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會|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導論

p10a

許多人一定有個疑問,為什麼在這個季節,我們要特別強調「先知性文化」以及「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我們都知道,一個健康的教會是透過五重執事相輔相成的運作,而五重職事又是奠基於使徒性與先知性文化的基礎上。周巽光牧師表示,所謂使徒性,首先談到的就是需要有為父為母的心,如何去打破無父的世代的咒詛;另外使徒也如同保羅一樣,他是一個很好的工頭,他很會建造,有新的策略跟皮袋,他的皮袋可以承接神的復興跟工作。而先知就是很會看,他看得見神的心意和未來的藍圖。所以當工頭與藍圖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力。其他三個職分,或者其實這五個職分都應該站在彼此尊榮的角度上來彼此配搭,每個職分應該去了解其他職分跟自己的不同,並且了解如何用最適合的方式與對方溝通、成全與互為幫補,如此一來教會便會非常的剛強與健康。

以前我們談到「先知」,通常是在討論如何去操練這個恩賜。但我們現在所謂「先知性文化」的重點是在「文化」,文化如同水流,大家順著水流流向同一個方向;文化會營造出氛圍,讓大家都沉浸在個氛圍裡面,讓人擁有正確的生活和愛人的方式。因此有對的文化才會有對的先知性事奉、建構出健康的先知性群體。教會如果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時,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有先知這個職分,但我們都可以在正確與健康的先知性文化當中來運作,以至於我們可以成為一個先知性的群體,我們都可以聆聽神的聲音,對人發出正面積極的宣告,然後按著神國度的理念來接觸與服事這個世代。

好的裁判與教練-原則帶出影響力

另外我們必須了解,過往當我們談論到先知性事奉或者發預言時,那就如同我們在打一場沒有裁判的五對五籃球。因為沒有裁判,所以好像是誰說有犯規就是有犯規,感覺是自由心證。先知不能像那樣,他們必須創造一個有教練和裁判的裝備文化。教練要對球員的表現有所回饋,裁判在球員對比賽造成傷害的時候要吹犯規。哥林多人基本上把先知性事奉當作人人都可參加的競賽,所以使徒保羅教導他們:

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地作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因為 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9~33節、40節
因此,正規的比賽或者說正確的先知性文化,應該要有公正客觀的教練、裁判,要有規則與判讀機制,這樣才能對所領受到的啟示進行驗證與判斷。所以像是克里斯‧韋羅頓(Kris Vallotton)牧師的信息或是《先知性事奉基礎訓練》、《先知學校》這些書,都教導了我們許多營造健康的先知性文化的原則和機制,這些原則與機制都是來自於聖經、來自於上帝的啟示。所以在一個健康且正確的先知性文化裡,我們應該是竭力釋放出盼望,並且在人們破碎與深陷汙泥中找出寶藏,而非透過預言宣告定罪、控告或神要怎麼審判與毀滅這個世界。

所以以前許多教會很害怕先知,是因為他們覺得先知是最不受控的一群人,但事實上這些先知應該要在領袖的遮蓋底下,在健康的先知性文化的教會中成長,他們才能真正有安全感的來服事。不然我們常常會看到那些所謂的先知變成為獨行俠或孤僻的人,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沒有標準機制與規範來約束他們。因此當所有的教會都開始營造先知性文化的生活方式時,教會在聆聽神的聲音、在建造人們的靈性、品格時,都會是健康而充滿動能的。

再者,為什麼要在這時候特別強調先知性文化,是因為基督徒會更加有影響力,是在於我們能活出先知性的恩膏。神要透過這個恩膏,讓我們去服事這世代許多的人,去安慰、造就、勸勉,並且有更多的門就願意為我們敞開。例如Jaeson Ma牧師就是一個例子,他為什麼能夠在他所在的領域碰到那麼多位高權重、有影響力的人?那是在於他的先知性恩膏如同一把鑰匙,他去服事那些人,訴說了神要透過他告訴那些老闆們的事,而且完全命中!因此轉化與福音的大門就更加的敞開。

