我,而開始取悅身邊所有的人,同時經營好學生與壞學生的身分,每天忙著抽菸、喝酒、打架鬧事、偷竊和交男友,但同時也忙著作弊,營造班上前五名的好學生形象。

在學校期間我很常惡作劇,對某些人來說其實就是校園霸凌。我曾經要打一個很瘦小的女生,當我手舉起來時,內心其實在吶喊:「蔡依純你在幹嘛?趕快住手,你不是最討厭的暴力嗎?」但當時我選擇把內心的聲音關掉,去聽周圍朋友吆喝的聲音,然後就打下去了。

國二時我大姊信了耶穌,一天到晚在我耳邊說「耶穌很愛妳」,我都會敷衍她。有天早上,爸媽送給我一支很貴的手錶突然不見了,當下我覺得一定會因此被趕出家門,於是就很簡短的向神禱告,大概說:耶穌,如果祢可以幫我連找都不用找,手錶自己回來,我就相信祢。結果那天超神奇,下課回家時那支手錶真的從外面流浪回來。我想說耶穌好靈喔,就請大姊周末帶我去教會,想說要去「還願」。

當天教會正好在演福音舞台劇,劇中的女主角也是做了不願意做的事,內心和我有一樣的吶喊,因此當戲裡面的耶穌對女主角說:「我愛你,完全的接納你,你不用做任何事情來取悅我,我從你在媽媽肚子裡我就愛你。」那時我哭得淅瀝花啦,當天就決志信主了,因為我想要一份完全的、不會突然消失的愛。

因為耶穌的愛,我開始知道不用去取悅別人,我的行為就完全改變。神也一步步恢復我的家庭,我的父母在年初決志、受洗,我們雖然兄弟姊妹都各自成家,感情卻越來越好,會一起出去玩、吃飯,整個家的氣氛完全被神翻轉。以前我完全不期待有人會愛我,沒想到除了耶穌和家人之外,我還認識了最好朋友,然後走入了婚姻。

不再靠自己戰勝憂鬱 因為耶穌已經拯救我─趙治德

大部分的人認識我,是因為我創作詩歌、或福音歌曲,但很多人不知道我在二十歲的階段都在經歷憂鬱的情緒。從小我的個性就很敏感,有一點纖細,雖然某部分也有點粗線條,但就是想得比較多一點,有一點藝術型人格。我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和評價,誇張一點的時候,可能在公司裡面我和團長光哥錯身而過,但他表情可能比較沉,我就會覺得那個表情是針對我的。我很容易因為別人表情、一句話、或是忘記肯定我,就會想很多、很憂鬱。

這個憂鬱開始影響我的生活,在整個二十幾歲的時間常常睡不好、容易早早醒來。當我意識到自己的情況,就開始非常努力尋找解決辦法,一是閱讀心理學書籍,想說如果聖經幫不了我,就讓心理學來幫助我,同時我也讀很多關於意志力的書。這些對我有沒有幫助、有沒有讓我比較快樂呢?有,但只有一下子。可能快樂會持續一星期、一個月,很快憂鬱又回來了,可能只是碰巧一個人回家、騎車、天氣變冷的時候都會冒出來。即使我很努力,卻還是感到很痛苦,找不到任何解決的方法,甚至到一個程度我會跟神說:神啊,我什麼都不要,只要快樂就好。可是神好像連這樣的禱告都沒有垂聽,

一直到最近這幾年,神開始對我說話,原來在我人生中神有一個計畫,要帶領我去經歷這個學習過程,我發現神開始告訴我:「孩子,你不是你的拯救,我才是你的拯救;你不是問題解決的答案,我才是你問題的答案;不是靠著你的努力來讓你過得比較好,是兩千年前,我為了你上十字架犧牲,使你得到拯救。」

當我開始接收這樣的聲音,對憂鬱的人來說,是完全無法理解的。我和一些有憂鬱傾向的朋友聊天,當你告訴他們「不用努力」,這與他們的經驗是完全相反的,因為過往的人生經歷會告訴他們:「你需要更努力,你就是不夠努力才沒有好。」所以當神這樣告訴我時,我非常震撼。

後來我讀到希伯來書裡面一句經文:「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希伯來書四:11)原來我應該讓耶穌成為生命真正的拯救,而不是靠我自己的努力。我開始讓神成為我的解答,並且放下我的努力與驕傲;當我懷疑教會、懷疑神,但這些懷疑都沒有幫助時,最終我安息自己、順服在神的帶領之下。直到今天我發現,我從憂鬱當中完全脫離了出來!當我放手時,耶穌真正接管我的生命,「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五十三:5)一切都是因為祂,我進入到祂的平安裡。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33期P.56-57)

