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2017-02-17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列國篇

編輯: 徐振傑

耶穌吩咐我們使萬國作主門徒,並教導他們(參考馬太福音二十八章18~20節)。門徒的希臘文是「mathetes」,意思是「學習者」。這可能讓部分領袖感到驚訝,我們有責任製造學習者,然後教導他們。

所以我們從個人、先知性職分、先知性事奉團隊,一直談到教會需要建立起先知性文化的氛圍。但是下一步呢?其實如同謝宏忠院長所說,教會與教會之間的先知性事奉團隊形成了網絡,下一個階段就是要為了整個國家甚至是列國來服事,我們有義務去製造學習者,並教導他們。

先知的生命中有一個神聖的呼召,他們要轉化列國。但在二十一世紀文化轉化的挑戰之一是大部分國家都不承認先知,更不可能邀請他們對國家的命運說話。換言之,現在和掃羅的時代不一樣,今天的人不會去找先知尋求問題的答案。那麼先知要如何成為引導這個世界的國度變成我們的神的國度的文化觸媒呢?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從先知約瑟以及但以理的故事中得到了一些啟示:

第一,約瑟的故事教導我們,「向列國作先知」和「作列國的先知」之間有極大的差別。向列國發預言,成為列國的聲音,這是一個重要的服事,但作一國或列國的先知需要列國接受我們作他們的父親或母親,而不是把我們當作局外人。簡單說,我們必須成為他們的一員。因此我們需要了解他們的全球觀點,尊重他們的看法,然後以先知的聲音由裡到外來塑造他們。

第二,他們都很容易饒恕人。約瑟饒恕將他販賣為奴的兄長們,對他們說從前他們的意思是要害他,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但以理饒恕攻破他的家國、可能也殺害他的親人的尼布甲尼撒王。這兩個例子都不是消極的饒恕他人的小過失,而是他們選擇去祝福原本要害他們的人。

第三,他們擁有卓越的治理恩賜,並且他們愛他們所服侍的人。神會給他們機會親近如此有權勢的君王,原因可能就在此。他們渾身散發出一種真實、沒有目的性的」愛,就像天父的愛一樣。這種愛具有感染力,讓他們所服侍的君王也回報以熱烈的愛。前面我分享法老非常愛約瑟,將埃及國最好的地賜給他和他的家族。約瑟的父親雅各死後,所有的埃及人都為他哀哭。

因此像約瑟和但以理一樣,神不只是呼召我們作列國的先知性父親,而是作多國之父。然而當你從多國的角度來看事情,你有時很難分辨對和錯,因此我們非常需要聖靈帶領我們明白真理。若無聖靈的引導,我們的觀點可能受到我們國家的偏見、教條式的核心價值和媒體對我們的影響而有偏差,這樣就會削弱我們作列國父親和母親的影響力。所以我們必須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我們也必須學習埃及和巴比倫的語言和方式,並且了解各個國家的習俗,盡量保持客觀公正,不帶有自己國家的觀點來服事對方。

改變世界需要各式各樣的先知,為回應這樣的需要,「尊榮」是我們必須採取的最高手段,它是我們必須行走的康莊大道。我開始了解唯有擁抱神的先知的多樣化,我們才能進入屬天能力的「高速公路」。世人在等候看見天父的愛藉由先知的能力表達出來──他們的事奉蘊藏著神各樣的智慧,彼此擁抱,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服事高階領袖的九個功課

  1. 控制你的胃口
    所羅門王說:「你若與官長坐席,要留意在你面前的是誰。你若是貪食的,就當拿刀放在喉嚨上。不可貪戀他的美食,因為是哄人的食物。」(箴言二十三章1~3節)
  2. 保密第一
    尤其是對世界領袖。
  3. 不要要求和名人合照
    社會網絡所製造的氛圍讓傑出領袖對與人合照格外謹慎。
  4. 不要跟領袖要他們的通訊資料
    把你的聯絡資訊給他們,這樣他們如果想要跟你聯絡,可以聯絡到你,不要去打擾他們。
  5. 手機和網路不是安全的聯絡工具
    很多世界領導人的電話都被監聽,他們的電子郵件被駭。(或不用手機與網路談論重要事項。)
  6. 衣著得體
    通常穿得比較正式總比穿得不夠正式好。
  7. 用他們了解的語言
    很多你我可能遇見的領袖對超自然事奉並不了解,他們也不懂「基督教的」語言或各種宗教術語。如果先知話語是以某種模糊、比喻性的異象或異夢呈現,就一定要解釋清楚。如果你自己不了解這個異象或異夢,可能最好就不要分享。
  8. 丟掉你的預設立場
    如果你和高階領袖見面的唯一目的是要帶領他們信主,那不如不見。單單只要愛他們,讓你的生命成為對他們的信息。
  9. 學習巴比倫的語言
    對於我們所服事的領袖,我們一定要了解他們的習俗、歷史和核心觀點。

(摘自《先知學校》第九章)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24-26】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