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會|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個人篇

p10b

先知性文化是非常有建造性的文化,然而一旦在錯誤的氛圍中,卻可能招致嚴重後果。「對的文化,才能夠有對的先知性事奉。」巽光牧師分享到。

現在我們稍微明白了,先知性文化其實是一個能夠普及化的文化,不限定於特定的族群,並且是與我們都深刻相關的文化,那我們就要適時的拿掉過去對之有所誤會的有色鏡片,重新來認識、並且預備我們自己,成為可以營造對的氛圍的人。

我們怎麼踏入先知性的氛圍中?

在以往教會中,大部分的人一開始有機會接觸到先知性領域,都是透過特別聚會、或是在本身的教會中有相關的教導課程。現為靈糧國度領袖學院院長的謝宏忠,就舉他自己的故事為例,在大約21年前,他第一次接觸到先知性方面的服事,當時的他彷彿握到了一把鑰匙,但仍不清楚這把鑰匙將會開啟哪一扇門,只能獨自摸索前行,從閱讀聖經和相關書籍,以及參加一些具先知職分的講員的聚會,從中開始培養出胃口、並且漸漸建立起脈絡。直到10年前,謝院長與教會幾位牧者一同被派去美國比爾漢蒙先知的教會學習,接受相關訓練,才正式開始他在這個領域的事奉。

「透過特會所開啟的先知性恩賜,為何回到教會卻無法繼續運作,因為教會沒有先知性文化和平台,使他們可以持續操練。」謝院長提到,由於先知性文化氛圍不普及,加以教會普遍對其持保留、觀望的態度,沒有成熟的領袖來遮蓋、教導,一些渴望更多了解先知性文化領域的弟兄姊妹,往往只能夠自我摸索。因此他十分渴望、並親身投入,盼望在教會中建立起安全又開放的氛圍,讓弟兄姊妹在其中接受裝備,持續成長。

先知性的百姓=聆聽神聲音的百姓

我們都明白要領受先知性的話語或是異象,首先必須要能夠聽得見神的聲音,「能夠看見或聽見,才有辦法成為先知性的群體。」巽光牧師說。

然而對部分的弟兄姊妹而言,聆聽神的聲音也許是件困難的事;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院長周巽正牧師描述,在他自己開始成為傳道人三年之後,他才開始相信自己可以聽見神聲音,在此之前,即便他讀神的話語有所領受,他仍然一直在等待一個低沉的男聲對他說話。

許多時候我們在等候的是實際的聲音,卻可能因此錯過神正在對我們說話。「對我們大部分的弟兄姊妹,其實你都有聽見神聲音的經歷,只是你不知道你在聽神的聲音。」神是個靈,所以當祂和我們說話時,是透過靈對我們說話,但卻是藉由我們的魂─可能是心思、意念或情感─來解釋,可以轉變成是意念、想法、也可能是文字或各種形式。很多時候我們以為這是自己的念頭,卻是神的意念、神的想法在我們裡面,而這也是為什麼在操練先知性恩賜服事時,我們需要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透過教練的指導,幫助我們練習、並且區分這個意念的來源是否屬於神。

基本查驗守則 符合聖經原則

當你發現自己開始領受到一些啟示時,無論這個啟示是對自己、或是對他人,仍有一些方式,可以幫助你查驗區分這個源頭是否正確。謝宏忠院長就提到一最基本查驗的方式,是透過帖撒羅尼迦前書第5章19-22節:「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各樣的惡事要禁戒不做。」這邊提到從不只是聖靈來的感動不要消滅,更強調必須符合安慰、造就、勸勉的原則,接下來,我們必須留心所領受的是否符合聖經原則,是否尊榮耶穌?最後,若我們領受的是要對他人說的啟示,在表達的時候也要謹慎注意用詞和態度等。

有先知性恩賜就代表是先知?

然而當我們更多操練聆聽神的聲音,並且也開啟了先知性方面的恩賜,就代表我們是「先知」了嗎?