1,101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全新開始的詩篇 創作屬於我們的聲音

還記得去年初在訂2017的年度計畫的時候,我寫下了要創作2首歌的目標,但真正在寫的時候總是會因為完美主義作祟,而一直無法完成完整的作品。 這個時候,剛好周巽光牧師辦了第一次寫歌退修會,讓我們每天和不同的組員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創作……

1,20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相信許多人是跟著約書亞樂團的音樂一起長大的,過去約書亞發行的19張專輯,翻唱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國外詩歌。這次,是全新的開始。我們即將推出的,是約書亞第二十張全創作專輯!現在就聽聽我們創作的心路歷程吧。

李宛叡|共同創作《主是我的拯救》

在過去幾次敬拜特會中,Dan McCollam牧師鼓勵我們,要創造自己的聲音,寫下神讓我們經歷的一切。就這樣,「寫歌計畫」就此誕生。在寫歌的過程中,透過互相腦力激盪,想旋律、想歌詞,產生很多有趣的結果,每天我們會和不同的團員一組,寫出不同風格的歌曲,然後在當天發表作品。

「寫歌計畫」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棒的學習。在過程中,我學著表達自己的感覺,並在短時間裡彙集大家的想法來編曲。在為期兩次的寫歌營,我們總共創作了將近25首歌曲。當我們練習自己創作,心裡總有一莫名的感動,記得在2017年自由特會,我們帶了其中一首歌,看著台下會眾唱著每一句歌詞,那種深淵與深淵的呼應,讓我印象深刻,因為這些歌詞代表我們的文化和渴望。很感謝神的帶領,願我們的創作能祝福這個世代。

劉馥萱|共同創作《我永遠相信》、《我要大聲唱》

這次有機會參與寫歌退修會,我最大的收穫是學習整合不同的巧思。平常我以個人創作居多,大部分我想到什麼,詞曲也就同時產出了。和團隊一起創作時,除了要給予彼此空間,我也學習聆聽其他人的想法和美感,並且把他們和自己的想法融合在一起。我覺得很重要的是「融合」,不是「焊接」,因為融合會讓人聽起來感覺整首歌是一體的;當用焊接的—也就是硬接的方式完成作品,聽到的感受,就不會很契合,或是容易有中途出竅的唐突感。

另外,每次被分到跟不同的人一組寫歌時,也正嘗試不同種寫歌方法。有些人屬於旋律動機,有些人則是用和弦進行來思考的,或是先想一句歌詞、抑或直接彈出樂句的。在這過程中不只因此激發出不同的靈感,也發現自己最擅長的方式。最重要的,還是在退修會中,更加認識每個人;我們不僅在創作過程分享音樂心得和啟發,也在相處中分享了彼此的心情和故事。好聽的創作也許和音樂技巧、靈感有八成的關係,然而加上了創作者彼此友好關係的調味,絕對八成有關係。



江庭宜|共同創作《穿越》、《父的筵席》、《祢在我身後》、《我們同心宣告》、《我永遠相信》

還記得去年初在訂2017的年度計畫的時候,我寫下了要創作2首歌的目標,但真正在寫的時候總是會因為完美主義作祟,而一直無法完成完整的作品。 這個時候,剛好周巽光牧師辦了第一次寫歌退修會,讓我們每天和不同的組員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創作。

和自己寫歌不一樣的是,有夥伴們一起創作,會因為每個人所擅長的不同,而互相補足,時間限制則讓大家更快想出主題和架構,就像已經發出的箭,很難再讓你轉向猶豫了,更沒有時間讓你的完美主義作祟。當然中間也會有大家意見相左,或是失去對這首歌的信心的時候,但最後完成發表的時候,大家不同的idea能交織成一首首完整的歌曲,是很充實與滿足的。 2017年也是我在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敬拜團滿10年的時刻,對於敬拜的探索與認識還是覺得沒有止盡,就像神的面向也是永無止盡。期待在往後的日子能夠繼續的追求神,寫出更多的詩歌。

陳州邦|共同創作《天父祢都看顧》、《找到我》、《我們同心宣告》、《完美時刻》

是的,這次真的要著手我們的全創作專輯了!你也和我們一樣興奮嗎?!過去,約書亞樂團將較多心力放在翻譯國外的詩歌,直至近幾年,神透過許多牧者、講員,不約而同的對約書亞樂團發出邀請,就是我們要開始領受並創作出屬於亞洲這塊土地的聲音。因此在籌備第二十張專輯時,我們遠行兩次,甚至出發前往日本展開為期一週的創作營,在這段激盪的時間,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分享彼此喜歡的音樂曲風、一起禱告,還有聆聽每個人的生命故事…,很奇妙的,這些見證及生命故事,最後都成為一首首帶著約書亞DNA的敬拜詩歌。

