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2017-02-15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群體篇

講者: 周巽光牧師、謝宏忠院長 編輯: 陳珮瑜

先知性事奉不可能單打獨鬥。正如同在前段所提及,我們會需要裁判與教練,告訴我們何時出手、或者何時該交出手中那顆球,同時我們也需要同伴在一旁,適時提醒、互相查驗、彼此扶持,從個人到群體,進而創造出先知性的文化氛圍。

創造允許犯錯的冒險氛圍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間的先知性事奉,因著不成熟的架構及運作方式,致使許多教會開始持保留的態度,甚至對其關起大門。然而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卻重新鼓勵教會,要創造出健康的先知性文化氛圍,栽植「冒險」的元素在弟兄姊妹中間是相當重要的,他在書中這樣寫道:「風險其實是神性情的一部分。」

1. 你必須面對你的恐懼,你的信心才會出來。
2. 當你領受錯了,上帝不會懲罰你,我們也不會懲罰你。
3. 你能夠熟悉聖靈聲音的唯一方法就是操練,然後請別人給你回饋。

第7章‧建造一個先知性群體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也在「先知學校」特會中特別分享到,在伯特利超自然事奉學校(BSSM)中,他們鼓勵弟兄姊妹藉由不斷操練以熟悉神的聲音,甚至鼓勵他們犯錯,從錯誤經驗中學習成長。他們在新生入學時,會邀請學生們倆倆分成一組,然後各自詢問聖靈對方母親的名字,通常除了極少數人,大部分人的答案幾乎都錯了,但牧師會請他們為彼此勇敢冒險的精神鼓掌。試想看看,如果你剛來到一個新的團隊中,預備接受一項未知的挑戰,但你發現這裡是很安全的環境,而且原來出錯是可以被接納的!你裡面是否會湧出更多的安全感、勇敢、和信心呢?相信答案會是肯定的。

研發部文化v.s.生產線文化

上一期亞洲復興誌的封面故事中,我們曾經提到天國文化的其中一項元素是「研發部文化」,這在先知性文化中也是同等重要。在一間公司中,若你是在生產線上工作的人,為了確保送出去的產品完美無瑕,「零失誤」就是工作的最高準則;但是我們卻不能夠以同樣標準去要求研發部門的員工,相反的,研發部的人員在工作過程中,往往可能經歷數十次、甚至數百次的失誤,不斷從錯誤中累積經驗並做出調整,才可能研發出新的商品。

我們熟悉常見的辦公室用品「便利貼」,在被發明出來之前,據悉原本其實是3M公司開發新的黏著劑時的失敗品,直到一位研發部人員和朋友靈機一動,將這種「一點也不好用」的黏著劑與紙條結合,才有便利貼誕生。如果當時3M研發部的文化是要求員工不能有任何閃失,也許這種黏著劑根本不會問世,更進一步說,如果研發部的員工也被要求不能夠有超乎準則的冒險精神,也許甚至不會有把黏著劑與紙條結合在一起的想法產生了。

神不控制人,祂提供他們選擇,然後讓他們有能力做出好的選擇。宗教的本質是消除人們的選擇,創造一個完全消毒的文化環境。比方說,我們砍掉伊甸園的第二棵樹,或把婚宴中的酒拿掉,然後重新定義這種行為是成聖。但這不是成聖,而是掌控。

第7章‧建造一個先知性群體

有時候我們難免會擔心,在先知性文化中事情很有可能會脫離掌控,但是神的心意從來就不是要掌控人;祂給人們選擇的機會,正如同當初在伊甸園,祂也給亞當和夏娃自由意志做出選擇,而不是把他們關在一個安全範圍內,要他們完全不能犯錯,但相對的,祂也引導我們學習為選擇負起責任。

不去定罪 而是幫助人為失誤負起責任

鼓勵冒險犯難卻不等於放掉所有的準則。還記得我們前面花了許多篇幅,談到內在生命的調整預備,也提到在先知性文化的氛圍中,我們需要教練和裁判幫助我們認識界線與準則。這代表我們都需要從中學習找到平衡點。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也強調,在個人的品格上,我們應該竭力追尋零缺點,然而當我們要幫助神的百姓更加認識自己、了解神對祂百姓的心意時,我們則應帶出研發部門的文化,讓人們有機會在嘗試中探索,並且避免在人們犯錯時還去定他們的罪。

我們必須主動積極培養可以裝備百姓面對他們真實的所是、和讓他們有能力為自己所製造的錯誤負責任的文化。我們要成就這一切事情,但不要控制他們。

第7章‧建造一個先知性群體
「再做一次」 透過見證營造信心文化

巽光牧師在其裝備課程曾經分享過,「見證」的意思是「再做一次」,鼓勵弟兄姊妹勇於分享經歷神的見證;無獨有偶,克里斯‧韋羅頓牧師也同樣在書中提到,透過見證在群體中孕育出信心文化,也是創造健康的先知性文化中,非常重要的關鍵之一。

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問題上,它會搶奪我們的信心,偷竊我們的感謝,帶來高度焦慮。此種心態所帶來的副作用是先知性百姓變得對魔鬼過度敏感,很快形成一種「魔鬼大、上帝小」的心態,這樣只會加深他們的恐懼,榨乾他們的事奉恩膏。

第7章‧建造一個先知性群體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形容「見證」彷彿是對抗恐懼病毒的超自然疫苗,當我們一再聽見神透過祂百姓所行超自然的奇事,我們自然會湧出對神的讚美與感恩,使我們能夠更多定睛於神已經成就的事上,在我們的生命中,自然就會漸漸形成一種抗體,以對抗恐懼的文化。