關於先知性話語,謝院長以聖經民數記第廿一章25節:「耶和華在雲中降臨,對摩西說話,把降與他身上的靈分賜那七十個長老。靈停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就受感說話,以後卻沒有再說。」為例,70位長老因受聖靈感動而說出先知性的話語。換句話說,當基督徒被聖靈充滿的時候,每個人都能夠說出先知性的話語,轉述神的心意;這種單純的預言可以說是神所給人的禮物,每個人都可以領受且活出先知性文化的氛圍。

但是「先知」一詞,代表的是職分,巽光牧師特別在此指明,先知職分需要受到教會所認可,並且是生命成熟的領袖;謝院長也有進一步具體說明,要被稱為先知,必須要有明顯的四個特徵:「神的呼召、生命成熟、恩賜明顯、恩膏傳遞。」成熟的先知不只能夠領受異象和發預言,通常也能夠有精確的解釋,而他所服事的對象甚至可能涵蓋政治或企業界,同時他也能夠成為訓練者,傳遞恩膏,並且幫助更多人學習活出先知性的生活。

預言恩賜的目的 是安慰、造就、勸勉

既然我們明白了,每個人都能夠領受恩賜,發出先知性的預言,那麼我們就必須了解為什麼神要賜下這樣的禮物給人,以及這份恩賜應該帶出什樣的果效。

這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原文作:是說預言;下同)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裡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祕。但作先知講道的,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1~5節
這樣經驗也許你我都曾經有過:你參加了一場先知性的特會,當你充滿期待地坐在會場中時,內心隱約又有一絲不安;過去幾個月,你瞞著父母親偷偷篡改了好幾次的考試成績單,這位先知講員會不會把你叫起來,當眾點出你所做「隱藏的事」呢?

如果我們以為,先知性的恩賜最重要的意義,是叫我們點出隱藏的錯誤並且試圖糾正它,很有可能已經模糊了焦點。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以哥林多前14章1-5節帶我們了解到,先知性預言恩賜的目的有三:造就、安慰、勸勉人。在先知性的文化中,我們是要幫助人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且宣告盼望在對方身上。

我們要將埋藏在人們生命塵土中的黃金挖掘出來,找出隱藏的寶藏。如果我們在服事的人生命中看到負面的事情,我們需要祈求聖靈賜給我們所看到的問題的答案,然後用預言說出來,而不是只說出問題,這樣人們才能夠領受恩典(神超自然的能力)來解決他們所深陷其中的問題。
第5章‧預言和先知
也就是說,如果今天神感動你,讓你明白某位你很熟知的朋友暗中篡改成績單,你可以做的不只是告訴對方神知道他所做的事,更需要進一步鼓勵他坦然面對父母和自己,並且對他宣告出他的未來仍然充滿盼望。

核心價值決定你我看事情的眼光

既然先知性文化所帶出氛圍,是要幫助、造就人,那也代表著每一位基督徒的責任重大,我們必須整理好我們的內心世界,確保我們和神的工作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書中,舉一位厭食症的女性為例,她相信生命中的謊言,認為自己總是太胖;謊言蒙蔽了她的雙眼,使她面對鏡子時,仍舊無法看清自己實際上已經過瘦的真正模樣,就好像眼鏡鏡片出現了刮痕,使我們所看見的物體扭曲、變形,甚至是破碎的。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也提及一項十分重要的觀點,能夠幫助我們審視並且建構健康的核心價值,他說:「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試著問自己這個問題,相信能夠幫助我們每個人進一步去反思,眼中的梁木是否已經除去?我們究竟是否也正帶著有色的鏡片呢?

對於任何渴望在先知性恩賜中更多操練的人而言,鏡片上的刮痕,必然會影響他們看待未來的眼光;對於所領受到的啟示,解釋的方式也將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對先見而言(或任何其他人),核心價值是決定我們對人生看法的鏡片。有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像破碎的鏡片,看待人生的眼光扭曲,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前面的事情。
第4章‧先知性眼光
假設我們以鏡片來比喻我們所擁抱的核心價值,當核心價值觀並不健康時,就好像鏡片上出現刮痕,使我們看不清楚神要讓我們看見的事情。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形容,「如果我們相信神是憤怒的神,我們就會透過這個鏡片來詮釋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一旦今天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我們可能就直覺地認為神是在傾倒祂的憤怒,然而神的心意真的如此嗎?