在寫這次《找到我》的歌曲時,盼望這首歌能傳遞給在生命中迷失自我價值的人,要明白在神眼中,你的價值是極寶貴的,但奇妙的是,有次在台上用這首歌敬拜時,神反而透過歌詞內容安慰著我…,當我們用這些創作歌曲敬拜時,都能感受到神透過這些詩歌對我們說話。創作是一個挖掘生命、也更多親近神的過程,期待透過這張專輯中的每一首詩歌,能夠述說出神每個面向的榮美!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2期P.56-57)

1,20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以愛與包容為中心─堅持為主唱到最後一天

還記得剛受洗完,某次小組結束後,我的小組長對著我跟另外兩個小組員說:「你們都還蠻喜歡唱歌的,那下週我們一起去光光哥家吃火鍋,順便也認識一下約書亞的團員吧!」就這樣,開始了我敬拜團的服事生涯,沒想到一轉眼也過了16年…

79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敬拜團服事的二三事

文/Norie Lo

還記得剛受洗完,某次小組結束後,我的小組長對著我跟另外兩個小組員說:「你們都還蠻喜歡唱歌的,那下週我們一起去光光哥家吃火鍋,順便也認識一下約書亞的團員吧!」就這樣,開始了我敬拜團的服事生涯,沒想到一轉眼也過了16年。
 

服事甘苦談

大家想像中約書亞敬拜團的服事也許是很光鮮亮麗的,但是十幾年前因為剛成軍,樂團成員還不多,所以常常一個人要當好幾個人使用。大家出去外縣市巡迴服事的時候,扛貨、鋪貨、賣CD都是團員們一起幫忙,然後趕快去彩排,回來再繼續顧攤位。帶完敬拜後一樣要趕快下來賣CD、收貨、點貨,把東西都扛上車之後,還要結算金額之後,才能開始吃根本就是宵夜的晚餐。

即便敬拜團的服事非常辛苦,也還要撥出額外的時間練習,佔用了許多我原本可以休息或娛樂的時間,但每次看到台下年輕的生命被神深深摸著而流淚時,我的心也充滿了感動與滿足。看著他們,我可以深深感受到神對我們每一個人長闊高深的愛。我也感謝神使用我這個微小的器皿,雖然我只是個站在後面的小小vocal,但是我也都能有幸見證到並參與神在台灣復興的大能作為。
 

家人間的愛、支持與包容

隨著樂團人數、服事量的增加,大家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來自四面八方的團員各自有不同的人格特質、思考方式與優缺點,再加上大家對音樂的執著與專業度,說在服事中沒有衝突與磨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以弗所書四:2-3

 

金龍哥寫海報


感謝神,光光哥所帶領的約書亞樂團一個以愛與包容為中心的大家庭,團員們都可以在很安全的環境中,自由地表達不同的想法,或是分享我們在各階段生命中的軟弱,團員間也會給予包容與支持。

在16年的服事過程中,我並不是一路都火熱地跟隨,也有冷淡退後,任性地離開服事的時期。在這段冷淡退後的期間,心裡會有很多的自我對話:「到底該不該回到教會?」「回去應該會被牧者或領袖罵吧?」「反正那麼多人想進約書亞,也不差你一個啦!你想回去,人家搞不好還不想讓你回去服事呢!」心中許許多多負面的聲音,往往直接摧毀了好不容易萌發想回教會的念頭。

有一天,我隱約聽到神對我說:「夠了,該回家了!」但是悖逆的我仍然硬著頸項,堅信這是個錯覺。結果當天有兩位團員不約而同打電話來關心我,第一位姊妹花了非常多的時間關心我的近況,了解我當時是卡在什麼原因不願意回教會。她說她願意每天打電話給我,陪我聊聊,如果我願意她也可以在電話中一起陪我禱告,直到我願意回心轉意,重新回到教會。

當第二位團員接著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忍不住直接問他說:「你們是講好今天要一起打電話給我的嗎?」他回答我說:「沒有喔!應該是剛好同感一靈,大家都希望你回來一起服事啦!」當下我真的非常的感動,在連我自己都感覺想放棄自己的時候,但是我的屬靈家人跟神沒有放棄我,他們與神一同用愛與關懷來挽回當時迷失方向的我。因此當我再次回到教會,再次開始我的服事時,我也特別珍惜與可以與家人、與神同工的機會。 

忘記這張大家是要演啥
神的恩典

從一個剛受洗的基督徒,一路走到如今,除了在約書亞敬拜團中得到了家中的歸屬感之外,我最感恩的就是透過服事所得到的成長與收穫。

除了在歌唱技巧上的提升之外,因著常常與國內外講員配搭及特會中帶敬拜,我不但可以吸收到許多屬靈上的知識以及啟示之外,更特別的是透過與講員近距離的接觸,觀察到他們台下的另外一面。