在更多了解如何為先知性群體的運作,創造一個安全合適的環境後,接下來透過一個團隊實際運作的例子,我們將會進一步將概念與實作結合在一起。

先知性事奉團隊 有跡可循

談到團隊建立,靈糧國度領袖學院的謝宏忠院長,本身從創立到引導台北靈糧堂的先知性事奉團隊超過5年,並且有著極清楚的架構規劃與異象。

在2011年的屬靈洞察力特會中,謝宏忠院長即分享過他心中完整的先知性事奉團隊架構,這個架構深植在他心中許久,但直到隔年(2012)才正式在教會成立團隊。

謝宏忠院長認為,先知性事奉團隊的建立,尋求主任牧師的遮蓋及授權是首要的條件,是絕不能夠被忽略的。其次是需要一位具有先知性恩賜的成熟領袖,設定管理的架構,接著才是在教會中去尋找那些具有先知性恩賜的人,成為一個團隊。

成立團隊的目的,則是為了提供安全的平台,讓弟兄姊妹在其中彼此操練、查驗,然後漸漸開始以團隊為單位去到外面為人服事。

將失落的族群

過去在教會中,具備先知性恩賜的弟兄姊妹,往往因著沒有合適、安全操練的環境,加上生命不夠成熟所帶出來的服事,往往會為教會帶來料想不到的問題。然而在謝院長心中,這些人卻不見得真的是問題人物,他們往往只是找不到同伴和定位的人,「他沒有被放在對的位置上被訓練,他就好像沒有家一樣。」

事奉團隊的建立,也讓這些具備恩賜的人不再漂泊,而是開始能向下扎根,在群體中磨練使生命越來越成熟,相信當他們被擺放在對的位置上,更能為教會帶來美好的祝福。

更寬廣的藍圖

在謝院長心中的藍圖不僅如此,他也極力促成分堂之間的先知性網絡連結,在北部、中部與南部都設立據點,在地方連結地區的小型教會,提供小型教會訓練的資源,再連結讓北中南的三個大據點,使團隊彼此之間能夠有所交流,並且更加系統化。

從團隊、城市到國家、再到列國,則是更長遠的目標。謝院長盼望能夠透過健康的先知性事奉,能夠使先知性文化逐漸的普及化,透過先知性的眼光與使徒性的文化結合,幫助教會成為大有影響能力的教會。

台北靈糧堂先知性事奉團隊經驗

  1. 主任牧師的遮蓋
  2. 以數位匯流的模式運作
    每個人彼此分享領受的啟示,大家一起查驗(林前14:29),就是數位匯流的模式;如同許多訊號傳到電腦,電腦端接收了所有的訊號,最後顯示出一張完整的圖片。
  3. 設立先知預言的處理原則
    運作時一定要有成熟的長輩遮蓋。
  4. 提供操練先知性恩賜的平台
    例如小組聚會、主日崇拜、醫治禱告會、教會禱告會…等等,但平台需有教練督導。
  5. 牧養有先知性恩賜的人,循序漸進給予訓練,再形成先知性事奉團隊
先知的角色是建造者

最後我們要來談談,先知在群體中究竟應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裡我們談的就不單只是在前面的篇幅中討論的「先知性人物」,而是講到清楚的職分與定位。在《先知學校》的六章中,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很詳實的說明先知在教會中所應扮演的角色。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節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提到這段經文中,「造就」一詞的希臘原文是「oikodomeo」,意思是「建造房屋」。這段經文所解釋的意思,不只是透過說方言建造我們的生命,先知的預言更是建造教會的重要元素。換句話說,若是我們將先知性文化拒之於門外,也許所建造出來的根基就不完整,反之,當能夠擁抱先知性文化的時候,我們將看見教會能更多行走在神的心意中。

我們以光來建造,在裡面澆灌愛。我們啟發人,將城市建造在山上,不能隱藏。這就是我們身為神的先知的真實身分。我們在地上是要在最黑暗的角落建立燈塔,帶領人們歸向我們的大君王。

第6章‧先知的角色
先知的角色也是裝備者

前面我們提到,巽光牧師在訪問中分享到當先知性文化(代表藍圖) 與使徒性文化(代表工頭) 在教會中被建立起來,將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力,相對的也能夠成全並興起另外三種職分,在互相尊榮的氛圍中,將建造出剛強、興盛、健康的教會。

神賜給先知的任務的另一部分是加入五重職事的行列(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裝備聖徒,提供他們必要的工具,將天國擴展到世界最遙遠的角落。

第6章‧先知的角色

在五重職事中,先知的職責是幫助他人成長,學習分辨,並且在愛中說誠實話,最重要的是,使神的百姓在祂的家中和平相處;先知的事奉是充滿洞見的,但同時他也是在愛中服事,透過使神的兒女更明白他們被造的心意,找到他們在基督身體中的定位。

先知職分需要有特別的選召,擁有生命的成熟以及與神的親密關係;當教會中的先知職分被成全,相信將能夠帶領所有弟兄姊妹一起走入神的心意中。然而我們每個人可以做得,是擁抱並且在群體中培育先知性的文化;當我們在這樣的氛圍中,操練透過神的眼光看彼此,並且成為彼此的支持,相信將會帶出大有能力,並且充滿健康影響力氛圍的教會。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8期P.20-23】


Back