先知性文化
是信、望、愛、謙卑與成全

謝宏忠院長認為,先知性文化就是耶穌文化,因為耶穌把天國帶進到人間,把看不見的天國變成看的見的天國,具體彰顯了天國文化。耶穌以先知的身份將天國的奧秘解開,如同祂對拿但業所說的:「你們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約一51)耶穌將天門打開,使人可以一窺天國。耶穌又如同天梯,把天上的啟示帶到地上,所以先知性文化必然充滿天國文化的氛圍,反映出如同耶穌的文化。

先知性文化的根基與特質

先知性文化的根基是聆聽神的聲音,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認得牠們,牠們跟隨我。」(約十27)只有清楚聽見神的聲音,才能正確跟從主的腳步,與神同行。先知性文化具有五方面的特質:第一,充滿對神的信心。相信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因此勇於冒險,接受挑戰,時常經歷神蹟。第二,充滿對神的盼望。心中有打不倒的盼望,即使被打倒了,盼望還在,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第三,充滿天父的愛。正如林前十三2所說:「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信心叫這座山移走,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這節經文清楚告訴我們:健康的先知性文化是透過天父的愛看到每個人的價值,接納和尊榮每個人,如同耶穌是罪人和稅吏的朋友。第四,充滿謙卑順服。林前十三9提到先知所知所講是有限的,因此不能高抬自己,要像耶穌心裡柔和謙卑,樂意服事有需要的人。第五,充滿成全他人的渴望。在服事過程中,成全神在人身上的命定,使人成為神要他們成為的人,而不是成為你要他們成為的人。

我們可以從耶穌身上看到先知性文化的生命流露。祂謙卑自己,成全別人,充滿信心,大有盼望,並且不斷流出天父的愛。耶穌的所說所做都是跟著啟示走,祂說:「子憑著自己不能作什麼,惟有看見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子也照樣作。」(約五19)。這正是先知性文化的典範,沒有看見聽見,耶穌就不說不做,所以祂說話行事大有能力。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群體

關於聆聽神的聲音,進入先知性文化的水流中,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學習、都需要被訓練。如果從教練的角度來看,也許會是剛說過的那些書,以及先知學校的特會。當每個人都了解這些教導與機制時,我們才可以在這個文化的共識中,清楚的分辨或查驗預言的正確與否。所以在這文化當中,無論是你只擁有先知性恩賜,或者你已經進入先知性職分當中,當你發預言時,大家都可以彼此的查驗,甚至聖靈也會提醒你,你發的預言得不得體、正不正確、合不合宜。你到底是像舊約時代的先知?還是新約時代的先知?這兩者的功能及眼光是有所不同的。

再者談到先知性恩賜與職分。無論是單純的預言或先知性恩賜,都是神給的禮物;但是先知性職分是耶穌給教會的禮物,這是上帝設定好的。每個人能擁有恩賜,但我們無法透過學習來擁有職分,也無法自己稱自己是先知或使徒,所以並不是會發預言就是先知,我們必須清楚分辨這兩者的不同。

先知性文化也非常注重關係,注重連結。許多教會有先知性恩賜的人,甚至有人有先知的呼召,但卻沒有一個先知性事奉團隊或遮蓋來帶領他,給予他一個正確的位置歸屬。所以謝宏忠院長也提及先知性事奉團隊的重要性,它可以給予一些經過特會或訓練之後,在先知恩賜或呼召上有負擔的人,有一個可以繼續裝備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有一群先知性的群體可以互相學習、彼此扶持,也有遮蓋可以教導與糾正。而當許多教會都有先知性事奉團隊時,教會與教會之間也可以彼此的連結,成為一個互助與代禱的網絡,這種跨教會的連結會釋放出啟示的大能,影響城市、國家和列國。

當然,先知性文化不只屬於有先知性恩賜或事奉團隊的成員,更是每一個都能夠參與與浸泡其中的。周巽光牧師就提及,有一天我們會去服事許多人,也許是公司的老闆、藝人,甚至是總統面前,你有機會去服事他們的時候,你需要很正確的去使用先知性這個恩賜,因為這是一個轉化的鑰匙。所以當我們沒有預備好承接這個先知性的禮物(祝福)時,原本要去殺敵人的利劍卻反過來傷了自己,因為你還不會用、還不成熟。所以如何幫助教會在天國文化、使徒性文化、超自然敬拜、先知性文化裡面成熟,便是我們一個很大的負擔,也是整個教會在這季節必須好好學習的功課! 好啟示!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10-14】

514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