我第一次在後台見到腓力牧師時,老實說心裡真的是「超級敬畏」(其實是超級害怕,那種害怕是覺得自己的罪跟污穢好像無所遁形的感覺),所以我常常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但是台下的腓力牧師超級親切,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一起在香港服事,他經過走廊看到站在旁邊對他微笑的我,竟然主動走過來跟我握手並且很親切地跟我說好久不見,真的是很沒有架子的一位牧者。

此外,團長光光哥也都常常對團員分享他第一手的新信息,像「天國尊榮文化」的教導,大家學習透過聖靈來認識彼此,也試著去認出神在不同團員身上的恩賜與呼召,讓大家的恩賜可以被發揮。還有「君尊的敬拜」,導正了我們對敬拜的看法,明白敬拜的原則,更讓我們領受到敬拜的服事不是要讓我們耗盡自己的生命,而是要成為一個燈台,不斷地向聖靈支取源源不絕的能力,我們才不會在服事中筋疲力竭。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

以弗所書四:11-16

 

Joshua~排隊中


有一次我跟領之懿姊一起吃下午茶,談到我們在一起在約書亞敬拜團服事了十幾年,我開玩笑地說,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應該要退休讓年輕人接手了。但是她搖搖頭跟我說:「我們是走在對的道路上,不管我們年紀有多大,體力變得有多差,我們都要堅持為主唱到最後一天!」回首這十六年的敬拜團服事生涯中,真的是滿有神的愛與恩典,所以我相信在接下來日子裡,神會澆灌更多的愛與恩典在我們這個愛的大家庭中!下一個十六年,我來了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1期P.56-P.57】

79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你有可能會犯錯 但你不是一個錯誤

有時候常常覺得自己不足、也常常犯錯,但是當我相信Jon所說的「過去的失敗、未來的失敗都不會改變我的身份」時,我學習接受每一個當下的我,做的對、做的錯,出糗的、走音的、變胖的… 我發現,當我接納不完美的自己時,我是活在當下的,我不恐懼每一個面相的自己。

94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品齊/Background Vocal

228連續假期,我們去到各個城市服事,不是要得著人的稱讚或者證明自己可以做什麼,而是因為神的愛祝福了我們,真心希望大家也可以得著這份祝福,所以我們甘願獻上自己的假期。

約書亞久違的巡迴,很開心可以參與在其中,還可以跟大力士Jon一起,他真的好可愛,別看他大大的一隻,其實他的心很柔軟、很容易感動,然後我們也就跟著拭淚了。聽著他的過往,還有現在勇敢站在台上的他,很感謝神帶領了Jon。曾經有人取笑他、欺負他,甚至父母離異時跟他說「他是一切問題的原因」。走過了這些的Jon用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這些都是謊言!不要再把謊言放在心中,從現在開始,只要相信這件事「在神的眼裡,你是特別的!」

沒錯!在神的眼裡,你是特別的、我也是特別的,我們都是神的寶貝。記得Asia for JESUS有一期的文章寫到,「神對我們的愛不是均等的」,神的愛不是給了他之後,就不夠分給我,所以我不用靠贏過別人來證明我的價值或者贏得關注、贏得愛,我也不用因為自己能力不夠而害怕沒有人會愛我。神的愛是無止盡的。

有時候常常覺得自己不足、也常常犯錯,但是當我相信Jon所說的「過去的失敗、未來的失敗都不會改變我的身份」時,我學習接受每一個當下的我,做的對、做的錯,出糗的、走音的、變胖的… 我發現,當我接納不完美的自己時,我是活在當下的,我不恐懼每一個面相的自己。神讓我接納自己,也幫助我接受祂的愛,那無條件的、無止盡的愛,我開始活在安全感裡。我大口大口呼吸在神愛裡面,自由的空氣,「This is Living」!

Belle/Background Vocal

在成為全職母親後,因著這次大力士巡迴分享會,終於又再次跟著約書亞一起巡迴了。228的連假,約書亞一共跑了四個城市,經歷了許多的感動,一直以來都對於孩童特別有負擔的我,看著這次巡迴那些被神觸摸的孩子,我的內心也跟著激動起來。

「你有可能會犯錯,但你不是一個錯誤!你也許會經歷失敗,但你並不是一個失敗的人!因為在神眼中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樣的分享一直都很觸動我心,在曾經家訪過破碎及弱勢家庭的孩子後才發現,他們內心的渴望從來就不是物質可以去滿足的,而是單純的需要一份「愛」。很喜歡「相信擁抱」這首歌的歌詞:我們相信擁抱,相信愛能累積,過去那些年裡的付出終會有回應,我要用全部的力氣緊緊擁抱你,愛是誰、愛是你、愛是我們的上帝。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可以經歷到從神而來的愛及擁抱,讓神的愛來滿足他們。