核心價值影響我們對神、魔鬼、世界和我們自己的看法,因此它們對我們的先知性事奉有很大的影響。核心價值詮釋我們將生命事件與神連結的方式,以及有哪些人生的環境我們認為是神的作為。
第4章‧先知性眼光
「怎麼看見的」比「看見到什麼」更重要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馬太福音六章22~23節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也提及一項十分重要的觀點,能夠幫助我們審視並且建構健康的核心價值,他說:「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試著問自己這個問題,相信能夠幫助我們每個人進一步去反思,眼中的梁木是否已經除去?我們究竟是否也正帶著有色的鏡片呢?

一個心中充滿著破碎與痛苦的人,他的鏡片可能已經佈滿刮痕,使他無法正確看清楚周圍人、事、物的真實樣貌;這也是當謝宏忠院長在談到建立先知性事奉團隊時,會特別提到在團隊中十分看重內在醫治,目的是幫助弟兄姊妹能夠恢復健康的內在生命,「你的生命越被醫治、越健康,你的先知性泉源出來的水就越純淨,越對人有幫助。」而克里斯‧韋羅頓牧師也在他的書中特別強調這節經文:「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譯: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四章23節)我們必須正視我們所擁抱的核心價值,並且更多貼近父神的心,認識祂良善、公義和慈愛的本質,擦亮鏡片,以祂的眼光來翻譯我們所接收的訊息,以帶出美好的果效。

就像專業籃球隊訓練 你需要在權柄的遮蓋下

我已數不清有多少次有人來找我談,他們的領袖不承認他們的先知職事。通常他們有得到某個預言或有一些個人的經歷,「神任命他們」作先知。他們把這當作他們可以在所屬教會或事工以先知職事來服事的執照,但他們卻不了解在任何團體中要擁有權柄,他們的生命必須得著神和人的喜愛。這是一個過程,即使是耶穌,祂也「智慧和身量(或譯:年紀),並神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齊增長。」(路加福音二章52節)
第1章‧發現你的屬天呼召
沒有在遮蓋底下的先知性服事,看起來像會什麼模樣?巽光牧師形容,可以將之想像成一場「Pick-up Game( 戶外街頭籃球)」:由一群人在場上相遇,隨機組隊然後就開始比賽,「沒有裁判,也沒有教練,就是大家自由心證,你覺得有犯規就是有犯規、沒有犯規就是沒有。」但問題是,我們真的不需要教練嗎?當我們開始嘗試要透過先知性恩賜來服事人,第一步所需要的,正是進入遮蓋中。「一定要有裁判教你怎麼打,一定要有這個機制,才有辦法在這個地方成熟。」巽光牧師特別強調。裁判會在我們犯規時適時的吹哨,告訴我們界線在哪裡、規範是什麼,會在我們可能違背重要的核心價值時提醒我們,而當你對裁判的判決有疑問時,也可以正面提出來討論。

大衛在三個不同的時候被膏立為王─ 一次是神(透過撒母耳),兩次是人。在這裡我們要明白的重點是,神可能呼召你作先知,但除非在你權柄範圍或界限內的領袖承認你的呼召,邀請並賦予你權柄行使你的影響力和權柄,否則你就只是對你自己作先知。
第1章‧發現你的屬天呼召
健康的先知性文化,就像是一場擁有完善制度的比賽,有指導手冊─也許是訓練教材或書籍,幫助你建立相關概念,擁抱健康的核心價值,更有教練─指得是那些生命成熟的先知性領袖,帶領你一步步操練純熟,你可以在其中犯錯,但會更快的成長;同時他們也是裁判,會指導你上場並且成全你,讓你能正確宣告出神的心意,那麼我們的服事將不只能夠造就人,我們自己的生命也會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穩固成長,帶出更美好的果效。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15-19】

52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