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超自然創意選修課{音樂}讓創作感動人 讓音樂去到有需要的人身旁

受訪者/趙治德

「我第一首創作只有旋律、沒有歌詞,」趙治德描述了第一首歌誕生的情境:「當時是用簡譜,寫在一張分數很爛的考卷背後,是在午休時間寫的…周遭一片寂靜,我很喜歡這種安靜的時候。」國二時寫下第一首創作,高中時投稿錄了11 首創作後加入約書亞樂團,每年寫下許多福音詩歌,直到兩年前發行了首張流行音樂EP《一億次重來》,趙治德的音樂之路,從不敢想、到現在不僅成為正在走的路,並且將會持續走下去。

生命低潮不影響創作本質 無論好壞都可以榮耀神
當許多學生還忙於社團、感情、課業時,趙治德就投入大量時間與心力寫歌;也因為他所具備的敏銳及思考等特質,使得他的音樂常常帶著真摯情感。「我很誠懇面對內心負面的區塊,痛苦是真的、自卑是真的、需要突破是真的、看不見未來的感覺也是真的,所以好像在掙扎當中,寫出來的歌就特別揪心。」

也正是因為體會人生總有的高山、低谷,不會時時刻刻都在最佳狀態,趙治德也逐漸理解,自己不是憑藉感覺服事,反而生命本身就是服事,就好像音樂本身不等於敬拜;而是因著敬拜的心使音樂能成為敬拜。因此即便在他創作期間,也許正面臨低潮,他仍藉著禱告將焦點帶回神身上:『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了大家,我會禱告說:「神,你祝福大家。」所以我還是可以創作。』正因為一切焦點關乎神,因此並不影響創作的本質,無論好壞都可以創作、敬拜。而神也仍然使用他的音樂感動許多人,「我也就知道這真的是神的工作。」

創意不是衝撞傳統 而是一點一點影響、改變
曾經寫下《台灣我愛你》這首在教會間被廣泛傳唱的詩歌,趙治德說,當時起源是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 牧師在他耳邊對他說:「治德,你要寫一首愛台灣的歌。」雖然一開始是神透過人放下這個感動,但寫歌的時候卻沒有想太多,「我就想台灣是怎樣,然後用很正面的詞彙去形容。」對他來說,創意是靈感、是神來之筆,而感動則是旋律配上歌詞後,發現能夠完全搭配在一起的感受;而他也發現,當他先能夠被自己的作品所感動,往往也才能夠感動人。

但走創作這條路,趙治德也體會過創意與現實考量打架的時刻,尤其當面對必須順服上位者的意見時,找到平衡點更需要時間,等待雙方能漸漸能夠互相理解;而他從一開始的衝撞掙扎,到現在轉換心境,換方式一點一點在音樂中融入創意:「( 音樂) 整體結構依然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但在小地方又有驚喜,這也就是好玩的地方,」以近期收錄在約書亞樂團最新專輯中的< 小小嬰孩> 為例,趙治德使用了五聲音階,將東方風帶入這首講述耶穌降生的歌曲中,「如果這樣的改變是可以被接受的,那就成功了。」

「我想做音樂,而我有目的,是真的想要傳福音。」在今年,趙治德預備於網路上推出新歌,希望能觸碰那些心裡憂鬱、有需要的人,對他來,創作說不單只是為了自我實現,而是讓音樂能夠去到有需要的人身旁。

【本文出自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22】

7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