Bukun/Background Vocal

很開心也很興奮能夠和大力士Jon一起巡迴,原本在宣傳海報與影片中看見大力士的超強力量好像沒什麼,那麼大的一個人,要把平底鍋捲起來、用鐵棒舉起兩個人、折彎鐵棒等似乎很輕鬆,但是,在這幾場的巡迴裡,我漸漸感覺到,這似乎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因為有一個機會我摸到了大力士的道具,哇!真的真材實料,平底鍋、鐵棒都非常的堅固,他的特殊技能真的讓我更專注想多聽聽他想和我們分享什麼。在巡迴的後台,常常看到Jon非常的平易近人,但因為我的英文能力不足,也不敢開口和他說話,不過從他與別人的互動中,好像有一種特別的溫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笑容。

感謝神讓我能夠參與在這次的巡迴當中,可是就在巡迴的前一天, 我感覺肚子很不舒服, 一天就拉了三次肚子,越來越感覺不太對勁,於是當我到台北時,我就馬上去診所找醫生,醫生診斷可能是諾羅病毒引起的,我就有點擔心後來幾天的服事,但每次吃藥也宣告耶穌是我的醫治者,之後從第一場服事,我開始跳跳唱唱、跑來跑去,發現原本不舒服的肚子已經沒有任何疼動,我也越讚美越盡興!而且美食我也可以大肆的享受!感謝神保守,在幾天的服事中可以非常開心的享受在天父的愛當中。

另外也有機會參與在媒體事工,負責在聚會當中攝影或是在聚會結束後採訪。特別每次在採訪的時候,透過禱告尋求,天父就好像給了我們禮物一樣,在受訪者的回饋當中再次被激勵!我記得有個女生在當中被恢復與安慰,因為她與家人的關係緊張,但透過大力士的分享,覺得被天父的愛擁抱。還有許多的見證分享,當下採訪時反而又再次被這些弟兄姊妹激勵。天父好真實、好信實,天父真的很愛很愛我們!

蹦蹦/電吉他手

第一次參與在約書亞巡迴對我來說是一個蠻奇特的事情,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就是巽光牧師常在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信息中分享到的,那群「聽著約書亞長大的孩子」,對我來說,很像是一種角色的平移,如果比較屬靈一點的說法,可能是就是世代的傳承,所以在心情上難免會有些緊張,同時也伴隨著興奮跟期待。在這趟巡迴中,桃園中原大學是讓我覺得十分感動的一場。中原大學過去是我的母校,我除了當天跑了一個像回憶校園的巡禮,在敬拜的當下,很多過往在學校的回憶又浮現在我眼前,然後我很像在為這塊土地、這個學校代禱、敬拜。另外一件感動的事情就是,各個城市同心合一的禱告吧!特別是我們在唱到「相信擁抱」這首歌曲的時候,呼應著整個巡迴大力士的信息,當歌詞唱到「我們相信擁抱…」時,我覺得感受到神很大的恢復在會場,不管是對於人心中的恢復,也是對土地的恢復,當大家同心合一的敬拜的時候,真的感受到天開的感覺。若下一次還有巡迴,想對弟弟妹妹們說,我相信神會使用各種不同的人,用各種方式來祝福各個土地,只要我們的心是明確的專注在神身上,所以希望弟弟妹妹們能夠放膽去為著土地及人們來敬拜禱告服事,不只是巡迴的當下,更是巡迴以外的時間,成為那個祝福的管道祝福這個世代。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0期P.56-P.57】

94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 | 只要單純相信並順服 學習跨出信心的第一步

記得在高中時,有一天在跟教會朋友聊天,聊到以後的夢想,對方問我有什麼夢想希望以後能夠實現?我說我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無論是全職或半職的方式都可以,我想要打鼓服事神;因為我非常清楚打鼓是神賜給我的恩賜,我想要用神所給我的恩賜來回饋神,服事祂!

92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文/洪德耀

得在高中時,有一天在跟教會朋友聊天,聊到以後的夢想,對方問我有什麼夢想希望以後能夠實現?我說我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無論是全職或半職的方式都可以,我想要打鼓服事神;因為我非常清楚打鼓是神賜給我的恩賜,我想要用神所給我的恩賜來回饋神,服事祂!

第一次看到爵士鼓這樣樂器,是在某年的聖誕節。那時我跟媽媽走在街上,被遠方傳來的音樂給吸引,於是就走過去,發現是我以前在香港去的教會正在街頭佈道。那時音樂聲中最吸引我的聲音就是鼓,我記得那當下覺得鼓是最大聲、也是最明顯,顆粒狀似的,並有節奏性的一樣樂器。而當天我媽媽被教會的人按手禱告,她感覺到被禱告時,有一股暖流在她的喉嚨流動,禱告完後她的喉嚨痛就好了,之後我就跟著媽媽去了這間教會。

一開始進到教會時,在敬拜讚美當中最吸引我的樂器,依然是爵士鼓。在教會聚會結束之後,我就跑去碰台上的爵士鼓,有一次被當時敬拜團的鼓手看到,他就來教了我兩招,但是當下他也只教了我幾個基本節奏而已。等到我重新再碰爵士鼓,已經是高中搬回台灣的時候了。當時我在教會認識到一群也喜愛玩音樂的朋友,因此我們就常聚在一起玩音樂,後來也組了一個團。也因為這樣的機會,讓我有機會再次碰爵士鼓。我記得非常清楚,我時常在放學後在家裡聽著CD,然後自己試著抓CD裡面的鼓是怎麼打的,然後就在椅子上Air Drumming(模擬實際在打鼓的樣子空打),試著把聽到的節奏打出來。也因此,我從許多不同的CD當中學到了不同種類的節奏型態跟過門,更多打開了我爵士鼓的「資料庫」。過一陣子之後,教會師母也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敬拜團,我當下馬上就答應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加入教會的敬拜團。

隨著退伍後面臨到找工作的階段,當時其實不知道除了打鼓以外自己還能做什麼,或者說,也不知道自己還會想做什麼,但因為害怕音樂無法當飯吃,而自己也給自己找工作的壓力,當下就還是找了一份正職的工作。在工作一年多後,有一段時期,因為不適應的關係,時常一邊騎車時想著:到底什麼事情我去做是會覺得有意義的?也是我想去、並有熱情去做的?那一陣子想來想去,其實心裡早就已知道那個答案,只是當時的我還不敢去面對罷了。

在上班期間我還是有組樂團,有一次我們團員在聊天時,BASS手就問我實際想做的事情是什麼,當下我就回答:音樂。剛好那陣子也想轉換工作,在聊天的過程當中心裡就有個心聲,決定要去試看看。在那過後我就做了這個決定:辭職,然後去做音樂相關的工作。同時也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如果這一年裡做的順利,當然感謝主,但如果不順利,也感謝主,至少我試過了,不會等到以後老了才來後悔當初沒有去嘗試過。

開始踏入音樂這個領域後,我真的感覺到神的帶領跟開路。辭職後的一個多月,約書亞樂團的BASS手(同時也是當時跟我一起組樂團的BASS手)來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約書亞樂團,他們正好缺一位鼓手。當下我其實心裡有一點不可置信,心想「這也太巧了吧?我夢想想要加入一個專職的敬拜團,而現在剛好就被邀請進入『約書亞』?這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之後我回去思考並禱告,同時也跟我當時去的教會的輔導說。約略一個禮拜過後,我便答應了,隨後也跟團長周巽光牧師碰面聊聊,順利的加入了約書亞。

進入約書亞樂團對我來說,是進入音樂圈一項很大的鼓勵,它代表著我在音樂圈工作的開始,也是很大的支持。我非常感謝主,這樣那麼快並清楚的回應我,心裡更是確定這就是神要我去做的事情,對我的呼召。

當然神的帶領,不止於此。在約書亞服事的同時,開始也有其他演出的案子機會,同時我也有在教爵士鼓,隨著時間的累積,我的學生也慢慢的增長。一直到現在我仍然在從事音樂相關工作,我想我這一生都會一直用音樂服事神、服事人,進而影響這世界更多的人。

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裡去...

馬太福音十四:28~29

回顧自己的過往到現在,實在心裡充滿感恩,感謝神在我身邊擺下的人,賜給我的機會,並支持鼓勵我的人。我也很感謝神透過我自己的這個經歷讓我學習到要用信心跨出那一步,當你跨出那信心的一步時,神一定會帶領你的。就像當時耶穌在水面上呼召彼得從水面上走過去,彼得當下就立刻下水從水面上走過去,我想當下彼得的心是沒有疑惑的,所以當彼得踏下那信心的一步時,神蹟奇事就發生了,他行走在水面上。只要單純相信並順服神所命定我們去做的事,神必會引領我們的。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56-57】

92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約書亞樂團|當我遇見約書亞樂團 平凡當中的不平凡

在還沒來到約書亞之前,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喜歡敬拜的人。這個「喜歡敬拜」,從我國中三年級,當每一個人都在忙碌課業、準備升學的時候,我卻會拿起吉他、翻開詩歌本,每一天自己至少彈唱一個小時,可以看得出來。

91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文/許書政

竟會實現的夢想

曾經何時,我竟然成為了約書亞敬拜團的資深團員了?!這是有一次調查之下,在約書亞樂團超過十年的人,一個赫然的發現!當然,和那些真正的創始團員相比,我還是差得遠呢!但是…十年,確實也是個不少的時間。

在我還沒有進約書亞之前,相信許多人和我一樣,把約書亞視為「天團」——希望有一「天」可以進入的敬拜「團」,不過這個夢想似乎遙不可及,會有這樣的機會嗎?以前,真的沒有什麼機會,但是現在,約書亞竟然也會有公開召募團員的時候!

在沒有什麼機會的情況下,我竟然會有機會進到約書亞樂團,這真的是神的帶領吧!在當時,因著工作、生活都轉移到台北,而來到了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來到青年牧區參加的第一個小組,沒想到…治德也在這個小組裡面!而且,他後來還成為了我們的小組長。

記得當時,我還在當兵、還沒退伍,治德就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約書亞樂團當Vocal?當他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的內心真是有種澎湃欣喜,雖然那時候外表很冷靜的回答:「好哇」,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我「真的」有機會可以進到約書亞樂團裡面。當然,第一次跟著約書亞站在台上、參與崇拜的服事,真的是超緊張的!但是,也很興奮、很享受!這種感覺,可能就像有一天,你可以和五月天一起站在台上演出,一樣的感受吧!戰戰兢兢、看見這一群不平凡的人,但其實也是和你一樣是平凡的人,但是在平凡當中,他們卻又是這樣不平凡。可以加入在他們中間,真好!

從破碎中被恢復

在還沒來到約書亞之前,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喜歡敬拜的人。這個「喜歡敬拜」,從我國中三年級,當每一個人都在忙碌課業、準備升學的時候,我卻會拿起吉他、翻開詩歌本,每一天自己至少彈唱一個小時,可以看得出來。我就是喜歡這樣,自己唱著詩歌、讚美神!後來,高中、大學以後,加入了敬拜團、也成為主領,每每在領著敬拜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聖靈的帶領,也看見台下的會眾,一個一個的被神觸摸…,這樣的與神同工、在敬拜中享受神,真的很好!不過,後來我卻經歷了自己屬靈生命的最低潮以及破碎。

曾經,放棄了自己喜愛的敬拜;曾經,放下了自己喜愛彈的吉他,不再碰觸;也曾經,不曉得應該再怎麼樣面對神…。但是,當來到了約書亞,神讓我再次在敬拜中遇見祂,並且也是再一次在敬拜中來服事祂。神讓我知道,原來,我還可以再重新開始一次,沒有人知道我過去有什麼經歷,不在乎過去我曾經擔任過什麼,一切就是從頭學習,把所有的過去都擺在祭壇前,單單把自己獻上,我想──這就是敬拜吧!

那時候最喜歡、最觸摸我的一首敬拜詩歌就是「主我獻上生命給祢」:主我獻上生命給祢,用我一切經歷,來榮耀祢聖名、所有的悔恨,一切的稱讚,無論苦與樂,都交托給祢…。這首詩歌,就有無限、深深的感觸,是自己心情的寫照、也是自己生命的經歷, 將所有的一切,就是交託給這位信實、永遠慈愛的主。

敬拜生命再次燃起

當自己開始在敬拜中被恢復的時候,首先,除了與神的關係被恢復、重新與神連結關係之外,很實際的,很久沒有開口的聲音,也逐漸被恢復起來。──這真的很實際,當一個人太久沒有開口唱歌,喉嚨、聲帶是會僵硬的;以前可以自然、輕鬆唱出來的聲音,後來卻會變得很吃力。而且,以前可以自然唱出來的感動,在後來卻會很難在靈裡唱出感動、並且很難進入敬拜中。然而,感謝神,一切都在神的裡面、在服事的操練當中,逐漸的被恢復,直到自己真的可以再一次自然、輕鬆的、也是盡情的,以歌聲來敬拜讚美這位配得稱頌的神!

另外一個被恢復的,就是自己彈的吉他。我真的,整整有超過三年的時間沒有再彈過吉他了吧!當我再一次拿起吉他來,想要嘗試彈一首歌、想要嘗試自己來敬拜神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彈出來的聲音、節奏、韻律,竟然是這麼樣的生疏及生硬, 連我自己都難以敬拜下去。有一次,我就自己按手在吉他上面,我求神再一次把敬拜的恩膏賞賜下來、並且也膏抹在吉他上面,使我再一次能自由的來敬拜神。直到現在,有時候還是會有人問我:「你是約書亞的吉他手嗎?」,我都說:「不是,我只是Vocal而已,哈哈!」

在約書亞團隊裡面,除了敬拜的生命被恢復之外,讓我學到最多的,就是整體樂團的配搭。我自己本身對音樂就有興趣,但是,卻又不是屬於那種專業型的,所以吉他彈得不錯,但是卻又不是那麼專業,這大概可以說是為什麼我沒有成為約書亞吉他手的原因吧!但是,在這十年跟著約書亞服事下來,我逐漸瞭解每個不同的樂器應該怎麼搭配,只有一把吉他的彈法,和進入到樂團裡面,吉他的彈法是不一樣。因著這樣的概念,在後來有機會參與帶領敬拜團的服事中,我能夠知道怎麼樣指導敬拜團做音樂的層次、怎麼樣練一首敬拜詩歌,也因著在約書亞Vocal的訓練,所以也能指導歌手的歌唱──這些都是我在約書亞學習到的能力。

神讓我們不平凡

直到如今,我還是很享受在約書亞樂團的服事,除了這是一個不斷在學習及提升的團隊,而且也是一個不斷在神國裡面領受新的敬拜恩膏的團隊。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很生活的家,我們會玩樂、會放鬆,服事不會過於嚴肅或屬靈,因為敬拜的生命,就是在生活、及肢體的關係中,自然流露愛神愛人的本質。

──這裡的人很平凡,但是,卻又在神的裡面顯現出不平凡!I love it!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56-57】

91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流行|人生中場的急轉彎-南岳君 「我開始思考要以不一樣的戰術打人生的下半場,影響更多的生命!」

029

專訪|黃詩絜  文|黃詩絜  圖片提供|台灣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

曾任美國A T & T 公司、朗訊科技( L u c e n t Technologies)的高階主管多年,南岳君在擔任造紙企業總經理時,重新檢視自己工作的目的。「我懷疑自己在工作上除了得著金錢,影響家人外還有什麼意義。」無意間轉到GoodTV好消息電視台的他,看見水晶大教堂牧師專訪Richard Stearns的節目。曾身為大企業高階主管的Richard Stearns被問起擔任美國世界展望會會長的原因。「過去十年,我走遍億萬富翁沒去過的地方,我曾騎著小驢到安地斯山脈,坐著吉普車在衣索匹亞沒有水的村莊,看見對未來沒有盼望的孩子,但我的工作讓他們重新看見盼望,好像感覺耶穌的愛臨到他們,這是我人生最有意義的工作!」看見Richard Stearns不可言喻的喜樂神情,南岳君發現自己如此渴望這種既能發揮自己所長,為神工作的同時,又能改變人生命的職志。

成為新器皿,以不同策略迎戰下半場人生

「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總是以數字做決策,因此不可能放棄高薪的工作,去讀神學院的機率更是趨近於零。」沒想到在南岳君陪太太修讀神學院課程後,自己的人生觀竟因此完全改變。「我不再想追求更高薪的工作,而是開始以不一樣的戰術打人生的下半場,不再只影響家人和自己的生命,我希望影響更多的生命!」奇妙的是,不久後,神學院牧師便邀請他到洛杉磯參與對中國企業家的宣教事工,「長達兩年半的時間,我從高階主管到當時的兼職同工,神已經重新塑造我,成為另一個新器皿。」南岳君語重心長地說。

盡力行事後,尋求更高能力

「新任會長是個能力很強的人,他在大公司做過高階主管,然而我們不是在企業找到他,而是在神學院找到他。」這是在會長交接感恩禮拜中,世界展望會董事長介紹南岳君的一句話。南岳君清楚,如果少了企業、神學院任一經歷都沒辦法讓自己有機會帶領世界展望會。曾叱吒職場的他,總一味地認為只要靠著自己的計算和謀略就能將事情做好,然而進入神學院後才發現許多事情光靠著自己仍是無法成就。至2013年3月轉任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後,他更發現有太多事是必須連結神才得以完成。前陣子展望會一名重要同工的家屬因車禍而嚴重昏迷,然而當全會發動緊急禱告網後,上帝神蹟似的讓病人在短短兩天的時間內進入普通病房並一周後出院,而這名同工也得以持續投入為事工,這些經歷都是南岳君始料未及的。「這些突如其來的危機都是我們沒辦法控制的,但當我們帶著信心倚靠神時,便能隨時看見神的雙手就在我們的四周。」

人生的第二個旅程:影響他人生命

擔任世展會會長尚未滿一年,南岳君的足跡已遍及中亞及非洲數次,透過實際探訪當地居民,他更體會改變世界的容易。「我越努力工作,就越發現自己能影響世界其他孩童。孩子不再因腹瀉死亡後,便有能力就學,不久燈光、電腦等設備也會隨之而來。我人生的第二個旅程讓我真的能夠影響他人的生命。」過去汲汲營營的職場生活,總是被製造電路板、手機、基站等事物填滿,然而同樣時間的付出,卻使他看見地球另一端的孩子因為簡單的幫助,使社區得以轉變。「其實我們只要付出一點,不用太享受,就發現自己能改變世界,建立正面能量,也改變他人的生命!」

—————————————————————————————————————————- 採訪後記

或許你很好奇,這位高學歷,又在跨國公司任職的南岳君放棄一切的原因。「如果你要問我原本人生的計畫,老實說我沒想要放棄那些事業。」訪問過程中,他幾次強調。然而話鋒一轉,他堅定地接著說:「現在回頭看,我發現神是我人生的導演,也才發現這都是神的安排,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青年誌第20期P56】

 

6,50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